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曲慧将她的整个青春都给了赵培,然而婚礼请柬刚发出去,她却收到了一份神秘的礼物。

还记得订婚宴上,赵培单膝跪地满脸幸福地对曲慧说,一生一世一双人,这辈子会让她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然而当曲慧打开文件袋,一张张刺目的照片洒落在地上,还有一份确认怀孕的B超单,那一刻她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01、

赵培对曲慧的爱人尽皆知,他手机的屏保是两人第一次合照,两个人穿着校服,曲慧轻轻挽着赵培的胳膊,看着镜头的样子青涩又美好。

两人是所有同学中唯一一对从青春期到异地恋,最后修成正果的人,哪怕在一起十年,他们对彼此的爱只增不减。

同居后作为女孩子的曲慧连衣服都没有自己洗过,冬天赵培学着做汤给她喝,夏天自制各种冷饮。

曲慧的母亲去世得早,家里还有个弟弟,爸爸几次暗示她高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供弟弟读书。

所以当她考上理想的大学的时候,爸爸灰着脸说:“想读书可以,但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曲慧大一的学费是赵培在工地晒了整整一个暑假给她赚来的,大二之后赵培更是奔走在各个学生家里,做家教,做兼职...

曲慧哭着不肯要赵培的钱,然而赵培总是温柔地摸摸她的头说:“傻丫头,咱俩早晚是一家人,其实我是你在天上的妈妈派来照顾你的,所以以后不要再分你我了!”

虽然大学两个人不在同一所学校,但曲慧所有的同学都知道她有赵培这样一个痴心的男朋友!

放假的时候曲慧不肯回家,赵培更是拒绝了发小出国游的邀请,陪着曲慧在肯德基做了一个假期兼职。

大三的时候赵培把曲慧介绍给家人,原本以为都是公务员的赵培父母会阻止他俩在一起。

可谁知赵培的妈妈不但没有嫌弃曲慧的家庭,还温柔地叫她慧慧,说以后会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

两人大学毕业后,这位未来婆婆便开始着手准备两人的婚房,选地段,楼层,装修每一件事都亲力亲为,生怕曲慧嫁过来受半点委屈。

因为经济的原因曲慧大学毕业直接选择了工作,赵培则继续深造读了三年研究生。

赵培在研究生毕业后,一个清凉的夏夜,在熙熙攘攘的广场上,点燃了99根蜡烛,单膝跪在地上向曲慧求婚了。

他说之所以选择这么多人的地方,不是为了让你感动,而是要让这些陌生人见证我会一直爱你,一辈子爱你...

赵培给曲慧带上戒指的那一刻,她哭得像个孩子,她暗暗发誓一定要用一辈子回报这个爱自己入骨的男人。

遗憾的是在两个人准备婚礼的时候,赵培的妈妈脑出血进了抢救室,人救回来了,但需要一定的恢复期。

婚礼就这样被推迟了半年,赵培妈妈自责地安慰曲慧,“慧慧,妈妈病得太不是时候了,等我恢复了一定给你们办一个更加盛大的婚礼。”

如今曲慧忽然有点感谢赵培妈妈的这场病,如果没有生病,如果正常结婚,她现在知道了赵培出轨一定更加矛盾,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无处发泄的曲慧,狠狠摘下无名指上的婚戒,用力朝着窗外丢去,在阳光的映衬下半空中划过一道流星般的光芒,随后彻底消失在草坪上。

十年的感情就像那枚戒指一样被曲慧彻底丢掉了,毫无挽留地丢掉了!

02、

曲慧从小就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她用心守护了整整十年的爱情,一朝梦碎在她看来不要了赵培半条命,以后谁也别想好过!

当天晚上,她趁着赵培洗澡的时候翻看了他的手机,赵培大概是太过信任她,手机密码一直没有改。

翻了半天,微信聊天记录,支付记录,银行卡账单一切都显示很正常。

就当曲慧失望地放下手机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了赵培去年因为业务关系多申请了一个手机号,还注册了工作微信。

点开微信切换账号,果然挂着另外一个号,直接用短信验证码登录,聊天页面有很多工作相关信息,在最下面有一个漂亮女孩的头像,和寄给曲慧的那些照片里是同一个人。

曲慧以最快的速度翻阅了两人所有的聊天记录,她甚至不知道原来赵培也有这样油腔滑调的一面。

两人肆无忌惮地调情,讲着各种带颜色的小段子,赵培说在她这里可以得到释放,可以找到年少的感觉!

