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见过骗人,没见过骗鬼的?村里,没娶媳妇的男人不得入祖坟。为了帮光棍们,我做起了职业新娘。一日新娘,每次五千,可没想到,牺牲这么大……

1.

村里规矩,没娶过媳妇的男人死后不能进祖坟。

可僧多粥少,总有光棍。

为了帮助光棍们,村里兴起了职业新娘的生意。

不领证,不入洞房,只办一场婚礼仪式,告诉祖先自己“已婚”。

这个消息,是姨妈告诉我的。

我是个大学生,放假回家之后,姨妈告诉我妈妈跟村里人一起去南方打工了。

姨妈是个媒婆,见我在家闲着,就想让我试试“一日新娘”这个活。

我不情愿,谁家好好的大闺女去给老光棍假装媳妇。

况且我还是个大学生,心气儿也高。

姨妈冲我比了个数,“就是去参加个婚礼,包吃包喝,一次五千。”

五千!

对我家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

自从爸爸去世后,妈妈独自拉扯我长大,家里厨房到现在还是二十年前的瓦房。

照姨妈说的,一天就能挣五千。

我有些心动了。

姨妈看我反应,继续说,“你是大学生,长得漂亮,好几个人都向我打听你。你要是肯干,一个假期,五六万都是小数目。”

我答应了。

这还是头一次沾到姨妈的光,之前那些年,姨妈每次来我家都是冷嘲热讽的。

姨妈不愧是远近闻名的媒婆,没过几天就联系上一家。

男人叫刘光,已经五十岁了,是个养猪的。

前几年,因为猪涨价地厉害,发了笔财。

刘光来的时候,我正在厨房做饭。

天气太热了,流的汗把白色短袖全都浸湿了。

姨妈在和刘光说话,一眨眼的功夫,刘光已经站在厨房门口了。

我穿的是个旧衣服,已经小了。上了大学,二次发育,胸口紧绷着,连内衣也罩不住。

刘光就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上面看,我捂着胸口,又羞又愤。

“方玉,出来看看刘哥给你买的红裙子。”姨妈喊我了。

刘光就站在厨房门口不动,我挤着出去时,他好像摸了一把我的屁股。

我走得快了一点,生怕他再占我便宜。

姨妈拿着件红裙子给我看,“五百块的裙子就是好看,刘哥真会疼人。”

这裙子是纱面料,十分轻薄,还是个性感的v领。

我拿到手里,像拿了个烫手山芋。

姨妈催促我,“明天就是你嫁给刘哥的日子了,快换上让他看看。”

我没穿过这么露的衣服,还是穿给一个比我妈还大的男人看,有些为难。

刘光递了一叠红钞票给姨妈。

姨妈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推着我进屋。

她三两下就扒了我的短袖裤子,给我套上了这件红裙子。

我往下看,两条腿白皙笔直,腰身是合适的,只是上面嘛,布料紧张,有些包裹不住。

我捂着胸口挤出来的沟壑,被姨妈半推着出去。

“哎哟,饭糊了。”姨妈匆匆跑去厨房。

屋里,只留下我和刘光。

2.

刘光向我走进,我有些发怵地往后退,退到了墙根。

“刘……刘叔,你要干嘛?”

“还叫刘叔呢,明天你都要跟我结婚了,不如喊一声老公。”

看着刘光脸上一道道的褶子,我实在喊不出口。

他摸上我的手,拽着我,不让我挡住胸前的风景。

我使劲儿推他,可刘光的力气大,低头凑在我的锁骨上闻了两口。

“村里我就没见过你这么香的姑娘~”

他的嘴还要往下,幸好,姨妈回来了。

她拧着刘光的耳朵,把他赶到门口,“五千块钱,给你当一天媳妇就算便宜你了。”

刘光冲我猥琐地笑,“知道,你这侄女长得聪明又漂亮,金贵的很。”

他走后,我立刻脱了那裙子,想丢进厨房的灶里烧了。

“姨妈,我明天不想做了。刘光他摸我……”

姨妈敲了敲我的额头,“你想不做就不做?明天全村的人都知道刘光要结婚了,到时候没有新娘。那置办婚礼,还有酒席的钱,你赔的起?”

我只想挣一笔轻松钱,没想到现在却两面为难。

姨妈又好声好气地说,“钱你拿着,就放在床下边的盒子里,别让人偷了。”

实实在在的五千块钱,打消了我的一些害怕。

第二天,刘光派了个小三轮把我接到他家里。

先祭拜完祖宗,仪式算过去了。

等亲戚们吃席吃得差不多,刘光就带着我去敬酒。

农村女人很少打扮,我穿着这件红裙子一出去,男人们的眼睛就都落在我身上,不清不楚的。

刘光不知什么时候,手已经搂住了我的腰,我不舒服的想甩开。

“哟,老刘,你这光棍也知道抱媳妇了。”一个男人拿着酒杯要敬酒。

刘光看起来挺高兴,让人端来两杯酒,一杯分给我。

我没喝过酒,但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连喝了好几杯。

酒劲上头,我脑子一片乱。

“刘光,跟你媳妇亲一个!”

“亲一个!”

不知道谁带的头,大家都让我和刘光亲一口。

我看着刘光带着黄渍的牙,都有些恶心,怎么愿意跟他亲吻。

刘光的嘴越凑越近,我歪着头不让他靠近。

“其实,这场婚礼是假的,我不是……”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姨妈就狠狠地掐住了我的腰。

她一边赔笑道歉,一边恶狠狠地瞪着我。

“白上那么多年学,找个婊子都比你强。”

我心凉了一片,本想撂挑子不干,姨妈强势地挽着我另一边手臂,让我不能动弹。

刘光盯着我的嘴,笑容猥琐,根本没有想放过我的意思。

我恶心地闭上了眼,感觉到一股热气扑在我脸颊上。

“刘光哥,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罚三杯酒。”

听着声音,刘光松开了我。

3.

