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这么小就在外面流浪,肯定没有主人吧?要不然你跟我回家吧,以后哥养你!”
邵昀就这么自言自语地拍板决定了。
清河有点懵圈。
“我只是想暂时取个暖而已,不想和你回家啊!”
但是当他抬起小脑袋对上邵昀那张放大版的脸——
他长得好像前主人啊!
好吧,那跟你回家也不是不可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晚上十点,邵昀刚刚跟自己的兄弟们吃完了饭,身上还带着散不去的酒气。
本来他们还攒了第二局的,但是天公不作美,九点多的时候突然飘起了小雪花。
怕一会儿下大了路不好走,他们哥儿几个就提前散了伙。
邵昀一边往家走在口袋里掏钥匙,突然感觉脚下一滞,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住了。
他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毛绒绒的小团子扒住了他的鞋子。
是一只奶茶色的小猫崽儿。
他的鞋大大的,绒绒的,果然很暖和啊。
清河感叹道,要不是冷得受不了了,它也不想干这么丢份儿的事啊!
邵昀有点新奇,他还是头一回被碰瓷,尽管“碰瓷”的是一只小猫崽儿。
邵昀长得人高马大的,又一脸不好惹的样子,从来没人敢碰他的瓷。
小奶猫正蹲在他的鞋子上取暖,鞋面不够大,它的几只小脚脚只好轮流踩在上面。
毛绒绒的尾巴被地下的污水打湿了几缕,也摇晃着翘在半空中不愿意再沾上冷冰冰的液体。
邵昀没有甩开它,任由清河在鞋子上面蹭来蹭去。
他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半天之后不得不承认:“这小家伙,有点可爱啊!”
邵昀于是左右转了转头,看四下无人之后小心翼翼地蹲下,把小奶猫一把抱了起来:“小家伙,你有没有主人啊?”
意料之中没有得到小猫咪的回答。
“这么小就在外面流浪,肯定没有主人吧?要不然你跟我回家吧,以后哥养你!”
于是邵昀就这么自言自语地拍板决定了。
“啊喂!”被抱起来之后清河有点懵圈,“我只是想暂时取个暖而已,但是可不想和你回家啊!”
但是当他抬起小脑袋对上面前邵昀那张放大版的脸之后就愣住了,他长得好像自己的前主人啊!
好吧,那跟你回家也不是不可以。
清河停下了不停扭动试图挣脱邵昀手掌的小身子。
看见清河不再挣扎,邵昀满意地点点头,达成共识!
他把小猫咪拢在手里,快步往自己家走去,外面太冷了,这小家伙该冻坏了。
走进家门打开灯后,邵昀把小奶猫放在沙发上,然后拿了个小毯子把它裹起来。
怕自己手劲儿大没轻没重伤了它,邵昀不敢继续抱着它,刚刚捧了一路,他的手都要僵了。
邵昀蹲在沙发跟前,低下头努力跟清河保持水平,在外面路灯太暗了,他都没来得及仔细观察一下这个小家伙。
清河的体形不大,两只手捧着它绰绰有余,通体都是都是奶茶色,看起来软乎乎的十分好rua。
邵昀不由得捻了捻手指,回忆刚刚抱着清河时的温软手感。
2
清河眨着琥珀色的大眼睛,眼珠一错也不错地盯着眼前的男人看,太久没有见到这张英气勃勃的脸了,让她一直之间有点恍惚。
她喵喵叫着想要从裹得严严实实的毯子里伸出爪子来扑到邵昀怀里,想要男人抱抱。
邵昀却会错了意:“小家伙该饿坏了吧?别急,我这就给你找点吃的。”
说完安抚性地在它头顶拍了拍,转身进了厨房。
他一个大男人自己住,家里没多少能吃的东西。
邵昀在厨房里翻来覆去地扒拉了半天,才找到一箱之前他爸妈给他送的牛奶。
邵昀拿起来看了看,没过期。
他也不知道小猫咪能不能喝牛奶,于是打开百度上网搜了一下。
网上的回答五花八门啥都有,邵昀总结了一下偶尔喂一顿应该是没问题的。
于是他剪开一盒牛奶把它倒在一个碗里放进微波炉里。
不行,明天得去给它买点猫粮啥的。邵昀在心里下定了主意。
客厅里,好不容易挣脱毯子束缚的清河轻巧地跳下沙发,顺着邵昀的路线摸进了厨房。小猫咪爪子上带着肉垫,走起路来悄无声息。
等到邵昀意识到的时候,清河已经抓住了他的裤脚。
邵昀赶紧把它抱起来,顺手捏了捏清河冰凉的猫爪:“你咋过来了?厨房里面冷。牛奶马上就好了啊。”
“咪呜~”
看到邵昀故意竖起来的眉毛,清河并不害怕,伸出粉嫩嫩的舌头来在他脸上舔了一口。
她只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而已,舔人有什么错呢?
