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运河之滨走出去,从茶马古道走回来。画家舒建新『回家』举办《茶语山河》中国画作品展

阔别扬州三十载 丹青万里江河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舒建新。受访者供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舒建新正在创作。受访者供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舒建新作品。受访者供图

人物名片

舒建新,祖籍山东青州。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原馆长,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2010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丹青云南神韵楚雄——舒建新中国画作品展》;2015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丝路丹青茶马古韵——舒建新中国画作品展》。

9月17日,“普洱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申遗项目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5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通过审议,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7项世界遗产。消息传来,舒建新倍感欣慰。他能想象出,那片曾经工作的热土上,26个民族兄弟围着篝火尽情庆贺的场景何其欢乐。

9月23日上午,《茶语山河》——舒建新中国画作品展在瘦西湖艺术中心美术馆举行。在开展致辞中,舒建新真情流露:“在扬州举办展览,不仅仅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底蕴特别深厚的城市,也是我人生特殊的驿站,是无论走到哪里都魂牵梦绕的地方。”

舒建新祖籍山东青州,一米八几的个头,爽朗的性格,相貌谈吐均是典型的山东大汉。不过,舒建新人生和艺术生涯的主要历程,是由大运河和澜沧江串连而成。

“我入职、成长在扬州,调职、提升于北京,挂职、定型在云南。几十年间,文脉绵长的运河原点、历史厚重的京城都会、古朴沧桑的茶马古道,给予我艺术之路无尽滋养,这是何其幸运!”

科班毕业,扬州文化熏陶出的扬州报人

舒建新和扬州的渊源,始于在扬州日报社当美术编辑的工作生涯。虽然此后工作调动频繁,但舒建新走到哪里都说:“我是受扬州文化熏陶的扬州日报人。”

1983年,从无锡轻工业学院造型美术系毕业的舒建新到扬州日报社当了一名美术编辑。“回想这段经历,真的特别庆幸。在报社工作的3年里,我进门就得到高人指点,走遍扬州城市角落,深厚的文化底蕴使我从学校里崇尚西方美术回归传统。”

1986年,舒建新参与策划编辑了《歌吹是扬州》大型画册,挑选了50首历代文人咏扬州的诗歌,寻求全国著名画家、书法家为此书提写、绘画。这一创举不仅得到了当时著名画家的大力支持,也为舒建新创造了正式拜赖少其先生为师、研学中国画的机遇。

当年,舒建新调至扬州国画院,从扬州画派以及李亚如、王板哉、李圣和等前辈处汲取了大量中国画营养,转型为专业画家。

1994年,中国画研究院(2005年更名为中国国家画院)引进舒建新,并在次年提拔其为院长助理。站在中国画学术研究的最高殿堂,能在刘海粟、黄胄、关山月、刘勃舒等一大批国内顶级书画名家担任院委的单位工作并担任领导职务,舒建新兴奋之余也倍感压力。

在著名画家、恩师亚明的建议下,舒建新将擅长的人物画与山水相结合。

边陲挂职,“丹青云南”填补美术史空白

在中国画研究院,舒建新每年都因众多的社会活动而耗费大量精力。出去写生,一次也就几天十几天,仿佛蜻蜓点水般接触名山大川,这样的经历让舒建新倍感不安。

“我慌了,不知道中国画究竟画什么?我画的又是什么?”2006年,已被不知从何处寻找创作源泉苦恼1年的舒建新,在与文化部一名司长的交流中,第一次听到了“挂职”这个词。

“我兴奋极了,立即向院里和文化部打报告,请求到基层任职,深入山水田园间。”舒建新至今仍感叹自己的运气。

2007年,中组部、文化部委派舒建新挂职云南,任楚雄彝族自治州副州长。时任文化部部长孙家正在送行时特地为他出了一道《丹青云南》的题,希望他在助力一方经济、文化发展的同时,填补中国美术史上专绘云南山水人文的空白。

到了云南,舒建新方知天地之宽。这里,中原的山水特色全部具备,而热带雨林到河谷雪山的跨度,中国传统文化与民族文化、异域文化的交融又是中原地区根本感受不到的壮美与丰富。

