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万万没想到,杭州亚运会,第一个圈粉的是她。

● 9月26日,“被叙利亚第一夫人圈粉了”登上微博热搜第一

杭州亚运会开幕式上,当叙利亚代表团入场时,现场中国观众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

当镜头扫到主席台上,叙利亚第一夫人阿斯玛起身鼓掌,尽显优雅。尽管他们只有8名运动员,但她还是为他们骄傲。

这一幕,令人动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9月22日,阿斯玛去杭州灵隐寺为她的国家和人民祈福,中国女游客摸着她的脸夸赞道:“你真漂亮!”,阿斯玛笑着回应:“你们有个美丽的国家!”

这个回答,戳中了无数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尽管她的国家战火纷飞,尽管她被西方制裁,又身患癌症,但她始终支持丈夫,坚守国土。

美国方面曾表示,她抵得上一个师的兵力。

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沙漠玫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阿斯玛夫人今年48岁。

她于1975年8月出生在伦敦,她的名字是阿拉伯语中“卓越”的意思。

她和丈夫巴沙尔·阿萨德,信仰的教派完全不同。

不仅如此,她的故乡霍姆斯是2011年叙利亚内战的发源地之一,一度成为叙利亚反对派的大本营。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已经移民英国。

在重视地域、教派和乡土气息的阿拉伯国家,巴沙尔和阿斯玛能够走在一起,完全出乎人们意料。

● 阿萨德家族,一个传统的什叶派阿拉伯家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阿萨德家族,一个传统的什叶派阿拉伯家庭

阿斯玛的大学母校是伦敦知名的贵族学校玛丽王后学院,她在大学毕业后前往摩根大通上班,从事金融领域的工作,是名副其实的精英女性。

而她未来的丈夫巴沙尔,当时正在放弃成为眼科医生的梦想,被父亲哈菲兹丢到军队中锻炼。毕竟他是叙利亚总统的儿子,将来要继承父业。

巴沙尔在一次前往英国出差的宴会上到了阿斯玛,两人一见钟情。

在那段时间里,阿斯玛抛开了忙碌的工作,低调地与这位“总统之子”相恋。

巴沙尔的年龄要比阿斯玛大10岁,幸运的是,两人之间没有代沟,巴沙尔的父母也并没有阻挠这场自由恋爱。

● 巴沙尔夫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巴沙尔夫妇

2000年,巴沙尔的父亲哈菲兹病情恶化,为了尽快继承父位,他们在当年1月秘密完婚,让老总统安详离去。

当时,叙利亚民众根本不知道阿斯玛长什么样,因为在这个保守的阿拉伯国家,妇女一向“低调”。

在他们结婚5个月后,老总统去世,巴沙尔接班,她也变成了第一夫人。

像叙利亚这样的阿拉伯国家,妇女的社会地位并不高,政要们的妻子大多无法抛头露面。而从小在英国长大的阿斯玛,当时不过25岁,显然无法接受这种压抑的环境。

所幸,她的丈夫并不保守,他以前也曾在英国留学,而他当上总统的时候也才35岁,自然不会喜欢老一代的保守作风。

他积极推动改革,在叙利亚推广互联网,吸引外资,疏导舆论,力图让叙利亚“赶上21世纪的步伐”。这一系列的改革,被人们称为“大马士革之春”。

● 大马士革城墙下的阿斯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大马士革城墙下的阿斯玛

对于丈夫的改革,阿斯玛非常支持。她打破了人们对阿拉伯国家女性的固有看法,时常跟着丈夫四处访问。她不像传统的阿拉伯妇女那样裹着头巾,而是落落大方地露出一头富有光泽的栗色长发。

