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不识二王事,要谈悍匪也枉然 。

说起悍匪,东北二王案件,是不可被忽略的一起案件。

东北二王案件如此有名不仅仅是因为案件本身的凶残,还因为处于意义深远的83年严打期间,并且从某些方面而言还可以说对我国武装警察部队的组建起到了一定的催生作用。

下面一起来看下,东北二王案件的具体经过。

一:医院惨案

1983年2月12日,大年三十的这天,在沈阳风景区小河沿北岸的解放军某部医院内,全体职工都在院内俱乐部观看电影,整个军医院内除了俱乐部,其他地方都是一片安静。

这个时候,有两个年轻人,一个大个子,一个小个子出现了,小个子推着个自行车走在前面,大个子一身空军打扮,戴着口罩跟在后面。这两人向着军医院的小卖部走去。

有个军医院的给养助理员吴永春,在看电影时候想到自己给战友买了烟,就想回家去取,在路上发现了这两个看起来有些可疑的人。

随后吴永春遇到了军医院政治部副主任周化民,将见到那两个可疑人的事情告诉了周化民。

年已半百的周化民,曾做过保卫工作,警惕性很高,听完吴永春的话,马上开始找这两个人。

搜寻过程中,先找到了那个大个子,但之前吴永春看到大个子的时候,他穿的是黄军装上衣,而现在穿的却是蓝上衣,而且这件蓝上衣明显偏小,有些不合身,这种蹩脚的更衣手段,更加大了他的可疑。

吴永春看大个子身高体壮,怕出什么意外,正好看到了汽车司机毕继兵,就喊来一起将大个子堵住,并询问他的来历以及在干什么。

距离近了,才能具体看到,这个人虽然看起来高大,但也只是个子高,体型确实很瘦,扁身板,有点驼背。冬瓜长脸,肤色煞白,细眯眼睛单眼皮,两边眼角往下拉着。说话轻声细语,像是文弱书生。一露稀疏的黑尖牙齿,又给人一种恐怖感。

大个子明显心虚,结结巴巴地说自己是来给人看病的,然后说自己是汽车制造厂的。

通过查验工作证发现,这个大个子叫做王宗玮,二十六岁,确实是车间工人。

在询问期间,证实身份后,吴永春想到之前还看到个小个子呢。

就又去院里寻找。

很快,吴永春就发现一个一个身着空军服的骑车人,本来吴永春没在意这个人,以为是内部人,但后来发现这个骑车的明显是在院子里绕圈子,而且骑车过程中也是左探右望的。这时候才猛然想起这个骑车人可能就是小个子,他也换了衣服。

随后吴永春装作不在意,等那个骑车人骑到他身边时,他突然跃起将骑车人拦腰抱住。

小个子被突然袭击,自然是有些惊恐,大喊大叫的,还自称自己就是医院的人。

吴永春听到小个子的话,更是不信了,医院里的人,无论男女老少,吴永春都认识,这个小个子肯定不是医院的。

看到小个子手里拎着一个黑提兜,打开一看,里面是成条装的烟以及一个钳子,吴永春马上想到这个小个子可能是去小卖部偷盗了。

恰好此时军医院教导员刘福山走过来,连同赶来的炊事员老王,几人一起将小个子拽到了门诊大楼。

吵嚷的声音将在外科诊室盘问大个子王宗玮的人都引了出来,王宗玮也出来看到了小个子被众人抓着的场景。

而后周化民看到王宗玮出来,又回头把王宗玮推了回去,继续盘问,这时候,外科诊室内就只剩下周化民和王宗玮两人。

小个子被众人押到了外科诊室隔壁的住院处办公室里面,随后医生孙维金、司机毕继兵、助理员户文成和工人李作舟等人也都被声音吸引过来。

众人把小个子拎着的包打开,然后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在了桌上,除三条凤凰牌香烟、一把钳子,还有一千多元现金、三十包味素,以及作案用的锥子等,散落在桌面上。小卖部的人员赶来认定,这些钱和物品是从小卖部偷盗出来的。

而后教导员刘福山示意再搜一下小个子的身,吴永春和毕继兵扭住小个子胳膊,刘福山搜了一下上衣口袋,而后搜到小个子前胸的时候,刘福山脸色顿时一变,有过军人经验的他,只摸了一下,就知道那里面有把枪!

可还没说什么,小个子突然就像只被抹了脖子的鸡,垂下头来,全身颤抖,一边叫唤,一边抽疯,“哎哟”一声,直愣愣地往前倒下去!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小个子怎么了,突然就听到外面几声震天动地的“砰砰”声,卢文成快步闯出住院处,要想探个究竟。一出门,正遇见大个子王宗玮手拿五四手枪,匆忙地在外科办公室门口换完枪梭,随即凶恶地举起枪,向卢文成射出子弹,将卢助理员击倒。

刘福山经验丰富,第一时间知道是发生了枪击,大喊了一声:“坏人行凶,赶快对付!”而后抓起一人高的挂滴流瓶用的铁架子躲在了门边。

孙大夫也是急忙抓起电话筒,向保卫部门报告情况,出现在门口的王宗玮看到孙大夫手持电话,直接就对着孙大夫连开几枪,孙大夫随即倒地,门边的刘福山扬起架子,想要与王宗玮搏斗,可王宗玮直接当面开枪,刘福山被击中要害,倒在血泊之中。

在这极其紧张的形势下,小个子始终被吴永春和毕继兵抓着。也正是小个子在前,大个子王宗玮才不敢开枪,怕打中同伴,随后毕继兵回头想要寻找拼斗的武器,可露出身位的时候,也被大个子王宗玮开枪击中倒地。

只剩下吴永春一人后,吴永春希望大个子能把子弹用完,然后他就能反击了,同时狠狠的勒紧了小个子,将他挡在前面,可在趁机想要攻击大个子的时候,还是被枪击中。

倒地后的吴永春听到小个子说了一句:“这小子没死,妈的,他最坏,再给他一枪!”

