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最宝贵的资源之一,也是最容易短缺的资源,就是睡眠。

身体的疲惫,再加上战斗的压力,即使是最年轻、身体健康的人也会感到疲惫不堪。

无论是前进还是后退,无论是在前线还是稍稍靠后的地方扎营,睡眠及其恢复功能都是稀缺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敌人的狙击手、炮火和偶尔出现的“查床检查”(即单架敌机在夜间投掷炸弹或在后方嗡嗡作响,只是为了阻止士兵睡觉)让肾上腺素激增,神经紧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在欧洲的美国士兵则临时起意,使用任何平坦的表面作为床,甚至学会站着睡觉或在行军时轻轻打瞌睡。

甚至在出征之前,士兵们就了解了休息的价值。

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冬季演习中,范·梅霍尔中尉找不到睡觉的地方,所以他在小雨中斜倚在一棵树下,心想:“我确信我母亲会认为我们会感染各种感冒、流感还有肺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诺曼底海滩的内陆战斗中,美国第101空降师的士兵在没有适当食物和睡眠的情况下战斗了三天,他们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大脑空白,后来无法记住卡朗坦周围战斗的部分内容。

就连后续部队,在到达战场之前也早已感受到了疲惫。

据了解,第84步兵师的列兵罗斯科·布朗特在从奥马哈海滩进军的途中晕倒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背负着沉重的装备,双脚起泡,肩膀被野战背包磨破了,他倒下了,而其他人则在他身边行进。

当他苏醒过来时,一名医生帮助他站起来,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但是他回忆道:

“当医生说话时,我无法连贯地做出反应,因为我的感官似乎都不起作用了。”

布朗特并不孤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近四分之一前往内陆的部队中途退出,不得不用卡车运往最终目的地。

坦克手约翰·欧文随第三装甲师杀入德国,他经常在坦克停下来时睡着了。

他说:“睡眠只是发生的事情,而不是某人实际做的事情。”

对于欧洲的几乎每个士兵来说,这个故事都是一样的。每个退伍军人都有一个关于他们在军队中最疲劳的一天的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巴顿将军深知休息对于他的部队的重要性。

当他向指挥官们发出解放法国的命令的时候,他指示他们:“疲劳使我们所有人都变成胆小鬼。有条件的人不会疲倦……不休息的人是不会长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