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我脸上火辣辣的,我老婆方媛此时狠狠瞪着我。

“陈立!想不到你是这种人!你竟然到外面把人肚子搞大了,人都找到家里了!!”方媛哭泣着控拆着,指着旁边一个大着肚子的孕妇,闹得不可开交。

这一耳光扇得我回不了神,慌着冲她大声解释:“你别乱说!我不认识她!!她认错人了!”

我一这么说,孕妇就大哭起来,试图抱住我:“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你,陈哥,我怀了你的孩子!你要负责啊!”

我瞪大了眼睛,委屈得无以复加,真是见了鬼了,这个女人是谁啊?神经病!莫名其妙说怀了我的孩子?

我家庭很幸福,我老婆方媛是个护士,长得漂亮,入得厨房出得厅堂,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有些洁癖,如果说要有什么缺憾,就是她不愿意要孩子。

还在谈恋爱的时候,方媛就说见过许多女人分娩,觉得太疼太吓人了,我以为婚后她会慢慢想开一点。

却没想到,结婚五年了,看着周围的兄弟哥们同学,个个都已经为人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失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也想过许多办法向方媛施压,包括找双方的父母来劝导,但她不仅没有想开,反而越来越坚持。

就连亲热这种事情,都十分的抗拒。

本来以为,我下半生就是无后终老了,然而今天,我下班一回家,家里就多出了这位不速之客。

这是个长相白净的年轻女人,小腹微微隆起,声称怀了我的孩子,找上了门。

天地良心啊!自从与方媛结婚后,我从来没有去偷吃过,别说找女人怀孕,连红灯区夜店都没去过。

哪来的孩子?

2.

一个上午我都在沙发上坐如针毡,两个女人在旁边说话,边说边往我这边看,方媛的脸色越来越不对,感觉都要吃了我的样子。

我反驳,但她们两个都不听。

“你说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那去做亲子鉴定!”方媛横眉瞪着我,她说的方法也正合我意。

我没有到外面找过女人,这个女的我认都不认识,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子!

我二话不说,拉着女人就往医院走。

一路上想,等这检测结果出了,看我不骂死这个神精病!她肯定就是来骗钱的!

骗钱骗到我的头上了,怕是她没想到我老婆是医务人员吧?现代的医学这么发达,肯定不能让她得逞!

女人到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确实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而且亲子鉴定也并不需要多复杂的程序,只需要孕妇的静脉血,最快三小时就可以出结果。

然而,就在医院等了三个小时,就在我等着看女人的笑话时,结果出来了,让我大吃一惊。

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明确是我的。

我犹如晴天霹雳,再三让医生核对,问医院是不是搞错了,医院在查证过后对我保证,医院对结果负法律责任。

我浑浑噩噩回到了家,我觉得上天给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我自己没做过的事情,怎么可能?

我全身发软,惊恐得不敢置信,跪在方媛面前声泪俱下地对天发誓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

方媛看到我这个样子,又看了报告,终于没人再大吵大闹,而是疑惑地把女人拉到了一边,不知道聊了些什么。

没多久,方媛竟一脸平静地找到了我,跟我商量把女人接到家里来住。

我睁大了眼睛,一连串不合逻辑的事情,让我顿时回不过神来。

方媛在家都是说一不二,虽然我觉得这事不合逻辑,但还是拗不过她,她把女人叫到了一边。

这个女人叫林凤,23岁,比方媛小得多。

在方媛向她提出接她到家里来养胎的时候,她十分抗拒:“我还年轻,我并不想生孩子,只要给我钱,我就把孩子打掉,从此消失。”

可方媛却一反常态,之前还怒目相向,现在却好言劝着:“只要一笔打胎的钱你不划算啊,你想想,现在你也快三个月了,不如这段时间住在这里,过个半年等孩子生下来,我们直接给你十万块,这不比打胎强?”

闻言,我十分震惊。

听到这个数字,林凤迟疑了。

方媛见状,趁机说:“你在这就安心住着,包吃包住,每个月再给你五千块钱,怎么样?”

