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叔叔,我想追你儿子】
刚下完了一场雨,阳光温和,空气湿润,朦朦胧胧的水雾,笼着傍晚的惬意和欢愉。
陈微雨的心情很不错,一路上轻声哼着歌,蹭着易宁远的顺风车,回到了学校宿舍楼下。
易宁远停稳车子,见陈微雨准备下车,稍稍犹豫了一会儿,开口叫住了她:“会长,等等,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和你坦白。”
陈微雨停住解安全带的手,偏头看向易宁远,看见他微微皱眉,稍显严肃的样子,直觉他要说的事不是什么好事,可看着他清朗俊秀的五官,白皙嫩滑的皮肤,尤其是那长长的睫毛,浓密如小扇,微不可见地颤动,又觉任何不好的事,看在他的脸上,都不是事。
她和易宁远已经认识了三年多,却才刚刚见面两天。
她是资深的魔兽世界玩家,公会会长,易宁远是公会副会长。
昨天,她借着公会周年庆,组织了一场玩家见面会,公会骨干几乎都来了,很顺利很开心,一直闹到今天下午。
她简单说:“有什么事,你直说。”
易宁远终于说出了自己忍了许久的话:“其实,我不是落叶无痕,不是你们的副会长。”
陈微雨立时疑惑:“那你是谁?”
易宁远解释说:“落叶无痕是我爸的游戏账号,他原本不打算来参加见面会,一是年纪大了,怕破坏了你们年轻人的氛围,二来,这几天也正好有事,但你在公会里再三强调,骨干成员和本地成员一定参加,他不想让你失望,所以,才想到让我代替他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微雨听完,皱了皱眉,但她皱眉,不是因为易宁远骗了她,而是因为,此时此刻坐在她身边的大帅哥,竟然不是那个和她朝夕相处、并肩作战的落叶无痕,只是一个彻彻底底素未蒙面的陌生人,着实,令人难过。
易宁远见陈微雨不说话,正视着她,很是认真道:“抱歉骗了你们,希望你,不要生气。”
陈微雨回过神,蛮不在乎地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这没什么!落叶可是公会的副会长,我们三年的好战友!我回去解释下就好!”
顿了顿,又说,“放心,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
陈微雨告别了易宁远,回到宿舍,洗了个澡,随后登上游戏。
她的阵营是联盟,正做着日常任务,一言不合,就和敌对阵营部落的玩家打了起来,没打过,凄凄惨惨地躺在地上。
她看见聊天窗口上正巧出现了落叶无痕上线的提示,火急火燎地打下:“你怎么这么晚了才上线,快来快来,姐姐我被部落杀了!”
忽想到了什么,她又将消息全部删去,思索再三,最终改成了:“叔叔,晚上好!”
落叶无痕显然不明所以,回了她一串:“……”
几分钟后,陈微雨看着落叶无痕自不远处奔来,并从她的尸体上踩了过去,也没介意,只说:“叔叔,我想追你儿子,你觉得怎么样?”
二、【这可由不得你】
大概是没见过陈微雨这么开门见山的,落叶无痕很是惊讶,手上动作一顿,遭到了部落玩家偷袭,也凄凄惨惨地躺在了地上。
他下意识问了一句:“为什么?”
陈微雨立刻说:“能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见了你儿子之后,深深地喜欢上了你儿子!”
落叶无痕追问:“你喜欢他什么?”
陈微雨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喜欢他的脸!”
落叶无痕不由又是一串:“……”
他是真没见过这么直白,这么不懂含蓄的。
陈微雨一口气说完才意识到了不对,急忙改口道:“那个,前面是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是那么肤钱的人?虽然只见了他一面,但我知道他优秀温柔耐心有礼貌,还很孝顺,我绝对是被你儿子的才华和人品吸引,然后打动的!”
然而,解释为时已晚,她在落叶无痕的心中,已打下了“看上了易宁远的脸和身材”的烙印。
陈微雨索性不再挣扎,继续问:“叔叔,你给我透露一下,你儿子现在有女朋友不?”
落叶无痕如实回答:“没有。”
陈微雨心中一喜:“那他喜欢什么样的?”
