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王大爷

撰稿:亦言亦语

认识的人都说我傻,在需要人养老时,不选争着抢着要给我养老的老大、老二,偏偏选择了最不孝顺的老三。

我的脑袋是不是少一根筋呢?欢迎大家来围观王大爷的养老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叫王林健,今年75岁了,听说咱们国家有一个叫王健林的人,他告诉年轻人要有一个小目标,这个小目标就是一个亿。

一个亿是多少钱?我年龄大了,脑袋迟钝了,真的想不出来,反正我身边没有这么有钱的人。

三年前,我的老房子拆迁,政府给了我180万元和一套房子。

房子我住着,钱呢,本来我是不想分的,都说人老了要把钱捏在自己手里最可靠,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儿子们那么辛苦,我又于心不忍。他们都有孩子要管,读大学的、找老婆的都需要钱,我咬咬牙,拿出60万,给他们三兄弟分了,每人20万。

还剩120万,我攥在自己手里,谁来哭穷都没用,人老了要了老伴、老窝和老本,我没了老伴,只剩下老窝和老本了,在我没离开之前,是谁也不会给的。

我一个人住在拆迁给的三房两厅的大房子里,白天买点菜做点饭,有空去公园和一帮跟我差不多大的老家伙遛遛鸟,下下棋,生活得倒也悠闲自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到晚上,我一个人住在三室两厅的房子里,孤单得能听见自己呼吸和心跳的声音,我这个人,最怕孤单,所以就会把电视声音调大,让家里热热闹闹的。

夜深人静时,我常常会想起我的老伴,老伴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人也勤快,她活着的时候,家里总是保持得干干净净的,连衣柜里的衣服都是叠得整整齐齐的。

老伴做得一手好饭菜,早点包子、花卷、饺子、馄饨都是自己亲手做的,中、晚餐做的饭菜比饭店里的还好吃。

别人都羡慕我有个好老婆,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我也觉得我老婆是个稀世珍宝。

但是我的稀世珍宝,在64岁那年得了骨癌,虽然她很顽强,但在和疾病抗争了两年后,她被打败了,瘦得皮包骨头,最后还是离开了我。

老伴走后的这些年,我一直很后悔,我常常想如果老伴没犯病前我在家能多帮点忙干干家务,多关心关心她,也许她就没有那么累,就不会这么早就离开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的许多老年朋友,在我家拆迁后,都劝我再找个老伴,说这样能吃口现成热乎的饭,也不至于想唠个嗑都没有对象。

对于他们的建议和劝告,我是这边耳朵进那边耳朵出。

因为我根本就不想找老伴。

年纪大了找老伴,说白了老头图老太太的照顾,老太太图老头的钱,至于感情,你要活在幻想里才有。

我虽然有120万拆迁款做我的老本,但是没有退休金,我靠着存款里的利息来养活自己,而这些利息,只能勉勉强强养活我一个人。

我和老伴,养了三个儿子。

老大是吃国家粮的,也就是你们说的公务员,老大媳妇是个小学老师,他们的儿子已经结婚了。

老二呢,是做小生意的,在省城买了房子开了家麻辣烫店,听说一个月也能赚好几万。

最小的老三,最没出息,在乡下养猪、养牛、喂鱼,与他两个白白净胖胖的哥哥比,他黑瘦黑瘦的,可能乡下事太多累的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二和老三,都养了两个孩子,老二养了两个儿子,那时躲计划生育住在一个远房亲戚家生的,回来罚了款。

老三大的是女儿,小的是儿子,我那小孙子可会读书了,现在还在读研究生。

我从去年开始,耳朵越来越聋了,膝关节也越来越僵硬,我还有高血压、冠心病,这样的身体一个人住下去有点困难了。

我跟三个儿子说了我的情况,我说我想在你们兄弟三人中挑户人家给我养老,我每个月给5000元一个月,以后我走后,剩下的钱全归他,至于房子,你们兄弟三人平分。

老大老二听了争着要给我养老,只有老三仿佛没听见一样,没有任何表示。

我决定从老大家开始,每家试住一个月,然后再在他们兄弟三个人中,选一个我觉得合适的留下来,度过我的晚年生活。

我的第一个月试住,是在老大家开始的,老大要60岁退休,老大媳妇要55岁退休,他们白天都要上班。

我去了他们家后,老大早早起床给我做好早餐才去上班,中午他原本在单位吃饭的,也得赶回来做饭给我吃。

我让老大中午不要回来,我自己能弄饭吃,但是他觉得这样不好,坚持自己回家亲自做饭侍候我。

在老大家,儿媳不太会做饭,一般都是老大在做,儿媳喜欢搞卫生,她把家里搞得一尘不染的。

老大说她有洁癖,我知道后特别注意,但是我冲过水的马桶,她还会戴着口罩去冲几次,一个星期她要换洗一次床上用品。

大儿媳还喜欢动不动就在家里搞84或酒精消毒,她消毒的时候,我闻不得那味,只能走出去在小区瞎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大儿子家住了一个月后,我心里不得劲,打电话喊二儿子来接我去他家试住。

