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杀,自己竟然被认为是凶手,十七年的牢狱生活,漫长的申冤之路。

冤假错案从来都是最令人惋惜的一种,但幸得现在法律的完善,工作人员的严谨,使得这些案件越来越少。

一:生活

1996年,生活在蚌埠的于英生34岁。于英生家庭美满,事业有成。可谓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

于英生父亲是颇有威望的老革命家,母亲是市招待所的领导,大多数亲戚在当时的蚌埠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于英生本人也积极上进,三十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成为了蚌埠市东市区区长助理,是单位里重点培养的干部。

于英生25岁时候认识了他的妻子韩梦,韩梦长相漂亮,有气质,有涵养,在蚌埠市中学当英语老师。两人恩爱异常,一直都是外人眼中的模范夫妻。

婚后不久,两人就育有一子,现在已经八岁了。于英生一家三口住在蚌埠市南山路的一栋七层公寓楼的一楼。

这栋公寓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内部条件都很好,楼内的住户也大多都是市里的干部。在当时算是条件很好的住所了。

1996年12月2号,积极上进的于英生很早地就起了床,先去送儿子上学,然后再去单位上班。韩梦则不用起太早,不过那天韩梦八点有早课,所以于英生出门时候,还提醒了被窝里的韩梦一句,让她别忘了自己还有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妻子

就这样的一个一如往常一样的平淡早晨,于英生没想到这一出门和妻子就是诀别。

一个多小时候,市中学的一个班级,同学们等了很久发现韩老师没有来,这点很奇怪,韩老师从来不会迟到的啊,课代表去办公室依旧没有找到韩老师后,报告了年级主任。主任知道后很生气,无故旷工,这太不负责了,于是第一时间拨打了韩梦的电话,可一直无人接听。一个上午,韩梦都没有来学校。

直到中午时分,韩梦的父亲去学校接到外孙,送外孙回家,到于英生家门口时,发现屋门没有上锁,一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刺鼻的煤气味。随后韩父就看到客厅中放着一个呲呲冒着煤气的煤气罐。韩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知道不能让孩子待在这儿,就让外孙去楼下等着。

随后韩父上前,小心的关上了煤气罐的阀门,之后韩父喊了两声,没人回应,韩父就推开了卧室的门,看到韩梦还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冬被,大半个头都被被子盖着,韩父以为女儿还在睡觉,就过去拍了拍韩梦,但韩梦依旧是没有丝毫反应。

韩父心里有些不安,慢慢掀开了被子,随后看到女儿下身赤裸,脖子处还有一个巨大的伤口,整个人已经是没有任何气息。韩父被吓的瘫倒在地,稍微回过神后,发现床头处的烟灰缸里还有一根正在燃烧的蜡烛,煤气遇到火焰可是会爆炸的啊,韩父赶忙将蜡烛熄灭。

随后韩父在巨大悲痛下,颤抖着给于英生打了电话。

于英生听到韩父的话后,一时间惊在了原地,回过神后,直接用办公室的电话报了警,随后急忙赶回家里。

蚌埠市公安局刑警队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往现场,之后封锁了于英生家所在的整个街区。

后通过现场勘察,发现于英生家里,也就是案发现场比较整洁,几乎没有什么翻动痕迹。韩梦的颈部有一道刀伤,下身完全赤裸,上身虽然穿着毛衣和文胸,但文胸也被推到了胸部以上,眼睛里有出血点,牙齿根部有血迹。法医在韩梦下体提取到了精液。而且经过法医诊断,韩梦并不是死于颈部的刀伤,而是窒息性死亡,颈部的刀伤是在韩梦死后被人又砍了一刀。死亡时间大概在早上七点左右。

根据现场的发现,警方推测,凶手强奸后杀人灭口,在把韩梦掐死后,怕韩梦没有死透,所以又在韩梦颈部砍了一刀,随后将煤气罐搬到客厅后打开,并在卧室点上了一根蜡烛,想等煤气达到一定浓度后,引发爆炸。

而且凶手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客厅的地面有被拖过的痕迹,没有留下什么脚印。

如果爆炸一旦发生,现场所有痕迹就都会被破坏,而且还能伪造成韩梦死于意外的假象。

后续对现场的仔细勘察,在卧室的两个床头柜和立柜处提取到了几枚新鲜的指纹,经过比对,这几枚指纹并不是于英生韩梦家人的,那就极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而房间里的门并没有被破坏的迹象,而且屋内也没有什么打斗痕迹,那凶手就很有可能是自己进来的,或者是韩梦主动开的门,基于这点,刑警队首先想到了熟人作案的可能。

