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叫杨静,38岁,我算晚婚晚育,4年前才生了女儿。

生第一胎的时候太出血,差点要了我的命,所以和老公商量后,决定不生二胎了。可公婆有执念,说公公的其他兄弟姐妹都有男孙,就我们家没有,在宗族里抬不起头来。

不过我才不管这些,他们爱说就让他们去说吧,我才不会为了让他们有面子,拿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当赌注呢。

可我到底还是低估了公婆的作妖能力,为了催我生二胎,他们使尽浑身招数。

先来软的,没事就给我老公打电话,说几句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他们也没几年活头了,要是有生之年抱不上孙子,他们死不瞑目。

每次翻来覆去都是这些葫芦话,听得我们都麻木了。

见我们无动于衷,公婆就想来硬的,绝食。有天晚上9点多了,我们接到大伯的电话,让我们赶紧回去一趟,说我公公饿晕过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吓得我们连夜开车回去,好在最后有惊无险。

见公婆这么执着,老公也开始有点动摇了。

他小心翼翼地问我:“老婆,要不你考虑下,你看我爸妈都这样了,咱们做子女的也不能做得太绝对,你说是吧。”

我瞪了老公一眼,好几天都不想理他。

让我真正动了生二胎的心思,其实是因为女儿

女儿3岁左右,在小区公园玩的时候,每次看到一些小宝宝的时候,她都会特别高兴。

人家带小宝宝走到哪,她就跟到哪。有一次,人家见她这么喜欢小宝宝,就开玩笑跟女儿说:“赶紧让你妈妈给你生个小妹妹。”

女儿很激动地转过头来看了看我,轻声说道:“妈妈,生个小弟弟,小弟弟。”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那之后,女儿就会经常说让我给她生个小弟弟的话,听多了,我也动心了,想着生个二胎,2个孩子也有个伴。

调理了一段时间后,我顺利怀孕,今年7月底,剖腹产生下了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推出产房的时候,女儿高兴地在旁边又蹦又跳:“妈妈好棒,真的给我生了个弟弟啦。”

一旁的公婆也笑得合不拢嘴,他们看着我儿子,嘴里一直“啧啧啧”响,“咱们宝贝孙子长得可真俊啊,这眉毛,这眼睛,多像咱们儿子啊。”

我还是第一次见他们这么高兴,记得我生女儿那会,他们就像被霜打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哪像现在看着他们的小孙子的这副模样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中大奖了呢?

生完儿子的那段时间,老公的工作也开始忙了起来,公婆的关注力也都在儿子身上,我有些担心女儿会为此失落,导致她不喜欢弟弟。

可让我欣慰的是,女儿很乖,那段时间,她不吵不闹的,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洗手,然后先来看看我,然后再去逗弟弟玩。

她特别喜欢跟弟弟玩,总会在婴儿床前跟弟弟玩“躲猫猫”的游戏,或者给弟弟唱歌听,还像个小大人一样,给弟弟把被子盖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幅画面很美好,可是经常会被婆婆的一声呵斥给破坏掉。

“你别摸你弟弟,你手脏。”

即便女儿反复强调自己已经洗过手了,可婆婆依然不让她碰儿子。怕她不小心会挠到儿子的皮肤,手指甲会弄到儿子的眼睛。

我对婆婆的行为很反感,但我当时因为剖腹产的关系,腰部一直不太舒服,有时候翻身都有点困难,根本没有力气去跟她争论。

我只好让老公去跟婆婆沟通一下,不要总是动不动就大声呵斥女儿。

老公每次都会打圆场,“哎呀,我妈也是担心女儿没轻没重的,她本来就大嗓门,没别的意思,我特地去说她,她肯定会认为你在背后说她坏话呢?”

自从儿子出生后,老公也是肉眼可见的变了,很明显,他更喜欢儿子。

那个从前和我一起坚持不生二胎,说女儿才是小棉袄的老公,现在妥妥的和公婆一样,看到儿子两眼放光,看到女儿就各种敷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好不容易终于要出月子了,儿子满月那天,老公提前下班,还买了一个蛋糕,说先在家里仪式感一下,等儿子4个月的时候回家大办宴客。

那天晚上,婆婆抱着儿子,我搂着女儿,大家都高高兴兴的。

知道他爸爸要买蛋糕,女儿晚饭还故意少吃了一些,她眼巴巴地看着蜡烛被吹灭,没等切蛋糕,她就迫不及待趴到蛋糕上去啃了一大口。

一只小猫赫然站在眼前,我刚想说你这个“小馋猫”,没想婆婆重重地拍了她一巴掌,尖声呵斥道:“你饿死鬼投胎啊,这是弟弟的蛋糕,应该弟弟先吃,你看看你,脏死了,这个蛋糕还能吃吗?”

我顿住了,怒火一下就窜到了脑门,我毫不客气地回击道:“不就是一口蛋糕吗?有必要说得那么难听吗?弟弟现在这么小,又吃不了,咱们就是意思一下而已。”

女儿撇了撇嘴,委屈巴巴地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

儿子也被我们的声音给吓得哇哇大哭。

公公对着女儿翻了翻白眼,也在一旁附和:“你就是太宠她了,才这么没大没小的,不好好管教,以后还得了。”

此时我对他们这段时间的区别对待,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是我女儿,我宠她怎么了?就一口蛋糕,还能让你们操心起她的未来了?这段时间,你们眼里只有小的,对我女儿不闻不问的,那天她发烧生病,我让你们帮她擦擦身体,降降温,你们这当爷爷奶奶的怎么做的,就丢给她一块湿毛巾让她自己擦。孙子是宝,孙女就是一根草了吗?如果你们要这么区别对待我的两个孩子的话,那我不欢迎你们住在这里,我不想让我女儿因为你们受到伤害。”

婆婆也不甘示弱,“我住我儿子的房子,抱我儿子的儿子,你算哪根葱,敢赶我们走,儿子,你说是不是?”

她鼻子朝天地看着一直打圆场的老公,让他马上表态。

看我老公啥都不敢得罪的姿态,我真是快被他气死了。

“你儿子的房子?你儿子的儿子?没有我,他能买得起这房子,别忘了,首付我家出了一半,而且房本也有我的名字,儿子也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你儿子自己能生得出来吗?”

婆婆给我堵得无话可说,一把把我儿子塞到我老公手里,气呼呼地和公公回了房间,狠狠地摔上门。

老公还想说什么,我大吼了一句,“你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要是这件事你处理不好,离婚。”

骂完老公,我赶紧拿纸巾给女儿擦擦眼泪,拿勺子喂她吃蛋糕,“好吃吗?”女儿点了点头。

我摸了摸女儿的头,又从老公手里把儿子接了过来。

公婆重男轻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以前没有住在一起,他们爱怎么样我也懒得理会。但是现在住在一个屋檐下,我就不能允许他们这么对待我女儿。

这是我的底线,绝对不容许他们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