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从阎罗殿翘班来到人间的时候,正好是人间秋季的雨夜。
雨水在夜色的掩盖下流动,弥漫着丝丝的血液。
我舔了舔唇,带着一丝激动,“竟然是一具新鲜的尸体。”
转角处,一个浑身被雨水与血水浸染的女子捂着带血的头颅,从沾满泥土的地上缓缓爬起。
狼狈中又带着一丝悠闲,“原来是坠楼身亡啊,真是小可怜。”
1
苏子缘,25岁,现在是秋氏集团总裁秋衍的私人秘书。
“咖啡,太淡了。”
秋衍打开了手边的文件,抿了一口我刚刚给他冲的咖啡,沉默了半响,之后又将咖啡推到了我的手边,意是我去重新倒。
我压住了不耐烦的性子,将咖啡重新端走。
这已经是我上班第一天给秋衍冲的第20杯咖啡了。
没错,我代替了原本早该死去的苏子缘,现在成了秋衍的秘书。
但如果知道她在人间的工作这么卑微,地位这么低贱的话,当初的我绝对不可能附上她的身子。
该死。
我在无人处瞥了一眼还在看文件的秋衍,心里低低咒骂。
顺手将咖啡粉都倒在了杯子里,我笑得张扬,“苦不死你。”
将咖啡再次毕恭毕敬地端到桌子上,我毫不心软地向秋衍施了一个定身咒。
然后看着他全然呆若木鸡的脸,我勾了一抹得意的笑,将浓浓的苦咖啡全部灌入了他的嘴中。
一滴不漏。
如我料想一般,解咒之后,秋衍口中的苦味令他的脸色极其精彩。
“咳咳,我刚才喝了什么?”
“秋总,您没事吧?”
我装作担心的样子给他递了杯水,实则在心里暗爽。
“您刚才喝了我倒的咖啡,还说这次比以往的都好喝,怎么才刚喝完就这样了?”
“是吗?”
秋衍抚了抚额头。
奇怪,刚才的发生的一切怎么都想不起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秋衍觉得,最近的自己变得很奇怪。
比如会莫名其妙地喝一杯让自己苦到抽搐的咖啡。
将已经签好字的文件当作废纸扔进圾桶里。
或者是忽然将刚倒的热水不小心洒在自己身上。
……
怪事实在太多了。
关键是这些事情自己做完后竟然没有一点印象。
“秋总,秋总您在听吗?”
台上正在做项目分析的职员试探性的问了问正在低头沉思的秋衍。
“没事,我在听,你继续说吧。”
秋衍沉声,恢复了在会上的注意力。
会议结束之后,众人陆续离开。
秋衍穿上精致的黑色西装外套,抬腿从椅子上起身。
却没有留意到忽然出现在自己脚下而又马上消失不见的一块石头。
“碰…”一声巨响。
秋衍西装革履,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摔倒。
还是脸着地。
我压抑着笑脸,装着没看见秋衍黢黑的脸色,赶紧过去扶人。
场上所有人都在憋笑。
下午,一向精明的秋总在会议室狼狈摔倒的消息不胫而走。
还有不怕死的当场拍下了秋衍摔倒在地的照片。
整个公司都沸腾了。
当然,除了当事人秋衍。
因为他知道,自己社死了。
3
整了秋衍这么多天,我的怒气也发泄的差不多了。
索性让他的生活又恢复了原状。
可能是为了躲避最近公司里的风言风语,秋衍临时决定去M国出差。
而陪同秋衍的差事自然又落在了我身上。
机舱内,我坐在秋衍旁边。
他难得安静了起来,靠在座椅上闭目休息。
阳光顺着他齐整的下颚线滑落在我脸上,映出他高挺的鼻梁和魅惑的侧脸。
人间少有这样的绝色。
我感慨着。
白天一切安好。
入夜,头等舱里的乘客几乎都已入睡,飞机却忽然剧烈颠簸了起来。
秋衍和我同时睁开了双眼。
是空难。
机舱里的乘客逐渐开始混乱,成人的惊呼和小孩的哭叫吵得我头疼。
“他们都在恐惧,你为什么不害怕?”
秋衍永远都是这样,沉稳的可怕,以至于有时候我觉得他不像一个正常的人类。
“恐惧只会死得更早。”
他说着,俯身将我的高跟鞋脱下来,扔在地上。
我的脚从他的掌心划过,带来异样的触感。
“远离了尖锐物品,现在把氧气面罩戴上 。”
他将氧气面罩释放出来,想靠近帮我戴上。
但是忽然间,一股强烈的气流使飞机偏离了机长预设的紧急迫降的轨道。
随即带来强烈的晃动,迫使他撞上了我的身子。
混乱中,我隐隐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来自阴间。
是阴间特有的血咒。
诡异的气流波动,忽然偏离迫降航线的飞机,一切的意外都有了解释。
有人控制了这架飞机。
目的是让飞机上的所有人,尸骨无存。
4
谁这么缺德?
