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十八世纪的哥尼斯堡,一座庭院外的林荫道上,每天午后三点半总会看到拄着灰色手杖的康德,身后跟着一位拿了雨伞的老仆人。这位大哲学家后来的墓志铭上写着:“有两种东西,我们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所唤起的那种越来越大的惊奇和敬畏就会充溢我们的心灵,这就是繁星密布的苍穹和我心中的道德律。”

如今,ESG作为一个基于可持续发展视角的机遇和风险识别体系,或许就是冰冷金融世界里的道德法则。将尊重环境、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的普世价值融入投资理念,成为传统投资的一种补充,带给投资人更好的风险调整后回报,是负责任的基金公司必须探索的理想模式。

随着国际资本市场持续增加对责任投资的关注,越来越多投资公司开始考量ESG因素在公司研究和投资决策中的影响,ESG也逐步成为海外主流策略之一——这些“他山之石”可以作为中国式ESG投资的参照系。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拥有更多国际投资经验的QDII基金(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被认为是连接“东西”经验的桥梁。作为国内获批规模最大的QDII基金公司之一,国投瑞银在过去两年就展开了一场围绕ESG的金融探索之旅。

ESG投资是做慈善吗?

ESG投资是做慈善吗?

“ESG可以帮助投资者多角度、多方位的识别优质企业,从而降低投资的风险,而对企业来说,ESG有助于企业监督自身的生产经营,提升企业竞争力,吸引更多投资资金,ESG投资完美契合了中国经济结构深度转型的发展要求,也与碳中和、绿色金融理念相匹配。”一位金融观察人士对华尔街见闻表示。

ESG作为一种投资策略,或来自于价值观,或来自于监管的推动,代表了一种全球共同期待的美好生活方式和发展愿景,这也让它拥有了跨国别、跨文化的向上生长力。

不过,关于ESG是否是做慈善的争议也不绝于耳,原因是似乎暂时缺少对ESG投资收益的丰富论证。

“如果看海外市场, ESG基金在业绩端的表现事实上可圈可点。在资金端,最近5年传统投资其实经历周期性净流出,相比之下ESG主题基金尤其以欧洲为代表的可持续投资规模保持较高的增长速率,其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投资人已经充分认识到ESG对投资风险调整后收益的贡献。”国投瑞银ESG小组负责人唐沐霖对华尔街见闻解释。

他继而补充:“如果看国内市场,纯ESG主题基金和热门赛道型基金,前者由于不同产品对主题投资池的限制,在配置方向上可能与近期市场板块轮动方向不同,我们建议投资人关注ESG基金的长期投资价值,但客观而言,国内纯ESG基金的经理人由于ESG投资经验或研究支持不足,在选择可持续投资价值较高的公司方面仍有提升空间。”

另一方面,他的观点指出,纯ESG基金的特点更接近长期投资的宽基,和高换手率的赛道型基金在投资策略层面的可比性较低,业绩表现“不好”可能包含一定主观因素。

而投资者偏好分析也显示认知不足,国内外的差距比较显著。“基金ESG投资可以为投资者提供某种信号,并可以据此进行投资判断和决策,甚至发展为一种投资偏好,比如对于较高的基金ESG,ESG的投资者可以增加申购资金,这种投资决策就可以视为投资者对于基金ESG投资的一种偏好,当我们将ESG投资以‘消费者偏好’的视角去关联,就会发现这种自下而上的推力是非常重要的。”上述金融观察人士表示。

由国投瑞银ESG小组深度参与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国外成熟市场中,投资者愿意接受次优的基金业绩或者更高的成本,转而追求ESG,在投资行为上表现为增加资金投入。“对比来看,中国对于基金业绩、基金费用等因素对投资者投资决策影响的研究比较丰富,但ESG投资对我们投资者投资决策的影响如何,中国投资者对ESG是否形成偏好,还有待进一步探索和成熟。”他如是坦言。

根据对境内356项QDII产品策略的研究分析,目前QDII项下的资产管理规模已超过340亿美元,但绝大多数产品在成熟市场有着较大的敞口,却尚未将ESG因子纳入投资决策。

基金ESG投资是指公募基金在进行组合构建时,主动考虑投资标的ESG绩效情况,筛选竞争优势可持续的标的进行投资,也就是说基金将ESG因素融入到投资决策流程,与财务指标一样一起作为对投资标的的考量因素。

不过,市场上也不乏一些先行者。鉴于发达市场目前在可持续投资规模、经验,以及需求等方面较为领先,QDII制度不仅可以为基金公司参与境外发达市场投资创造条件,也为弥合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在主动所有权和ESG整合标准方面的差距提供机会。

截至2022年5月底,共计174家金融机构被授予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资质,总计获批额度1540亿美元,潜在的资金流入规模以及投资者数量可能对全球可持续投资市场产生一定影响。

