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和研究所历来是科研江湖的泰山北斗,近年来,公司的科研成绩也不错。

现在,隐隐然有一股新势力要打破高校、研究所、公司三分天下的局面,这就是 ——监狱。没错,关押犯人的监狱

还记得在「 《孤注一掷》科研版 」里提到的Paul吗? 出 生于 1943 年的 Paul Frampton 是意大利萨伦托大学的教授,在国际粒子物理学和宇宙学领域小有名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精神矍铄的 Paul,图片来源:wikipedia

2008 年 Paul 与前妻离婚。回到单身后,他希望可以娶一位年轻貌美的女性为伴。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 年 11 月,Paul 通过社交网站结识了身材火辣、性感动人的前世界比基尼小姐 Denise Milani。

网聊 2 个月后,两人显然都希望这段感情能够更进一步。Paul 与 Milani 相约在热情如火的玻利维亚西部城市拉巴斯见面。Paul 兴冲冲地从美国乘飞机辗转到达拉巴斯,却没有见到他的梦中情人。

接待 Paul 的,是一位自称是 Milani 朋友的男人。

他告诉 Paul,很不巧哦,Milani 正在比利时做模特拍片,她急不可耐地等 Paul 去比利时找她,又很不巧哦,Milani 的一些物品忘在了巴拉圭,希望 Paul 能「顺便」把东西带过去。

Milani 很贴心地把东西收拾到一个手提箱里,并且给 Paul 准备好了飞往比利时的机票。

天性幽默又善解风情的 Paul 岂有不答应之理?

可是,当 Paul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转机时,却发现 Milani 给他提供的下一程机票是无效的。沟通未果之后,Paul 对这次约会不再抱有幻想,决定打道回府。

2012 年 1 月 23 日,就在他准备登上返美航班时,阿根廷警察逮捕了他。经搜查,Milani 托付给他的手提箱,在夹层里竟暗藏了两公斤的可卡因

被捕后,Paul 坚称自己对毒品的事毫不知情,但检方从他手机中找到了证据。最终,Pual 被关进了监狱。

你可能会奇怪,那位从未现身的 Milani 在哪儿呢?原来,这位美女一直住在洛杉矶,在那段时间从未离开。Paul 一定是色迷了心窍,中了毒贩的「美人计」,被一个假装出来的美女骗了。

不得不说,Paul 在学界内的人缘儿还不错。

被捕后,他的前同事诺奖得主格拉肖和其他朋友联名给阿根廷总统写了封信,希望政府能网开一面,赦免 Paul 的罪行。阿根廷总统立场坚定地相信本国司法公正,表示无能为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Paul 被判入狱时的报道,图片来源:Physics World

2012 年 11 月,法庭裁定 Paul 的走私毒品罪名成立,判刑 56 个月。因为年事已高,Paul 的身体已不允许他在监狱中服刑,法庭「开恩」容许他在一位刚好住在阿根廷的前同事家里服刑。

在服刑期间,虽然他带的学生博士答辩没过,但他自己的研究可没耽误,还发了 4 篇 paper。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论文截图

他甚至还在论文结尾处写道「感谢德沃托监狱为我提供了大量不受干扰的时间」。

相似经历者还有更典型的

从某种角度说,科学家没准儿是个高危职业。有中了「美人计」的 Paul Frampton,也有受到「政治迫害」的 Ali Kaya。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Nature

四年前的夏天,土耳其人民关心的不是即将到来的奥运会,而是本国政治。当地时间 2016 年 7 月 15 日晚间,武装部队总参谋部部分军官发动反对总统埃尔多安的政变。24 小时内,政变流产。

这场比感冒时间还短的政变,使得土耳其局势骤然紧张。政府实施紧急法令,清洗那些隐藏在人民内部的政变者。大概是本着「宁可搞错,不可放过」的原则吧,这次的清洗,不幸牵连到土耳其高校的学者。

很多科学家遭受不白之冤,有的被指控支持恐怖主义,有的被指控参与政变。不少倒霉蛋被高校和研究机构开除,还有更倒霉的人被扔进监狱。

物理学家 Ali Kaya 就是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捕入狱被监禁一年多后,他迎来了审判。

2017 年 12 月 20 日,法庭判决 Ali Kaya 参与恐怖组织的罪名成立,判处监禁 6 年。考虑到这位大哥已经在监狱里住了一年多,所以允许提前释放。

吃完牢饭后的 Ali,接受了 Nature 的采访。作为「不坠青云之志」的典型,Ali Kaya 在监狱里继续研究宇宙学方面的课题,他说,这是为了让自己保持理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Nature

Ali 的辛苦耕耘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入狱期间他写成主题包括暴胀理论和宇宙摄动理论在内的 3 篇论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源:论文截图

他的每一篇论文都包含一个脚注,感谢他的狱友们:在 2016 年 10 月 7 日到 2017 年 12 月 20 日这段长达 440 天的地狱般的日子里,因为他们,我忍受过来了。

既然是典型,Ali 的事迹当然感人。

土耳其的监狱条件比较差,不允许使用任何电子设备,连书和资料都不允许带进去。为了继续科研,Ali 不得不从基础公式开始,一步步自己推导。在狱中那一个个最难熬的夜晚,Ali 很主旋律地告诉自己:他们可以剥夺我的人身自由,却不能阻止我研究物理。

正是因为这样的精神,Ali 得以在狱中借助科研保持理性,度过地狱般的日子,还把自己的研究发表在了 arXiv 上。

在监狱搞研究的学术传统

监狱里搞研究,也不是近些年才有的事。

比如鼎鼎大名的 TU-2 轰炸机,就是图波列夫在监狱中领导设计完成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架在中国航空博物馆的图-2 轰炸机,图片来源:wikipedia

1937 年 10 月图波列夫因为被指控向德国泄露设计图案、卖国、叛变等莫须有罪名而被判无期徒刑。

1940 年苏联空军为了抑制德国的东扩之势,急需新一代的轰炸机。于是,苏联军方找到正在蹲大狱的图波列夫,把设计新型轰炸机的任务交给了他。

图波列夫二话不说,带着自己那帮「囚犯」兄弟就开干。

1941 年 1 月,首架原型机试飞,5 月第二架原型机试飞,12 月第三架原型机试飞。此时的图波列夫也被「宽大处理」,释放出狱并撤销了原判,恢复名誉。

1942 年 8 月新飞机最终定型为 TU-2 轰炸机。

俗话说,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把科研视作生命的「真・科研工作者」无论在高校在研究所还是在监狱,都能继续搞研究。

甭管什么原因蹲号子,只要科研热情不灭,照样能做出惊世骇俗流传千古的事业。你瞧,有人设计出先进武器,发表论文的更是比比皆是。

做科研,要坐得住冷板凳。再冷的板凳,恐怕也冷不过牢房...

所以,看到这里,你还敢说自己耐不住科研的寂寞吗?

编辑:GrayPlus

题图来源: 站酷海洛 Plus

投稿合作:jiangjiahui@dx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