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爱是欣赏,不是改造!”
这是我听过最好的情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大四实习时,我选择了留在济南,一则离母校近,方便继续备战考研,二则省会总归比家乡城镇大。
就算将来一事无成,打道回府,也算有过,在大都会工作生活的回忆了,足矣。
面对几家公司的面试通知单,我果断选择了北斗建筑设计院。
没想到面试时,看到排了几十人的长队,我顿时沮丧,看来此行要靠运气。
轮到我时,面试过程还算流畅,面试的HR戴着大眼镜,瘦瘦的,声音低沉,他问什么我就答什么,不出彩,也不出格,中规中矩,快结束时,他抬手把我的材料放到一边,我意识到,我凉凉了,没有想象的悲哀,在心里居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两边陪着HR的一个副总,问了我最后一个问题是:“我们原本打算只招硕士以上的,你为什么选择来我们这里?”
我坦然:“我的名字叫包月,星月交辉,自然要投入北斗的怀抱!不过现在,我被你们PASS掉了,希望后会有期吧!”
是的,我叫包月。
没办法,我出生的时候,这个词还没有泛滥,爹妈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面试老师齐刷刷抬头,HR身后的玻璃门,更是神奇的探出一个脑袋,大眼睛转转,仿佛要把我看仔细。
这帮阅人无数的面试官,居然和新生一样的表情,粘贴复制对我名字的好奇心。
果然,好奇心是设计工作者产生无穷的毅力和耐心的源泉,不然,他们看着年纪轻轻的样子,怎么会坐到面试官的位置。
HR皱皱眉头,问:“你怎么就笃定,没有过面试?”
反正以后也不在这里工作,我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看到您把我的资料,放到了左手边,左边这堆摞的这么高,而右手只有两三张表,本来就招五个人,我觉得我可能出局了吧。”
大眼睛语速极快,问:“如果一件事,你不被认可,四面八方都要你改,每个人要求改正的意见还不同,你会怎么办?”
我看看他,不明白,怎么突然多了一个面试官,无所谓了,我眼睛一瞪,狂妄地说:“我的人生信条就是,你对我千言万语,我对你爱搭不理。”
我说完后,屋里超级安静,只有他们的目光穿过时空,像看怪物一样,投射在我身上,就在我以为他们要把我瞪到地老天荒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HR开口了,像普查户口一样,问了我一堆问题,“你是独生女吗?”“你家在这个城市吗?哪里的?”“将来工作还是深造?”等等,看样子有转机,我感觉我又复活了,愉快回答抛来的各个问题。
果然,HR语气平淡地说:“你被录用了,下周一八点请准时报到。”
不啻于吃了蜂蜜一般,我欣然起身,一不小心就笑出了后牙槽,注意到大家正在看着我,我赶紧挺腰收腹,双手作揖,挥手告别。
出了面试室,我张开双臂,席卷着北斗美好的空气,准备长驻北斗设计院!
2、
报到后,我分配到了大眼睛麾下,大眼睛叫谢瑶光,分管设计业务部,和我一起新到设计部的,是漂亮的罗纹,罗纹人美嘴甜学历又高,家里条件也好,同为女生,真让人羡慕嫉妒恨。
谢瑶光负责带我们俩学徒。有时候画完图,我呆呆地看着罗纹,脑海里就蹦出了秀色可餐,我看她都倍感赏心悦目,何况男生呢?
按照行业内不成文的规矩,学徒完成的第一个项目,提成一般都孝敬师傅。
我也不例外,我们的第一个工作项目,是区医院的变电室配电设计,完成后,提成和奖金,按工资分配比例,打到了我们的工资卡上。
我收到短信提示后,就去银行把当月工资,全提了出来,一把交给了谢瑶光,他不要,我坚持要送,于是谢瑶光象征性的留下了一部分,算是皆大欢喜。
临出门时,谢瑶光让我约一下罗纹,晚上一起吃饭。
我纳闷,不会是罗纹不知道这个规矩吧。
吃饭时,我悄悄问罗纹,罗纹开心地说,给了,但师傅不要,她就没强求。
我嚼着美妙的苤蓝丝,跟谢瑶光商量:“师傅,我想周五请一天假,和周末连起来,回老家一趟。”
谢瑶光微微出神,我看看谢瑶光,再看看罗纹,好像懂了,又好像什么也没懂。
第二天,我填了请假条,找谢瑶光签字,谢瑶光一边签字,一边问我:“这是你第一次出来工作吗?”
我老老实实地点点头:“是!第一次领工资,所以,我想回家亲手交给爸爸妈妈。”
谢瑶光翻动他的大眼睛,突然停下签了一半的名字,手握成拳头,顶在下巴上,我心里一紧,坏了,我哪里说错话了。
他低头从抽屉里翻出一张表,龙飞凤舞地写完,把请假条一并递给我,说:“这张工资领取单,你拿去财务科,提前领一个月的工资,给爹妈买点东西带回去。”
我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谢副总真好,就恭恭敬敬地对他说:“谢谢!”
他一脸云淡风轻地说:“不用谢,我只是很后悔,多年前,我拿到第一份工资时,就不知道给父母买点东西,结果……”
他一下沉默,我很好奇结果是什么,但人家是领导,我不能上赶着问。
谢瑶光吸了一口气,又恢复了他的精英脸,说:“用自己赚的钱,孝敬父母,是为了告诉父母,自己有能力养活自己了,回家不要让父母太担心,说话做事让父母放心,顺便代问个好!”