曲慧颤抖着拿着手机将聊天记录一一拍下,翻了一遍好像这个女孩并没有将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赵培,又或者两人是见面的时候说的也不一定。

备注里有女孩的联系方式,曲慧直接存进了自己的手机里,然后将赵培的手机恢复原状。

女孩在二人发出请柬准备办婚礼的一刻让曲慧知道赵培出轨,定然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二人撕破脸的样子。

这样她就可以趁虚而入,再接着孩子接手赵培新娘的位置!

曲慧冷哼,就算自己得不到,她也不会轻易让对方如愿以偿!

赵培想要和曲慧亲近却被她直接推开了,他并没有察觉曲慧的异常,而是再一次贴了上来。

忽然赵培将曲慧的手放到自己面前疑惑地说道:“怎么感觉少了点什么...嗯?老婆你的戒指呢?”

曲慧冷冷地说:“不知道”

“丢了吗?”赵培并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他赶忙拿起手机在地图上翻找今天一起吃饭的饭店联系方式。

拨打电话的时候还不忘安慰曲慧:“没事没事,我给你问问是不是吃饭的时候忘在饭店了,老婆你别着急,丢了也没关系,我攒攒钱给你买个更大的!”

曲慧背过身直接钻进了被窝里,赵培拨通了电话,大概是怕吵到准备休息的未婚妻,他给曲慧掖了掖被角,随后起身去了客厅。

一夜无眠,曲慧有无数次都想要叫醒赵培,问问他照片是怎么回事,可最终她还是忍住了。

早上赵培像往常一样早起给她准备早餐,换做以前曲慧肯定一边吃一边夸赵培手艺又进步了,可是今天那份爱心早餐却被无情地丢进了垃圾桶里。

03、

曲慧给赵培现在顶头上司家的孩子做过几年家教,机缘巧合救过孩子一命。

虽然工作后不再做家教,但她和赵培上司的妻子却成了好朋友,偶尔赵培工作遇到坎坷的时候,曲慧也会私下找邹夫人“通通气”。

周四的时候邹夫人联系了曲慧,说小女儿媛媛想她了,周末可以一起去逛逛街。

周四晚上曲慧向那个女孩申请了好友验证,直接备注“赵培未婚妻”。

很快对方就通过了申请,曲慧直奔主题,想要和她单独见面谈一谈。

犹豫了几分钟,就在曲慧以为她会拒绝的时候,对方同意了,时间和地点她定在了离曲慧家很远的一个商场咖啡厅里。

周末上午曲慧接了邹夫人和媛媛先在附近的商场逛了一会儿,然后曲慧兴高采烈地描绘着另外那家商场有非常好吃的小吃。

果然小女孩很快上钩,非要邹夫人带着二人去买。

临近中午,赵培打来电话问清楚地点后说要来接曲慧,挂了电话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朝着邹夫人笑了笑。

邹夫人夸曲慧:“你们俩是我见过最甜蜜的小情侣了,赶快结完婚生个宝宝和我女儿作伴!”

曲慧心里像针扎一样难受,但脸上还是始终保持着笑容,“我可不想这么早就生小孩,如果像媛媛这么乖还好,生个调皮捣蛋的儿子岂不是要累死!”

很快三人便到了曲慧事先打听好的特色小吃店里,安排好二人后,她借口肚子疼想要去一趟卫生间。

从商场出来后曲慧分别给赵培和那个女孩打了通电话,直接将二人都约在了咖啡店门口。

赵培看到女孩的时候直接愣住了,她还以为女孩在跟踪自己,两个人在门口吵了起来。

曲慧远远地看着,赵培似乎想要挣脱那个女孩,女孩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肚子,赵培赶忙抱住她,随后将她带到了转角处。

曲慧没有上前,那一刻她在想如果两个人今天就此分手不再纠缠,就给赵培一个机会,可是她却看到赵培将那个女孩拥入怀中!

心如刀绞的她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又回到小吃店陪邹夫人说说笑笑,等待着赵培处理完那边的私事。

小吃第二份都吃完了,赵培才顶着一张疲惫的脸出现,邹夫人关切地问他:“是不是老邹又为难你了,怎么看上去这么疲惫?”

赵培赶忙摇摇头否认,却也没有做出解释。

04、

晚上曲慧想要拉着赵培玩一会儿游戏,可是心不在焉的赵培带着她连续落地成盒好几把。

赵培叹了口气说:“身体有点不舒服,老婆我明天再陪你玩好吗?”语气尽显温柔。

如果是以前,曲慧会关切地问他怎么了,还会给他拿药递水,但是今天曲慧没有理会,一个人继续玩游戏去了。

坐在一旁的赵培抱着手机聊了很久,一会儿叹气,一会儿皱眉。

曲慧假装没看到,等他洗澡的时候再次拿起赵培的手机,解锁更换微信...