在二儿子家,二儿媳比大儿媳脸上笑容多些,爸爸长爸爸短地叫着。

二儿媳没有大儿媳这么讲究,家里乱糟糟的也没时间收拾。他们每天上午九点多去店里,要忙乎到晚上十二点多才到家。

我没事去过他们的麻辣烫店,吃的都是些小年轻,他们要进货要洗要切要穿串串,基本上没有多少闲的时候。

我没来时,他们的中晚餐就在隔壁的蒸菜店打发了,我来了,他们没有办法,只好请了个钟点工,中午来做餐饭菜,多做点顺便把晚上的都做了。

老二的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离家又远,平时没事很少回来。

所以儿子儿媳去了店里忙乎后,一整天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住在老二家,真的跟我一个人住差不太多。

很快我在二儿子家住了一个月了,按理老三要来接我了,可奇怪的是老三那边迟迟不见动静。

我打电话给他,他说您就在大哥二哥家选一家养老吧,我住在农村,每天活太多忙不赢,可没这么多空闲来照顾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看我这老三,真的是不孝顺啊,连他的亲生老父亲我想花5000元一个月,想去他家试住一个月都心不甘情不愿的。

老大和老二听说老三不太愿意接我去他家后,都劝我别去老三家了,说老三家在农村,农村人多嘴杂,医疗条件又不好。

可我偏偏就咽不下这口气,他越不想要我去,我就倔,偏偏要去他家。

老三拗不过我,终于把我接去了他家,在去他家的路上,他说我就是生得贱,大哥二哥都在城里你跟他们住多好啊,非得去我家试,试个啥呀,我家不养闲人,你去就得帮我干活。

他念他的,我装聋作哑。

到了老三家,他家是两层自建小楼,老三媳妇给我收拾了一间楼下的房子,让我把自己的私人物品放了进去。

老三养了60条猪,10头牛,还承包了一口大池塘用来养鱼。

老三和他的老婆每天早上六点就会去地里干活,八点会回来搞早饭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乡下,玉米成熟的时候,早饭就是一个蒸玉米一杯牛奶或一碗粥,地瓜上市的时候,早饭就是一个蒸地瓜了。

没有地瓜、玉米的季节,早上就下面条或者干脆煮饭菜吃。

吃完早饭,我的儿子老三会去地里搞些菜回来,让我帮忙择菜或刨皮。

我来了他们家后,老三给我安排了不少活儿,他说他不喜欢养闲人。

一日三餐的菜归我择和刨皮,他们没在家时,我要帮忙煮饭、扫地,有时还得去地里摘点自己喜欢吃的菜。

我去的时候,正碰上挖花生的季节,老三两口子把花生挖回来,我得帮他们摘花生。

那可真是有得忙啊,我摘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花生才摘完,摘得手臂都酸疼酸疼的,老大老二知道后骂老三,说你可真不孝啊,爸爸是来你家养老享福的,你却把他当劳动力使唤。

老大老二劝我千万别呆在老三家,说他们来接我回去。

我想了想,拒绝了,我告诉老大老二自己就选择在老三家养老了。

老大老二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复跟我确认了几次后感叹说:“爸爸,您真是生得贱啊,在我们这住得舒舒服服的您不喜欢,偏偏喜欢在老三家累死累活。”

老三知道我选择住他家养老后,一个劲地说我是个贱老头,让我干这么多活,还非得粘在他家不肯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每个月给老三5000元钱做生活费,听说老三私底下又给老大和老二各1000元,说他拿3000元就够了。

给老大、老二各1000元的事,老三没有和我说过,是老大有一次和我聊天时感慨,说:“爸,姜还是老的辣,老三看着不太会说话,但是其实他的心比我和老二好,他没有我们这么大的私心,您给他的5000元钱,他给了我和老二每人1000元,我们不要他非要给,说您现在能走能动还帮他干活,他拿3000元够了。”

看了王大爷我的养老故事后,大家觉得我选择老三家养老,是脑袋少根筋的表现吗?

其实并不是的,关于在谁家养老这件事,我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我不能住在老大家,虽然三个儿子里老大最细心,但是老大媳妇有洁癖,我一个75岁的老人住她家,生活习惯也不太好,可能对爱干净的她是一种折磨。

我也不能住老二家,老二两口子性格虽然随和,但是他们做点小生意太忙了,整天就是我一个人守着那个家,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而在老三家,住在乡下,虽然医疗条件不如城里,但是空气新鲜,晚上静悄悄的觉也睡得香些。

我很喜欢老三安排我干力所能及的活,这说明我还有价值,不是一个废人。对于老人来说,最怕的是自己老了,啥也干不了了,没有任何价值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还喜欢吃老三自己种的蔬菜瓜果,污染少打的农药少,吃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和肠胃都好太多。

老人老了最怕孤单,渴望身边有人陪,在老大、老二家我基本上是孤孤单单的,但在老三家,虽然他们有很多的活要干,但是他们还是在那个村子里转来转去、在那个家里进进出出,我就不再孤单寂寞。

亦言亦语:珍惜父母在的日子吧!有一天,你会突然心酸的发现,他们真的老了,变得脆弱了。

父母老了,他们需要的不再是金钱,而是理解、宽容和陪伴。希望我们余生能好好孝敬他们,不要等他们不在时再去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