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酒酒身为射死陈国战神将军明楼的一支箭,自打有灵识开始就戳在他的心窝里,所以当他渡劫完毕飞升之时,她很荣幸自己跟对了人。就在酒酒快乐地搭乘明楼上天时,他倏然在半空中静止住,她听到了他在心里呢喃着:“六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明楼拔出胸口有碍观瞻的箭,别在发髻上,蹲在乡野间抖着腿思索该去往何处,酒酒便是在这时幻化出人形,翻身砸进了他的怀里。没有箭固定他的黑发散落迎风招展,深邃的眼眸一沉,喜怒不行于色。她透过他平静的外表,听到他在心里写起了五百字小作文:“呦,扎在老子心上的破箭成精了嘿!她如此深情款款地盯着我,莫不是爱上我了?虽然我确实高大威猛、丰神俊逸、风度翩翩,但是我不会喜欢一支箭的,还是一支戳死我的箭,不然她到时候给我生出一堆小箭,我该多难为情……”
酒酒嘴角抽搐了两下,想到自己还要仰仗他升天走上妖生巅峰,于是冲着他甜甜地笑起来,“我是酒酒,你的宝贝甜蜜箭儿。”说着搂紧他的脖子,她不管,她是因为吸收了他的心头血才成精的,她如此弱小无助又可爱,他要去浪必须带着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明楼面上依然是沉稳内敛的正经脸,心里却絮絮叨叨地说:“看吧,她果然觊觎本将军的美色,如此主动撩骚,真是不知道自己长得丑。”
能听到他心声的酒酒捏紧了拳头,好想再戳他胸口一百次。
酒酒为了显示自己有文化,文邹邹问道:“大将军何不飞升成仙乎?”
明楼抛开她站起来,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故作深沉地抬起下颌眺望远方,“本将军的心思,岂是你一个小小箭妖能懂的?”她还真能看穿他的心思……他在心里可不是这么说的,念叨着:“要我成仙我就成仙,当我傻的吗,我还不得先看过六界福利哪家好。”
酒酒自然不会戳穿他的真面目,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无论将军要去何方,酒酒都是你的小跟班。”
明楼心说:“她虽然长得丑,眼光倒是甚好。”他满意地拍拍她的肩,“出发吧,箭箭。”
她捏着粉拳,是酒酒!
01 他是不可能做人妖的
妖王听说有人成仙都不积极,心里虽认为这人脑子有问题,却还是为明楼的到来感觉倍儿有面子,于是设宴热情款待了他们。
酒酒抱着烧鸡哼哧哼哧啃得满嘴油花,坐在她身边的明楼斜眼瞅她,转着酒杯心里絮叨着:“吃东西砸吧嘴简直不能忍,带着这货出门太丢人了,长得丑但是能吃,我为什么要带着她……哎还不是因为我太善良。”
她抽空翻了个白眼,低头专心致志吃肉。
妖王心想要是明楼神仙都不做转而投入妖界的阵营,那其它五界一定会认为妖界是福利待遇最好的地方,以后就不用为吸引人才绞尽脑汁了。妖王拍拍手,一群衣着暴露的女妖曼妙舞出,明楼正襟危坐地看着她们,要多君子有多君子。酒酒斜眼瞅他,他在心里默默摇摆狂欢:“那腰那腿那胸,啧啧啧这才是女人啊。咦箭箭为什么拿这样的眼神看我,难道害怕我见过美女就抛弃她?哎可怜的箭箭,你虽然长得不好看又好吃懒做一无是处,但谁叫我人好心善呢?莫担心,毕竟做小跟班,长腿就行。”
酒酒哼了一声,用火辣的眼神盯着围着明楼舞动腰肢的妖艳贱货们,不就是跳舞吗,她也会!酒酒用袖子擦了擦嘴,推开小妖精们,在他面前有样学样地跳起舞来。她的腰虽然纤细到只需盈盈一握,但她是箭妖,腰身僵硬的就如一根筷子。明楼感觉她跳得实在是辣眼睛,一挥袖施法把她变回一支箭,依然把她别在发髻间,安静地欣赏美女跳舞。
酒酒听到他在心里肆无忌惮地暴露色胚本性,对女妖们的身材评头论足,就气得捶胸顿足。
明楼在妖界乐不思蜀,很快与妖王称兄道弟。妖王对身边的文官使了使眼色,文官立即将准备好的文书呈给明楼,只要他在文书上签字画押,他便入了妖籍。
在妖界美女如云、酒池肉林,明楼心想在这里颓废余生真是不错,提笔正要签名,头上的酒酒凉凉地说:“树成精是树妖,狐狸成精是狐妖,你本是人,入了妖籍那就是……”明楼的脸色变得难看,酒酒恍然大悟道:“那就是人妖!哈哈哈哈哈,以后逢人都喊你人妖!”
