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在一些学校,扩大化的举报正在影响着老师的教学,很多老师现在连正常的批评都不敢履行。

湖北某公立小学一名老师就遇到件“挺奇怪的事”。入职没多久,年级主任提醒她,不要开车上班了。“车也没有停到学校里,为什么?”这名老师起先没有理会。但隔了一段时间,主任又找她,告诉她有家长几次举报到教育局,说是一个刚毕业的老师开车上班太招摇。家长言下之意,老师开车上班对学生“影响不好”。这名老师只能改骑电动车。

倘若说这样的事只是个案,似乎也不必大惊小怪,毕竟家长有监督学校和老师的权利。然而动辄举报老师,扩大化举报,甚至污名化老师成为一种现象,就必须引起重视了。

有老师因为晚了三个小时回复家长信息、作业布置得“太少”而被举报;因为穿了一条裙子,一位老师被学生妈妈投诉“穿得妖里妖气,不像正经人”;还有一位老师,入职第二天就被家长举报没有经验、带不好班……如此离谱举报越来越扩大化,长此以往,老师还怎么教孩子?有媒体梳理在2021年就有7起幼儿园虐童、性侵等不实举报,在家长中引起巨大恐慌。

事实上,一旦接到举报,真正恐慌的是学校和老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扩大化举报的现象?

第一个问题,家长应当如何对待老师?每个家长出于对自己孩子的关注爱护,都在乎老师的言行对孩子的影响,在乎老师对孩子的态度,这种心理是正常的。但家长不能以扭曲的心态来认定老师的对与错。举凡自己“看不惯”,或捕风捉影,就立马举报,这并不有利于家长与老师的关系,相反会影响老师的正常教学,最终还是会害了自己的孩子。

家长与老师要建立良好的关系,除了老师为人师表,严于律己,从家长方来说,发自内心的尊师——尊重老师的人格和专业,也是个关键。教育也是个“专业活”,家长支持老师、配合老师,家校合作才能共同培养好孩子。

当然,“尊师”并不等于不要监督,不是要剥夺家长对老师及学校的监督权。但是,这种监督是建立在尊重和事实基础上的。因为尊师,所以可以批评老师。但这种批评,不是无中生有,不是没有原则,不是想当然乱猜想,也不是干涉老师的正常教学方式。说到底,家长的批评既要负道德责任,也要负法律责任。

对老师污名化式的扩大举报,恰恰是一些家长不尊重老师的心态在作怪。让老师战战兢兢、动辄得咎,对教育事业有百害而无一益。一位从教二十多年的副校长坦言,扩大化的举报能占到他处理的举报事务的一半以上。这背后的隐忧在于,很多老师现在连正常的批评都不敢履行,“跪着的老师,真的教不出站着的学生”。长此以往,教育的希望在哪里?

第二个问题,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如何处理举报?2018年11月,教育部发布了针对高校、中小学、幼儿园教师的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明确表示坚持师德第一标准,对师德违规问题“零容忍”并严肃惩处。这些年,有关部门和学校对于涉及到老师的举报信件高度重视,做到“件件有着落”。

问题是,对于举报信件和线索,有关部门该怎样正确研判?现在有的行政管理部门,一接到举报或者网上有舆情,便大为惊慌,在事实弄清之前,单纯为了息事宁人而“一边倒向举报人”,这样的“高度重视”,就难以避免“泼脏水连婴儿也一起倒出去了”,就会误伤受到不实举报的老师,也助长了不实举报。

面对师德师风问题,如老师体罚学生、有偿补课、收受礼金礼品等原则性问题,家长当然可以投诉,向学校和相关部门反映。但面对其他扩大化举报,尤其是与教育教学和学生切身利益无关的不实举报,有关部门应当“一碗水端平”,要保护学生,也要保护老师,“两手都硬”。对不实举报要及时澄清,更要给受委屈的老师一个说法。

扩大化举报,对老师的污名化,不是一个社会的正常现象,家长、学校、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以及社会都不应助长这种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