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星河苑养老驿站同样不乏支持者,不过这些支持者大部分是卧病的老年人,或因行动不便困在家中,或忙于应付生活,声音很容易被淹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月底,星河养老驿站内部装修已基本完成。新京报记者 刘思维 摄

全文4259阅读约11分钟

工作日的午后,在星河苑小区随处可见的是老年人。喷泉边,手臂上挎着儿童书包的老人正注视着嬉笑打闹的孙子孙女,提着购物袋、推着小推车的老人缓步走过,还有老人端坐在亭子里摇着蒲扇。

这个位于北京丰台马家堡街道的小区有2000多名60岁以上老人,算是“老龄化”社区。正是看重了小区的养老服务需求,倪朝辉所在的公司准备在小区自有产权的底商开一家养老驿站,没想到此事却遭到了小区部分业主的激烈反对,双方甚至展开了漫长的拉锯。

除了拨打各路投诉电话,反对者们还在小区贴公告、摆台、扫楼征集签名。截至目前,小区3700余户中,超过1500户签名反对底商建驿站。

养老驿站原计划在今年6月开业,内部已经装修大半,如今却不得不处于停工状态。20张铺好被褥的床位空在原地,静置在40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

作为养老驿站的负责人,倪朝辉想不通,一家服务社区老人的养老驿站为何遭到小区居民的抵制,并且反对的业主中还有不少六七十岁的老人?

养老驿站会引起房价下跌?

今年2月份,小区2号院1号楼底商进驻了一支施工队,这很快引起了小区物管会成员孔易元的注意。他发现,底商新挂的招牌上印着“星河苑社区养老服务驿站”,一旁是驿站的经营业务:助餐服务、喘息服务、慢性病管理……

消息很快传开,不解也接踵而至。一些业主将驿站的“慢性病管理”理解为收治危重病老人,没过几天,业主群里就有人认定驿站要搞“临终关怀”。一位74岁的老人注意到了驿站招牌上的“喘息服务”,更加坚定“临终关怀”就要开在家门口——她以为,“喘息”是指失能老人的呼吸困难。

“助餐”也让很多业主以为是在底商开餐饮。“有餐饮就会排油烟,到时候蟑螂到处爬,影响小区的环境。”一位业主忧心忡忡地说。

现在,小区业主们还发现,养老驿站的经营方是星河苑地产开发商的一家子公司,关联的股东有几家民营医院,于是推测:“周围几个医院为了减少死亡率,可能就(把病危老人)运到这儿来。”

“把失能老人都搁咱们这儿,以后120、灵车都在咱们路上走,这个小区成啥样了?以后咱这房价都可能受影响。”68岁的业主张育英说道。一连几天,晚饭过后,她就会挎着装有表格、签字笔的袋子出门,挨家挨户敲门,征集反对业主签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位业主正在扫楼征集反对在底商建驿站的业主签名。新京报记者 刘思维

居住环境和房价的确是业主们最现实的担忧。星河苑小区2006年前后建成,在北京南城楼盘中属于中档偏上水平。对大多数业主来说,一套总价高达八九百万元的房子,是他们最大的资产。

孔易元住在2号院4号楼,最近有换房打算,这也是他反对养老驿站的重要原因。他带记者去问小区门口的房产中介,对方的答复加深了他的忧虑:“开了一个康养机构导致房价下跌,这样的例子没有遇到过,但是如果这个地方总是有人去世,肯定(对房价)是有影响的。”

不知怎的,“养老驿站会影响房价”的说法成了不少业主的共识。不过,新京报记者查询北京已开设养老驿站的社区房价走势,没有数据显示驿站开业后房价出现明显波动。

星河苑的另一家房产中介告诉记者:“如果只是单纯把孤寡老人接来,护工来护理,这个对房价没啥影响。对有养老需求的客户来说,小区里有养老驿站反倒是一个优点。”

但这很难打消人们的疑虑。

除了拨打投诉举报电话,8月下旬,不少业主开始征集签名。一连七天,星河苑2号院东门,五六位中老年业主竖起易拉宝、摆上条桌,向来往业主征集“抵制在底商建养老驿站”的签名。

为什么一件好事,大家却这么激烈地抵制?”