“砰”地又是一声枪响!

吴永春又中一枪。

随后大个子小个子两人将桌上的东西都装起来,跑了出去。

两个凶手跑了后,恢复了一些力气的吴永春,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他浑身是血,中了两枪,一颗子弹穿透他的两颊,一颗子弹从脖子射进。

这个当了十多年老兵,用帽子堵住漏气的喉管,用自己的毅力,起了数次,终于是勉强站起,然后步履艰难的走出了大楼,到门口后,丝毫不顾自己的伤势,用嘶哑的声音奋力呼喊:“快抓贼呀!快抓凶手呀!”

二:亡命逃亡

此时,是下午一点。

下午1点10分,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分局接到报案电话。局长和刑警队政委、队长带着刑警和武警,乘摩托车和汽车,分两批一溜风地先后于1点25分和35分到达现场。

下午2点10分:沈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立即派出追击小组,沿路访问群众,追捕凶手。

几分钟之后,辽宁省公安厅和沈阳市公安局的领导也都赶赴现场。

大年三十的这天,几十分钟内省、市、区公安部门的各级领导,带领数支侦破分队和技术人员,从市里各处汇聚到现场。

从现场两个房间和走廊里,共发现13枚五四手枪的弹壳。

周化民、刘福山、孙维金、毕继兵四位同志都已死亡,吴永春、卢文成、李作舟三位同志身受枪伤,在病房里紧急抢救。

现场发现了大个子扔下的一个黄挎包,而后小卖部工作人员说来看物品时候,看到大个子曾交出一个工厂通行证,后从现场仔细寻找几十分钟,在李作舟手里找到了王宗玮的通行证。

下午3点30分,确认犯罪分子之一就是王宗玮,而另外一人,很可能就是王宗玮的二哥,刑满释放分子王宗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确定了身份,但因为当时现场人员死的死,伤的伤,确定犯人身份浪费了太多时间,3点时候,“二王”已趁隙蹿上了南下的列车。

北京天安门广场东侧路南不远的地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大院内,2月13日凌晨,收到了辽宁省公安厅打来的电话,报告了“二王”案件的情况。

根据辽宁省公安厅传过来的二犯照片和特征,公安部就发出十三号通缉令,向全国通缉持枪杀人潜逃犯王宗坊和王宗玮。

2月14日,一天无信。

2月15日夜,铁路公安部门传来信息,“二王”再次犯案。

事情发生在从北京开往广州的第四十七次列车上,当晚九点左右,旅客们都在昏昏欲睡,进入梦乡之际。乘务员在安静的车厢中,轻手轻脚的仔细检查着旅客们的包裹。

在二十二号车厢,乘务员摸到了一个形状像手枪的东西,找来乘警打开后,果然是手枪。

找到包裹的主人后,便要求主人出示持枪证。

这个包裹的主人,正是“二王”。

在乘警靠近的时候,大个子在裤兜里扣动了扳机,击中了乘警的耳朵。车厢陷入一片混乱。

随后“二王”想要跳车逃跑,但车门紧闭,两人打不开,就在两人着急之际,列车因为这个紧急情况,刹了车,这次刹车,刚好给了两人机会,两人打破车门上的窗户,从中跳出。

“二王”跳车的地点,是衡阳市以南四十里的西里坪。

因为列车急刹造成的刺耳声音,吸引出了西里坪车站职工的一名家属出来探望,这名家属在夜色中看到了两个人从路基上滚了下来。这两人还向他问路,但因为两人过于可疑,这个家属并没有答话,那两人也很快离去。

随后天空开始下起了雨。

四十七次列车紧急停车15分钟,在车门玻璃上提取到了两人翻窗时留下的血迹,通过车厢里蛋壳的比对以及血迹的鉴定,证明是罪犯王宗坊的血。

仅几个小时后,午夜12点,公安部发布命令,通知湖南省公安厅,立即控制“二王”活动地区,组织力量,在衡阳一带围捕他们。

从2月16日凌晨起,衡阳市公安局得到追捕“二王”的命令后,就以两人跳车点为中心,在周围开始了搜捕,并对道路进行设卡拦截。加上连绵的雨水,气氛压抑而紧张。

可令警方没想到的是,“二王”下车后,就扒乘了个货车,所以很快就已经进入了衡阳城内。

16日凌晨两点,衡阳市第四医院的夜间值班室,接收了一高一矮两个被雨淋湿的人。

小个子右手虎口裂开,无名指的伤口又深又长,护士领他到手术室,清洗后作缝合手术。虎口缝一针,无名指缝两针,右手包扎上纱布。随后他们付款离去。

17日早晨7点30分,冶金医院的职工上班后打开防保室的房门,发现三张办公桌合并在一起,墙上的一块塑料薄膜垫在桌子上,窗户用花纹纸遮蔽着,一条毛巾,两个口杯丢失,在桌子底下拾到散失的15元人民币。这一切说明夜里曾有人在这里偷宿,清晨来不及清理就逃走了。

虽然众多线索,都可以证明这些都是“二王”所为,但两人速度快,警惕性高,总能很快的消失,加上当时侦破人员都认为二王会很快逃出衡阳城,所以大部分警力都集中在城外,也就导致一直没能切实捕捉到两人踪迹。

上午9点45分,再次发生枪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