随后刑警队对于英生以及韩父等人进行了问询,问道于英生有没有什么仇人时,于英生回答说两人的生活比较简单,平时的圈子也不大,朋友也多是教师公务员之类,平时也没与什么人结怨。

刑警派人仔细地调查了于英生和韩梦的亲戚朋友,但两人的亲戚朋友都有固定的上班时间,都没发现有作案时间的人。而且众人对两人的评价也是说于英生夫妇为人处事都很和气,没人和他们有仇。

针对于英生的工作方面,刑警队也做过调查,因为于英生曾经指挥过一些拆迁工作,为此也得罪过人,但和拆迁项目的工作人员沟通过后,发现都是说于英生此人平和亲切,很照顾大家,没有人很怨恨他的。

熟人作案的思路,没有任何收获。

这时候有人提出有没有可能是劫匪抢劫,随机作案。因为于英生家的住所一般都是有些资产的人才会居住的,加上在床头柜和立柜上提取到了指纹,凶手有可能翻找过财物,只是动作可能小心谨慎,所以没有很大的翻动痕迹。因为于英生韩梦都没有在家存现金的习惯,凶手一无所获愤怒之下强奸杀害了韩梦。

这种可能虽然存在,但经过仔细推敲后,也会有很多疑点,首先劫匪入室抢劫一般都会选择人少时候作案,早上七八点,正是上班时间公寓里人来人往,加上于英生家还在一楼,劫匪在这种环境下犯案,也太胆大包天了。而且如果是个陌生人,那在门窗都没有任何破坏的情况下,凶手又是怎么进入屋内的?

无论是走访调查,还是现场证据,都没有什么突破点,加上没有什么目击证人,案件一度陷入了僵局。

三:凶手

这段时间里,韩梦的亲人们却是备受煎熬,于英生更是悲痛欲绝,身为政府工作人员。于英生对于警察自然是非常相信,一直十分配合警察工作,只求能早日破案,将凶手绳之以法。

但于英生没想到的是,警察查出来的凶手竟然是他自己。

1996年12月12号,案发后的第十天,警方找到于英生,让他和儿子再去趟警局。于英生以为案件有了突破,赶忙带着儿子去了警局。

到了警局,警方让于英生再讲述下案发当天的情形。

于英生有些疑惑,这些他之前说过很多次了。怎么现在又问,不过本着信任的态度,于英生没有任何迟疑,又是讲述起了案发当天的情形。

“那天,我大概六点四十左右出的门,然后先把儿子送去了学校。单位是八点上班,但那段时间要检查区委的工作,所以我就想提前去把昨晚遗留的一些工作处理完。我出门的时候韩梦已经醒了,那天天气很冷,她缩在被窝里,我出门的时候还叮嘱她,早上第一节课就是她的课,让她别迟到了。”

于英生叙述完,刑警队长却是很严肃的说:“你再想想,是不是有什么遗漏的。”

于英生满脸不解的摇了摇头,不理解刑警队长什么意思。

刑警队长却是说道:“听说你和韩梦在案发前一晚吵架了?”

于英生又是一怔,马上说道:“我们感情很好,结婚那么多年都没吵过架。谁说我们吵架了,我可以和他对峙。”

但警方并没有理会于英生,随后又多次对于英生年仅八岁的儿子进行了询问,可儿子每次都说爸爸妈妈从没有吵过架。

可惜的是于英生的反驳和儿子的证言都被无视。

似乎警方已经认定于英生就是凶手,从于英生进入警局的那一刻起,他就再没有出去过,连续七天七夜把他关在了看守所里,并不断的审讯,期间还会动用一些非法手段。12月下着大雪的天气里,用冰水给于英生冲凉,一冲数个小时。

严寒的十二月,一滴水都能让我们感受到冰冷刺骨的寒意,更何况是大桶大桶的浇灌。

于英生明白了,这是想屈打成招,让他认罪,无论是强奸杀人,还是盗窃杀人,只要认罪了就行。但他不服,他向审讯他的警方咆哮嘶吼着。

“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韩梦是我老婆,哪有强奸自己老婆的道理?还有盗窃杀人,你们见过盗窃自己家里还杀自己老婆的吗?你们用脑子想想,这合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