就像打擂台,养老驿站经营方很快作出回应。两天后的上午,驿站负责人也在底商门口摆起咨询台,试图解答质疑。然而现场并不愉快,部分业主和经营方情绪激动,一番对喊后,甚至惊动了警察。

“为什么一件好事,大家却这么激烈地抵制?”养老驿站负责人倪朝辉想找到答案。他复盘了整件事,认为前期没有把养老驿站的服务内容和政策宣讲做到位,造成双方信息差,最后误解越来越深。

对于业主们的担忧,倪朝辉说,早在5月份的物管会例会上,他曾做过解释——养老驿站的餐食都是预制菜,只需要做简单的加热处理,不会产生油烟和消防风险;驿站没有医疗资质,根本无法开展“临终关怀”;至于“喘息服务”,服务的实际是失能老人照护者,驿站帮忙短期照顾老人,为他们提供喘息机会。

倪朝辉说,驿站的床位以日间照料为主,老人白天送来,晚上接走。有业主代表问,如果子女没来接老人怎么办,对方回答,“那我们也不能把老人赶走。”这句话又被理解为“驿站接收老人过夜”,业主群里人心惶惶。

业主们的投诉最后大多落到了街道办事处,他们在投诉平台回复:“经核实该养老驿站施工为住建委批准,具有产权证、施工许可证,相关施工资质齐全……不涉及明火做饭,仅用于食品的加热,且消防设施完备。不接过夜老人,不提供危重老人服务。现因居民反对强烈,已责令其停工。”

这些明确的回复,也不能打消部分业主的疑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星河苑小区单元门上张贴着反对派业主起草的“倡议书”。新京报记者 刘思维 摄

倪朝辉觉得自己有理由态度强硬。公司拥有小区底商的产权,有权在这里开展装修,经营任何合法业态。他提供了一份街道办事处对建养老驿站的回复——2021年,驿站经营方提交相关申请材料,经街道审核,区民政局对选址点、相关建设标准现场察看后,当年6月,区民政局回函:原则同意建设马家堡街道星河苑社区养老驿站。

更重要的是,倪朝辉认为开养老驿站是一件能让公司和小区居民“双赢”的好事——公司看好居家养老市场的商业前景,这是他们进军“蓝海”的第一家驿站;星河苑社区有2000多名60岁以上老人,算是“老龄社区”,但周围没有消防合规的A类养老驿站。今年7月,公司在社区设了咨询台,口头搜集了100多位社区老人的意见,回收了二三十份调研问卷,了解到“助餐服务”和“代开药”是社区老人的最急迫需求。

可是相比1500多户的签名,100多位老人的意见显得“人单势孤”。更何况,反对建养老驿站的业主里也有不少六七十岁的老人。

这不是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事”

到了8月底,75岁的小区居民衣冬生冒雨来到星河苑小区2号院1号楼底商,查看养老驿站的情况。

对于建养老驿站,他是支持者之一。自打驿站挂牌起,衣冬生就经常上门询问政策和服务内容,他再三叮嘱驿站负责人,有开业的消息一定打电话通知。

脑梗后,他走路像踩在淤泥里,深一脚浅一脚。老伴去世多年,又没有子女,他一直独自居住在和驿站隔一条马路的星河苑1号院。

以前,他看病、开药、买菜都骑车去。最近一年,因为头晕,车骑得晃晃悠悠,出了两次事故。他吓坏了,改坐公交,但下车后,还要走一段路,空手行走对他都是挑战,提着重物更是不便。

一个人的饭不好做,买的菜没几天都放坏了,他想着如果驿站开起来,吃饭难题就解决了。身体不舒服,不想出门,还可以找驿站代开药或者陪同就医。

但等了几个月,养老驿站迟迟不开业。

不久前,反对建驿站的业主曾扫楼到衣冬生家征集签名,他回忆:“他们说不能同意(开驿站),驿站要办临终关怀,还要开火做饭,容易引起火灾。”