据悉,国投瑞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于2005年6月,是境内第一家外资股东UBS AG(瑞银集团)持股比例达49%的合资基金公司。截至2023年7月末,国投瑞银累计批准QDII额度21.3亿美元,位列前十。

其管理的QDII产品积累了大量ESG因子整合分析经验,包括在“顶层设计”层面的ESG建构作为制度保障、与被投企业的沟通机制等,都可以作为公募基金ESG投资体系的参考样本。

作为支点的整合策略

作为支点的整合策略

考虑到ESG因子在成熟市场的投资决策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国投瑞银将ESG因子与QDII产品策略的整合视为基金公司交付客户责任的一部分。

早在2021年,国投瑞银已经成立了一个由公司高管和投资主管组成的专项工作小组,负责监督一体化整合进程,工作组每两周进行一次研究会议。根据QDII产品策略中所运用的ESG整合方法,对现有的境内投资组合(AUM约300亿美元)规划并执行ESG策略。

对现有基金产品进行“ESG整合”就是策略支点之一。

“分析师将根据他们对ESG重要性矩阵的分析调整估值模型,将ESG因子潜入境内投资组合评估元素,重点关注ESG风险与机遇,基金经理根据ESG调整后的建议做出投资决策。”国投瑞银ESG小组负责人告诉华尔街见闻告诉华尔街见闻。

该位人士还透露,在公司管理层后续的QDII发行规划中,产品可持续发展属性占最高优先级,“今年国投瑞银计划任命两位资深投资经理负责管理可持续主题的QDII投资策略,通过全球资产配置,筛选可持续发展目标主题的股票。例如投资健康保健行业中具有领先竞争优势的企业,结合ESG整合投资策略提高风险调整后的回报。”

缺乏沟通导致碎片化解读与定义一直是可持续投资目前主要的交流障碍之一。据华尔街见闻了解,在成熟市场,主动所有权管理通常由独立的专业团队负责。

考虑到文化差异等客观因素,国投瑞银ESG专项工作组决定鼓励分析师和基金经理围绕可持续发展理念与被投企业进行沟通,将ESG整合流程中的尽责管理更有效地融入投资流程中。

“这也是结合境内资本市场现阶段特点,投资团队的专业反馈也有利于推动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比如我们的基金经理已经与投资组合中的重仓公司就ESG披露事宜开展积极沟通,根据上市公司反馈,投资机构的沟通和专业建议可以提高公司的可持续竞争优势。”上述负责人补充道。

ESG主题的超额收益

ESG主题的超额收益

“收益”是撬动ESG投资逻辑的另一个支点。没有利润支持的投资理念显然缺乏成为投资世界金科玉律的潜力。

UN PRI14(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德意志资产与财富管理投资有限公司和德国汉堡大学联合开展的一项开创性的元研究回顾了自 1970年以来发表的两千多篇相关学术论文,结果表明,绝大多数论文都指出ESG因子与企业财务绩效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

在关于中国市场的ESG与Alpha的报告中还提到,UN PRI根据MSCI ESG Research对MSCI新兴市场指数和MSCI中国指数成分股的研究数据,以及中国A股市场的境内资产管理公司实例进行了研究,显示将ESG数据纳入投资分析可带来 Alpha。

ESG实践可能对公司短期的财务绩效形成一定压力,但从长远看,良好的ESG治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企业自身价值。ESG评价较高的企业可以吸引更多资金流入,从而增强 ESG 资产在投资回报上的优越性,进而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进行ESG 投资,如此循环往复,自我印证,最终引导中国形成有效的ESG投资偏好,促使各个投资主体形成对ESG亲和的资产的合理定价。

学界的观点强力支持ESG 投资较高的公募基金可以获得更高的 Alpha,良好的ESG不仅可以使得企业通过管理自身外部性影响来实现可持续发展,也可以回应各利益相关方诉求,这与国投瑞银的研究不谋而合。

欧洲智库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PR)还搭建了ESG投资有效边界与传统的仅考虑收波动的投资组合有效边界相对比,研究发现,如果ESG是未来公司利润的积极预测指标,并且ESG的价值尚未在市场上完全定价,则ESG是一个正回报预测指标,有着正向的风险溢价,即 ESG 投资水平越高,期望收益越高。

这意味着先行者们的引领价值。对于投资主题方面,国投瑞银正计划推出一项围绕以可持续发展目标为重点的境内股票投资策略,致力于在海外成熟的ESG评价体系基础上构建更适合中国国情的ESG投资框架;同时,ESG体系与中国特色估值体系导向趋同,有助于挖掘中国市场上具备增长潜力的优质企业。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请谨慎选择。我国基金运行时间短,不能反映股债市发展的所有阶段,基金的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其未来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也不构成新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请投资者仔细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基金产品资料概要》及相关公告,全面认识基金的风险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