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新闻,2023年9月28日,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紫光集团原董事长赵伟国贪污、为亲友非法牟利、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一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吉林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18年至2021年,被告人赵伟国利用担任紫光集团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与特定关系人李禄媛共谋,由李禄媛实际控制的公司低价购买原本应当由紫光集团购买的通州商务园项目房产,获取房产溢价利益,非法占有国有资产4.7亿余元。

2014年至2021年,赵伟国利用担任紫光集团董事长等的职务便利,将本单位的盈利业务交由李禄媛等特定关系人经营,或者以明显高于市场价格向李禄媛经营管理的公司购买代建管理服务,造成国家直接经济损失8.9亿余元。

2019年,赵伟国还指使其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的董事,将公司项目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租赁给李禄媛实际经营的公司,致使上市公司遭受4645万余元的损失。

检察机关提请以贪污罪、为亲友非法牟利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追究赵伟国的刑事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赵伟国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赵伟国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庭审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社会各界群众代表20余人旁听了庭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被指“处心积虑巧取豪夺国有资产”

3月2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日前,国家监委对紫光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赵伟国涉嫌职务犯罪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通报显示,经查,赵伟国身为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利欲熏心,肆意妄为,背弃职责使命,公器私用、化公为私,将所管理的国有企业视为私人领地,处心积虑巧取豪夺国有资产,违规将本单位的盈利业务交由亲友进行经营,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亲友经营管理的单位采购商品,指使上市公司董事实施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行为,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赵伟国涉嫌贪污、为亲友非法牟利、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有关规定,国家监委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公开资料显示,赵伟国曾掌管资产规模近3000亿的清华系企业紫光集团,并被誉为中国芯片领域的“领头羊”之一,而随着“大手笔”的并购,企业负债率也越来越高,直至最终“爆雷”。

赵伟国,祖籍河南,1967年出生于新疆伊犁沙湾县。1985年,赵伟国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通信专业。毕业后,赵伟国先在中关村工作;1993年,赵伟国重回清华读研究生,期间曾在紫光集团兼职担任自动控制系统方面的工程师等职。

据紫光股份有限公司官网介绍,1988年,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成立,这是清华大学为加速科技成果产业化成立的全校第一家综合性校办企业,也是紫光的前身。1993年,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更名为清华紫光集团总公司,确立“紫光”商号。而赵伟国在紫光兼职期间,也正是紫光刚刚起步的时期。

1996年赵伟国硕士毕业后,加入紫光集团,担任紫光集团自动化工程事业部的副总经理。随后,他又先后任同方股份研发中心通信研究所所长、同方股份电子公司总经理。随后,赵伟国离开了清华系企业,并在2004年创办了私人企业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

2002年之后,赵伟国进入能源、地产等领域,并在2005年创立北京健坤投资集团。2009年,紫光集团经营困难,赵伟国在获得清华大学认可和支持下得以执掌紫光集团经营大权。2010年,健坤投资以2.8亿元入股获得紫光集团35.29%股权,又经过一系列股权调整后,在2013年5月之后形成了清华控股与健坤投资各持有紫光集团51%、49%股权的局面,赵伟国则出任紫光集团董事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被称为“并购狂人”

个人财富曾达250亿

赵伟国“掌舵”紫光集团后,以大规模的并购闻名。他本人也被媒体称为“并购狂人”。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到2018年,紫光系共投资16家(不包括后期暂停或终止的),斥资近千亿元。其中,芯片领域就有11家,先后十多次举牌上市公司。这里的每一笔交易的对价都不是小数目,少则1亿美元,多则数十亿美元。

2013年到2015年,紫光集团耗资51.9亿美元,迅速完成集成电路产业布局。包括紫光集团对展讯通信实施私有化、紫光集团收购中概股锐迪科以及紫光股份接手惠普旗下公司新华三51%股权。

2017年年底,紫光集团在海外控股的上市公司紫光控股耗资1.354亿港元购入联想控股451万股,同时购入中芯国际,达到举牌线。

据红星新闻,企业年报显示,在赵伟国刚刚接手紫光集团的那几年,紫光集团总资产规模从2009年的13亿到2018年突破2000亿,2019年底达到2978亿元的峰值。营业收入从不足3亿增长到700亿。2017年,紫光集团旗下的“芯片重镇”紫光控股实现营业收入390.71亿元,同比增长4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75亿元,同比增长93.35%。赵伟国本人也在2019年以250亿元财富,位列胡润富豪榜第124位。通过自己研发及并购等方式,当时的紫光集团旗下企业覆盖手机芯片、存储芯片、可编程芯片FPGA、集成电路封装测试等各大环节,成为中国芯片产业的“领头羊”。

赵伟国在辉煌时,还有过拍卖会购得2388枚竹简捐给母校清华大学的故事。

据清华大学新闻网报道,2008年,一批战国时代的竹简出现在香港的拍卖会上,竹简上记录的“经、史”类书,大多数前所未见。当时,赵伟国拍下这批竹简并捐赠给了清华大学。

在他任职期间,紫光集团规模迅速扩张,债务也随之激增。2018年起,赵伟国陆续卸任紫光集团多个重要职务。截至2020年6月,集团总负债规模达到2029亿元,连续数个到期债务实质违约,短债长投的恶果显现。

2020年11月,紫光集团出现债券违约,自此引爆债务危机。

2021年7月9日,紫光集团官方公众号发了一篇公告,称因为不能清偿到期债券,遭债权人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7月16日,在债权人申请之下,紫光集团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由管理人对外招募战略投资者,化解债务风险。

当年12月10日晚,紫光集团官宣,经过多轮竞标,智路资本和建广资产联合体成为破产重整的战略投资者。

在此半年后,赵伟国被带走调查。

编辑|段炼 盖源源

校对|何小桃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央视新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红星新闻、第一财经、中新网、公开资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