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浑身赤裸,四肢被红绳紧缚,

仰头望向路辛的时候,

我舔了舔唇,蹭了蹭他的西裤,

声音带着蛊惑:“哥哥,摸我。”

路辛眼里泛着血丝:

“温如念,你要不要脸?”

我不要脸,要你。

我是变态,你是疯子。

我们,天生一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重生了,重生回到了十年前,路辛还没疯得彻底的时候。

而距离我被路辛囚禁的日子,还剩两年。

我看着坐在我对面,面容冷峻,吃着早餐的路辛,勾起了唇角。

这一次,我不会被路辛囚禁的。

因为,我要主动钻入他的笼子里。

这是我救我和路辛,最好的办法。

十九岁的路辛,还带着一点稚嫩,但是也已经让我帅得腿软了。

我和路辛的关系很诡异,他是路家的长子,而我是路家保姆的儿子。

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路辛的母亲去世后,我的母亲成了路总的住家情人。

我也从一个保姆的儿子,摇身一变成了路家名义上的二少爷。

但是这个身份,无人承认。

在别人眼里,我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替身。

也正因为如此,我被路辛囚禁的时候,反抗了很久。

我母亲当情人,我当替身,倒也是“家学渊博”了。

“温如念,别用这么恶心的眼神看着我。”路辛吃完早餐之后,慢斯条理地用餐巾纸擦了擦手,“看着你,我吃不下去。”

“是吗?”我对着路辛笑了笑,收回了在桌子下蹭着路辛小腿的脚,“哥哥,只是因为这个?”

路辛对我掀了掀眼皮,淡漠地道,“如果你的脚不安分一点,我不介意亲自把它打断。”

啧,都蹭完了才说,你不也是挺享受的?

路辛是个疯子,不然也不会把我囚禁起来困了八年了。

整整八年,把我的心理也都变扭曲了。

“温如念,还有两件事,”路辛站了起来,隔着餐桌俯视着我,“第一,在外面不许叫我‘哥哥’,你应该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第二,不许找我爸,那是我一个人的父亲,你别妄想从他那里得到点什么。”

我懒洋洋地往后一靠,漫不经心地舔了舔唇,把嘴角的奶渍舔干净,“知道了,哥~哥~”

我能明显地看到路辛眼神都变了,那滚动的喉结性感得煞人。

他瞪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去的方向,却是厕所,我知道路辛要去干什么,因为他有反应了。

被我蹭的。

一点制止力都没有,怪不得敢囚禁我。

我看着那扇门,表情淡了下来。

重来一世,我不想重蹈覆辙,被囚禁的滋味,可不好受。

囚禁应该是玩情趣,逼迫性的,就不好玩了。

我当然是喜欢哥哥的,颜好身高腿长公狗腰,谁不爱呢?

如果不喜欢,我现在自然可以走。

那么首先,我得跟哥哥两情相悦。他这么忌惮我抢他的家产,那我就不找路董了呗,毕竟我喜欢的是路辛,又不是他爸。

最主要的是,我可不敢把路董当我的后爸。

路董可是路辛的父亲,眼神比路辛还恐怖,我在他面前,一声都不敢吭。

只是我在餐桌旁等了半个小时,路辛都没结束,久得让我想去厕所替他解决的时候,他才终于出现在了餐厅。

路辛看到我的时候,明显地愣了一下,继而脸色阴沉,“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我怕哥哥你还没吃饱,”我走到路辛面前,捧着一瓶牛奶乖乖地捧到他面前,“哥哥,喝吗?”

路辛嗤笑一声,似是在打量我,视线却落在了某个点,不动了。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下去,是我的脚。

因为怕路辛走得太快了我赶不上,我连鞋子都没有穿。

在路辛的注视下,我下意识蜷了蜷脚脚趾头,轻笑地问他,“哥哥,喜欢吗?”

路辛是个腿控,上辈子的他,就能抱着我的腿抚慰一整晚。

比我这个变态还像变态。

路辛听到了我的话,显而易见地恼羞成怒了,他伸手一拍,恶狠狠地道,“滚!”

温热的牛奶,全部倒在了我的身上,湿漉漉的,有些黏腻。

甚至连脸上还沾了一点。

我伸出舌头,舔了舔落在我嘴角的奶渍,轻声叹气,“哥哥,你好凶。”

我走近了一步,甚至能听到路辛的呼吸急促了几分。

我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直勾勾地看着路辛的眼睛,在他震惊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我舔上了他的手指。

那几滴飞溅出来的奶滴,被我卷了个干干净净。

“哥哥,是甜的。”

路辛如大梦初醒那般,速度把手抽了回去,“温如念,你真不要脸!”

不愧是大少爷,连骂人都是来来回回的几个字。

他的视线飘忽,根本不敢往我身上放,“哥哥,我脏了,你也出汗了,要一起去洗澡吗?”

在我不要脸的挑逗下,路辛落荒而逃了。

我“啧”了一声,满脸遗憾,现在的路辛,还要脸啊。

没办法,我只能一个人去浴室了。

只是,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这也太……骚了!

那满满的一杯牛奶杀伤力极强,我整个上半身都湿透了。

白色的液体很是暧昧地挂在身上,如此风光,路辛竟然拒绝了?