我庆幸自己逃过一关。

乍一看来的人,竟然是我认识的——周卓警官。

我在市里上学,之前被偷了包,就是周卓给我找回来的。

刘光好像对周卓挺尊敬的,也没空管我了。

我也不管什么钱不钱的了,趁机跑回了家。

那天过后,刘光倒是没来找过我。

一日新娘不好当,我也逐渐歇了这个心。

姨妈不死心,拿着手机上的转账记录给我看。

“你妈在打工时候摔断了腿,要做手术,我给她转了一万。”

我看了看,确实是妈妈的微信。

担心妈妈的身体,我给她打电话,她没接。

姨妈说她会找人帮忙照顾妈妈,我这才放心。

五千给姨妈之后,还欠了五千。

为了还钱,我又干起了一日新娘。

接了两单生意,还了姨妈五千,我自己还存了五千。

她再让我接生意,我死活不干。

我在村里的名声已经够差了,老太太们都偷偷说我是一女百家用。

姨妈转头拿出一张照片,“你也不小了,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吧。”

照片里的人,是周卓。他穿着一身警服,英姿飒爽,神采飞扬。

我渐渐羞红了脸。

姨妈还真给我约了周卓。

我之前加过周卓的微信,见面的前一天,我忍不住给他发了消息。

【周警官,你觉得我怎么样啊?】

周卓很快回了消息。

【可爱,又漂亮。】

我嘴角不知什么时候翘了起来。

【那明天见。】

我合上手机,心情愉悦。

第二天,姨妈特意让我换上了刘光送的那件裙子,说是男人都爱看。

我虽然心里不太满意,但也没说什么。

姨妈给我约在了村里后山的山脚下,寻常人很少。

我满心欢喜地过去,却没见到周卓的身影。

“方玉,等谁呢?”

刘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我身后。

我退了两步,“我姨妈给我介绍了对象!”

刘光猥琐一笑,“嘿嘿,对象?你都有男人了,还找什么对象?”

“胡说!我哪有什么男人!”

这要是被村里老太太听见了,我还能嫁人嘛。

刘光快步走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咱俩都结过婚,我不就是你男人。”

“那是假结婚!”我一边反驳他,一边使劲儿挣扎。

刘光冷笑一声,“小贱货,还嘴硬。看老子不把你干服了!”

他把我拖进了山脚下的树林里,按在地上。

我惊恐地喊着救命,可没有任何回音。

“你继续叫,让大家都听听老子的媳妇有多骚~”

裙子的肩带被粗暴扯下,露出白皙的肩头。

刘光低头,在我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女人,真是香啊。”

他一只肥腻腻的手还滑到我的胸上,使劲儿捏了一把。

我没经过人事,痛得直流眼泪。

刘光嫌自己的衣服碍事,跪在我的腰上,扯开自己的裤腰带。

我的眼泪刷刷往下流。

我一个好好的女大学生,难道就要毁在他手上了吗?

慌乱中,我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4.

“刘光,你要是想坐牢,就继续吧。我今天约的是周卓,他马上就到了。”

刘光手上的动作迟疑了一下,“就你?还认识周卓?”

“周卓在市里XX区工作,微信号是……”

我报出一连串的信息,还让他看了手机上的聊天记录,算是唬住了刘光。

他盯着我的身体咽了咽口水站起身,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本以为刘光会就此罢休,谁知,他竟然扯下了自己的裤腰带,把我的手绑了起来。

“既然这里不行,那就在我家。”

“就算你认识那小子,他还能管我干我老婆?”

刘光抢走了我的手机,扔进了路边的玉米地。

我被刘光带到了他家,用绳子绑在了床头。

刘光迫不及待地扯掉了自己的裤子,“今晚,可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了。”

我虽然心里十分崩溃,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伸手在我身上乱摸,我也主动迎合。

“刘叔,轻点儿,你是我第一个男人~”

刘光既吃惊,又有些享受,“方玉,今晚刘叔就让你欲仙欲死!”

“刘叔,我手上快疼死了。”我举起被绑着的手腕给他看。

因为我皮肤嫩,上面已经红肿了一片。

刘光有些怀疑,“你这丫头,不会是想跑吧?”

我抬起双腿,一条腿勾在刘光的腰上,另一边还用小腿摩擦刘光的大腿。

“刘叔,我手上轻点儿,你别的地方重点儿,行吗?”

刘光眼里的欲火快要喷出来了,享受地摸着我的腿,顺便把绳子解开了。

这只是第一步,可怎么逃,我还没有主意……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阵猪叫。

几头猪好像在打架似的乱拱乱叫。

“妈的,连猪都看不住,要那贱人有什么用?”

刘光就靠养猪过日子,骂完就立马就出去看猪,连门都没来得及锁。

我真是一万个感谢那个看猪的人。

趁着时机,我立刻跑出去。

回到家,姨妈看着我凌乱的裙子,居然什么也没问,只是用暧昧的眼神打量我。

“姨妈,你真的给我约了周卓?为什么去的是刘光?”

而且,差一点我就被他侵犯了。

“你跟刘光成事儿没,他给你钱了吗?”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姨妈,“我以后要嫁人的啊,怎么能把清白交给他!你是不是掉进钱眼里了?”

姨妈也恼了,“你真是跟你妈一样死脑筋,怪不得过得这么寒酸!活该被人……”

“我妈怎么了,她被人怎么了?”我追问姨妈,可她怎么也不肯继续说了。

刘光很快就跑到我家,用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我。

我钻回屋,听见刘光在和姨妈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