明楼重重搁下笔,黑着脸跟妖王告辞。
酒酒得意地揪着他的头发,腾云的明楼吃痛拔下她丢在云朵上,酒酒又变成人形,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将军好险,你刚才差点儿就误入歧途,幸好我反应快。你如此高大威猛、丰神俊逸、风度翩翩,怎么能做人妖呢,嘤嘤嘤。”
她这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明楼转怒为喜,自觉深沉的负手而立,堪堪指向魔界,“那里都是狠角色,让本将军去会会令凡人闻风丧胆的众魔!”
酒酒舔了舔嘴唇,不知道魔界有什么好吃的。
02 魔虽然很闲,他有点水土不服
他们从寒冷的冰封城走到炽热的火焰城,魔界到处都是极端天气,不是极冷就是极热,没有植物也没有动物,光秃秃的一堆石头山。小魔怪们整日里无所事事,不是打架比恨就是互相梳理毛发,一个字,就是闲。
明楼到了火焰城之后就心绞痛,整个人恹恹的,完全跟在妖界嘚瑟的样子判若两人。
火焰城有一种叫“焚心”的神花,它不是植物而是一朵血花。相传这是太子长琴的一滴心头血所化,花期只有一瞬间,比昙花一现还要难得一见。它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神族太子长琴爱上了一只邪恶的心魔,太子长琴为了感化心魔,以心头血养之,历经万年,心魔终于不再作恶,变成一个好姑娘常伴神君身侧。
酒酒很想看神话,明楼嗤之以鼻,说神话故事里都是骗人的。
酒酒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却走上了妖生巅峰。长相平平无奇的她,竟然很符合魔界的审美,她在这里俨然成了第一美女,男魔们无不对她殷勤热切,看到她就神魂颠倒迈不开腿。火魔红着脸送给她一个火圈,酒酒怕自己变成火箭一飞冲天,微笑着淑女的拒绝。害羞的火魔立即晕倒,冰魔一脚踢开他,抱着一束冰花吹捧她的美貌,酒酒对他抛去一个媚眼,冰魔当场幸福地晕在了火魔身上。
酒酒乐得嘴巴就快咧到耳根,明楼在一旁冷嘲热讽道:“你这魔性的长相,果然只有无知的小魔怪才瞧得上你。”
魔界一支花酒酒有些膨胀,走路都带风,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跪舔他的箭箭了。酒酒伏在他肩上,眼珠子变成妖异的红色,魅惑的在他耳边徐徐吹气,“你就爱假正经,还大将军,你早就不是什么大将军了。明楼,你死了,只是一个被奸臣陷害,被帝王猜忌怀疑的失败者!天上的仙神可怜你升你成仙,你却作妖不去,就因为你这自以为是的臭脾气,才会混成一个六界流浪汉。”
明楼被她激怒,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喔,真没想到酒酒如此看不起我?细说起来,是你杀了我,我是不是应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捏断你的箭头,拿你的箭身撸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猪油蒙心的酒酒在死亡的威胁下逐渐清醒,瞳孔的红色退去,她恢复正常,挂着泪花跟他哭泣求饶:“你别生气,魔界这地方会激发灵魂的阴暗面,我道行低微才会受其影响,刚才大言不惭的脑残绝对不是我!明楼……我依然是你的小可爱!”
明楼放开她,蹙眉按压着胀痛的脑袋。他在心里念叨着:“魔界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头好疼好想吐,我好像水土不服了……千万不能被她看出来,不然有损我在她面前的光辉形象……”
他这祸害还有生病的时候……酒酒心里高兴,面上却是一副担心他的表情,适时出手扶住他的腰身,“怎么了?你不会水土不服生病了吧?”
明楼一把推开她,义正言辞道:“胡说八道,我怎么会生病!既然魔界会激发你的阴暗面,那我们还是早早离开吧。本来这里悠闲散漫挺适合养老,可是为了你,只好去别去看看。”他忍着不适,在心里恹恹地嘟囔:“好晕好难受……我要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酒酒坐在云上恋恋不舍地看着魔界,对下面的狂热迷弟们挥手告别。明楼呼吸着新鲜空气,逐渐恢复了精神,想起自己既然挂了,就去冥界逛逛吧。
03 冥界,都是深井冰
酒酒狗狗嗖嗖地躲在明楼身后,她虽然是妖,但是她怕鬼。她眯起眼睛从他身后探出脑袋,指着一个黑影大叫:“那是什么!”黑影飘近了,是个舌头老长的吊死鬼。酒酒吓得跳到他身上,哇哇大哭道:“神勇的大将军呦,我们快离开这里吧!太吓人了……再这么吓下去,我的元神都要出窍了!”
