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12月9日,负责接应傅作义起家部队第35军突围的国民党“华北剿总”第104军,自东向西已经攻击前进到马圈一线,死神给35军军长郭景云留了最后一道缝隙,如果他督师奋力突围,很有可能逃出生天,结果第35军只向东攻了一阵子,就因为伤亡惨重而被郭景云叫停。

第104军军长安春山在无线电里要求郭景云不停顿连续对攻,务必突破解放军阻击。郭景云表示就是不走,还质问安春山是不是打算“收容”他的。安春山莫名其妙,其实这是个误会,傅作义为接应第35军逃回北平,数天前任命安春山为“西部地区总指挥”,统一指挥协调第104军、16军和35军作战;不料郭景云的译电员给译成了“西部收容总指挥”,这位脾气暴躁的郭军长阅电后气就不打一处来,因而拒绝认真配合第104军的解围行动。都这份上了,郭景云仍如此偏执,可谓自作孽也。

第35军下辖101和276两个师,一色美式装备,即是傅作义的军事老本和心头肉,也是“华北剿总”最精锐的机动预备队,一直驻扎在北平傅作义的身边。辽沈战役胜利结束后,蒋介石吸取教训,开始与傅作义商量将华北近60万国军全部南调,或加入中原战场、或直接布防江南。

上述无论是哪种方案都于解放军不利,为将傅作义所部抑留在平津地区加以消灭,西柏坡酝酿了一次漂亮的“围城打援”。命华北野战军第三兵团(杨成武)突然围攻张家口,则傅作义必派第35军出动救援,然后在归途中加以合围,舍不得老本的傅作义亦必暂时放弃南逃念头,全力救援;趁此时机,东北野战军主力自喜峰口秘密入关,到时华北国军想走也走不掉了。

战役进程与西柏坡的预判惊人的一致,张家口响枪,郭景云第35军果然出动,分乗400多辆美式卡车驰援。与此同时,一张围歼该军的大网也正在铺开,华北野战军第二兵团(杨得志)和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程子华)南北齐进,拟将35军切割在北平之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郭景云

不料,两个意外发生的情况让35军差点溜回北平,也就是说,郭景云这支援军本来有可能逃脱打击。

第一,是东野先遣兵团在秘密开进中“搂草打兔子”,顺手解放了北平以北的密云,从而惊动了傅作义。当逃回来的士兵报告对手是“戴狗皮帽子”的部队时,傅作义情知林彪大军来了,立即下令第35军火速返回北平。

第二,是华北野战军第二兵团动作稍显迟缓,只有一个第12旅到达指定位置并切断了平张公路,显然这点兵力很难截住装备精良机动迅速的一个主力军,尽管兵团主力兼程赶来,局势仍然非常凶险。

关键时刻,郭景云中将的表现实在是不咋样,此公行武出身,勇猛善战,民国十六年(1927年)就已是晋绥军少校营长,之后跟随傅作义一路升为军长。但为人性情暴躁,刚愎自用,除了傅作义之外目中基本无人,但凡稍有谋略,他完全可以成为进退自如的一支援军,因为避免被打援的要诀就一个字“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首先在张家口延误了7个小时,原因是用运兵卡车拉上了一堆试图逃入北平的废人废物;其次是途中遭遇12旅阻击和地方武装骚扰时,居然停下来亲自率队冲锋,打得非常过瘾,却耗费了宝贵的时间;然后是12月6日冲过12旅一线阻击阵地进入新保安后,无论如何要停下来休整一夜。

一夜之间,杨得志兵团赶到战场,郭景云再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当然,面对敌人第104、第16两个军的拼死来援,两线作战的杨得志也非常困难,如果郭景云12月9日不惧伤亡不耍性子坚决汇合,结果很难预料。然而东野先遣兵团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战场形势,安春山和袁仆两军被全部击溃,残部逃回北平,第35军从此坐困新保安孤城。

这是解放战争中一战出现两次“围城打援”的经典范例,安春山的后一波援军快速逃离,避免了全军覆灭;而郭景云的第一波援军反而成为了被包围者,没有“快进快出”的后果就是眼望北平而不可及。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12月22日,解放军在零下30度的严寒中发起总攻,全歼新保安守敌,郭景云兵败自杀。

保安战役全歼第35军同时击溃另外两个军,其意义是非常深远的,不仅取得了平津战役的开门红,也为北平的和平解放创造了有利条件,如果这三个精锐军全部撤进城去,形势的发展殊难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