我躺在浴缸里,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路辛可不是几年后冷漠的疯子,我应该换个对策。

我也不该刚重生回来,就这么疯狂地勾引路辛。

毕竟现在的路辛,心里还有个“白月光”。

一想到那个人,我的心就沉了下来。

这个“白月光”,可是我和路辛之间最大的障碍。

游家的小儿子游玄,和我长得三分相似,我之前一直以为,我是游玄的替身。

后来才知道,是游玄故意误导我的。

游家也是路家最大的竞争对手,路辛最后发疯了要囚禁我,也是因为游玄故意勾引我吧。

这个绿茶吊!

也不知道我这个情敌,想要做什么。

热水把我的脑子泡得晕乎乎的,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让路辛知道他喜欢我。

果然,我还是不了解疯子的逻辑啊。

不过,我了解路辛的去向。

两个小时后,我出现在了A大的图书馆。

托路家的福,我以艺术生的身份,强行地挤进了A大。

大概是我母亲魅力太大了,连威严的路董,都愿意为我铺路,锦衣玉食地养着,我都有点惶恐。

在偌大的阅读室,我轻而易举地看到了路辛,以及他对面的游玄。

我淡定地在路辛旁边坐了下来,他脸上闪过一丝愕然,又看向了游玄,似是要解释点什么。

“念念,好久不见了。”

游玄的友好态度,让路辛脸色变了变。

我假装没看到他的表情,露出一个假笑,“游少爷,好久不见了,你还是没有我好看。”

游玄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他看着我的眼神带着钩子,“温如念,你倒真的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男人。”

被情敌这么夸奖,我并没有多开心,“是吗,我也这么认为。”

“温如念,你过来是想要做什么?”路辛警告地看着我,“我说过,在外面不许靠近我!”

“靠得多近才算近?”我扯过路辛的一本书,摆在了我的面前,桌子底下的手,却攀上了他的大腿,“路少,我的高数挂了,你帮我补补呗。”

一瞬间,我感受到路辛的大腿肌肉紧绷了。

这肌肉触感,真的很不错。

路辛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发生了变化,游玄不解地问道,“路辛,你怎么了?”

他能怎么了,只是被我摸着而已。

我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应该是路少觉得我成绩太差,太丢人了吧。”

“你路哥嫌弃你的话,念念,你可以找我帮忙。”

这是恶心谁呢!

我隐忍地翻了个白眼,“不必了,路哥会帮我的。”

我的手一点一点地往上,对着路辛眨了眨眼睛,“对吧,哥哥~”

“闭嘴!好好看书!”路辛的脸色异常难看,他紧紧地攥着我的手腕,力气极大,我脸上的表情都快要绷不住了。

没办法,我只能放弃调戏他了。

他可真有意思,明明可以把我的手拿走,却非得禁锢住。

路辛说让我“好好看书”,他倒是真的在认真教我。

这态度变化,让我忍不住挑眉。

上辈子,我可没有这种待遇。

因为路辛对我光明正大的嫌弃,连我母亲都只敢偷偷摸摸对我好。

“路辛,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半个小时后,游玄说了这句话,直接就走了。

根本没给路辛反应的时间。

我怀疑路辛是故意的,欲擒故纵,在等着路辛抛下我走向他?

我可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路哥~”我又挨近了一点,“这道题,我还是不懂。”

路辛很刻意地后退了一段距离,不悦地道,“温如念,你在发什么疯,离我远点!”

离得太远我还怎么勾引男人?

我老大不乐意了,“你是怕我伤害游玄吗?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

“你是为了游玄来的?”

从哪里得出了结论?

既然你都这么问了……我轻笑了一声,“对啊,我就是故意来找他的。”

路辛的脸色果然黑了,“温如念,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我眨了眨眼睛,很是无骨地说了句油腻的情话,“我不缺男人,但是缺你。”

我的话,路辛看起来一个字都不信。

因为他气冲冲地走了。

男人,真的很难伺候。

我觉得,可能是我勾引的方式不对。

术业有专攻,我打算找外援。

苏庾,纯基佬,从我认识他到现在,身边的男人就没断过。

“噗!”

苏庾一口茶差点喷在我身上,我嫌弃地把他推开了,“干什么,别发疯。”

“发疯的是你吧,”苏庾指着我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温如念,你牛逼啊,你说你要勾引谁?”

我对他翻了个白眼,“我哥哥啊,怎么了。”

苏庾一言难尽地看着我,“什么你哥哥,你恶不恶心啊,他一路家大少,哪来的弟弟——”

忽而,苏庾停顿了一下,小声地问道,“你真的喜欢他啊?”

“不然呢?”

“行!”苏庾咬牙,“我帮你,但是我的经验对你来说不行啊,我又不钓冷脸男人,我带你去新开的gay吧看看吧,刚好有一堆水嫩的小0要表演节目。”

我听到这话,眼前一亮,上辈子弯了这么多年,我还真的没去过那种地方。

“行,走吧。”

苏庾表情纠结,最终在我纳闷的眼神中,轻声说道,“念念,你小心一点路董,就是路辛的爸爸,我上次跟我富二代前男友去一个私人会所时,看到了他,他怀里搂着一个小男孩,气质跟你挺像的。”

我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胡说什么呢,路董怎么会对小男孩感兴趣。”

毕竟是我妈的“男朋友”,听到这种事,感觉要天打雷劈了。

“那就是我看错了吧,”苏庾“嘿嘿”一笑,“我就顺口一说。”

我翻了个白眼,“那就走吧,说这么多废话干嘛。”

“你就穿这身衣服去?白T牛仔裤?”苏庾露出了路辛的同款嫌弃,“太丢我们小0的脸,哥给你换一身!”

于是,我穿着松松垮垮的衬衫和紧绷屁股的西装裤,出现在了gay吧。

很快,好几道视线都出现在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