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这是安茗第一次进神仙庙祈祷。她此次前来不为求钱财,不为求姻缘,而是为了来“抱佛脚”。
她小时候听老人们说过,遇到事儿了,临时抱一抱佛脚说不定有用,于是她就来了。
这座神仙庙是个荒废了的仙君府,坐落于京城城北。
安茗原本想去京城香火最盛的佛寺抱一抱佛脚,可是进了大雄宝殿,还没碰到佛脚就被人给拦住了。无奈之下,她只好来家附近的破庙里,抱个仙君的脚凑合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仙君啊,再过半个月就是太傅大人招亲传弟子的考试了,求一定让我秒杀所有学霸学渣,走上人生巅峰!”安茗跪在仙君神像前说。
这当朝太傅钟容可是说是个神仙般的人物。他年纪轻轻就满腹经纶身居庙堂却,又杀伐果断,带着一丝武将的威严,叫人望而生畏。可是偏偏他又长了一副好皮相,叫京城乃是整个国家的女子都恨不能付出一切代价,陪伴他左右。
而前些日子,这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太傅大人钟容忽然说想在民间收个亲传弟子。这下,京城的男女老少都炸了。
要是能成为太傅大人的弟子,人生都会变得不一样了吧?
安茗便是其中一个爱慕太傅大人的女子。
祈祷结束以后,她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搓了搓手走到仙君神像前。这仙君的神像很高,再加上基座,安茗刚刚好能抱到他的脚。
她在神像前走了几个来回,找了最好的角度,张开双臂给仙君的佛脚来了个熊抱。
谁知,刚刚抱上,就被一脚踹在了胸口上,直接飞了出去。
安茗在地上打了个滚,慢慢爬了起来,胸口一阵阵地疼。
她捂着胸口看着里面的仙君神像,心中纳闷:老人们没说过临时抱佛脚会被佛踹在胸口上啊!
难道是仙君显灵?
荒废的庙里很久没人来了,一点人气都没有。安茗忽然心生恐惧,怪叫了一声跑了。
这一脚着实不轻,还留下了一个脚印。安茗回去以后就病了,整整躺了半个月,差一点参加不了考试。
在进考场之前,安茗心中还在惆怅。她捂了捂胸口。胸口不疼了,可是胸口上的脚印还很清晰,一点都没有消下去。
这临时抱佛脚害得她大病一场没时间复习,得裸考了。
“果然,传说都是骗人的。”自言自语完毕,安茗抱着“重在参与”的心态一脚踏入了考场。

事实证明,安茗是个学神,即使是裸考,也考了第一。
太傅大人的这次考试弄得很正式,跟科举一样,还有专门的放榜日。
看到自己是第一的时候,忧郁了这么多天的安茗差点哭了。老人的话没错!临时抱佛脚还是有用的!
她终于得偿所愿成为了仙人一般的太傅大人的弟子了!还是亲传弟子!
一想到以后太傅大人会亲自教她读书,为她传道授业解惑,她心中就一阵荡漾。
“就是她?看她那蠢样!”学霸张朽带头不服了。他已经十八岁,长得也是一表人才,马上即将参加春闱,是今年状元的热门人选,没想到没比上安茗。
“一个十四五岁的黄毛丫头,太傅一定看不上她!”
……
周围议论纷纷。
就算入不了太傅大人的眼,她的人生也从此改变了!想到这里,安茗不管别人羡慕嫉妒的目光,飘飘然地走了。
她从小无父无母,跟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奶奶是个有远见的,一直劝她读书。前两年奶奶也走了,她便一个人生活。这次考了第一,她竟找不到人一起庆祝。
安茗来到了那荒废了的仙君庙还愿。
上次来“抱佛脚”被狠狠地踹了一下,她记恨了半个多月,现在才发现自己冤枉仙君了。因为怕再被踹,她便远远地跪在仙君神像前,说:“仙君,安茗是来还愿的。感谢仙君保佑。只是上次不知怎么冲撞了仙君才被踹了一脚,这脚印现在还在呢,求仙君给消了。”
说完,她虔诚地磕了三个头。
出了仙君庙,安茗呼出了一口气,看向广阔的天。
虽然已经是傍晚了,她却觉得精神焕发。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要走上人生巅峰啦!
谁知她刚弯起了嘴角,眼前就一黑。
“打!咱们狠狠地打!这第一居然叫她给拿去了。”
安茗被人套了麻袋狠狠地打了一顿。
她醒来后,拿掉了罩在头上的麻袋看了看左右。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那些跟她一起考试的学渣们不服,来收拾她的。不,也许学霸们也参加了。她刚刚听到了张朽的声音。
他不仅给学渣们出主意,还可能自己也动了手。
张朽我跟你没完!
天早就黑了,头顶上的新月刚刚露了个牙,周围黑漆漆的一片看来是在城郊。
安茗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她一动才发现自己浑身酸痛。那些学霸和学渣们下手不轻。
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独自一人摸回身城里。
没走多远,安茗忽然听到了动静。她以为是野兽,吓得躲进了灌木丛里。待她鼓起勇气拨开树丛伸出脑袋看的时候,才发现有火光。
原来是一群人正朝这里走来。
安茗心中一喜。她终于不用一个人摸黑走回去了!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方向也出现了几个人。两方竟然停在了离她不远的地方,开始说起了话。还是非常大逆不道的话!
“最近藩王们有什么动作?”