明楼撇嘴心想:酒酒这丫头心机太深,竟然假装怕鬼,借机对我投怀送抱上下其手。哎,她苦苦暗恋着我,我要不要表示一下……
酒酒满脸黑线,兄弟,你的戏有点多了。
进入冥界都要去鬼差那里登记,他们去鬼差的官署衙门时,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正在搓麻将。四大鬼差看到明楼,热情地招呼他坐下,泡茶的泡茶拿点心的拿点心。马面捶着他的肩谄媚道:“将军怎有空来小的这里?冥王大人马上就过来,将军稍等片刻,喝杯孟婆家的虐心茶。”
正在牛饮的酒酒听到这里一口喷出茶水,孟婆泡得茶能随便喝吗,喝完八成就失忆。明楼这缺心眼端起茶杯喝得怡然自得,放下茶杯就擦拭起泪水,牵起酒酒的小手怅然若失地放在心口,“姑娘是何人,为什么在下瞧见你就心痛如绞?”
呃……这么快就失忆了?废话,她是戳在他心头的穿心箭,瞧见她当然心疼。酒酒不知道这虐心茶的效果是永久性还是暂时性,她打算趁他脑缺的时候占他便宜,于是握住他的手,“夫君,你忘了吗,我是你的心肝宝贝甜蜜箭儿呀!”
明楼看着她将信将疑,心里吐槽道:我本来眼光这么差的吗?哎,那我应该非常穷了,不然怎么会娶这么丑的媳妇。他嫌弃地看着往怀里钻的酒酒,身体僵持了片刻,大发慈悲地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我虽然忘记了你,但是既然娶了你,我自当负责到底。”他在心里为自己叫好,他真是一个有担当的好男人。
酒酒保持微笑,心里咒骂道:你才丑!你全家都丑!虽然他是个自恋又腹黑的编外散仙,但是他的怀抱还是很舒服的,对于一支从他心窝苏醒的穿心箭,他的胸膛就像她的家一样,酒酒抱紧他幸福地在他怀里撒娇。听到他在心里嘀咕:“她果然很爱我,对我死心塌地一往情深。我千万不能让她看出来我觉得她丑,女人就爱一哭二闹三上吊,神烦。”
“闭嘴吧你!”酒酒呵斥完,明楼一脸纳闷地说他没说话啊,酒酒为了缓解尴尬,盯着他矫揉造作地说:“那我的耳边怎么一整天都是你的声音。”
明楼干咳一声,耳朵尖慢慢红了。酒酒看得有趣,踮起脚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碰了一下,“夫君,你怎么这么好看……我的命真好,竟然可以嫁给你。”
他的脖子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上来,酒酒听到他澎湃的心跳感觉自己扳回一城,戳着他的心窝,看你还说不说我丑!
冥王大笑着出场,他跟妖王是竹马对竹马的死对头,小时候比身高比修为比课业成绩,一直是冥王输多胜少。他听闻妖王没能留住明楼,心想一定要把他留下来,到时候再去埋汰妖王,想想心里还有些小激动。他特意吩咐马面哄明楼喝下孟婆泡的茶,想趁他失忆将生米煮成稀粥,于是他拉起明楼的手,深情地望着他,“夫君,你还记得忘川河畔的小冥冥吗?”
酒酒和四鬼差一并摔倒,论不要脸,这位才是王者。冥王为了赢妖王一次,真是豁出去了。酒酒哼了一声,赢个男人的自信她还是有的,她家小明明才不会喜欢臭不要脸的小冥冥。
明楼有些错乱,咬着指甲蹲在墙角抖腿,心里慌得一批,洋洋洒洒写了一千字小作文:“夭寿咧没想到我是个男女通吃的人渣,这下场面多尴尬,两位夫人碰面了肯定要打起来。这冥王虽是男人,但生的唇红齿白、玉面星目,比那酒酒要好看千百倍,可是她委实喜欢我,我该如何抉择……”
他竟然认真地思考起来该选谁?并为此左右为难?酒酒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冥界都是深井冰,呆久了会被传染!酒酒从明楼身后给他一个排山倒海重击,他瞬间呕出了喝下的虐心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明楼重获记忆,却对刚才那一段假装失忆。在冥王委屈地凝视中,拽着她架云跑了。
险些遭遇冥王魔爪的明楼终于决定收心,飞升上天做一个中规中矩的神仙。酒酒在心里乐开花,她的逍遥快活妖生,终于要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