我来不及细想,因为飞机失事而出现的滚滚浓烟已经蔓延到了整个机舱。
乘客们的哭声和因吸入烟雾的剧烈咳嗽声充斥着整个机舱。
该怎么办?
我的大脑飞速运作。
这么多人,以我如今的法力救不了他们。
最多,我只能带走一个秋衍。
好在头等舱前面就是驾驶室。
构思好逃生路线,我匆忙将秋衍从座椅上拖出来,“快跟我走,我有办法。”
“苏子缘,你要做什么?”
秋衍忽然觉得我力气大得出奇,竟然可以一路将他拽到驾驶室门口。
我在秋衍和其他乘客异样的目光中,轻易破开了驾驶室的大门。
这时,飞机开始急速下降。
我趁着烟雾的遮挡,直接施法将驾驶室与整个机舱分离。
然后抱住了秋衍,顺着空中呼啸的风,和他一起跳入了深不见底的高空。
原本是要来人间度假的,没想到体验了一次荒野求生。
我和秋衍被海浪带到了一座海上的孤岛。
本来如果只有我自己,可以施法飞越重重深海,轻易离开这里。
但是现在带着秋衍…
还是不能让他知道我的身份。
“你先休息,在这里等我,我去找一些生存物资。”
岛上的气候炎热,秋衍将被海水浸湿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只留下里面的衬衫。
他起身站立,海水顺着他结实的手臂缓缓滴落在我的身旁,湿透的衬衫包裹着他健硕的身材,令人想入非非。
我坐在原地没多久,秋衍找回了一些水果。
“你的衣服都湿透了,要不要坐下来烤烤。”
在秋衍出去的功夫,我已经施法生好了一堆足够取暖的篝火。
“好。”
他缓缓在我旁边坐下,我们的距离挨得很近。
他余光一瞥,我胸前的风景因为持续的潮湿已经变得若影若现。
这火堆的照映下,秋衍的两侧脸颊泛起一抹可疑的红晕。
“你脸红什么?”
我看着他布满红晕的脸,顺着他的眼神看到了自己露出的胸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具凡人的肉身罢了。
“不会吧?你害羞了?”我挑眉,勾了一抹笑。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没见过。”秋衍将头下意识偏向一旁,很好地隐藏了脸上的色彩。
“原来如此,秋总果然见多识广啊。”我嘴上继续调侃着他。
坠入荒岛有时候其实也不算是坏事。
毕竟让我发现了原来平日里一本正经的秋衍,害羞起来可真是可爱的紧。
5
几天过去,救援飞机迟迟没有找到我们。
入夜,空中突然出现一阵强烈的空间波动。
我合着的眼眸警惕地睁开,余光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秋衍。
好在,他未曾醒来。
一位通体由黑色丝袍包裹着的男子从空间裂隙中走出。
他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高帽,上面写着“见吾死哉”四个字。
“阴盛,速速和我离开此地。”
他随手施咒,挥手将我的灵魂从苏子缘的身体里强行弹出。
地上的苏子缘已经没了声息。
而我被他控制在了空中,整个人随着一身白袍在空中摇曳浮动。
“哥,你放我下来!”
我挣扎起来,但是对面的男子眼里却依旧无波无澜。
“和我回去,这事不能商量。”
我气急,“阳衰,我这个时候不能走,你再容我几日,到时候麻烦解决了我马上回阎罗殿请罪。”
没错,勾摄生魂、拘提亡魂,十大阴帅,黑白无常。
我和阳衰正是阎罗殿现任的黑白无常。
至于为什么叫阴盛阳衰……
在地府修炼至今,和阳衰结拜兄妹之后,也不记得是哪位神仙一时兴起为我们赐的这糊涂名字。
想来也是糟心。
阳衰见我心意已决,知道我性子倔,思考半响,还是将我放了下来。
“罢了,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我回去之后还能帮你拖延片刻。”
“谢谢哥!”我心愿达成,冲他笑得明媚。
我就知道我哥关键时刻最讲义气。
“这样吧,我先施法送你们离去,到时候等他醒来你再与他解释。”
“但是人间不得随意施法,规矩不能破。”
阳衰说着,将我原本的法力悉数封到了我的识海里。
“这样也好。”
我飞身回到苏子缘的身上,拉起还在睡梦中秋衍的手。
随着一阵强劲的气流波动,我们终于离开了困住我们数天的荒岛。
只是原本应该在睡梦中的秋衍,合上的眼皮轻轻动了动。
6
《飞机坠毁-秋氏总裁携秘书奇迹回归》
媒体一向是标题党。
虽然我和秋衍对外宣传是在流落荒岛之后被附近的渔民所救,但是还是有好多媒体想通过不断的采访挖掘这背后的真相。
这件事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为了庆祝,秋氏集团专门为秋衍举办了欢迎晚会。
直到我在晚会上碰到了秋衍的哥哥秋腾。
他看着我的眼神仿佛有一丝闪躲和恐惧。
他在害怕我?