理想与现实的冲撞,却让舒建新差点崩溃,“当初是带着雄心壮志来的,可我发现不会画了,内容太丰富,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切入,如同一个饿汉面对斗大的馒头却不知道从哪里下嘴”。

仿佛一朝顿悟,两年的苦熬在2009年底豁然开朗,那是在舒建新走遍云南16州市山山水水之后的一次厚积薄发。挥手之间,舒建新落笔之处一片锦绣。

当“丹青云南·神韵楚雄”舒建新中国画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时,京城名家不由自主地为一幅幅“一眼看上去就是云南”的画作而惊叹,舒建新也一举填补了中国美术史上个人集中笔墨挥毫云南山水人文的空白。

以画为媒,推广茶广化宣传景迈山

在楚雄挂职3年,舒建新和云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回京后,他再度向文化部请求继续挂职锻炼。2012年7月,舒建新如愿以偿,再度赴滇,挂职普洱市副市长。

普洱因享誉世界的茶文化以及神秘的茶马古道而为世人瞩目。带着振兴一方经济,促进文化交流,宣传云南文化的职责,舒建新在4.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留下了数不清的足迹,走完了数千公里的茶马古道。

这一行走,让舒建新对“妙曼普洱”有了全新的认识和理解。任职两个月后,舒建新举办了“古道丹青 妙曼普洱”艺术展,70幅作品展现了他对普洱山水的热爱、对普洱民族的关切,通过画面中青绿山水和民族人物的巧妙结合,传达了一种人与山水相融的自然和谐的美学境界。

时至今日,舒建新已记不清走过多少次茶马古道,但他永远记着茶山里的每位“模特”,那是写生的对象,在同吃同住中结识相知,彼此信任的26个民族兄弟。

十多年来,舒建新在多地举办过画展,作品中的高山峡谷、奔腾江河令人震撼,茶马古道、马帮艰行带来神秘,少数民族不畏辛劳、乐观豁达的精神面貌给人感动,种茶采茶、丰收喜悦的生活场景引发共情。

“在担任普洱市副市长期间,推广茶文化、发展地方经济是我的职责,在这方面,书画作品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从这个意义上说,艺术作品不仅反映了时代,也反哺了生活。”他说。

刚刚申遗成功的景迈山曾是舒建新的基层联络点,也是人物写生最集中的地方。舒建新把景迈山人敬畏自然、保护生态、守护茶山的精神,以及音乐、舞蹈、服饰、饮食、节庆等生活方式呈现在画作中,用艺术反映景迈山的林茶共生、人地和谐的景象,在各类展览中宣传推介。“景迈山申遗成功后,我在申遗宣传片里看到很多人,他们都当过我的‘模特’,感觉特别亲切,也很激动。”

圆却梦想,在大运河边对话澜沧江

在舒建新的心里,在扬州工作、生活的10年,奠定了自己的艺术根基,更将恩师亚明生前的教诲“多把精力放在创作上,少参加剪彩,少公开活动”铭记在心。

9月23日,《茶语山河》——舒建新中国画作品展在瘦西湖艺术中心美术馆开幕。在致辞时,舒建新动情地说,我从扬州走出去,再从茶马古道走回来,这是在大运河边进行一场茶语山河的对话,也是我多年的梦想。

原中国文联副主席丹增对舒建新曾有过如下评价:“在云南的十多年,是他抛开功利的行走、深入茶山村寨的行走、回归内心深处的行走。他的每一次行走不仅仅看,不仅仅是景物的写生,更重要的是他拉家常式地面对面去和画面中的人交流,倾听他们的故事,体验他们的生活状态。每一次说起在云南行走的故事,这个历经风雨沧桑的大画家总滔滔不绝,动情处竟眼泪汪汪。从这个角度看,这些画与其说是画,不如说是承载着他自己行走的故事,一个真性情的画家和云南村村寨寨、大江大河心心相连的故事,他自己也是画中的一个人物,只不过隐在画面旁边。”

离开扬州30年,舒建新这次回来,第一时间就忙碌地穿行于大街小巷、园林山水间,为的就是呼吸扬州的文气、感受文化的熏陶。“这里的良师益友、风俗人情、文化脉络,让我魂牵梦萦,也是我扎根创作丹青云南系列作品的艺术源泉。” 记者 王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