我震惊万分,方媛这是疯了吗?

3.

终于,方媛把林凤接到了家中,安顿在了我们家客房。

林凤本就没有工作,在这包吃包住还有钱拿,也乐得其所。

当天晚上,方媛做了一桌大菜,看她们俩有说有笑,我都错觉这两个女人都情同姐妹了,一个是我老婆,一个怀了我的孩子,这让我有一种两女一夫的错觉。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大概以前的皇帝就是这种感觉吧。

晚上,我和方媛躺在床上,终于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

“你就真不生气吗?为什么要把她留在家里?”我低着头,我期望着方媛不生气,但又觉得这种事情她把林凤留在家里就不正常。

“林凤说,她是在游泳回去后,发现怀孕的。”方媛看着我,语气平静。

游泳?

跟我有什么关系?

见我一脸疑惑的样子,方媛看了我一眼,解释道:“你前阵子不是常常去游泳池玩吗?你是在水里撸过吧?”

我睁大了眼,不会是……这样也行?

我不可置信地问:“这样子也能够导致怀孕吗?”

“那当然,我是学医的当然知道,只要碰到了女人的排卵期,当然会怀孕了。”方媛说得十分肯定:“我也查过林凤的排卵期,正好对得上。”

我似乎明白了,接着方媛给我科普了一些知识,我似懂非懂,只是模模糊糊的听出了意思。

就是游泳池的水温很合适精子的活动,如果一个男人释放在了水里,接着又有一个排卵期的女人在那里游泳,就会怀孕。

“哦……”我点点头,松了一口气,怪不得我怎么对林凤没有印象呢,原来是在一个游泳碰到过。

“既然你没有对不起我,不如把孩子留下,正好我也不想生,这样父母也不会催了,怎么样?”方媛的神色隐隐有些兴奋。

医学的事情我不太懂,但看着方媛的神色,我只觉得十分惊讶,我脑子里还有许多不解。

就是,虽然我没对不起她,但这孩子生下来,也跟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这种事情,有洁癖的方媛是怎么能接受的?

但是我又转念一想,亲子鉴定这孩子的确是我的,既然方媛都不介意,我又没什么损失,何乐不为呢?

可是,从那天起,我却觉得方媛有些奇怪。

我感觉方媛对林凤的孩子还是十分上心的,要不然也不会把人接到家中伺候。

但是这天,我与她商量孩子出生证的事,还有怎么跟两方父母说的时候,方媛竟毫不在意。

“还早呢,这么急干什么?”方媛满不在乎。

“可是都三个月了,三个人住一起,又多出个孩子,两边父母问起来怎么办?”我急了。

“放心,不会到那时候的。”方媛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既然觉得方媛说的话不是这字面上的意思。

如果此时我再仔细想想,我想之后一定不会弄到差点家破人亡的地步。

4.

第二天,方媛把我拉到一边,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你和林凤一间房吧,也方便你照顾她。”

我有点懵圈:“为什么要我照顾啊?照顾孕妇我又不擅长。”

方媛是护士,照顾孕妇不是更专业吗?

“那可是你的孩子!”方媛瞪着我,神色有些生气。

一句话,我缩起了头,方媛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之前又说不生气,现在又在发火。

这种喜怒无常,让我有些捉摸不定。

“我上班本来事情就多,想回家休息一下,你都不帮忙?这孩子不是你的吗?”方媛厉声道,说得我无地自容。

“是是是。”我忙点头,确实,这事也挺委屈方媛的,如果她不是医务人员,可能还不会这么早原谅我,能够让她把孩子接进来已经很大度了,怎么还能让她白天晚上的照顾?

当天晚上,我搬进了林凤的房间。

这时林凤早早把床铺好,我十分局促,老婆亲自叫我去另一个女人的房间,这种好事,我窃喜是窃喜,但是我最终还是没那个胆。

我抱了一床被子,准备来打地铺。

“陈哥,我都有你的孩子了,睡一张床怎么了?”林凤过来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