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7·27”劫车杀人案

1987年7月27日中午,孙德林和汪家礼俩人上了一辆通往抚顺的公共汽车。

两人随身带着一个扁形菜筐,筐里藏着一把剔骨尖刀和两根一尺长的铁棒子。

下车后,两人在站前徘徊许久,傍晚时分,上了一辆黑色出租车,上车后,说去沈阳。

出租车司机名为朱纪奎,时年28,他没有想到,这次的两个客人,是两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天色逐渐黑下来后,在一条通往东陵营盘的公路上,孙德林看四下无人,对司机朱纪奎说要方便一下,这是事先定好的行凶杀人暗号,汪家礼伸手握住了一根沉重的铁棒子……孙德林走到司机一侧的车门边,防止司机逃跑。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汪家礼动手,原来,汪家礼心里十分紧张,举不起那件凶器。孙德林无奈,只好暗中与汪家礼对换了“角色”,撒完尿后坐在后排座上。当汪家礼让司机朱纪奎再次停车,他要下去“撒尿”后,孙德林猛地挥起铁棒子,劈头盖脸地向毫无戒备的朱纪奎头上砸下去,朱纪奎挣扎几下,不动了。孙德林唯恐他不死,又用尖刀向他胸部、腹部连连刺下……

看到鲜血喷溅的恐怖场景,初次犯案的汪家礼吓得尿了裤子。

两人把朱纪奎尸体抛入路边的沟里,而后想要发动车子离开,可车子怎么也打不着,俩人只能弃车逃走。

“7·27”劫车杀人案也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抚顺出租车司机被害案。

这也是孙德林团伙“3·8”系列杀人抢劫案的开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孙德林身高一米八,体格健壮,时年35岁,曾因打架斗殴被公安机关强劳2年,也因扒窃多次被公安机关处理。

汪家礼小孙德林两岁,体格不如孙德林,原是酒厂工人,曾因偷窃厂里的酒被被教养2年。

如果以狼狈为奸称呼这两人,那孙德林就是狼,汪家礼就是狈。

犯案后的两人一直想弄一支枪,为此还曾潜入过乡政府,但因为武装部的墙是水泥墙,两人挖墙进入的计划失败,所以未能得逞。

之后的两人经常偷偷摸摸,盗窃各种东西,但后来两人意识到,靠偷不够,得靠抢才能富。

但想到抢劫需要人手,于是两人拉了汪家礼的二哥汪家仁入伙。

汪家仁,身高一米七五,长瘦脸,高直鼻,小眼睛,一字嘴,略显谢顶,也是个好逸恶劳之徒,曾在在凌源监狱服刑9年。所以当孙德林和汪家礼邀他入伙时,他当即同意。

之后汪家仁还介绍了第四人入伙。

王文绪,是汪家仁在冶金机械修造厂的师兄弟,曾先后入狱服刑17年。

四人团伙成型后,开始在市场,鞋城、家具市场、烟市等地寻找业主进行跟踪入室抢劫,大肆劫掠财物。

四人合作严密,下手凶狠,所以被劫持的人几乎都不敢反抗,也幸好如此,孙德林团伙虽然入室抢劫屡屡得手,但并未发生人命。

而在室外,则是屡屡杀人。

二:劫车杀人

仅在1994年1月至5月这短短的5个月里,他们就连杀5名出租车司机,平均每月就杀死一人!

1994年1月,孙德林团伙计划抢劫铁西某厂的工资款,或者抢劫某银行。但首先要准备一辆跑得快的轿车,作为交通工具,还计划准备一辆小型货车,作为抢劫后逃跑、中途“接应”换乘的交通工具。

1月9日上午,王文绪到辽阳雇了一辆蓝色微型帆布篷货车,司机叫做李争,听说要去沈阳拉货,李争还为接到一个长途活儿而暗暗高兴。

当李争开车到铁西区亚洲宾馆前,汪家仁自称是货主,然后上了车,而后车开到南郊大堡一个偏僻的地方,孙德林和汪家礼早在那里等候。

几人将李争捆绑起来扔进了车篷里,之后汪家礼、孙德林进了驾驶室,让汪家仁和王文绪在车篷里扼死李争。

但在动手期间,李争拼命挣扎,同时还说:“你们要车……我给你们……何必……对我……这样呢……”。

这让王文绪动了恻隐之心,有了放李争离开的想法。

孙德林停车后下车走过来说道:“干这个还能讲仁义道德吗?”,随后将李争活活掐死。随后将尸体丢入一口枯井中。

第二天几人准备抢劫铁西区某厂,但看到铁西区公安分局好多警察在大街上,四人随即丢车逃跑。抢劫计划流产。

可几人不死心,3月21日早上六点,孙德林看中了一辆白色“伏尔加”,随后将年近四旬的司机师傅刘志国骗到于洪区大坝下南塘鸡场附近的土道上,与同伙们会合,将刘志国勒死。

同时被勒死的还有汪家仁在南塔骗来的一辆“132”型长箱货车的车主吕庆安。

每次抢劫活动中,凡是需要动车的,一般都由汪家礼驾驶,因为其他人的开车技术都不如他。而这次抢来的轿车,白色“伏尔加”是汪家礼不熟悉的车,为此汪家礼呵斥了孙德林。这也是两人间隙的开始。

加上当时准备抢劫的酒厂不知什么原因没有给职工发薪,所以抢劫计划再次流产。

随后没过两个月,5月19日、20日两天孙德林团伙又杀害了货车司机唐洪伟和轿车司机居永志。而因为计划抢劫的南塘鸡场的工资也出现了意外,导致又一次计划落空。

虽然计划没有实施,但被害的司机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具具被勒杀致死的尸体,一辆辆被劫后丢弃的无主车辆,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警方也高度重视,但因为孙德林团伙抛尸分散,行动迅速,几乎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所以这些案件一度都成为了难解之谜。

三:买枪

在这些行动中,孙德林团伙四人也发生了不少争执,起初汪家礼是绝不敢和孙德林争吵的,但随着杀人的增多,自身也变得极为暴躁,偶尔也会顶撞孙德林。

王文绪则更是脾气火爆,自认孙德林只是个莽夫,不适合当老大,所以常常对孙德林提出的计划不屑一顾,两人也因此发生过剧烈争吵,直至后来不欢而散。

而汪家礼汪家仁两兄弟则还是跟了孙德林,因为他们认为孙德林的狠,是他们不可或缺的。

王文绪退出后,孙德林又找了自己的三弟孙德松入伙。

孙德松小孙德林10岁,曾入过伍,性格较为孤僻,因为之前曾与孙德林实施过多次诈骗,所以也比较听孙德林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