看着邵昀顿时愣住的表情,清河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崽崽,你说哪种猫粮比较好吃啊?”
邵昀蹲在自家百货商场的货架前认真对比猫粮的品种,跟揣在怀里只露出两只眼睛的清河商量。
不知不觉之间,他对清河的称呼已经从“小家伙”变成了“崽崽”。
邵昀一身黑衣,凶悍的气质让其他顾客退避三舍纷纷绕着猫粮区走。
突然,一个小孩子看见他的怀里探出一只毛绒绒的小脑袋,指着它奶声奶气地大喊:“妈妈,猫猫!”
邵昀大掌盖在小奶猫的头上,试图把它塞回大衣里面:“你咋出来了呢?外面太冷了。”
他就像一个刚得了孩子的新手爸爸,把清河护得严严实实。
商场的暖气开的很足,加上小猫咪本来就自带一身皮毛,它现在暖和的不行。
几天前稀里糊涂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几千年后的世界与以前大不相同,清河好奇地转着琥珀色的猫眼儿,四处打量宽敞明亮的商场。
邵昀顺着它的视线看过去,发现自家小猫崽子追着一个年轻男子看顿时不满意了,试图把它的脑袋扳回来:“看啥呢看啥呢,小小年纪就这么好色?”
顿了顿又小声嘟囔,“我难道不好看吗?”
清河一爪子按在主人的脸上:“喵喵喵喵。”
主人最好看了。
被清河一爪子拍在脸上,邵昀误认为是嫌弃他了,但是又不舍得跟她置气,这么可爱的小猫咪,怎么会犯错呢?只好恨恨地在它爪子上轻咬了一口。
清河觉得爪子一痒,不由得扭着身子瘫倒在了邵昀怀里,重新栽进了邵昀的衣服里。
平心而论,邵昀长得很好看,他眉眼深邃,肤色不是过于精致的白色,而是健康的小麦色,棱角分明的脸庞充满了荷尔蒙的气息。
对比了半天之后,邵昀买了一款网上好评率最高的猫粮,并且听从网友们的建议买了一罐适合小猫咪喝的羊奶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
回到家之后邵昀也热坏了,一进门他就把大衣脱了下来,紧接着拽下了羊毛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背心。
本来他火气旺不怕冷,大冬天也一向穿的不多。
今天为了照顾清河特地穿了件厚外套,热得身上都冒汗了。
清河猝不及防,看见了邵昀肌理紧实的胳膊与小半个后背。
自家将军从来不会这样的!
没错,清河的前主人是几千年之前的一位将军。
不过不同于这次的主动碰瓷,它是将军外出打仗时主动捡回来的,上一世的将军无父无母,瞧着它也孤苦无依,就摸了摸它的脑袋笑着说。
“既然你也没有家,就只好留下来给我做伴了!”
于是清河就这样在将军府住了下来。
自从发现清河在商场上偷看陌生男人之后,邵昀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衣品。
虽然邵昀不太在乎外貌,但对于自己的脸,他还是有数的,所以只能把怀疑投向了自己的衣服。
这天,邵昀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转了几圈,问自己的小弟道:“你说我好看吗?”
“邵哥你说什么?”
坐在沙发上的赵丰城挖了挖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沙发另一头的周又年就更惨了,他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茶水,一边抹嘴一边道:“啥?”
不是,邵哥什么时候在意过穿着打扮啊?