果然是在和那个女孩聊天,赵培强烈要求女孩打掉孩子,讲了很多大道理,说尽好话。最终二人定好了打胎的时间。

通过二人的聊天,曲慧能简单了解到,女孩名叫陈秀霞,应该和赵培刚认识不久,女孩性格开朗健谈,新鲜感作祟两人酒后偷尝了禁果。

男人都是一个样子,一旦尝到了刺激的味道便一发不可收拾,赵培也是如此。

大概是吃了陈秀霞给他的定心丸,赵培洗完澡脸色缓和了很多,没一会儿就开始打呼噜了。

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曲慧一脚踹醒了熟睡的赵培,“你今天干嘛了啊,累得呼噜震天!你去次卧睡吧,我睡不着!”

换作以往赵培会道歉,会撒娇求饶,但是今天他却不声不响地抱着枕头离开了。

赵培走后,曲慧打开了手机,微信里一条接一条的谩骂,陈秀霞把她骂得狗血淋头。

曲慧冷笑着接受了陈秀霞所有的指控。

的确,她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她故意让二人相遇,让赵培以为陈秀霞在逼宫,给两人制造矛盾。

曲慧没有回复陈秀霞,就算她知道了也无妨,她没有胆量告诉赵培,又或者说了赵培也不会相信。

凌晨一点半,曲慧听到了客厅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快又传来了开门关门的声音,她知道赵培出门了,去哪里根本不用猜。

赵培是个心软的人,虽然不知道他和陈秀霞是怎样在一起的,但如今陈秀霞有了他的孩子,赵培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曲慧心如死灰,她又怎么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未来老公呢,原以为赵培会和她断了联系,可是他却深更半夜去找了那个女孩!

迷迷糊糊睡到早上六点钟,一阵心绞痛直接叫醒了曲慧,手机里收到了赵培的消息,他解释公司有事早上先走了,还叮嘱她要好好吃早饭。

爱意在这一刻转变成了恨,她现在只想报复,只想要赵培受到惩罚,让他为自己出轨的行为买单!

05、

婚礼越来越近了,曲慧再一次从赵培的手机里打探到了二人约好的医院和时间。

当天早上九点钟,曲慧亲自拿着请柬和礼物去了邹太太家,邹太太一边夸赞二人婚纱照拍得好看,一边说一些祝福的话,曲慧听着只觉得无比讽刺。

邹太太给她拿了一些老家带来的小点心,曲慧刚放到嘴边一股想要呕吐的感觉迎头而来,她赶忙冲进洗手间。

邹太太紧张得不得了,她拿起小点心尝了一口确定没有坏,然后一脸坏笑地走到洗手间门口问道:

“我说小丫头,你多久没来大姨妈了?”

曲慧想了一下,自己的姨妈期向来不准,以前都是赵培帮她急着,大概忙婚礼的事儿赵培也忘了这回事儿。

邹太太刚想再问两句,曲慧忽然眼珠子骨碌一转开始装起了肚子疼。

这下可把邹太太吓坏了,赶忙喊了家里的保姆扶着曲慧去车库,她亲自开车准备送曲慧去医院。

路上曲慧对邹太太说道:“邹姐,咱去西边那家医院吧,万一真的有了,那边有我的好朋友,孕妇建档也方便。”

给了赵培准备带陈秀霞打胎的那家医院地址,曲慧闭上眼睛养精蓄锐准备迎接今天这场硬仗。

到了医院,邹太太陪着曲慧,保姆拿着她的身份证去挂号。

妇科在二楼,保姆排队的时候,邹太太先搀着她上了楼,排队等候的人很多,曲慧在人群中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赵培。

她的心凉了又凉,难道二人重新约了时间,如果今天碰不上,下次再叫邹太太出来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就在曲慧懊恼计划失败,垂头丧气的时候,赵培搀扶着陈秀霞从一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病历本和几张纸。

两人的脸色都很不好,陈秀霞拉着赵培的衣角,低声说道:“我不逼你一定要娶我,我们就这样可以吗,你别赶我走,我不想打掉这个孩子!”

赵培脸上原本还有怒意,但看了眼陈秀霞又温柔了一些,“我们之间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就不要用这个孩子逼我了,我现在的处境真的没办法不结婚,请柬都发出去了!”

“赵培你...”

“赵培?”

