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金科状元偶遇一心刺杀驸马的女刺客。
兜兜转转,却不知缘分早已注定。
1.月黑杀人夜
当明晃晃的佩剑横到脖子边时,他才后悔为什么要赶上黑灯瞎火的时候在驸马爷的府邸里瞎转悠。
果然应了那句话,“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啊!
不过就是走了条风景迷人点、人烟稀少点的小路,就能和刺客碰个正着。
“说,你是谁?”
此人虽黑衣蒙面,但声音却暴露了自己女儿家的身份。
“在下今年科、科举一甲状元,万楚。”
他声音发颤,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又极惜命的文弱书生。
“哼。”女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愤然道,“连金科状元都和杨洄扯上关系了,这朝廷果真成了摆设!”
他脸色煞白,“姑、姑娘啊,这刀剑无眼的,可悠着点。”
“你来驸马府做什么?”
她继续发问,把佩剑逼得更近。万楚觉得自己的脖子冰凉一片,不敢妄动。
“明日是端午,驸马便请了不少官场中人小聚。”他看着她的眼神微微放松下来,壮着胆子又道,“这两日肯定守卫森严,姑娘、女侠,你要不择日再来吧。”
“不用你在这里装好人,想让我留着你的狗命给杨洄通风报信?”
“你杀了我,所有人就都知道有刺客闯入,你再来可就难上加难了。”万楚为了自己活命,认真地分析。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什么,凭什么?
万楚的脑子开始飞快地转动,最后不得不硬着头皮,可怜兮兮道,“凭我、我真的跟驸马不熟啊!”
“这么贪生怕死,自然有办法治你。”
她说着摸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一粒药丸不由分说地扔进他嘴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你给我吃的什么?”
“毒药啊。”
她说得很是轻巧,却急坏了万楚。
看着他万念俱灰的样子,她收起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只要你不告密,明日此时此地我把解药双手奉上。如若……”她恶狠狠地威胁,“如若你告密,增加了守卫,我便再混不进来。三日之后,你必毒发身亡!”
接着万楚能做的就只是呆呆地看着她敏捷的身影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中。
这叫什么事儿?明明是来过节,就凑了一次热闹还给自己惹了一身麻烦。
不过听声音,这姑娘年岁不大。驸马早过了而立之年,这样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也可以扯上恩怨?
只是眼下他可管不了别人的事情,还是自己的性命要紧。
看她年纪轻轻,心肠倒是狠毒。如今只能希望给她保密,他就能保命吧!
2.良缘错配
唐,开元年间。
唐皇李隆基专宠武惠妃,咸宜公主可谓“女凭母贵”,皇上对这个小女儿疼爱有加。
作为咸宜公主的驸马,杨洄自然在这群皇亲贵胄中站稳了脚跟。
杨洄和生性平淡的咸宜公主不同。他喜结交官场人物,常借节日请达官显贵在府中小聚,以扩充官场势力。
端午晚宴是从黄昏开始的,地点设在驸马府内的湖畔边。
人们在湖边饮酒取乐,湖中央的凉亭里,戏子正在唱戏。
万楚虽在长安城内已二月有余,被杨洄正式邀请却是第一次。
朝廷上见风使舵的大有人在。看着驸马爷有意拉拢这状元郎,都开始讨好万楚。
万楚倒是很不适应,他无奈地应付着端起酒杯向他敬酒的官员,心里盘算的却是快点到晚上,可以开溜去找昨天的女刺客。
戏子唱罢,古琴的声音响起,悠扬婉转似轻吟。几个舞伎登台,为首的着淡妆,穿着广袖石榴裙。她随着琴声缓缓起舞,明艳动人。
宾客专心地欣赏,可万楚盯着这舞伎的身形和眼睛却怎么都笑不出来,端着的酒杯“啪嗒”一声摔在地上,碎了。
这不是,这不是……
“万兄是怎么了?”
杨洄寻声看过来,眼神充满探究。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过来,连琴声都停止了。
万楚紧张万分。
“早闻状元郎文采过人,父皇殿试时对你的文章赞不绝口,不知万大人是不是有所指教?”