一瞬间,我感觉谢瑶光仿佛是我妈附体了,昨晚睡的太晚,这当口,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泪盈了满满一眼眶。
谢瑶光抬起头看我时,我正眼泪汪汪地与他四目相对,他一下子愣了,严肃地问:“在这里工作,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他是领导,我是最下层,是要我评价他们吗,还是要我自我批评?我的脑子飞快地转动,折中地回答:“挺好的,我现在就是学习。”
“对,你第一次参加工作,就是要认清自己和社会,既然是学习,那就是向别人学,要谦虚,认真放低姿态,甚至还要讨好前辈,毕竟没人有义务教你,而你是需要学本领的,最终受益的是你自己。”
我认可道:“嗯,您说的很有道理!”
3、
不管谢瑶光怎么唐僧,我带着给我爸买的西装,给我妈买的面膜回去时,爹妈虽然说着浪费,但那份开心真的无法掩饰,我对谢瑶光的话,有了感同身受的理解。
回来时,特意给他带了礼物,家乡的土特产,当然,也少不了罗纹的。
晚上,他们给我接风洗尘,我把我妈自己做的牛肉干、酥鱼全部贡献了出来。
罗纹任性的点了一桌子的汽水,无他,失恋了任性一把,满足自己的味蕾,只是万万没想到,她在那里闷头喝汽水,居然喝醉了!
看样子,谢瑶光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体质,看着罗纹满脸涨红、晕晕乎乎的可爱模样,我深深的怀疑自己的眼睛:大千世界,还真是只有想不到的事,没有不存在的事!
我们无法视之无睹地继续吃喝,只能先把她送回去。
罗纹踉踉跄跄,一步三摇,我索性上前抱起她,虽然她看上去个子娇小,但走出饭店,我已经是气喘吁吁,谢瑶光伸手过来接力,我摇摇头,脱口而出:“师傅,你抱着她,容易被人误解成性骚扰!”
谢瑶光突然就石化在了那里,然后听他弱弱地问:“包月,我在你们眼里就那么不堪吗?”
“不是,师傅,你听我解释!”我无力解释时,罗纹突然迷迷糊糊地扑向师傅:“老公,给我刷卡!”
谢瑶光飞身闪到车上,终于到了罗纹的住处,谢瑶光等在外面,我扶着罗纹进去。
罗纹与另外两个女孩合租了一套三居室,绕过客厅里地雷阵一样的杂物,走进罗纹最北面的房间,我第一个感想就是,果然是鸡窝里飞出来金凤凰!
罗纹出门有多光鲜亮丽,这房间里就有多大的反差,丝袜、没洗的衣服、零食,到处都是。我腾出一只手,在床上拔拉出空地,让她躺了下去,然后给她脱掉鞋,盖上被子,看她睡的香,我把门锁扣了才出去,又从外面试了试,确实打不开门,才放心的下楼。
谢瑶光送我回学校宿舍,一路上,看他始终板着脸,我也不敢说什么,生怕说错话又把他炸毛了。
唉,男人小气的像个炸药包,不好不好,我将来找对象,一定要找个心胸开阔、性格豁达的男孩,胡思乱想时,谢瑶光问我话了,说的什么,我没听清,瞪着眼,着急地问他:“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前方没有红绿灯,谢瑶光却把车停了下来,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心里一紧:“干什么?我练过武术的!”
谢瑶光叹了一口气说:“我说,晚上女孩子不要在外面待很晚!”
“哦,我刚才没听到,年纪轻轻,好像耳朵不好使了。”我附和道。
“你自己在这里工作,更不要随便喝陌生人的饮料,明白吗?”谢瑶光一本正经地说。
我点点头:“明白,师傅关心我。喝饮料套路太多,师傅放心,我不会喝的,我们班主任老说,他和他女友吃饭,一杯茶水女友就晕倒了,然后成了他的老婆,结果婚后,他老婆喝一天茶水也不倒,班主任就一直说,他被套路了!”
谢瑶光仰起头笑了,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哈哈大笑,心里也跟着放松起来,说:“原来师傅也会笑啊!”
瞬间,他就又黑脸了,我觉得谢瑶光没学变脸,真是可惜了天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谢瑶光这人记仇的很,看我们能独立画图了,就大活小活的压过来,虽然忙点,但工资卡的钱一点点见涨,却是累并快乐着。
卡上有了钱,我就想把它们花出去。
罗纹约我周末去香港买衣服,我的天呐,我一直穿地摊货好不好?
罗纹纠正我道:“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就得有什么样的品位,年轻不美,老了后悔!”
我对衣服不感兴趣,济南的房价不像北上广那么离谱,我不想吃食堂了,更不想和罗纹一样与人合租房子,只想买套小公寓,先有个自己独立的窝,能够做饭洗澡就好。
罗纹约我逛街,我一般都不去,时间久了,她就不再约我。
下了班,我沿着途经北斗设计院的公交路线,仔细地观察,终于搜到了一个新楼盘月亮湾,一看这名字,我觉得这就是给我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