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翠兰晕倒了,想用俺家车拉到医院?”听筒里停顿了片刻,又蹦出冷冰几个字,“可以是可以,看病的钱备好,起码得5万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凡明刚想张口感谢,听到电话里二哥张口提条件,让自己备好5万才来,立马恼怒得涨红了脸。

再三商量下,刘凡明揣上所有存折、银行卡,二哥刘凡松才开着面包车,不紧不慢开了过来。看着他吃力驮着老伴挪上车后座,始终没上前搭把手。

翠兰刚送进医院抢救,还没等几分钟,刘凡松借口家里还有事,一个人先开车走了,留凡明独自焦灼在走廊等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明明是亲兄弟,为何弟媳晕倒,还会如此冷漠,竟张口就让备好5万块?刘凡明老两口感情一直很好,为何年轻时又没要孩子?

年轻不生孩子,老了突发脑出血

“这是咱三叔找来的偏方,刚熬好的中药,快趁热喝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凡明娶上媳妇第8年,陈翠兰的肚子还没一点动静。眼看着大哥二哥家都生完了三胎,家境最不好的刘凡明,更是急得吃不下饭、种不好地,愁得嘴里全是泡。

又从三叔那儿花了千把块搞来的催生偏方,熬好的浓稠中药,冒着腾腾的热气,陈翠兰听话地接过碗尝了一口,苦涩得直接吐了一地,又灌了几大口凉白开漱口,“一天5、6副药地喝,都快成药罐子了,也没见怀上,要不咱领养一个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身形瘦小的陈翠兰盯着丈夫,近乎祈求地说。刘凡明也心疼媳妇,喝了快四年的中药,花了好几万,还落下失眠出虚汗等不少后遗症。

俩人把没喝完的药方收拾到一起,当垃圾扔了后,又跑了好些村子,到处问有没有要抱养的家庭。可两个月跑下来,只碰上零星三五家,他们甚至去了孤儿院,可那里的孩子不是残疾就是先天痴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夫妻俩领养孩子,本来是为了以后有人养老,这要是找个残疾孩子,自己不得先被拖垮了?加上他们又咨询的领养手续过于繁琐,他们干脆放弃了要孩子的打算,到老了不行给侄子些钱,让他们帮忙多照顾些。

日子一天天过去,老两口省吃俭用、成年种地卖菜,也攒下了十来万,可陈翠兰腿脚也渐渐不灵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到了今年初,陈翠兰正晾晒衣服时,眼前一黑突然栽到了地上,盆里的衣服也撒了一地,粘得全是泥土。刘凡明刚从地里回来,看见老伴儿倒在地上,急得过去就扶着撑起来。

见怎么拍打都没反应,刘凡明赶紧掏出手机,给家境好一些的二哥打电话,本想趁他们家车送到医院,没成想,二哥一番反映让刘凡明心里凉了半截。

老汉求帮忙,亲戚:出5万才来

“咋?翠兰晕倒了,想用俺家车拉到医院?”没等凡明反应过来,又听到冷冰几个字,“可以是可以,看病的钱备好,起码得5万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凡明已经急得满头大汗,老伴随时可能出意外,命都保不住,二哥居然张口还提钱的事?但他转念一想,意识到二哥可能担心自己把人送到医院后,还得掏医药费,就赶紧张口解释,

“不是嘞,二哥,俺带银行卡了,不用你出,面包车钱回头我也转给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二哥刘凡松仍然不肯让步,“那要是医院没法刷卡咋弄,我等着,你赶紧去取点现金,这也是为你好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着怀里翠兰的脸已经有些铁青,呼吸也越来越微弱,二哥还在那儿左一茬右一茬找借口,向来老实的刘凡明彻底怒了,

“人命关天,你要是来就赶紧来,你要是不来,我挂了找大姐去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这话刚说出口,刘凡明的语气明显心虚,毕竟大姐住在一百多里地远,眼下离自己最近的,也只有二哥了。

过了二十分钟,刘凡松终于开着面包车停在了门口,嘴里还叼着烟,冷眼看着凡明吃力驮着老伴挪上车后座,累得胳膊来回颤抖,也始终没上前帮忙抬一下。

路上颠簸,尽管刘凡明护着老伴头部,两人还是颠得上下直晃。空气里弥漫着紧张尴尬,刘凡松又不合时宜来了句,“确定卡里有钱吧,我出来得匆忙,身上可没带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算没钱,也不会借你一分钱,放心吧。”

下了车,刘凡明撑着老伴就往急诊室跑,嘴里大喊着,“大夫,大夫,救人啊。”

值班护士听到,立即抬着推车跑了出来,几名大夫也赶到门口,将昏迷中的陈翠兰推进了抢救室。随着门砰一声关上,刘凡明也稍微松了口气,他刚想张口感谢下二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谁知一扭头,刘凡松早没了人影,停在急诊门口的破面包车也不见了。刘凡明再次心寒到谷底,刚想转给二哥的500块还揣在兜里。

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走廊地上,心里满是悲哀,其实二哥让自己备好现金,也不是想坑自己的钱,无非是自保,不想出钱罢了。可人命关天的事,二哥还这样精明,不免让人难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带上存款,双双搬进养老院

刘凡明独自在抢救室外等了将近5个小时,医生出来时,告知病人情况已经恢复了稳定,好在出血量不多,发现及时,只是还需要后续住院再观察一段。

陪着住院的大半个月里,刘凡明花了将近2万。后来老伴出院时,他下了决心,把三分地转交给邻居老张去种,自己每月只收回200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气暖和时,他带着老伴去了周边农家乐,游山玩水坐船散心。翠兰的身体明显大不如前,回家后刘凡明直接收拾行李,带着老伴住进了镇上养老院

老伴突然脑出血晕倒,二哥冷漠事不关己的姿态,让刘凡明彻底吸取了教训。他原打算跟亲戚兄弟走近些,老了指望他们家孩子多帮衬些。可如今残酷的事实告诉他,要想有个不发愁、有吃有喝的晚年,只能靠自己兜里的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们选了一家相对实惠的养老院,俩人住进同一间房,带上伙食住宿,一个月一共三千来块。按照他们的积蓄,住个十来年应该没问题。

身体还结实的刘凡明,还得考虑积蓄花完那天咋办。所以闲暇之时,他也学着别人发发短视频、搞搞直播,以此挣些小钱,来支撑两人的养老生活。

不过,他坦言道,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无论如何,他也得要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