咸宜公主坐在主座,柔声开口。
看似不经意地询问,却为他找了个台阶下。
他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他思索一番便道,“我看这舞伎清丽的舞姿,想到几句。西施漫道浣春纱,碧玉今时斗丽华。眉黛夺将萱草色,红裙妒杀石榴花。新歌一曲令人艳,醉舞双眸敛鬓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则美矣,只是这诗怕还没作完吧?”杨洄不依不饶。
“谁道五丝能续命,却令今日死君家。”
憋出最后一句的万楚如临大赦。
咸宜公主、杨洄和一众宾客听后却乐不可支。
杨洄笑道:“这岂不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万兄不愧是江南才子,实是多情种啊。”
“可不只是多情呢,我看是对琳琅钟情了。”咸宜公主忍不住揶揄。
杨洄询问地看向自己的妻子。
“他道‘碧玉今时斗丽华’,这‘琳琅’的意思可不就是碧玉?两人怕是早就相识,万大人这是在向你要人呢。”
万楚听后只觉汗颜,这咸宜公主莫不是有做媒的嗜好?如此牵强的联系,她都能想出来。
“如此,我若不把琳琅送给万兄,倒棒打鸳鸯了。良辰美景,正该成段佳话。”
众人纷纷称是。
认清形势只得千恩万谢后的万楚看向湖中凉亭。
那舞伎先是一脸的不知所措,然后冲他怒目而视。
“这下是真的完蛋了。”
他在心中给自己判了杀无赦。
3.无奈结盟
约定的时间已过了好久,可万楚待在屋内丝毫没有赴约的意思。
不消多时,有人推门而入。
清脆却夹杂着怒气的声音响起,“你可真有意思,就连用个晚膳都不忘自己穷酸书生的本质。”
“我是怕你……”
万楚的话被打断,“怕我什么,假借献舞之名行刺?”她反客为主地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继续说,“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蠢?”
“我没想到你是驸马府的人。”
万楚没在乎她的出言不逊,寻了个离她稍远的椅子坐下。
“呸!”她厌恶地皱皱眉,“我才不是这儿的人。”
“咸宜公主叫你琳琅,名字可有假?”
“名字自然是真的,但我没必要跟你解释这么多。”她把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恶狠狠道,“我是来兴师问罪的!”
“问、问什么罪?”他被琳琅的拍案而起吓了一跳,又开始结巴。
“你不是真以为我会乖乖跟你走吧?”
她看着他似乎把这事儿忘了,很是生气。
“那个,我答应下来只是权宜之计啊。”
那种时候她希望他有什么反应。
他倒是希望能把真相抖出来,可只怕他也会以同党的罪名抓起来。
琳琅被他气得不行,在屋子里踱来踱去。
天知道混进驸马府有多难。
她待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把地形都摸透了。
昨夜本是下手的大好时机,怎料这个冒失的家伙跳出来搅局。
万楚则欲哭无泪,若能想到现在的局面,他怎么都不会因夜色甚好就去散步。
过了一会儿,她仿似做了天大的决定,“今晚是我最后的机会,成败在此一役。”
看她斗志昂扬的样子,他都不忍心泼她冷水。
他不确定是不是该和杨洄站在一个阵营,但是……
他艰难开口,“你打算何时把解药给我?”
她白了他一眼,拿出一粒药丸,却在递给他时突然把药扔出了窗外。
“你干什么?”他对她的捉弄感到气恼。
“紧张什么?我又没说这是唯一的解药。瞅你那样子,今日作诗还说什么‘却令今日死君家’,你当我听不出来你想说什么。”
万楚刚要解释,她却接着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给狼心狗肺的家伙陪葬。只要……”她的眼睛危险地眯了眯,“你乖乖听话。”
4.锦衣夜行
夜凉如水。一女子锦衣夜行,藏于黑暗。
“你叫我来没用,我不会武功。”
万楚拢了拢衣领。虽已夏至,但更深露重,站久了还是有少许寒意。
“这么笨,竟也能状元及第?”琳琅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嫌弃姿态看着万楚,“你别看书房的灯亮着,我怎知杨洄一定在。你去敲敲门,就说有事请教他。你若是不出来,我就杀进去。”
他僵硬地点点头,“万一你被逮住……”
“我不会供出你,影响你的坦荡仕途。”她一脸认地保证。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你小心点。”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她有些别扭,“原来你还有空管别人,不怕了?”
他深吸一口气,“那我去了。”
本来是慷慨赴死的口气,但配上他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模样,让琳琅有种羊入虎口的错觉。
琳琅距书房稍远,看不清万楚的表情,她只能见着他敲了敲房门,朗声道,“万楚求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似有人答应,他便推门走进。
等了一阵子,见万楚并未出现,琳琅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几个轻巧的跳跃便闪身而入。
屋内的情境却出乎她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