还是说,他其实是在害怕…苏子缘?
没想到人间走一遭,故事愈发有趣了。
我借机拦住了秋腾,什么也没说,只是睁着眼睛盯着他。
“你…是人是鬼?”秋腾被我的眼神盯得浑身打颤。
“你觉得呢?”我没有回话,而是将话题重新抛给了他。
“你听我解释,那天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你原谅我好不好?”他的声音近乎颤抖。
好久没这么有趣了。
原来那天雨夜杀死苏子缘的人竟然是秋腾。
可是,秋腾为什么要对苏子缘下手?
我缓缓向秋腾逼近,揉着额头,声音娇弱,“我的头好疼啊,摔在地上之后每天都在疼,快帮我揉揉好不好?”
秋腾的脑海里飞速闪过那晚的一幕幕。
他的心理防线最终崩塌了,“别过来,别过来!”
秋腾被我吓得落荒而逃。
而这一幕落在秋衍的眼里却是我向秋腾搭讪不成反被抛下。
“你什么时候认识秋腾了?”秋衍脸色有点不好,将我拉到他的身边,低声询问。
“就刚刚啊。”我向他挑眉,随即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秋腾不是什么善类,离他远点。”
“哦,你是在担心我吗?”
我抬头看他,而秋衍的眼神却反常地躲闪起来。
“别多想,我就是怕你被他欺骗感情,影响工作质量。”
“好,秋总遵命。”我调皮地在他耳旁轻轻说道。
果然,秋衍的耳根又开始微微泛红。
啧,这男人,好纯情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7
没了法力之后,我在人间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但是我也不想回阎罗殿继续面对孤魂野鬼。
反正阴间的差事有我哥挡着,索性我继续扮演起苏子缘,逐渐越来越适应。
但是我实在没有做人的经验。
晚上下班之后,家里忽然陷入了一片漆黑。
这就是人间所谓的跳闸?
作为地府的白无常,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需要亲自维修电路。
显然,我没了主意。
最后只好叫来了在人间唯一的朋友秋衍。
“秋总,你来啦。”
我勉强冲门外的秋衍笑了一下,只是在黑暗中,我的笑容显得格外突兀。
毕竟能让老板上门给员工修电路的,大概也只有我一个。
“苏子缘,我真是上辈子欠你。”
半响,秋衍找来工具,仔细将电路检查了一遍,几分钟就修好了电源故障。
客厅再次恢复光明,我看到了秋衍身上的穿着。
外套里面是睡衣。
“你怎么穿着睡衣就来了?”
现在已然是深秋,外面夜晚的气温接近零度。
“怕你等得着急,我就没来得及换衣服。”
秋衍露在外面的耳朵和脸颊仍旧被冻得通红。
多年未曾跳动过的心房仿佛短暂地颤动了一下。
下意识地,我踮起脚尖,用双手附上了秋衍冰凉的双颊。
由于刚洗过澡,我身上的清香充斥在秋衍周身,让人沉醉。
“你做什么?”秋衍的脸颊越发红润起来,不知是因为刚刚的低温还是我的触碰。
“帮你暖暖啊。”我的手继续顺着秋衍的脸颊下滑,逐渐划到了他的脖颈。
脖颈上火热的气温和依靠在胸膛上的柔软让秋衍的气息渐渐不稳。
他一把将我的手腕握在他的手掌中间,声音低沉,“苏子缘,我是个正常男人。”
在地府修行近百年,这男女之事我也有所耳闻。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一抹绯红缓缓晕染了我的脸颊。
我挣扎着收回了手,岔开话题,“今天谢谢秋总了。”
我打开门,大有请客离开的意思。
可是秋衍偏偏不懂我的意思,厚着脸皮将门关住,“这么晚了,你忍心赶我走?”
我刚想反驳,想想这次确实是自己亏欠秋衍,于是松了口,“那今晚你就留下吧。”
我环绕四周,苏子缘的家只有一室一厅。
“秋总,委屈你睡沙发了。”我转身回到卧室,准备给秋衍拿一床被子。
秋衍却跟了进来,一本正经,“我从不睡沙发。”
“……”
秋衍从不睡沙发,我也同样忍受不了。
所以最后的结局就是我们一起躺在了唯一的一张床上。
“苏子缘。”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这么温柔认真。
我翻身面对他,黑暗中,透着月光对上了他的眼。
“你有一天会离开吗?”
“我……”
我欲言又止,的确,我在人间的时间也不多了。
以后终究不会再见了。
“没事,我就是随口一问。”秋衍自顾自地回答了刚刚的问题,翻身背对着我。
他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
夜里,我第一次感到失眠的困扰,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中思绪万千。
以后,我们还能有以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