陈秀霞和邹太太的声音同时想起,曲慧更是直接站起身走到了赵培身边,一把夺过他手里的B超单。

片刻后,只见她胸口剧烈起伏,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啪”的一声,曲慧将手里的东西全部摔在了赵培的脸上。

她忍了这么多天,今天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发泄出来了,曲慧狠狠扇了赵培一巴掌,力气大到她自己的手瞬间发麻。

赵培没有反抗,他拉着曲慧的手急切地解释道:“老婆,你听我说,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她...”

“别碰我,你敢说这个孩子不是你的,你们不认识?”曲慧打断了赵培的话,狠狠甩开了他的手。

原本曲慧准备了许多刻薄的话,她要当着众人的面让赵培出丑,可是话到嘴边她却一句也说不出来,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爱了十年的人啊。

周围的群众却顾不得那么多,有些人拿起手机开始拍视频,此情此景定然能博得一定的流量。

抛弃相恋十年的爱人不说,还逼情人堕胎,世上怎有如此薄情寡义的男人!

不出意外的话,视频会很快在同城传播,赵培升职无望,小三无法在这座城市立足!

这一切都是曲慧暗中安排好的,她要报复,狠狠的报复!

赵培顾不得那些怼在自己脸上的摄像头,他只想和曲慧解释,让曲慧原谅自己。

邹太太挡在了赵培的面前,“赵培亏我这么多年看错了你,慧慧多好的姑娘啊,你怎么还在外面找别人,现在还怀了你的孩子,你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曲慧原本以为自己今天给赵培狠狠一击,让他名声尽毁,自己就能洒脱地提出分手,可是她站在邹太太的身后,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一刻她才知道,她和赵培这场婚姻的博弈没有赢家,两个人都将输得很惨很惨。

曲慧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可还是感觉马上就要窒息了,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甚至希望自己再也不要醒来,就这样沉沉睡去吧...

06、

再次醒来的时候,曲慧躺在病床上,旁边是邹太太关切的眼神,“傻丫头你可吓坏我了,你还真怀孕了,我让赵培去处理那个女人的事情了,放心吧他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怀孕了?早上曲慧只是装作干呕,肚子疼,为了骗邹太太和她一起来医院。

可是当听到自己真的怀孕了这一刻,曲慧百感交集,她赶忙问道:“邹姐,赵培他...他知道我怀孕了吗?”

“还不知道,刚刚医生给你检查的时候他被那个女孩拉走了。”

听到邹太太的回答,她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哎,这个孩子来的真不是时候!”

“也没什么是不是时候的,赵培如果能处理好,我认为你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毕竟已经有十年的感情了!”邹太太在一旁劝说道。

可是在曲慧心里,一次不忠被原谅,以后必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劝走了邹太太之后,曲慧拔掉输液管独自离开了医院,赵培大概在忙着陈秀霞肚子里的孩子吧。

如果他知道我也怀孕了,会怎样呢?曲慧越想越觉得讽刺,她没有回二人的小家,而是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下。

原本想要回自己家的,可是家里唯一的房子爸爸已经给了弟弟,弟弟却并不欢迎这个不肯供自己读书的姐姐。

晚上手机一声接一声地响着,曲慧疲惫地打开微信,映入眼帘的竟然是赵培睡着的侧脸。

“你在医院晕倒了,你看你男人干嘛呢!”

“我们今天去医院只是发生了一点小争执,其实他是去陪我建档的,他根本没有让我打胎”

“赵培总是抱怨你不解风情,还说要不是可怜你家境不好没妈疼,他早就和你分手了”

“现在不提分手只不过是怕你接受不了而已,他爱的人是我!!!”

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还有这些刺眼的文字,曲慧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任由赵培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进来,她却再也不肯接听。

凌晨,曲慧翻找着白天在医院的视频,她不惜花重金将所有的视频都送上了热门。

网络力量如此强大,不出半天陈秀霞和赵培的所有信息都被人曝光在了网上,那些压抑的,看热闹的,又或者键盘侠全部都在骂他们。

曲慧看着人们对陈秀霞的谩骂,不由得冷笑,“得到了赵培又如何,我看你们以后还有没有脸在一起!”

事情整整在热搜榜待了三天,国企事业单位最怕有道德败坏的员工,还有邹太太在老邹耳边吹风,赵培直接收到了单位停职停薪回家等消息的处分。

而第四天,陈秀霞将曲慧堵在公司楼下,她满脸疲惫,再也没有了微信里那股盛气凌人的劲儿,

“曲慧你可真够狠的,我被单位开除了,现在闹得人尽皆知,我现在工作没有了,赵培得养着我,你不会得逞的!”

曲慧冷笑:“赵培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他会让你赖着?就算他让你赖着,但我感觉他爸妈也不会接受你的!”