而在整个阿拉伯世界,只有约旦王后拉尼娅会这么做,有些阿拉伯国家甚至认为妇女露出头发是违法的。这也难怪一些西方媒体会将阿斯玛与拉尼娅相提并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8年,阿斯玛随丈夫前往法国访问时,一家澳洲媒体如此描述她的形象:“阿斯玛穿着齐膝短裙和露肩晚礼服,和她那保守的婆婆形成了鲜明对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阿斯玛不仅仅是想个抛头露面的“花瓶”,而是真的在履行第一夫人的职责,为促进叙利亚的妇女解放,支持经济改革,保护文化遗产做出了贡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5年,阿斯玛牵头创立了公益机构“马萨尔”,为叙利亚儿童提供教育支持。

她还创建了向叙利亚农村地区提供小微贷款的非政府机构,以及向叙利亚青年创业者提供商业培训的机构。

她积极传播叙利亚的历史文化,在卢浮宫举办叙利亚文物展会,甚至邀请欧洲的学者参与巴尔米拉古城的发掘和保护。

● 拥有2000年历史的巴尔米拉古城遗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拥有2000年历史的巴尔米拉古城遗迹

然而,阿斯玛和丈夫的事业并非一帆风顺。巴沙尔被认为是个软弱的人,他无法调和叙利亚的教派,民族问题。“大马士革之春”也没有让叙利亚人感受到富裕和自由的来临,叙利亚依然贫穷,叙利亚并不安宁。

2011年,叙利亚和很多阿拉伯国家一样爆发了街头抗议活动。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道,要求巴沙尔辞职。

冲突从一开始的街头对峙,变成了战争,并延续至今。在战争刚刚打响的时候,没有多少人会看好巴沙尔,巴沙尔一度想过辞职,然后前往俄罗斯度过余生。

当时,有很多人认为阿斯玛和她的孩子们已逃离了叙利亚,前往海外避难。在一片悲观的氛围下,阿斯玛和巴沙尔仿佛脆弱不堪,很快就会成为风中柳絮一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在丈夫最困难的时候,她没有独自撤退。她曾短暂消失了一段时间,但又很快站在巴沙尔的身边出席公开活动。尽管阿斯玛很少在这种场合讲话,但仅仅只是站在丈夫身边,人们便能知道她坚定不移的立场。

阿斯玛支持丈夫的举动激怒了很多国家,因为巴沙尔在西方的形象与萨达姆、卡扎菲没什么两样。

尤其是在英国,人们呼吁剥夺她的英国国籍。一些国家甚至对她,以及她的娘家人也实施了制裁。这意味着阿斯玛不能再像以往那样自由自在地前往英国了。

危险不仅发生在遥远的千里之外的欧洲,阿斯玛所在的大马士革也并不安全。

● 巴沙尔夫妇去孤儿院看望孤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巴沙尔夫妇去孤儿院看望孤儿

巴沙尔领导的政府军很难在短时间内击败叛军。几乎每一个省都在激战,就连大马士革市中心也时常遭到叛军的炮击。

叛军甚至把地道挖到了总统巴沙尔的官邸下,打算炸死巴沙尔,所幸被军方提前察觉,才没有让他们得逞。

巴沙尔一直苦撑到2016年才等到俄罗斯出兵,在此之前,有数不清的官员,军队甚至亲人背叛了他。巴沙尔忙得焦头烂额,他长出了白头发,和家人团聚的时间也变少了。

他急需亲人的理解,人民的支持,而阿斯玛在战争中的表现,让他收获颇丰。

● 巴沙尔·阿萨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巴沙尔·阿萨德

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阿斯玛多次现身,为前线将士和总统打气。她不止一次驳斥了“巴沙尔的家人已经逃亡海外”的谣言。

2013年,阿斯玛在大马士革歌剧院举办公众活动时说:“是的,有很多人建议我带着孩子离开叙利亚,他们愿意提供安全保障,甚至是是财政上的保障……但我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从未想过去其他任何地方。”