落叶无痕想了想,说:“大概,单纯善良,温柔安静的淑女,最好还有一手好厨艺……”
陈微雨将自己上上下下审视了一番,随即,有些气愤地说:“叔叔,你这样就不对了!我可是你三年的老战友,帮过你救过你,情真意切!你明明知道我上能举盾抗boss,下能挥剑斩部落,脾气爆起来能怼死一头牛,下厨房只会把厨房烧掉!你告诉我这样的条件,不摆明了是在劝退我吗!你不想我做你的儿媳妇吗?”
落叶无痕果断表示:“确实不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微雨很沮丧,一时竟不知道再说什么。
原以为话题将就此结束,没想到落叶无痕鬼使神差地试探了一句:“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陈微雨轻哼了一声,回道:“怎么可能!”
虽然她很想表现出对长辈的礼貌,但毕竟和落叶无痕相处久了,一不小心就控制不住暴露本性,“落叶副会长,我告诉你,攻略你儿子这个事,由不得你,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三、【那么绝色,那么温柔】
面对再三逼问,落叶无痕不得不将易宁远的信息和盘托出,陈微雨知道了易宁远比自己大三岁,已从大学毕业两年,目前是一家网络游戏公司的市场策划,公司就在她就读的s大不远。
她寻思着怎么接近易宁远,多方查找,查到了一则招聘消息。不久后,s市将举办一场盛大的游戏展,易宁远正在为公司招募合适的游戏角色coser。
她的外形条件不错,平时也喜欢玩cosplay,果断决定前去面试。
面试当天,陈微雨早早地赶到公司,想要寻找易宁远,却没找到,只得乖乖等待面试。
易宁远所在公司开发的是一款古风武侠网游,游戏角色非常美型,与她在魔兽世界中又矮又胖的形象截然不同。
面试过程中,她被要求试穿游戏中奶妈的装备,一柄纸伞,一袭白裙,衣决飘飘,清丽脱俗。
虽然她已经和易宁远见过面,样貌,脾气,几斤几两早暴露无遗,但她仍心存侥幸,或许这温柔安静的淑女形象,能让他眼前一亮?
她在台上配合地摆出各种动作,看着台下面试官眼中的惊艳,顿时对自己多了几分信心。
然而,她落选了。
作为coser的最终决定者,易宁远自始至终严肃地坐在台下,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在看见陈微雨时,眼中似是闪过了一丝惊讶,但稍纵即逝,看不分明,仿佛根本不认识她。
他说:“只有外形,没有灵魂,下一个。”
面对这个评价,陈微雨自然不服气,可细想了下,又发现没什么好不服气的。他只是通过她温柔安静的外表,看到了她狂暴不羁的内心!
她不是他的菜,而且没办法伪装成他的菜!
她心中的不服气霎时化为了沮丧,面上写满失落。
她不但错失了和易宁远一起工作的机会,甚至都没能和他多说一句话。
面试结束,陈微雨没有理由多留,低着头,走出了公司大门,走了两步,觉得头上有些凉,抬头看,才发现不知何时外面已下起了雨,她竟直接走进了雨里。
无所谓地继续向前,一双手忽拉住了她。
“你是不是傻?”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你才傻。”陈微雨下意识反驳,转过身,却见易宁远看着她,微微皱着眉,快速脱下自己的外套,不容拒绝地披在了她的身上。
随后,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轻声说:“小心别着凉了,我送你回去。”
他站在雨幕中,整个人依旧严肃清冷,发上、睫毛上落着细细的水珠,眼中印着清新的她的模样,自然地说着关心的话,做着关心的事,那么绝色,那么温柔,简直,太撩人了吧。
一瞬间,陈微雨完全失去了拒绝的能力,不知怎么地就跟着他到了地下停车场。
易宁远轻车熟路地向着s大的方向驶去,见陈微雨一直不说话,好奇问:“还在为面试生气?”
