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第1章======
“温小姐,您已经三个月没来复诊,抑郁症并不是……”
微信上标注为“周医生”的人又发来了消息,温茜没听完,就退出了对话界面。
关上画室大门,回到家,门口停着一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
温茜神色一怔,忙加快脚步,推门而入。
男人正在等她。
那张精致俊朗的脸庞上,眉宇间是一如既往的冷峻。
温茜冲了过去,第一时间抱住了他,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心脏强有力的跳动,心安下来。
“一个月没见面,好想你。”她语气温软,轻声诉说着自己的思念。
以往,每每听见这样撒娇,他会笑着环住她。
可今天,温茜能感受到面前人的冷淡,而后,一双大手扶住她的肩膀。
秦皓阳推开了她,语气冷淡的开口:“温茜,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
这句话像是一枚炸弹轰然在她脑海炸开。
温茜只觉耳边嗡嗡作响。
她下意识握住了他的手:“为什么?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吗?”
秦皓阳看了她一眼,淡淡抽回手。
“她要回来了。”
他没有说“她”是谁,但温茜却很清楚。
宁城人尽皆知,秦氏集团掌舵人秦皓阳的白月光,是如今声名斐然的超模楚嫣然。
后来,秦皓阳的每一任情人总有楚嫣然的影子,或是眉眼,又或是性子。
温茜便是其中之一。
她是秦皓阳养了三年的替身。
她不作不闹最听话,因此最近两年,秦皓阳的身边就只留下她一个人。
外界都说,温茜就差个转正名分。
但此刻,温茜明白了。
替身终究是替身,正主回来,秦皓阳的身边就不再需要她。
温茜失神望着他,神色不明。
见状,秦皓阳随手掏出补偿递过去:“这栋别墅,以及一千万,两清了。”
以往温茜从不忤逆他任何话。
但这次,她盯着那张支票,却没有伸手接。
秦皓阳眉头蹙起,神色一冷:“想装清高不拿这个钱,也要想想你在医院里的弟弟。”
温茜是最识相的,这点秦皓阳从不怀疑。
果然,温茜眸色暗了下来,最终还是颤抖着手去接支票。
“好,我知道了。”
见她接下来,秦皓阳才缓了语气。
“以后专心做你的画室,看在这几年的份上,我可以介绍人去给你办梦寐以求的画展。”
他依稀记得,她曾经提过想要办画展。
他想,这就当是分手礼。
然而温茜却摇头拒绝了:“不必了。”
主动提出的分手礼,却被她毫不犹豫拒绝。
秦皓阳面色微沉,没再说什么,冷着脸就要走。
才转身,温茜却突然叫住了他:“可以……再让我抱一下吗?”
他脚步停住。
这三年,温茜对他的感情如何,他心里再清楚不过。
好在她从不过界,他也就放任她去。
心口浮出一阵莫名滋味,他没有拒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几乎是在他点头的瞬间,温茜就从身后拥抱住他。
秦皓阳一怔,而后,他感到温茜轻轻吻了下他的心口,听见她温声道别:“再见了。”
秦皓阳心脏一抽,莫名发疼。
五年前他做过心脏手术,这些年恢复得很好,那道疤痕已经淡了,但温茜每次在床上都很虔诚地吻他的伤疤。
秦皓阳转过头,看见她眼里雾蒙蒙的水汽,看起来真挚又热烈。
就是这副神情每每让他失控。
身上的火被轻易勾起。
秦皓阳暗骂一声:挽留人的方式还真是卑鄙。
就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后脖颈,低头强势吻了下去。
将人打横抱起,轻车熟路进了卧室。
“轻点,我疼……”
喘息声从唇齿间溢出,床上的求饶秦皓阳从不当回事,仍然猛烈的进攻。
温茜紧紧攀着他的后背,听着那心脏鲜活的跳动,闭上双眼。
……
次日清晨。
温茜醒来时,收到朋友方柔发来的一条新闻。
【爆!秦氏总裁秦皓阳高调接机超模楚嫣然!】
电话那头,方柔替她不平。
“何必呢?不要执迷不悟了,他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死心塌地!”
