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0秒快读

在小鹏汽车内部会议上,供应链环节上的采购部负责人李丰被停职,且有多名员工被点名留下要求配合调查。

小鹏汽车也对此事进行了回应,称“公司采取行动是正常的反腐倡廉行为,对于腐败行为发现一起、纠错一起,绝不姑息,此次事件涉及面小,不影响商务、生产环节”。

在何小鹏告别阿里巴巴,以“小鹏汽车董事长”亮相内部全员大会时,他除了对全员晓之以梦想、动之以使命愿景,最后还格外告诫——务必要警惕内部贪腐。

作者|史慧芳

编辑| 六耳

来源| 创头条

没想到,在新车G6开启规模交付之际,小鹏汽车在内部掀起一股反腐风暴。

据媒体报道,小鹏汽车采购部门一把手李丰已经被停职,并被警方带走。另外还有多层级多名员工被约谈。

小鹏汽车方面对此回应称,系正常的反腐行为,不影响正常经营。

中国汽车行业的反腐行动,在荡涤了市场、销售、公关、广告等诸多领域后,采购和供应链环节也被推到了风口。

小鹏内部反腐,采购负责人被停职


小鹏汽车内部供应链的反腐调查结果激起一场波澜。

两天前,在小鹏汽车内部会议上,供应链环节上的采购部负责人李丰被停职,且有多名员工被点名留下要求配合调查。

据了解,此事始于小鹏汽车内部供应链反腐,牵涉多个层级,且警方已介入。

据小鹏内部人士透露,目前仅李丰一人被带走,小鹏汽车供应链业务由内控部门临时接管。

小鹏汽车对此事进行回应称,公司采取行动是正常的反腐倡廉行为,对于腐败行为发现一起、纠错一起,绝不姑息,此次事件涉及面小,不影响商务、生产环节。

实际上,小鹏汽车的反腐行动,早有端倪。

在今年年初的高管会议上,何小鹏就明确对小鹏汽车的“成本控制和廉洁”等问题表示了不满。

据媒体报道,小鹏汽车在今年年初在内部就开始了“抓蛀虫”行动,甚至当时有员工还在上班途中,被带走调查。

而被带走的员工,就集中在采购业务板块,调查涉及供应商合同问题。

据说,这一次反腐所涉及人数比年初那次更多。而此次李丰被停职,就是小鹏汽车对内部供应链进行的反腐结果。

公开信息显示,李丰是小鹏汽车副总裁,负责供应链业务,直接向何小鹏汇报。而这一业务原本由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何涛负责。

