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闺蜜撬了我墙角,我转头拐了她暗恋十年的白月光傅斯年。
第二天一早,我软着腿逃离现场,才发现前男友在门外站了一夜。
他红着眼问我:「那我算什么?」
我甩开他的手:「你跟我闺蜜背叛我的时候,想过我算什么吗?」
身后,傅斯年的脸阴沉一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傅斯年的手勒得我很疼,我下意识地推了他一下。
他微微起身,被酒精熏红的眼眸盯着我。
「停下还是继续?」
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似细小石子拂过肌肤,他的掌芯是无法忽略的炽热。
内心的声音在不断地拉扯,闪过无数个退却的念头,最后我还是一咬牙,拽住傅斯年的领带,狠狠地吻了上去。
意识昏沉间,他慵懒的嗓音带着笑意。
「好可怜,像是我欺负你似的。」
2
傅斯年真是不容小觑,我小声地骂着,哆嗦着穿上衣服。
趁他还没醒,赶紧离开这里。
软着脚推开门,我霎时间愣住。
裴青山在缭绕的烟雾间抬起头,微红的眼眶中布满了红血丝,哀怨又芯痛。
他的脚边落满了烟头,竟然是在这里等了一晚上。
我攥紧了包,像是没看到他,转头就走。
裴青山却一步上前,抓住了我的胳膊:「苏瑾,你不和我解释点什么吗?」
「解释什么?」我皱眉推着他的手:「你抓的我很疼。」
「疼吗?我他妈心更疼。」裴青山吼道:「苏瑾,你这么做,我他妈算什么?」
我冷冷地看着他,嗤笑道:「你背着我跟我闺蜜在一块的时候,想过我算什么吗?」
他一下泄了气,眼睛都红了,痛苦地皱眉:「我喝醉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根本不喜欢她,我的心里只有你。」
「苏瑾,你不能这样报复我。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在作践你自己!」
「够了,裴青山。」我甩开他的手:「和傅斯年在一块之后我才知道,和你在一起才是作践我自己。」
他还要再跟上来,我转头就是一巴掌:「快滚吧,脏东西。」
3
气急了,用足了力气,打完人都有些踉跄,退了几步,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熟悉的炽热感覆上我的腰时,熟悉的气息随着某些混乱而暧昧的记忆一起,抬头只一眼,望进傅斯年沉沉的眸子里,我的脸顿时烧起来。
垂下眸,尴尬又芯虚,我不敢再看。
「傅斯年!」
他的出现对于裴青山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裴青山抡起拳头朝傅斯年砸来。
傅斯年将我扯到了身后,抬手挡住了裴青山一拳,朝他的膝盖就是一脚。
「我劝你不要在这里发疯。」
傅斯年看了一眼正匆匆朝这里跑来的服务生,对裴青山说道。
我不想在这里丢人,想跑,裴青山马上爬起来想抓我的手腕。
傅斯年先他一步,将我拉到身侧:「我送你回去。」
「你放开她,苏瑾是我女朋友!」裴青山攥着拳头,蠢蠢欲动又想打人。
「裴青山,我们已经分手了。」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满是受伤的:「苏瑾,你非要这样吗?」
我不答,傅斯年直接拽着我走了。
3
「想要什么?」他点了一支烟,垂眸看着我。
「我要你废了裴青山。他和田芯背叛我,我也要他们不好过。」
傅斯年目光沉沉:「你找错人了。」
他最终只给了我一笔钱,此后的一个月都没再出现。
不过最近,他的消息在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他要订婚的事情。
他的订婚对象正是我的好闺蜜,纠缠了十年,她终于要如愿以偿了。
十年前,我们三家尚且还是门当户对,来往密切的世家。
可惜一场变故,我家败落,田家多少也受了点影响,只有傅家如日中天。
多少人上赶着巴结傅家,也不知道田家用了什么手段,竟让傅斯年点了头。
他们联姻这样的大好事,我这个发小怎么能缺席呢。
现场非常的热闹,傅家请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家,还来了不少媒体。
很好,人越多越好啊。
高台上,田芯笑靥如花,傅斯年依旧是一副睥睨众生的淡漠表情,只在看到我的时候,他的冷静才出现了一丝裂痕。
田芯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警惕的瞪着我,看了一眼傅斯年,立即就要叫人去拉我。
但显然现场的宾客和媒体都已经注意到了我,我就站在镜头前,微微一笑,拿出了孕检单。
「傅斯年,我带着你的孩子来祝贺你订婚之喜。」
声音不大,但足够让他们听见,满众哗然,焦点落在了我的小腹上。
「你这个贱 人!你勾引我未婚夫,不要脸!你怎么有脸来破坏我的订婚。」
田芯的巴掌用了十足的力气,落下的瞬间我的脑袋便嗡嗡响。
在一片混乱中,我被傅斯年拉走了。
4
傅斯年的别墅里安静得吓人,我怀疑此刻他掐死我也不会有人知道。
他的手掌力气很大,掐得我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断地推着他挣扎。
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松了手,将我摔在地上。
「傅斯年,那么多媒体看着你带我离场的,我死在这,你可没法交代。」
我下意识的护了一下肚子,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打了个电话叫医生来给我抽血。
结果当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我怀孕了,他赖不掉。
「你想要什么?」他问了和一个月前一样的问题。
「你不许和田芯订婚,还有,我要废了裴青山。」
傅斯年抽出了一支烟,刚点燃不知想起了什么立即又掐灭了,声音又低沉了几分:「苏瑾,我给过你答案。」
「但现在,筹码不一样了。」我站起来,拉着他的手按在我的小腹上:「傅斯年,你不是想要一个亲人吗?我给你。」
他父母早逝,从小被爷爷抚养长大,就算拥有无尽的金钱,至高的地位,可他的心里仍藏着对亲情的渴望。
傅斯年的眼神变得灰暗起来,他抽回了手。
「苏瑾,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算计我。」
「一个孩子而已,你以为非你不可吗?」
我侧过脸,亲了一下他的手,轻笑:「可你只给了我机会,不是吗?」
这么多年,想爬上他床,借子上位的有多少,可傅斯年没给任何人机会,除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