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台湾地区大选,本身已经没什么写头了。一来赖清德基本上已经稳赢,没什么看头;二来以现在的形势,台湾人自己怎么想怎么做,都已经不重要;他们接下来能做的,就是在中美台海博弈结束后,接受自己早已注定的结局就完事了——至于这个接受是心甘情愿还是迫于无奈,都对大局没有什么实质性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虽然赖清德、侯友谊、柯文哲这帮三流政客无足挂齿,但郭台铭这个人,还是值得说道说道的。

昨天,73岁的郭台铭宣布独立参加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

当然,这不是郭台铭第一次参选了。4年前他就参加过国民党的内部推选,前段时间他又搞了一次,不过两次都被国民党内部做掉。当大家以为郭会就此偃旗息鼓时,没想到他倒是跳了出来,以独立身份参选。

为什么老了老了,郭台铭却突然热衷于政治,非要去竞选什么台湾当局领导人?甚至为了捞选票不惜对大陆口出恶言(比如那著名的“我给大陆人赏饭吃”),动摇自己的生意基础也在所不惜?

表面看来,这似乎是郭起了官瘾。毕竟中国人嘛,士农工商的阶级划分植入基因。郭台铭70岁的人了,做生意搞企业也算是搞到了顶级,再往上也没什么追求——就算有追求,一个代工企业做到富士康这份上也算是做到了头,所以临了临了搞搞政治,满足下自己的政治追求,让自己和家族的层次和地位进一步升华,似乎也不是说不过去——毕竟有他信家族、特朗普这些先例在,郭台铭有这个想法不足为奇。

但其实没这么简单。当政治领袖确实比当首富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要大的多,但也得看这个政治领袖到底是什么含金量。特朗普那当的是美国总统,全球第一大佬的存在,所以他跨出这一步,那确实是可以让自己和家族实现阶级和社会地位乃至影响力的升华;而郭台铭追求的这个所谓台湾当局领导人,跟美国总统那根本就是天上地下。这个位置,对于郭台铭这种级别的商界大佬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香饽饽的存在——好处不多,麻烦事儿却不少。

而且会很影响自己的生意。特朗普当上了总统,家族和企业在美国乃至全球的影响力都有了质级跨越;哪怕退位,政治上也陷入了麻烦,但只要自己山头稳固,随时保持对美国政坛的超级影响力,那也没人敢轻易动他——谁知道他将来会不会卷土重来呢?

但郭台铭不一样。他追求的这个台湾当局领导人,就是在中美的夹缝里求生存。而郭台铭的生意,偏偏又同时靠中美——或者说靠全球化生存。这么个狗屁“总统”,就算真当上了,影响力也出不了小岛——没什么油水可捞,但却很容易把自己的企业卷进中美博弈的旋涡。何况看这大趋势,不出意外的话,无论中美怎么闹,大陆复台也都是未来几年的事儿,未来两届的台湾领导人,大概率会是亡“国”之君。这样的烫手山芋,普通政客去抢也就罢了,郭台铭一个家大业大,而且家业很大一部分在中国大陆,市场很大一部分在西方的商界大佬,何必去凑这个热闹?

最关键的是,郭台铭还是在明知大概率选不上的情况下,去接二连三的强凑这个热闹!

这就很吊诡了!

作为一个顶尖的商人,郭台铭这么做,肯定不是为了过官瘾,也不是单纯想靠所谓台湾当局领导人的身份光耀门楣(亡“国”之君有什么好光耀的)。他这么做,是有真真切切的利益要图的。

那这个利益是什么?说起来也有点心酸,就是在即将到来的大变之前,为自己,乃至台湾这帮资本,谋一个出路。

鸿海,乃至于台湾这帮大的电子信息企业,或者说资本,说白了都是靠全球化混饭吃的。过去中美和睦,他们在中国开厂,给美国企业代工,或者采用美国的科技成果,自己建设品牌(宏碁、华硕这帮电脑品牌),在大陆生产组装然后卖到全球,通过这个全球化产业链,吃尽了红利。

但显然,现在全球化已经走到了尽头;中美两大强国分道扬镳,各自努力建设自己的经济圈。

当全球化变成区域化,甚至变成中美分化,这就让吃全球化红利的鸿海,乃至于台湾电子信息产业处境越来越尴尬。这不仅意味着产业链被打断,导致生产成本增加,更意味着市场被一分为二,彼此间壁垒越来越深。

而最关键的是,随着中美矛盾的激化,双方都都致力于构建自主可控的产业链——无论是中国的科技创新、产业升级,还是美国的再工业化产业回流,双方都不约而同的开始追求电子信息产业的自主可控。

这就让台湾电子信息产业资本非常无语——毕竟他们是典型的中不中、美不美。这种属性,在中美蜜月、全球化蓬勃发展的过去,帮他们两头通吃,占尽了便宜。但到了全球化over,中美对抗成为主流的现在以及未来,这种属性,就导致了两边对他们都不信任,都不放心。

所以,我们看到中国这边拼命砸钱扶植国产替代,自主可控;我们也看到拜登那边强逼台积电迁美,然后又一味利用压榨,试图实现对产业链控制权的夺取和转移。

这就是台湾电子信息产业资本面临的困境。而且这种困境是大势所致,光凭这帮台湾资本,乃至台湾政权,根本无力逆转。

那鸿海,乃至于鸿海为代表的这帮台湾电子信息产业资本,前途何在?