“回大人,藩王们听说皇上不行了,蠢蠢欲动,准备回京。太傅大人,皇帝昏庸无能,皇子皇孙更没一个出挑的。我们何不在此时带着江对岸的士兵冲入宫中?等藩王们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不可。江对岸的兵等我号令,不可轻举妄动。另外,仔细盯紧藩王们的动向,一有消息立即禀报。”
太傅大人?是当朝太傅钟容吗?
安茗伸长了脖子,借着火光,果然看见了一身黑色锦袍的太傅钟容!
“谁在那里!”
钟容与那人皆转头看向了安茗这里。
安茗吓得一激灵,拔腿就跑。
“来人,给我抓住!”与钟容说话的那个人说道。
钟容伸手制止了他,目光却一直看着那个灰色身影逃跑的方向。“在城郊不宜闹出太大动静。你先带你的人回去,这人交给我。”
说罢,他对跟在自己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安茗还是跑掉了。她凭借着自己一点小聪明,躲了起来,逃过了抓她的人。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她仰慕了那么久、宁愿被打也要成为他亲传弟子的太傅大人竟然是个野心勃勃想要谋朝篡位的人!
安茗忽然觉得,成为他的亲传弟子是件非常危险的事,只盼太傅大人心中算计太多,忘了她。
为此,她又去了一趟那废弃的仙君庙,祈求仙君再一次显灵。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
没两天,太傅那里便来人了,要带她见太傅。
“我、我觉得我入不了太傅大人的眼,能不去吗?”安茗忐忑地说。她恨不得抱着床腿,死赖着不走,可是又怕叫人看出端倪。
那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安茗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了。为了成为太傅的亲传弟子,她已经被打了一顿,要是再拒绝太傅,她还不知道会被那些嫉妒她的人打多少顿。
说到底还是得去。
安茗打起了精神跟着那人来到了太傅府。
她曾无数次远远地看着太傅府,幻想着有朝一日能进去,想不到今天真的进来了。
太傅府是请姑苏专门做园林的工匠来做的,处处透着精致典雅,每一个转角都会给人惊喜,趣味盎然。
可是安茗却没有心思细细欣赏。
她被人带进了书房。
此时,太傅大人钟容正在处理事务。当今圣上龙体抱恙许久,膝下皇子皇孙无一个有能耐的,政务上的事只好都由钟容代理。
姜黄色的锦袍衬得他皮肤白皙,浑身带着一股清贵,当真是风华无双,当今第一人。
听到安茗进来了,他放下了手中的折子,抬起头看向她,眼中带着些惊讶问:“你叫安茗?”
看到他俊美的脸和幽深的眼睛,安茗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又是惊艳又是紧张害怕,心中狂跳。
“我看你的文章写得有几分见解,却不像是个女子。”钟容的声音非常好听,“不过女子也无妨。日后你便是我的亲传弟子了,自当好好学习。”
安茗点了点头。自从她发现太傅大人野心勃勃以后,她就在想,他招弟子真的只是想当人老师吗?
这时,有侍女端了一杯茶上来,提醒安茗敬茶。
安茗端着茶,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走向他,说:“太傅大人,喝茶。”
钟容端坐了身子,接过她的茶喝了以后。“这拜师茶敬了以后,你我也算是师徒了,叫一声‘师父’听听。”
靠近了钟容,安茗才发现这当朝太傅果然不一般。他虽然是个文官,浑身却带着一股气势,叫她心中害怕。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地喊了一句“师父”。
钟容点了点头,靠在了椅背上,姿态优雅。他一双眼睛看着她说:“你是个明白懂事的。既然成了我的弟子,那便是我的人了,为师也不会亏待你。另外,为师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终于来了!安茗心神一凛,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抓着衣角。
“为师需要你……”钟容的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他看着紧张的安茗,眼睛忽然一亮说:“走近些。”
已经站在桌子前了,怎么走近?
安茗无奈,只好绕过桌子来到钟容身侧。少了桌子隔着,她心中更加不安了。
“你怕我。”钟容看着她,语气笃定地说。
安茗吓得一抖,连忙解释说:“我没见过什么世面,一下子被大人的威严震慑了。”
“倒是个嘴甜的。”钟容笑了笑说,“为师需要你帮我找一个人。”
“谁?”安茗一时忘记了礼数,抬起了头看向他。
钟容这时也看向了她,嘴角的弧度慢慢扩大说:“一个胸口带着脚印形状胎记的人。”
安茗一愣,一下子想到了自己胸口临时抱佛脚时被踹的淤痕。
“找到以后呢?”她问。
钟容面带笑容地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杀了。”
安茗吓得脸色有些白。这太傅大人就这么对着她露出真面目真的好吗?居然还要她杀人。
钟容轻拍了下她的肩膀,柔声安抚说:“安茗别怕。这是对你的考验,只要你乖乖听为师的话就好。”
“好。”感受着肩上重如千斤的手,安茗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颤颤巍巍地点了点头。
“你去吧。”钟容收回了手,懒洋洋地眯起了眼睛。
像得了特赦一般,安茗立即转身,恨不得逃离这里。她以前真是瞎了眼了,才会觉得太傅是天人!不,全天下的人都瞎了眼了。
在她还差一脚就踏出书房的时候,钟容忽然睁开了眼睛说:“等等。”
安茗转过身,假笑着问:“太傅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在钟容幽深犀利的目光下,她几乎要腿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隔了一会儿,钟容才说让她走,别的却什么都没说。
这太傅大人真是变化无常啊!安茗心中想。
钟容心中却另有一番心思。他没想到自己这亲传弟子就是那天夜里在城郊偷听他说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