2022年底,小鹏汽车将原来的供应链服务部、营销服务采购部及零部件采购部合并为采购部,新部门由李丰担任一把手。

李丰一度非常相当低调,网络上鲜有公开信息和履历。直到成为采购部门负责人之后,才开始站到台前。

就在今年G6上市前,李丰还曾和何小鹏、王凤英一起,参加了供应商大会。

只是没想到,上任还不到一年,李丰就被停职。

G9首发遭遇“滑铁卢”,小鹏汽车改革自救

有人认为,这次反腐是去年9月份小鹏G9首发遭遇“滑铁卢”的余波。

2022年9月,小鹏G9作为新旗舰车型发布上市。

就在上市当天,因车型配置复杂、定价混乱被用户退订单。

虽然小鹏汽车立刻根据反馈作出调整,降价增配,但损失显然难以挽回。

小鹏汽车去年累计交付仅12万辆,被理想、蔚来等超越,且未达理想年度销量目标的一半。

于是,自去年以来,小鹏汽车就启动了内部改革。其中,最明确的就是对组织结构进行大调整。

成立战略、产规、技术规划、产销平衡、OTA五大委员会,E、F、H三大车型平台,并且在日常运营中设立五大体系,提升协作效率、建立业务闭环。

同时,小鹏汽车也迎来多项人事变动。原长城汽车总经理王凤英出任总裁一职,负责公司的产品规划、产品矩阵以及销售体系。

王凤英加盟后,对小鹏汽车展开多项调整和改革,比如整合直营和加盟两套销售体系,拉齐产品规划、产供销平衡和大产品矩阵。

另外,王凤英还着手缩减预算、抓查腐败问题。

王凤英发现,小鹏汽车的零部件采购成本高于同行水平。

一个流传比较广的说法是,新G9产品汇报时,王凤英看到小鹏汽车的座椅成本高了1200元。她认为有几个功能没必要上,最后仅座椅成本这一项就省掉一千多元。

还有一种说法是,小鹏汽车被大众高管一句话点醒了。

今年7月,大众汽车和小鹏汽车达成合作,向后者注资约7亿美元并获得4.99%的股份,且双方将共同开发两款新型电动汽车。

之前在和大众集团的合作浅谈中,小鹏汽车向大众递交了有关小鹏G9的BOM成本信息。

大众方面发现了端倪,之后大众CEO在和何小鹏等高管见面时,据说大众CEO表示,大众把小鹏G9拆了,内部结构之类的都非常好,但是车内零部件成本方面,“你们这个东西贵了25%,那个东西贵了百分之十几”。

汽车行业反腐,剑指采购领域

在国内的造车新势力车企中,小鹏汽车是最早实现新车量产的一个,可以说起步的调子很高。

不过,这两年来,相比于蔚来和理想汽车,小鹏汽车的处境可能稍显落寞。

小鹏汽车的造车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导致赢利困难。

今年上半年,小鹏汽车净亏损达51.42亿元,亏损幅度扩大16.8%。同时毛利率也遭遇了“滑铁卢”,上半年毛利率为-1.43%,汽车毛利率跌至-5.9%。

供应链成本从来是制造业的竞争核心。小鹏汽车也已经认识到成本控制的重要性。

自去年以来,小鹏汽车就已开启多项“降本增效”的举动,今年更是把“降本增效”当成一项重要任务。

在今年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何小鹏提到,未来一段时间内,会把合适的降本增效作为产品研发、制造、供应链、营销等多个团队的核心目标之一。

今年6月,价格更低、性价比更高的小鹏G6上市,小鹏汽车的销量开始回升,9月份达到了1.5万辆的水平。

从小鹏G6和新款小鹏G9的价格来看,小鹏汽车应该是已经解决了零部件采购成本过高的问题。因为这两款车型的价格相对比较低,性价比不错。

尤其是新款小鹏G9,入门车型价格从老款车型的30.99万元,降到了新款车型的26.39万元。这其中或许有市场层面的考虑,也可能是因为成本下降带来的价格降低。

回到反腐的话题,何小鹏告别阿里巴巴,以“小鹏汽车董事长”亮相内部全员大会时,除了对全员晓之以梦想、动之以使命愿景,最后还格外告诫——

务必要警惕内部贪腐。

如今小鹏汽车开始在供应链上整治“内鬼”,或许是开了一个好头。

就在小鹏汽车的反腐倡廉进行之时,一家传统汽车制造商采购领域的贪腐举报信也广为流传。

这封举报信称这是30年来最大腐败案。 国内标志性的合资汽车品牌,在采购领域出现了集体腐败事件。 在人事安排领域,这家公司普遍存在金钱与肉身的交易。 面对供应商时,有主管领导更是层层盘剥,并因此被100多家供应商推举为“最黑 ” 高管。

伴随汽车产业的日益壮大,汽车交易市场也日趋复杂,市场销售、媒体公关、广告宣传等涉及庞大资金往来的部门,很容易成为腐败问题重灾区。

今年8月份,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就曾在微博揭露,国内某汽车品牌腐败。

他谈到,汽车品牌的高层应该特别注意自己团队这类的投放和操作,这类投放没有任何实际效果(是黑内容但没有任何流量),还会带来腐败(都是黑箱操作),把本来就紧张的市场费用打了水漂。

没想到,中国汽车市场的反腐运动,在荡涤了市场、销售、公关、广告等诸多领域后,采购终于被推到了风口上。 只是不知道,下一个会轮到哪一家呢?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