正常路径下,没有前途!一个中美都不信任的产业资本,注定会在未来的逆全球化浪潮中,被中美同时抛弃!

那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对郭台铭,乃至台湾电子信息产业的这帮人来说,他如果还想维持资本家的地位,还想维持对电子信息产业这个重要生产资料的影响力和控制力,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台湾这个破岛,化作自己的筹码。

台湾是中美博弈的关键。这个岛现在是被美国牵着鼻子走,没有任何自主权——自然它的意见和想法自然也就无足轻重——不光美国不在乎,就连中国大陆,现在也不太重视了。

但如果郭台铭上位,台湾被电子信息产业资本控制,那他们就有了跟中美要价的筹码。如果他们掌握政权后,抗拒美国对台湾控制,甚至愿意携岛回归,那这对中国来说就是大功一件——未来这帮资本不仅可以继续保留自己控制电子信息产业,甚至接下来的的庞大中国电子信息产业体系的整合过程中,这帮台湾资本也会因为今日的大功,在其中获得更大的份额和影响力——直白点说,这帮台湾资本会成为华为,郭台铭摇身一变成为红色资本家。

而就算不倒向中国大陆,但只要获得了政治影响力,那这帮资本也可以凭此对美国谈条件——你不能抛弃我,否则我往小了说,阻碍你对台湾的控制,阻碍你把台湾乌克兰化;往大了说,我可以挟台投共。所以,美国如果想好好利用台湾这张牌,那就必须给郭台铭,乃至台湾电子产业资本一个出路——最少,也得将他们纳入自家资本体系,成为美国资本集团的组成部分,而不是利用完了甩掉的皇协军!

这就是郭台铭搞政治的动机。台湾的民众是被美国彻底洗脑了的,这种洗脑,导致靠选票台湾的政客也只能随波逐流,所以在面对美国时完全没有独立性。但资本不一样,资本不会像民众那样被洗脑,资本本身也有给民众洗脑的能力;甚至台湾的电子信息产业,现阶段对美国来说也是有较重要价值的。所以只要他们再获得了政治影响力,就可以形成具备独立性的政治势力。

而形成了独立的政治势力,郭台铭就有了牌,就可以帮助他们在中美间选择要价,为自己在未来的逆全球化世界中,为自己在未来的世界电子信息产业中,争取到有利的生态位。只有这样,他,乃至于和他同类的台湾资本,才能继续维持对电子信息产业的控制。只有控制了生产资料,资本才能称之为资本,才能继续在未来的世界中持续下去,而不被时代的洪流吞没。

说的更直白点,台湾对郭台铭这种资本来说,就是个寄主而已——就像美国是犹太资本的寄主一样。

以前台湾这个寄主不错,挂它的名头可以中美两头通吃;但未来形势逆转,两头通吃变成了两头不靠,这导致郭台铭为代表的台湾电子信息产业资本,面临丧失生产资料的风险。

要想活命,郭台铭们就必须另寻寄主。只是中不中美不美的出身,决定了这些台湾资本在中美两边都只被视作用完就甩的婊子,并不受到信任——所以自然也不愿让其寄生。

这种情况下,郭台铭就只能介入政治,通过构建岛内政治影响力,进而对中美博弈产生影响。然后借此为牌,观望形势并择机要价。最终,通过卖掉势必完蛋的台湾,换取中美其中一家的赦免、庇护乃至认可、扶植,并让自己这个资本,在新的寄主那里,继续的存在下去。

这就是郭台铭一大把年纪突然搞政治的原因。也是郭台铭明知这个政治领袖选不上,就算选上了也是亡“国”之君,却依然对此乐此不疲的原因。对他来说,能当选最好,但哪怕当选不了,也要趁机把山头建立起来,形成一股政治势力,对台湾政治产生影响。只要政治影响力有了,郭台铭就有了跟中美要价的资格,他的影响力越大,他要价的本钱就越足,新寄主给它的价码也就越高。对郭台铭来说,台湾这个即将覆灭的割据政权,以及那些醉生梦死的井蛙,就是他这位大资本家,甚至于他背后的台湾电子信息产业资本,向中国大陆或者美国寻求寄生权的垫脚石!

也正因为如此,虽然郭台铭早在四年前参选时就已出言不逊,大陆也没有因此对富士康怎么样。

对大陆来说,反正台湾现在是被美国牵着鼻子走的。如果有台湾资本愿意搞独立政治势力,那对大陆来说也没什么坏处;如果他最终成了气候也依然投美,那最多就当没这回事,咱们也不损失什么;但如果郭台铭成了气候,哪怕是把大陆当做跟美国要价的筹码——只要它能给美国添堵,那对大陆来说也是赚的;而如果他成了气候,还愿意拿大陆当新寄主,那大陆就多了一个防止台湾乌克兰化,阻滞美国控制台湾进度的新势力。要是郭台铭接下来表现的好,那大陆也不吝于论功欣赏,根据他的贡献,让他在未来的中系电子信息产业链中,获得一个不错,甚至比现在的富士康还要好的生态位——反正这产业总是需要资本家的,谁来不是来呢?

所以,就看老郭的表现了!

那么,这里有一个问题。万一老郭赢了,或者说虽然没赢,但把山头立了起来,获得了一定的政治影响力,形成了政治势力,那么对这股势力,我们要如何利用?如何操作和报价,才能把郭台铭的私人利益,尽量引导到有利于两岸统一与中美博弈上头来?

本文为云石海外风云系列2346节。喜欢的读者,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下一节继续为您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