“先入为主、无中生有、夸大其词。”衣冬生说,他没有当场反驳,只是拒绝签字。

“这不是孬事儿。”8月底,一位在花园乘凉的东北大妈摇着蒲扇,向身旁的老姐妹科普:“有时候你儿女不回来,吃不上饭,在驿站那边打点或者是给你送来。还有儿女今天上班了,家里没人照顾就把老人送过去,人家管你几天。”

一对母女也表示支持小区办养老驿站。70多岁的母亲说:“现在身体还健康,以后再过几年不知道什么情况,因为都是独生子女,她工作上好多事……”

40多岁的独生女儿表示:“有时候顾不过来家里,还是要尊重老人的意见,她要是愿意去(驿站),觉得有个说话的人挺好,我们当孩子的肯定也支持,她要不愿意那就给找个保姆。”

妻子和父亲接连去世后,衣冬生为了陪伴母亲不得不提前退休。从母亲卧床算起,他伺候了8年。作为老人和子女,他体会到现实的难处。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星河苑养老驿站同样不乏支持者,不过这些支持者大部分是卧病的老年人,或因行动不便困在家中,或忙于应付生活,声音很容易被淹没。

衣冬生没有微信,他曾三次拨打“12345”热线,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见。

“如果养老驿站最终被搅黄了,不仅对星河苑的老年人是个损失,先例一开,对其他小区真正有需求的老年人也会造成影响。”这名老人激动地说,“这不是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事。”

如果建的是一所幼儿园,业主们还会反对吗?”

实际上,在社区开办养老驿站是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政策中的重要一环。目前,北京市有养老驿站1480余家,不少都开在社区底商,为半径1千米内的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陪伴护理、心理支持等服务。

养老驿站被小区居民抵制也不是第一次发生。2017年,石景山区一家养老驿站就因居民抵制被叫停;近期,丰台区成寿寺一家公建民营的养老照料中心也在居民的反对声中停止施工。

在甘肃兰州,一家爱心托老所因受到抵制,最终分流老人、搬出社区;今年4月,广西柳州某社区,部分居民通过各方方式,生生将一家居家养老机构驱逐出社区。

事实上,业主们反对的不是养老驿站,而是把养老驿站建在自己的小区里。多位星河苑小区的业主表态:“国家的养老政策,我们举双手赞成,建养老驿站,可以;但建在星河苑底商,免谈。”

有业主提议,让驿站远离小区底商,开到隔一条街的单体楼里去。按衣冬生的身体情况,多走500米对他都是不小的挑战。他因此坚决反对:“这是给老年人享受权利增加难度,本身办驿站就是要照顾我们这些生活不便的老年人,你却说小区不能办,那么多小区都建了驿站,为什么星河苑不能?”

民政部门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抵制养老院的本质是人们对老年人尤其是失能老人的观念落后于社会老龄化的速度,“如果建的不是一家养老机构而是一所幼儿园,业主们还会反对吗?”

他介绍,民政部门针对养老驿站的选址、建设和运营有一套完整、规范的审批流程,养老驿站属于基本公共服务,只要符合规定就可以开办驿站,“但是实际过程中不可能征求每家每户的意见,只能通过加强养老政策的宣传,帮助人们消除误解,在全社会树立尊老、敬老、爱老的观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目前养老驿站招牌已被撤下。新京报记者 刘思维 摄

不过眼下,在反对建驿站的业主们不断投诉下,“星河苑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招牌最终被摘下,露出一大块白底,横在驿站大门上方。

驿站紧锁的大门旁,一幅宣传广告铺满外墙。上书:“敬老从心开始,助老从我做起”。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孔易元、张育英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 刘思维

实习生 | 杨梦梦

校对 | 陈荻雁

后台回复关键词“呼叫”,加入重案读者群

······往期重案回顾······

中科院博士讲述被骗缅甸历程,曾因“泄密”被关私人监狱

逝者 | 福建洪水中,未归队的他们

大连一欺行霸市的团伙被端,商户燃放烟花庆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