她不容置疑地表示:“我昨天站在这儿,今天也站在这儿,我明天还会站在这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实上,如果阿斯玛和她的孩子们前往海外,她确实可以继续过着舒适的生活,不用为金钱和政治清算担忧。但她宁愿留在战火纷飞,随时可能遇到危险的叙利亚。

作为总统的妻子,阿斯玛很明白,她必须和丈夫站在一起。

叙利亚已经有很多家庭流了血,她需要带头表率,绝不能逃跑。如果连总统的家人都离开叙利亚,必然会让军民们寒心。

● 巴沙尔夫妇看望伤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巴沙尔夫妇看望伤兵

尽管叙利亚的战火并没有完全停歇,但不管这个国家有多危险,人们总是能在电视上看到阿斯玛夫人四处奔走,出席公开活动的画面。

她时常前往危险的前线村庄,也不忘慰问受伤的伤残军人。

十年的战争中,她几乎走遍了叙利亚政府军控制的每一个城市,去过大马士革的每一个学校和医院。她为无家可归的难民做过饭,援助过无家可归的难民,为残疾的士兵推过轮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阿斯玛的所作所为,无非是在告诉叙利亚人,她和巴沙尔绝不会抛弃祖国,他们与叙利亚军民同在,而且会坚持到底,对获得胜利充满信心。因为那些没有信心的失败者通常早就让妻儿老小逃到海外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8年战事逐渐稳定,为了支持叙利亚重建经济,阿斯玛多次出现在学校、工厂和农田里,了解各行各业的困难,关心教育和医疗。

每当出现在公众场合,她总是展现出谦恭,温和的品质,身边也没有跟随保镖。

她为巴沙尔,也为叙利亚政府迎来了不少好感,让人们意识到巴沙尔充满亲和力和人情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要知道,当时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和海湾国家媒体,都在丑化巴沙尔,丑化叙利亚的形象。巴沙尔一家被塑造成了“铁石心肠的狄克推多”。

2018年,阿斯玛被诊断出乳腺癌。癌症本身便是厄运,而乳腺癌在中东国家普遍被视为难以开口的禁忌。很少有妇女会谈论乳腺癌,很多中东人甚至认为乳腺癌是一种上天降下的惩罚。

阿斯玛并没有被癌症吓倒,而是大胆公开了自己的病情,并没有太多的顾忌,以此表达对癌症的不惧。

为了化疗,她剪掉了长头发,暂时系上了头巾。

● 做完化疗手术后,阿斯玛看望伤残士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做完化疗手术后,阿斯玛看望伤残士兵

尽管她身患癌症,人们却没有从她的病情中看到绝望和痛苦,而是在一张又一张与丈夫相聚,与民众零距离接触的照片中感受到温情和坚强。

她始终保持乐观的态度,让叙利亚人重拾勇气,坚定战胜困难,重建家园的信心。

当她大病初愈的时候,她安慰人们:“我的旅程已经结束,我完全征服了癌症。”

就这样,阿斯玛十年如一日地支持着丈夫,与民众一同见证了战争,也终于看到了巴沙尔总统即将走向胜利的曙光。

● 刚刚战胜乳腺癌的阿斯玛,头发少了很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刚刚战胜乳腺癌的阿斯玛,头发少了很多

人们常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在与巴沙尔的20多年婚姻中,她始终站在丈夫身后,用行动支持他,从没有想过逃跑。

人们常说巴沙尔夫妇性情软弱,难以服众。然而,在这场长达10年的内战中,阿斯玛和巴沙尔看似柔弱,实则韧性十足。

他们永不言败,互相扶持,乐观地支撑着这个国家正常运转。他们的所作所为,一点也不输于那些失败的“强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是因为对丈夫,对国家抱有深爱,阿斯玛才能和巴沙尔共同走过最危险的战争年代。这份经历了战火考验的“忠诚”要比和平时代更为珍贵。

相信上天会眷顾这对相濡以沫的夫妻,也相信叙利亚迟早会见到和平来临的曙光。文/朱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