陈微雨其实早已将刚刚的面试抛诸脑后,所有的不甘、沮丧和失落皆荡然无存,整颗心砰砰直跳,难以控制,以至于不知说些什么。
她不由拉了拉身上的外套,闻到外套上淡淡的味道,说不出是什么香味,大概就是,属于他的味道,心头更是动得厉害。
易宁远解释说:“我认识你,但我不会给你放一点水,这是对工作的尊重,对你的尊重。”
陈微雨稍稍偏着头,看着易宁远的侧脸,想起面试前看到的他策划的那些游戏活动,想到面试时他一丝不苟的样子,发现他除了脸长得好外,确实还优秀,认真,细心。
她想,她真的要如自己所说的,被他的才华和人品打动了。
夜里,陈微雨躺在床上想了又想,虽出师不利,但她要再接再厉。
那么绝色那么温柔的易宁远,她一定要收入囊中!
四、【哼,大猪蹄子】
陈微雨查到,易宁远所在的游戏公司除了招募游戏角色coser外,还招募showgirl。成为showgirl,也能在游戏展时和他一起工作数日。
这一次,面试官里没有易宁远,她顺利通过。
游戏展的日子很快到来,一大早,陈微雨和其他showgirl一起在后台做着准备。
为了吸引玩家目光,showgirl的服装有些清凉,紧身的设计,将胸腰腿的曲线勾勒得分外明显。
她看着镜子中浓妆艳抹、性感妩媚的自己,不太习惯,但为了接近易宁远,忍了!
陈微雨得知易宁远正在舞台上安排工作,赶紧走向台前,并思索着怎么自然不做作地接近他,还没想好,发现他的身边早已聚集了各种大胸大长腿的coser和showgirl。
易宁远低着头看着流程单,面对群狼环伺,似是习以为常,没有躲避,也没有任何回应。
陈微雨一面有些得意,她看上的,果然人气爆棚,一面又很生气,她还没下手,竟已有人捷足先登,偏偏易宁远还一点不反抗。
她咬紧了牙,瞪大了眼,看见其中一个showgirl越发过分,几乎要贴到他的身上,终忍无可忍,快步上前,挡在了他们之间。
易宁远抬起头,看见陈微雨,平静的面上终于有了一点表情,微微皱起的眉透出他心中的不悦。他不由分说地拉过她的手走向休息室。
进了休息室,他利落地关上门,停下脚步,转过身,略带质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因为走得太急,停得突然,高跟鞋又太细,陈微雨一时没有站稳,向前摔去,摔在易宁远的身上,连带着他,一起撞在了后方的桌上。
一时间,她的脸距离他很近很近,四目相对,灼热的呼吸一下下拍在他的脸上,她的身体整个贴上了他,因为穿着清凉,多处肌肤紧密相亲,彼此的温度,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易宁远眸光一沉,面上很是不自然,慌忙扶起她,小心地向后推了一下,偏过头,厉声告诫:“陈微雨,你注意点!”
陈微雨堪堪站稳,立刻不服气道:“我又不是故意的!”转念,她想到了什么,更是气愤,“凭什么就我要注意点?你怎么不让她们注意点?”
凭什么刚刚面对她们的肆无忌惮,他可以面不改色,面对她,就一下子黑了脸?
是不是因为她胸不够大,腿不够长?
什么喜欢淑女,怕不是骗人的?
易宁远斜靠在桌边,一手捂着脸,确定自己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才转头望向陈微雨,不多解释,只说:“你先留在这,我重新给你安排工作。”
说着,他四处找了找,找到了先前脱下的工作外套,随手拿起,套在她的身上,拉上拉链,扣上扣子,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
陈微雨明明是showgirl,可因为易宁远的命令,只得穿着肥大的外套,在后台打了一天的杂。
傍晚工作结束,陈微雨收到了男同事的聚餐邀请,却被易宁远直接拽上了车送回了学校。
将车停在学校宿舍楼下,易宁远没有急着解锁车门,而是转过头望向陈微雨,眼中带着一点无法言说的情绪,交代道:“外套洗好了再还我。”
顿了顿,又说,“你明天不用来了。”
不知是因为什么,陈微雨感觉到易宁远一直不太高兴,可是,该不高兴的,明明是她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回到宿舍,陈微雨看着桌上两件易宁远的外套,看着看着,更加不高兴了。
因为这份不高兴,她忍不住将他往坏的方面想,或许,他根本不是她原先想象的样子,或许,他根本是个表面温和,处处留外套的撩妹高手?
他无故辞退她,因为她影响了他和美女们亲密接触?
哼!大猪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