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锦鲤再世却被说成灾星,扫把星临世的绿茶却被世人捧为凤命福星。
蹭我气运上位的新帝,抛下我,转眼娶了扫把星回家。
讥讽我白日做梦,让我乖乖远嫁异国他乡。
自此,新帝蒙上霉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成婚遇台风夫妻俩摔断腿,夏天遇冰灾碳没了,敌军围城老婆被抢了。
嗯……这怎么不算找死呢?
1
我出生那天,天降异象,电闪雷鸣,三日不断。
世人都认定我是灾星祸世,开始唾骂我全家。
可我是锦鲤仙再世啊。
一落地便福泽大地,把国衰天象,只一天就化为晴天高照,金光出祥瑞。
可他们不信,只有二皇子愿意陪我玩,还承诺我海枯石烂的真心。
我一个高兴就让他从小蹭我气运,一路登了高位。
继位第一天,他就布了圣旨昭告天下,要封……
「啥玩意?你再说一遍?」我磕了嘴瓜子,感觉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洛府凉亭里,宫里来的李公公生得脂粉娇媚,却口出狂言。
「洛姑娘,咱家知您伤心,可您是灾星,皇上现在已然是一国之君,怎能娶您?这不是要冒天下大不韪吗?」
「林夙姑娘和您不一样,她出生那天天降祥瑞,天生凤命,得林夙者得天下,试问天下哪个男人不想占有她呢?」
「皇帝是国主,不能给其他人拥有她的机会,您能懂吗?」
李公公一连三问。
我眨了好一会眼睛,才想起这林夙是谁。
尚书府嫡女,出生那天承着我净化出的祥瑞意外落在她家,便顶了世人捧着的凤女的名号活到现在。
得林夙者得天下,不知道是哪个蠢货宣扬的。
每次宴席见到林夙脑袋上,顶着黑黢黢的霉气,笑眯眯地接受别人对福凤女的称赞。
看一次,笑一次。
一个扫把星转世,头次捧成这样。
我一直以为谣言止于智者。
没想到到头来,是我高估了。
2
「顾……不,这是皇上原话?这些年他陪吃陪玩……」
李公公咳嗽一声,痛心地打断我:「洛姑娘!这是皇上原话,若他如太医所断只能活到十七,便能不做皇帝,和您一世逍遥,可谁没想到能活到现在,还坐上了高位。」
「既当了皇上,便不能任性!」
我怜悯地看着李公公。
顾止离了我,娶回个扫把星,确定还能顺风顺水的活着?
他践踏承诺,其实不是不伤心的,毕竟相处了这么多年,就算是仙者薄情,但现在还是得表达个过场的。
我微微一副痛苦掩脸,来祭奠我失去的玩伴。
李公公欲言又止,最后叹息甩袖离去。
他一走,不久后我娘亲也气势汹汹地回来了。
手里还提着告示栏上的皇纸。
一巴掌拍得凉亭上的石桌子裂了又裂。
「狗皇帝,竟然敢甩了我镇国将军的女儿!娶那劳什子的林夙为后,还天生凤女,我儿不配与之相争!呸,头一次见把臭不要脸的三儿说得如此清新脱俗!」
「我明天就请辞,告老还乡,这将军老娘还不做了,凭什么给这对狗 男 女守天下,我呸。」
我拿了帕子擦了擦冷汗,道:「男欢女爱,讲的原是你情我愿,皇上如此背信弃义,自有天谴,娘亲又何必气极。」
我淡定模样,让娘亲一吓,赶紧捧着我脸心疼地摸了摸。
「闺女啊,你这是看破红尘了?」
「别啊,闺女,为娘还指望你给为娘生几个孩子玩玩呢。」
我一噎,憋了好久才说。
「娘,智者不入爱河,愚者为情所困。」
「我失去的只是个双修对象,但他失去的可是生命啊。」
我娘虎躯一震。
半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3
皇帝抛下我,转眼娶了凤女林夙这事,不到半天便传遍了整个京城上上下下。
夫人们听了,一个个往庙里还愿。
书生们听了,大写文章表彰一代明君,慧眼识珠,早就该抛了我才是。
朝臣一个个递上折子贡献封后大典该办得如何华丽,如何十里红妆,方能不负凤女出嫁的排场。
这万民朝喜,举民期待的大喜氛围下。
只有我娘在朝堂上唱起了反票,把骂我是祸世灾星的群臣,一个个怼回去。
「你们清高,你们有福气,你们这些人一口一个唾沫星子要淹死我儿!」
「洛将军,我们只是实事求是。」
「我呸你个娘嘞,还实事求是,脸那么大,是想和煎饼比高下吗?!」
吵到最后,见皇帝未为我说上一句话。
我娘当场脱朝服,请辞告老还乡。
皇上这才慌了。
一下朝,便使唤人让我进宫一趟,有话和我说。
大胤朝曾经出了个女帝,所以不管男女皆可参加科举武比入朝,有能者居之。
而我娘亲自从踹了渣爹,生下我之后,官途扶摇直上。
上场厮杀,就没人敢跟我娘亲比。
皇上可不就是要着急嘛。
我听完大丫头传述我娘在朝堂是如何大放异彩的,就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骂的可真不错。」
大丫头娇笑了下,但很快又迟疑了一下,说:「刚才宫里传来吩咐,让您立即进宫,您要等将军回来再商论吗?」
「不必。」我摇了摇头。
不就是面见一个小皇帝,不至于。
传了轿子,我一路来到了清乐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