温茜莞尔一笑,喃喃自语。
“值得的,只要那颗心脏还在他身体里跳动一天,就值得。”
======第2章======
挂了电话,温茜才点开方柔发过来的那条新闻。
看着上面秦皓阳和楚嫣然并排走出机场的照片,她默默将图片放大。
楚嫣然真的很美,是那种张扬无比的美。
温茜抬眼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眉目浅淡,素色如莲。
秦皓阳的朋友们以前都说,她是所有替身中最不像正主的,但却神奇的待了最久。
只看了一眼,温茜就神色不变地关掉了新闻,准备前往医院。
医院,神经科。
病床上的少年紧闭双眼,五年了,仍然没有半分苏醒的迹象。
温茜边给他按摩手部,边缓声开口:“他喜欢的人回来了,所以我可能会再也见不到你哥哥了……”
床上的少年没有任何反应。
温茜唇角泛起苦涩。
絮絮叨叨在病房里待了两个小时,温茜才离开。
却在出电梯时,撞见了秦皓阳。
见到温茜,秦皓阳眉头下意识拧起,直接冷着脸一把将人拉住,出口就是质问:“你跟踪我到这,是想做什么?”
温茜一愣,她垂下眼眸软软解释。
“我没跟踪你,我弟弟的医院是这里。”
这话秦皓阳一个字都不信,他态度冷酷:“我警告你,不要出现在嫣然面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温茜沉默下来。
她没想到,在一起3年,秦皓阳竟对她半分信任都没有……
见她不说话,秦皓阳更是认定她是知道了楚嫣然在这里,故意过来的。
回过神,温茜目光掠过他手里的甜点盒,忙柔声提醒:“甜点对心脏不好,你还是少吃点。”
“别给我转移话题!”秦皓阳神色不耐,还想说什么时,手机响了。
看见屏幕上的来电名字,他神色舒展一瞬,随即看向温茜再次警告:“再让我在医院看到你,就别想从我这拿到一分钱!”
说完,秦皓阳接起电话快速离开。
温茜定在原地,抬眼看着他进了一间病房。
她想了想,还是跟上前去。
透过窗,却正好看见楚嫣然撒娇喂了口蛋糕给秦皓阳。
心口微微刺痛。
温茜紧咬下唇,别开眼神,转身离开。
几天后,温茜正在画室工作,热搜上突然爆出楚嫣然患慢性肾功能衰竭?。
看到这个消息,温茜才明白为什么会在医院碰见秦皓阳。
思绪飘远片刻,温茜就放下手机,继续画画。
才画不久,一道低沉带着怒气的男声却在她背后响起。
“温茜!”
温茜一惊,才转身就见秦皓阳站在门口,脸色冷冽阴沉。
看出不对劲来,温茜放下画笔起身上前,还没开口,就被秦皓阳一把贯在墙上。
后背撞上坚硬冰冷的墙壁,疼得温茜拧起眉,不解看他。
秦皓阳双眸猩红:“嫣然需要静养,你却故意爆出新闻,导致她病情恶化,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恶毒了!”
温茜脑子发懵:“什么?”
“别装了。”
秦皓阳不由分说直接拽着她往外走去。
手腕被拽得生疼,温茜挣扎不开,被强行带到了医院。
迎面走来的护士神色焦急:“秦总,RH阴性血找到了吗?”
下一刻,秦皓阳便将温茜推了过去——“她就是RH阴性血,抽她的。”
温茜踉跄了下才站稳。
心口泛起苦楚,她却没有反抗。
输血台上。
血一点点从她的身体抽走,温茜脸色也一点点变得苍白,她的眼睛却一直看着秦皓阳。
看着那张脸上曾经的温柔都变成冰冷。
等护士抽够血后,针管还没取出,秦皓阳转身就要走。
温茜连忙拉住他,又一次重审:“不是我做的。”
秦皓阳却只是甩开她的手,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去了病房。
眼睁睁看着秦皓阳的背影消失,温茜浑身发冷。
她下了输血台,还没走几步,只觉脚下发软。
下一刻,竟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再次醒来时,入目是纯白的病房天花板。
温茜勉强撑起身子,耳边骤然传来医生带着责备的声音——
“你都怀孕两个月了,怎么还去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