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周家的假千金。
真千金回来那天,两年没回家的四个哥哥全都回来了。
敲锣打鼓放鞭炮欢迎真千金回家。
真千金丢给我一把钥匙,让我回家继承亲爸亲妈的土房子。
四个哥哥双手赞成,强烈要求我搬出去。
晚上,他们却偷偷跑来安慰我。
看我的眼神还怪怪的。
我离家那天,他们争着抢着要我搬进他们的家里。
最后我举棋不定,哥哥们出了个主意。
五人合住,公平竞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是周家的假千金。
真千金回来那天,两年没回家的四个哥哥全都回来了。
大哥周城灏,周氏总裁,五官立体,霸道帅气,做事沉稳。
二哥周明洋,国内有名的钢琴家,面部线条比大哥稍微柔和一些,温润优雅。
三哥周树言,知名教授,极其高冷,除了上课时间,平时都少言寡语。
四哥周亦添,有名的赛车手,俊美邪魅,性格比前三位跳脱不少,喜欢追求刺激。
我从没见到四个哥哥这么激动过。
要知道他们上了高中后就和我不亲了。
我对他们笑,他们还会黑脸。
这两年没回家,哪怕偶尔电话问候,也都是语气淡淡。
可现在,他们不仅笑咧了嘴,还敲锣打鼓放鞭炮,高兴得像四个傻 缺。
我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排队拥抱真千金,心情复杂。
原来他们不是不喜欢妹妹,而是血浓于水,就算当初不知道我是假的,还是本能地不喜欢我。
接下来的时间不属于我。
我就像个局外人,看着他们一家人欢声笑语,相亲相爱。
我尽量降低存在感,没想到真千金主动提到了我。
「对了周周,你亲爹亲妈去世之前,给你留了遗产,虽然是土房子,不过加上围栏,还是挺宽的,你一个人住,绰绰有余。」
说着她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我,笑得很灿烂,
「周周,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周蝶话刚落,周父周母脸色就变了变。
「那个,小蝶,我们家这么宽敞,平时你四个哥哥又不在家,多周周一个人住,其实也没什么的吧?」
「是啊小蝶,你养父养母都没了,周周回去……怎么过?」
周蝶瘪了瘪嘴,一副潸然欲泣的表情。
四个哥哥先后道——
「爸,妈,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啊?小蝶才是我们周家的真千金,现在她回来了,周周理所当然应该搬回去。」
「我同意大哥的观点,爸妈,小蝶刚回来,看到周周肯定心里不舒服,她们不适合住一起。」
「让周周回自己亲生父母那里看看也好。」
「三个哥哥说得对,假的就是假的,爸妈,你们可得摆正自己的位置!」
其实周蝶回来,我本来就没打算继续住在周家 。
可现在,看到哥哥们双手赞同周蝶的话,这么强烈要求我搬出去,我还是有点难过。
忍不住红了眼。
「爸爸,妈妈,四个哥哥说得对,我不能再留在周家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扒光了碗里的饭,跑出卫生间偷摸着哭了一场。
出来的时候正好遇上周蝶。
她趾高气昂地看着我:「我给你三天时间滚出周家,不然我就找媒体曝光你,说你不要脸,赖在周家不走!」
我想还嘴,又想到四哥那句『假的就是假的』,又把话吞进了肚子里。
我这个假货,在周蝶面前,连反驳的资格都没有。
毕竟这些年,享受真千金福利的,是我。
我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就像是一只战败的小母鸡。
没想到半夜,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道黑影沿着窗外的水管爬了进来。
我坐起身刚要尖叫,他就捂住了我的嘴。
「周周别怕,是我。」
这声音?
是大哥!
2
愣了三秒后,我吓得汗毛倒立。
大哥半夜爬进我的房间里,该不会是疼妹心切,所以来杀我灭口的吧?
趁我在,要我命?
我眼泪花都给吓出来了。
大哥顿时手足无措,他抬手打开我床头的台灯,那张平日里霸道沉稳的脸上满是焦急。
「周周别哭,是我的错,我不该吓到你。」
嗯?
我的眼泪戛然而止,怔怔地看着他。
他温柔地坐在我旁边,盯着我的眼神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怪异。
「周周,我就是想要告诉你,你不要误会我,我今天说的话……我是想你搬出去,但是绝对不是因为你不好。」
「我的周周很好,我的周周最好了。」
此时的大哥和白天的简直判若两人。
我下意识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咿?没发烧啊?
大哥把我的手从他额头上拿下来:「周周,我没病。我现在对你说的都是我心中所想,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没骗你。」
可是,我哪里还有什么机会知道啊?
我马上就要离开周家,回亲生父母所在的村子了。
我的眼神黯淡下来,大哥眼里露出一抹心疼,他刚要说什么,窗外,传来『啪』的一声响。
扭头看去,一双穿着睡裤的大长腿,正慢慢地贴着墙面往下。
睡裤上的蓝色花纹……
我和大哥面面相觑。
不等我说出来人的名字,大哥已经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往地上一趴,再一个翻滚。
堂堂周氏总裁,就这么躲在了我的床底。
五秒后,二哥从窗外跳了进来。
大哥爬水管,他呢,是用床单把自己给吊下来的。
看到我,他愣了一下,接着笑得宠溺。
「周周还没睡?」
「……没。」
二哥走到我跟前,叹息着抬手摸了摸我的脑袋。
「对不起周周,今天二哥说那些话,一定让你很伤心吧?周周啊,这都是二哥的良苦用心呐!」
「周周,你可千万不要因为你二哥我自卑自怨自叹,我发誓,你绝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姑娘。」
想到刚刚的大哥,我问二哥:「二哥,你们是不是被夺舍了?」
二哥很会挑重点:「们?还有谁来过吗?」
我下意识看了一下床铺,他低头掀开,瞳孔一缩,还没开口,房门被敲响了。
「周周,睡了吗?」
是三哥的声音。
二哥毫不犹豫,直接钻进了床底,还顺带把撩起来的床单帮我拉了下来。
「……没睡。」
我起身去给三哥开门,他手里抱着一只巨大的凯蒂猫。
这个凯蒂猫和平日的不同,脖子上有一条黄金项链。
他一言不发,走到我床边,把凯蒂猫放好后,才说:「送你。要是伤心,就抱着它睡。」
「谢谢!」
我很喜欢凯蒂猫的,更何况,这是我十二岁后,哥哥送我的第一份礼物。
我弯腰抱起凯蒂猫,这才注意到,这条项链中间,竟然刻着三个字母。
「Z、S、Y,三哥,这什么意思?」
向来少言,性子冰冷的三哥,竟然不自在地偏过了头去。
白皙的脸颊,也有些微微泛红。
「是我的名字。」
「啊?」
三哥说:「希望它代替我,每晚都可以伴你入睡。」
看不出来啊,三哥竟然这么暖!
他知道我要走了,所以买个凯蒂猫来陪我,希望我以后不寂寞。
有心了。
「谢谢三哥!」
三哥笑了。
这一笑融化万年冰川,好看极了。
「周周……」
就连声音都充满了磁性。
我被他瞬间蛊惑,看着她的神色都有些怔然——
手机铃声突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我按下接听。
是四哥。
「周周,你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