“你!”陈秀霞气到说不出话。

曲慧冷冷地说:“我七岁没了妈妈,爸爸重男轻女只照顾弟弟的感受,这十年来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家的感觉,我期待着结婚,期待着属于我的亲情、爱情,还想和赵培生一双儿女,可是我所有的期盼都因为你的出现破碎了,

若是那晚你不刺激我,不揭露我的伤疤,我可能还会手下留情悄悄离开,可是你和赵培却毁了一切,你难道不应该受到惩罚吗?”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赵培可怜你才和你结婚的,我们俩还商量着先打掉孩子,他根本不知道你的真面目,你才是最恶毒的女人!”

陈秀霞撕心裂肺地吼着,说罢张牙舞爪地朝着曲慧扑来,若不是门口保安拦着,她大概会撕碎了曲慧。

就算拦着曲慧的脸上、脖子上也被陈秀霞抓伤了很多,看来她真的恨到了极点。

保安还在拼命拦着陈秀霞,曲慧直接拦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身后还荡漾着陈秀霞的谩骂。

07、

事已至此,曲慧干脆递交了辞呈,她怀孕后变得嗜睡了很多,在宾馆吃了睡,睡了吃,一晃三天过去了。

这一觉睡得非常好,曲慧甚至觉得和赵培就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她给手机充满电,刚开机无数的短信提示和微信消息涌了进来,没有一一打开,曲慧只看了邹太太的消息:

“慧慧,看到后速回电话。”

消息已经是前天下午的事了,曲慧拨通了电话,然而邹太太的话让她许久都无法回过神来,

“赵培的母亲去世了!”

“陈秀霞见赵培一直不肯给她个说法,边去赵家闹事,直接和赵培妈妈吵了起来,陈秀霞肯定是说了什么重话,给他妈妈气得去了医院,哎...老人之前就中风过一次,这次没能抢救过来...”

这不是曲慧想要的结果,她从来没想过要去伤害赵培的家人,他们也曾是自己的家人啊,尤其是赵培的妈妈对自己那么好!

曲慧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在大街上,她光着脚踩着炽热的地面,却仍感觉周身无比寒冷。

赵培妈妈的灵堂里,失去爱人的爸爸一夜白了头,他的精神状况看着十分差。

曲慧仔细端详着赵培妈妈的照片,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跪在地上一下又一下地磕着头,“妈,对不起,我没有想要伤害您,对不起,妈妈...”

临出门的时候,赵培买了些粥回来给爸爸,他看到曲慧不由得愣了神,

“慧慧,这么多天你去哪了,我很担心你!”

曲慧憋了半天,最终只说出了“节哀”两个字。

赵培并不打算放她走,他将手里的外卖放到一边,用力拉着曲慧的手说道:

“老婆求求你不要离开好吗,我和陈秀霞真的没有感情,是她一直追着我不放,那天我喝多了她趁虚而入!她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她早就怀孕了缠着我只是想要钱而已,你要相信我,这一切都是她在暗中作祟!”

“我从没对她抱怨过你的家事,后来我也没在她那里过夜,那张照片是她以前偷拍的,她就是要拆散我们!”

听到赵培的话,曲慧的心就像被人拼命攥着一样,疼得她无法呼吸!这一刻她恨不得灵堂里的那个人是自己,她恨自己胡乱猜忌、睚眦必报的性格!

曲慧哭得撕心裂肺,“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赵培对不起...对不起...那些视频是我拍的,是我害你丢了工作,是我害陈秀霞丢了工作,是我害你失去了母亲,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赵培用力将曲慧抱住,“不是你的错都怪我,怪我!慧慧我爱你,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以后还会幸福的在一起,妈妈也希望我们幸福的在一起!”

曲慧深吸了一口气,这大概是命运的捉弄吧,她冷冷地说道:“赵培,我怀孕了...”

赵培擦了擦眼泪,略带欣喜的问道:“真的吗,老婆!”

“就在你带着陈秀霞检查你们的孩子的时候,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可惜啊,她还没有黄豆粒那么大,我就结束了她的性命,就像我草率地结束了我们的关系一样!”

“赵培,我们回不到过去了,你放我走吧”

赵培愣愣地站在原地,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曲慧的话,趁此机会曲慧挣脱了他的双臂,快步逃离了这里。

坐上出租车的那一刻,赵培像个孩子一样大声哭喊着求她留下来。

后视镜里赵培瘫坐在地上,他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最终消失在了曲慧的视线里...

赵培无比后悔,他也只是想在结婚前找一找刺激的感觉,没成想却害了自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