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收租大爷突然减了一半的租,说钱不钱不重要,主要是喜欢年轻人的热闹。

一开始我还感觉大爷心肠好,后来却无意间发现了女友和大爷之间不为人知的交易…

1

我和女友大学毕业后就来深圳闯荡,我们来到这的第一个落脚点就是每月1500的大单间。

我们共同把它改造成一房一厅,总算有自己的小家了。

租房的大爷是一个五十多的光棍,不过看起来很和蔼,人也很好说话。

这个月他突然提出租金减轻一半,这让我受恐若惊。

李富贵笑眯眯的表示钱不钱不重要,有了年轻人租他的房子,他感觉整个人都年轻了不少。

这时他话锋一转:【对了我水果买多了吃不完,婷婷啊你跟我上去拿吧。】

女友张婷婷亲密的拉着李富贵的胳膊:【谢谢叔,你对我最好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有些不舒服,我提议:【反正我也没啥事,要不我跟着一块去吧。】

没想到张婷婷却直接说:【小勇你几个意思?是不是又多想啥了?叔说让我去拿我就去拿呗,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我一时失语,因为我的确有这方面的顾虑。

这时候李富贵笑着打趣到:【是我这个老头子没想太多,小勇啊你也跟着去吧,毕竟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的确要看牢一点。】

话都被他们挑明了,我也不好意思跟着了,我讪笑到:【我哪能这么想啊?我这不是…不是怕东西重婷婷拎不动吗?】

张婷婷白了我一眼,然后拉着李富贵出门。

一边拉还一边说:【叔你别管他,小勇这人啊就喜欢疑神疑鬼的。】

因为我们和李富贵同住一个大院子里,所以很快张婷婷就拎着一兜子车厘子回来了。

我膛目结舌,【李叔还真是大方啊!】

张婷婷把袋子塞我怀里,命令到:【赶紧把车厘子给我洗干净,我先去追剧了。】

洗干净后我用碗把车厘子端到屋,此刻我注意到婷婷并没有追剧而是在逛淘宝。

想到我还要用手头最后的五百熬到下个月发工资,我难堪的说:【宝宝又挑衣服了?要不把挑好的衣服放在购物车,下个月我发工资了给你买哈!】

张婷婷看都没看我一眼:【我要指望你那点破工资,早就饿死了,我有钱买。】

这下轮到我愣住了,我现在工资四千,张婷婷工资三千五,她花钱大手大脚很快就捉襟见肘。

我用我微薄的工资交了房租后,接下来还要支撑我们二人的生活。

正当我疑惑时,张婷婷又来了一句:【关键时刻还是我爸给力啊!怕我跟着你个窝囊废饿着,给我打了两千块钱。】

闻言我苦笑一声,婷婷的父母看不上我我是一直知道的,只能以后更加拼命工作来娶自己喜欢的女孩。

2

这天下了班我就看到有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我吓了一大跳,在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逼真的充气娃娃!

【哎呦你瞧我,这一觉睡得忘了收了!】

李富贵立刻从屋里跑出来把娃娃搬回家。

婷婷嗤笑一声:【李叔都多大了,精力还这么旺盛。】

这让我听到后心里窝这一团火,回到屋后我就立刻把她扑倒在床上,恶狠狠的说:【是我没有满足你吗?你竟然还有心情关心别的男人精力旺不旺盛。】

一番折腾下来,张婷婷满脸潮红,眼神也开始变得迷离下来。

她玉环搂着我的腰,难受的呢喃到:【老公我还要。】

我轻轻拍了一下她圆润的屁股:【老婆你这是要把我榨干的节奏啊!听话我先起来做饭去。】

说完我就开始穿衣服了,李婷婷有些不满,嘴里一直哼哼着。

平时的饭都是我做,婷婷几乎都没进过厨房,不过今天可能是因为亲热的缘故,她很粘我。

厨房中她从背后搂着我的腰,而我拿着锅铲做饭,这一刻我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咳咳咳!你们这小两口感情还真是好啊!】

不知什么时候李富贵进到了厨房,婷婷立刻害羞的送开了我。

我们的厨房还有厕所都是公用的,毕竟都在同一个院子里生活。

我赶紧说:【李叔吃过饭没?如果没吃的话我多做点。】

【没事没事。】李叔连连摆手:【我就过来转转。】

这时候婷婷突然娇嗔一声,一转头看到婷婷通红的小脸以及李叔的坏笑。

李叔走后我询问情况,被婷婷三言两语带过去了。

夜里我又狠狠出了一份力,最后我搂着她精疲力尽的睡过去了。

半夜我被尿憋醒了,下意识伸手,却发现床边空荡荡的。

我第一想法就是她去厕所了。

这样也好,指不定还能在厕所刺激一会。

我就这么坏坏的想着,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厕所打算给她一个惊吓。

可刚靠近厕所的门我就听到一阵压抑的娇喘声。

【爸爸爸爸快!】

隔着一道门我都能听到撞击声、呻吟声以及男人喘着粗气的声音。

我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我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三分钟过去那些淫乱的声音结束,我这才恢复点理智。

我不想推门亲眼看到那么不堪的一幕,就静静的等待他们穿好衣服一开门就看到我。

这时候我听到李富贵一的淫笑:【宝贝我跟你说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只要你给我生一个儿子,我市中心的房子立刻过户给你。】

【讨厌,李叔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是真心想给你生孩子的又不是为了钱。不过话先说好,孩子不生下来我是不会和那个废物分手的,毕竟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他就是最好的接盘侠。】

【好好,不过你可别忘记和那小子做的时候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只要生下我的种一切都听你的。先别着急穿衣服再来一发。】

接下淫荡的声音我听的作呕,我又回到了屋。

黑夜里我的拳头紧紧握起,回想起自己的付出再金钱面前一切都成了笑话!

