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架“空客320”航班从纽约顺利起飞,准备前往西雅图,中间会经停夏洛特,第一段航程只需2小时,对于经验丰富、空军出身的机长萨伦伯格来说,这是一段轻松的行程。最初一切都很顺利,天气虽然寒冷,但晴空万里,瞟了一眼窗外的景色,萨伦愉快地对副驾驶杰夫感叹道:“今天的哈德逊河看起来真美。”此时的他如何也想不到,1分钟后,他将遭遇一场巨大的危机。

“嘭”的一声巨响,飞机好像撞上了什么,随即剧烈地晃动起来,“是鸟群!”萨伦迅速判断道,没错,飞机撞上鸟群了!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高速运行中的飞机,哪怕迎面撞上一只鸟,带来的巨大冲击力都可能导致机毁人亡,更何况是一群!紧接着,两个引擎竟都停止了运转——显然,鸟群不仅撞上了飞机,还钻进了两个引擎中。而此时,他们已爬升到1500米左右的高度,飞行时速已达到400公里。从此刻开始,萨伦的每一个决定和操作,都将决定机上155名人员的生死。

萨伦很快冷静下来,他的第一个决定,就是跳开繁琐的程序,率先启动了辅助动力系统——按照应急手册,这原本要放在15个步骤后。但事急从权,萨伦需要各个仪器恢复运转。随后,他向地面塔台发出求救,请求返回机场,听到消息后,接线员哈登直接愣住了,过了几秒,他才反应过来:“我们可以为你安排,你是否可以降落到13号跑道?”没想到,对面传来的却是否定的回答。

哈登又问:“31号跑道呢?”萨伦依然回道:“做不到。”此时,飞机距离地面只有400多米的高度了,“我不能确保能在任何一个跑道降落。右边有什么?新泽西的迪特波罗机场?”听到这一句回答,哈登眼睛一亮,他赶紧回复:“你想去迪特波罗机场?”“是的”,萨伦答道。听到肯定的回复,哈登连忙问:“你们想降落在迪特波罗的哪条跑道?”可是这一次,对面传来的却是一阵可怕的沉默。

10秒钟后,应答器里终于传来了萨伦的声音:“我们准备迫降在哈德逊河上。”什么玩意儿?!哈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又确认了一遍:“抱歉,你再说一遍?”但这时,连线中断了,雷达显示屏上已看不到飞机的身影……哈登绝望地瘫坐在座椅上,他深知,这趟航班恐怕凶多吉少了,因为对比陆地迫降,水面迫降难度要高许多,从此前的数据看,生还几率很低。

而此时的机舱里呢?所有乘客都静默不语,他们惶恐极了,只能祈祷奇迹的降临,这时,机长广播响了,大家听到了一句令人胆颤的话:“准备撞击姿势!”空乘人员随即大声喊道:“推椅背!弯腰!低头!双手抱头!”失去动力的飞机如何迫降?只能靠滑翔。萨伦必须谨慎调整这架几十吨重的大型“滑翔机”的飞行姿态,让它所受到的空气阻力与速度协调,让两翼产生的升力与自身重力平衡,并同时,找到一个适合的角度切入,只有这样,才可能实现成功着陆,而此时的飞机离地面已不到300米,他必须在短短几秒内调控好这一切,否则大家只能一起去见上帝了。

100米、50米、10米——“嘭!”一阵巨大冲击过后,乘客们清醒过来,他们看到了水面,这意味着,飞机迫降成功了!瞬间,客舱内传来一阵劫后余生的欢呼,不久后,救援队也赶到了现场,机上155人,全部生还,其中还包括一名9个月的婴儿,而此时距离撞鸟只过了208秒。

毫无疑问,萨伦伯格成了人们心中的英雄,但是,就在外界大肆赞美这次奇迹时,他却在接受调查——因为调查组需要弄清楚,这次迫降是不是必须的。很快,电脑模拟和真人模拟结果出来了:飞机完全可以返回原机场降落或者迫降在迪特波罗机场!难道,萨伦的英勇事迹,完全是一场无意义的冒险行为?

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此前的模拟实验模拟的只是正常情况下的迫降,并没有把鸟群撞机这一变数算在里面,事实上,当驾驶舱发现鸟群撞机后,并不能立即做出掉头找机场降落的决定,他们需要一个反应时间,并需要与塔台做好对接,扣除这些时间,再次模拟后表明,飞机无法安全降落到任何一个机场,也就是说,萨伦的决定是正确的,他只用了35秒就完成了这一过程且做出了正确判断,并最终完成了水上迫降,“英雄”这个称号,他当之无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