仗着自己身材好,经常穿得随随便便,但耐不住天生的衣架子,就是地摊货也能穿出大牌的感觉。
邵昀有点不自在,凶巴巴地说道:“干啥?我这不是觉得男人也应该好好注意自己的形象吗?”
“好看,好看啊。”
二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周又年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大哥你这张脸,穿啥都好看啊。”
两个人都没啥学问,自带滤镜觉得自家大哥英明神武。
“滚滚滚!”
邵昀往两个人后脑勺上一人呼了一巴掌,就知道从他们嘴里问不出什么来,“去给我找个设计师来!”
邵昀是个字面意义上的富二代。
从他爸开始他们老邵家才开始发家,邵昀十几年前还跟着他爸去批发市场拉货呢,现在他们家已经开起了全国连锁的大型商场。
提起邵市百货,整个A市谁不知道啊。
邵父文化程度不高,唯一的墨水都用在给自己儿子取名上了,跟邵母抱着本新华字典翻了半天,才敲定一个满意的名字。
邵昀随他爸,好歹念了个普通本科就怎么也不肯深造了。
好在他小子头脑灵活,从小跟着邵父做生意,倒也把家里的产业打理得明明白白。
4
在邵昀家里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清河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环境,对这一世的主人也接受良好。
虽然邵昀和上辈子不太一样,但是自己是一只言而有信的小猫咪,说好了要陪着他的!
清河趴在新买的小窝里给自己舔毛,顺便放空大脑。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客厅里传来邵昀的呼唤:“崽崽!”
清河耳朵抖了抖,立马迈着欢快的小碎步往客厅奔去了。
小半天没见清河,邵昀就感觉浑身不自在,一等到下班点就迫不及待发动车子回家了。
邵昀盘腿坐在地板上,看着清河趴在水盆边吧嗒吧嗒用舌头卷着水喝。
自从家里多了这个小家伙,屋里也添置了不少东西。
大到地毯,小到饭碗和玩具,都安排得十分齐全。
盯着清河喝饱了水,邵昀才开始给自己做饭,养了猫之后,他在家里吃饭的次数都比以前频繁了。
清河化身跟屁虫,跟在邵昀身后亦步亦趋地进了厨房。
邵昀吃饭的时候,也在饭桌的另一侧摆上了清河的饭碗,清河吃的是羊奶泡猫粮,外加一条炸小鱼。
小鱼是邵昀从自己的午饭里匀出来的,没加盐,但是依旧香的很。
被邵昀养了一段时间之后,清河一点儿也看不出当初瘦瘦小小的样子,整只猫圆润了一圈,皮毛也变得十分有光泽。
邵昀吃几口,逗两句猫:“崽崽,今天中午的伙食咋样啊?”
清河也不嫌烦,时不时配合地抬起头来咪呜一声。
一人一猫一问一答,倒也十分和谐。
跟清河相处久了,邵昀发现它一个坏习惯,不爱吃青菜。
为了自家崽崽茁壮成长,邵昀一个大老爷们儿了算是操碎了心。
网上说养猫就像养孩子一样,得注意营养均衡,他就隔三差五给清河喂一点水煮菜,只可惜每次都被清河强烈拒绝。
邵昀灵机一动,把青菜切成小丁藏在了其他食物里包裹得严严实实,清河丝毫没有怀疑,啊呜一口就全吃到了嘴里。
原来只要不让它看见就会吃下去啊。
邵昀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发现了新大陆。
清河对这一切浑然不觉,睁大了琥珀眼讨好地围着邵昀的脚踝打转,不逼着自己吃东西的将军最好了!