我一定会让张婷婷身败名裂!让背叛我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3

第二天我忍住怒气像平常一样叫她起床上班。

张婷婷烦躁的用长长的指甲在我手臂上挖了一道长长的红痕。

【烦死了我什么时候才能过着不上班就有钱花的生活!王勇你就不能争气点?你看看咱们以前的班长,一上班就月入八千,足足比你工资高了一倍!我怎么就找了腻这么个窝囊男人?】

我就这么静静听她说完。

以前听到这番话我很愧疚感觉是自己没本事给不了心爱的女人一个好生活,可自从认清她的真面目后我只越发感觉她这张面孔丑陋的让人作呕。

牢骚归牢骚,但她还是起来上班。

可中午的时候她就给我发了条短信,说她被公司领导恶意针对,干脆辞职了。

我问她打算以后怎么办,没想到她理直气壮的回复:【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女朋友都养活不起,那干脆死了得了!再说了我爸说了每个月给我四千。】

我冷笑一声,她所谓的爸爸是李富贵吧。

回到家我就敏锐的闻到房间里多了暧昧后的味道,而张婷婷就这么瘫在床上玩手机。

她看着我两手空空,立刻暴跳如雷:【我让你那个避孕套呢?你怎么没买?】

【忘记买了。】

她骂骂咧咧的起身,然后趾高气昂的向我伸手:【给我三百块钱,避孕套我买瞬间再去超市买点零食。】

我如实回答:【你知道的我没钱。】

【废物连三百都没有,我瞎了眼才跟着你。】

她又谩骂了两声然后骑车小电驴出发了。

我翻了翻垃圾桶,果然看到了大量的纸巾,我愤怒不已。

趁机她外出,我在房间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

我一定要找到张婷婷偷情的证据,我要让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这时院子里传出动静,我从窗口望去,好几个彪形大汉直接踹开了李富贵的门。

【老头你赌博欠的一百万啥时候才能还清?你要还不上我就把这院子收走了!】

紧接着李富贵赶紧关上门,后来不知道说了什么,几个彪形大汉也没闹事,就这么走了。

原来这个老头不仅没钱还欠了巨额债务。

张婷婷,你继续在你的发财梦中毁灭下去吧!

一连续一个星期,我都没抓到张倩倩偷情的证据,不过几乎一天都不在屋里,在我快下班的时候才出现在床上。用脑子想想也知道她去了哪里。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十几天后,针孔摄像头终于拍到了这对狗男女。

张婷婷一边上下起伏一边埋怨:【你干嘛非要让我去你屋?你房间的床硬死了,真不知道你这么有钱为啥就不舍得花呢?】

【人老了对物质也没太大要求,再说了我这不是为了把钱省下来都留给儿子吗?现在就看你肚子争不争气了。】

4

在张婷婷离职的第二个月,我就察觉出她情绪不太对。

我皱眉询问:【怎么了?】

【别提我那个爸了,原本说好一个月给我四千,结果这个月就给我两千!你说这老头一只脚都快踏进棺材了,还这么抠门!就不怕死了没人给他送终?】

张婷婷的声音很大,就像在说给某个人听一样。

我冷笑,他不是抠门不给你钱,他压根没钱给你。

“叩叩叩”

敲门声想起,打开门一看是李富贵。

他手里拎着一兜苹果:【婷婷咋回事啊?刚才在院子里都听到你骂骂咧咧,年轻人气大伤身,来吃个苹果消消气。】

张婷婷没好气的说:【滚谁稀罕你的苹果?】

李富贵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我也呵斥到:【张婷婷你怎么和李叔说话呢?道歉!】

张婷婷的火气更盛:【王勇你个窝囊废竟然敢凶我?呕!】

突然张婷婷拍着胸脯对着垃圾桶干呕了起来。

屋里的人神态各异。

我最先反应过来,假装惊喜的大叫:【婷婷腻怀孕了?】

李富贵也急得不行,【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苦笑一声:【不用去医院了吧,毕竟这症状这么明显也八九不离十了,而且我压根没钱了。】

【我出钱我出钱!】

听他这么说我才把张婷婷送到医院。

李富贵猴急猴急的询问医生:【医生是不是有了?】

得到了医生肯定的答复,他一个五十多的老头高兴的都快蹦了起来。

我咳咳两声,明知故问:【李叔我对象怀孕你这么高兴干什么?】

他笑容僵在脸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大,他牵强的解释到:【这不院子里就要迎接新生命了吗?我也真心替你们感到开心。】

自从张婷婷怀孕后她就成了武则天,不仅是我,就连李富贵也快被她使唤死了。

我故意说:【婷婷你又不是怀了李叔的孩子,你这么使唤人家恐怕不太好吧。】

【怎么不好?我都把李叔当成我爸了,我让我爸伺候我有什么问题?】

看着毫无怨言的李富贵,我摇摇头。

他是孩子亲爹被使唤两下也值,可我凭啥啊?

如果不是想复仇,我早就把事情揭穿了!

于是我谎称去外地出差,他俩巴不得我走,欣然同意。

公司有员工宿舍,条件虽然简陋一点但是好歹有地方住。

我就这么将就下来,每天下了班就是回宿舍看监控。

没了我的存在,他俩更肆无忌惮,就连孕期都花样不断。

这天下班去买饭突然有人拦住了我。

我认出来了,他是那天去老头家催债的花臂男。

花臂男嚣张的说:【哥们你女朋友还怀着你的孩子吧?如果不想让你女朋友身败名裂的话就跟我来。】

出于好奇我跟他来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他给我看了一段监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