邵昀用手温柔地抚摸着清河的脑袋,他的手上带着一些茧子,摸得清河十分舒服,大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轻甩着,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突然,叮咚一声,邵昀的手机屏幕一亮,有人给他发消息了,他拿起手机来划开屏幕。
头顶上的自动按摩仪突然不动了,清河仰起脑袋不满地蹭着邵昀的手腕。
崽崽乖啊,邵昀敷衍地拍了它的脑袋几下,眼睛依然盯着手机界面。
嗷呜,清河不满地叫了一声,身姿轻盈地跳到了他的胳膊上凑近手机想看看他在是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
微信聊天界面显示的是一个女人的名字——黎曼。
邵昀看着跳出来的微信消息想了半天,才记起来这个人是谁。
黎曼是个小有姿色的演员。
但可惜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黎曼在里面混了小十年依旧排在一百八十线,现在年纪逐渐上去了,经过娱乐圈的毒打之后脑子也清醒了。
知道自己混不出什么名堂来,打算趁着自己年轻有几分姿色,傍个大款后半生也算吃穿不愁了。
邵昀和她是在一家娱乐公司老总的饭局上认识的。
现在他们邵家的生意做大了,与其他大公司也有不少往来应酬。
当时黎曼正在四处攀关系,恰好邵昀就出现了,这不是打瞌睡正好有人递上枕头吗,于是她就抓住机会结识了邵昀。
大明星看不上邵昀这种没底蕴的暴发户,但是黎曼不在乎,她就是个一百八十线,也没资格挑挑拣拣。
更何况这个小邵总年轻多金,是个多好的嫁人人选啊!
“邵哥,我最近在拍戏呢,你过来来探班呀?”
最近黎曼在拍一部古装剧,这不是马上就要拍完了嘛,她就想发个微信探探邵昀的口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邵昀寻思着清河挺喜欢看古装电视剧的,就答应了,省得小家伙在家里闷得无聊。
5
黎曼拍的是一部后宫剧。
今天是她的最后一场戏了,拍的是她的死对头在她的饭菜里下了毒,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中毒领盒饭了。
看着片场熟悉的古人打扮,清河十分感兴趣地四处打量。
“Action!”
导演一声令下,所有人迅速准备就绪。
女配不可置信地摸着自己嘴角流下的一缕黑血,睁大眼睛倒下了。
“喵!”清河凄厉地嚎了一嗓子,死命扒拉着邵昀的胳膊想要跳下去。
邵昀以为它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赶紧顺着它的背来回抚摸:“不怕不怕,这都是假的……”
清河急了,在他虎口咬了一口之后纵身跳了下去。
虽然她很讨厌女配,但是也不想她没命啊!
邵昀一米八九的身高,对于一只没长大的小奶猫来说从他怀里跳下去的冲击力无异于跳楼,吓得他赶紧追上去检查清河有没有事。
“邵哥~”
下了戏之后黎曼缠着邵昀不让他走,“正好我杀青了,咱们一起去吃个饭好不好呀?”
这一顿饭她早就已经计划好了,还让助理订了高档餐厅的包间,今天说什么也要拿下邵昀。
“不了。”
邵昀冷脸拒绝了她,她这是选的什么戏份啊?都吓着自家崽崽了,“清河今天累坏了,我要先带它回去了。”
从片场回来之后清河一直神情恹恹的,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
邵昀只当它吓坏了,愧疚得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闲着没事带它去片场干嘛啊?
这下坏事了吧。
为了补偿它,还没到吃饭的时候,邵昀就给它倒了满满一碗牛奶,咪咪咪咪地呼唤着它来喝。
清河从沙发上爬起来,慢慢地走到邵昀面前,他没有急着喝牛奶,而是伸出舌头来轻轻舔着邵昀虎口被自己咬到的地方。
小奶猫的牙齿本来其实不锋利,邵昀皮糙又肉厚的,上面只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白印,过了这么久已经看不太出来了。
“没事儿,一点儿都不疼。”
邵昀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把清河举起来抱在怀里,“我就知道你不舍得真咬我。”
“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跟分量感十足的胸肌亲密接触的清河不由得挥着四只小爪了挣扎起来,要喘不过气来了!
或许是白天受到的冲击太大了,清河眼前一遍遍回放着前世的场景。
貌美心毒的公主,丫鬟故作无害的笑容,还有下了药的饭菜……
将军功高盖主,让皇帝产生了忌惮之心,他一方面表示要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他以嘉奖忠良,一方面又让人暗中监视他,试图他图谋不轨的证据。
可惜将军行得正站得直,一点儿也没让皇帝抓到把柄。
最后皇帝让他的妹妹悄悄给将军下毒。
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将军的公主下起毒来毫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