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搬家后,我在墙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记号。

六芒星,夹日月,外面一圈看不懂的文字。

网友说,那是镇亡魂的符咒。

我学生说,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而我最好的朋友却说,你应该是被人“借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是一名初中老师,毕业签了这所学校后,我在附近租了间房子。

这套房子在我搬进来之前就已经贴了很多小广告。

想着或许什么时候会派上用场,所以就没撕下来,一张张贴到现在。

这天我清理的时候,在门边靠近踢脚线的位置,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记号。

像是六芒星中间加了太阳和月亮,外面一圈写了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字。

我看不懂。

随手拍了张照片传到网上,网友可是万能的。

做好饭,差不多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一打开手机,我吓了一跳,竟然收到了上千条回复。

我从来没收到过这么多评论。

一时之间还有点沾沾自喜,以为火了。

点赞数最多的那条热评,让我大夏天的,后背一阵发凉。

热评第一的评论内容是“这可能是镇亡魂封印怨气的符咒。”

下面几条点赞量较多的评论都在说:

“六芒星一般都在阵法里出现,多数时间都用作封印。

“而古人信奉神明,认为日月精华可以赋予凡人神力。

“放在封印阵法里,力量会加强。

“最外围的那圈小字是一种神秘的符文。”

古人那时候很多东西都不能用科学解释。

所以他们信奉神明也正常,但现在是高科技时代,崇尚科学。

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我是不信这些古老传说的。

想到这,我关上手机,赶紧吃饭。

吃完饭还要赶回学校,晚自习要讲卷子,上个月这帮孩子成绩下滑的厉害。

我得好好准备一下。

一小时后,我到了办公室,简单收拾了一下试卷就往教室走。

铃声正好在我身后响起,一进门,哄闹的教室霎时无声。

“今晚讲试卷,都打起精神来。”

学生们纷纷哀叹,试卷往下传阅期间,我转身在黑板写下第一部分的答案。

写着写着,余光中突然瞥见窗户上有一道白色身影。

我猛地转头看去,窗户上什么都没有。

教室两面都有窗户,一面对着走廊,一面是悬空的。

现在是晚上,唯一能出现白色身影的是靠近走廊那面的窗户。

因为学生的校服是白的,走得快了就容易看花成白影。

但我刚刚瞥见的却是另一边……

原本这种眼花的事不值得大惊小怪,偏偏脑子里渐渐浮现出那些网友的分析。

说的那么头头是道,很难让人不信。

我揉了揉眼睛,不再多想。

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后,学生们都无精打采的。

我坐在讲台上,不自觉又开始刷那些评论。

其中有个网友的评论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说起了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一次灵异事件。

“那年我十二岁,跟着村里的孩子一起到河里玩水。

“突然!

“我看见河中央飘起来一件红衣服,刚好有个小伙伴也穿的红色。

“我先看了看周围,确定穿红衣的同伴不在身边,误以为中央那个就是他。

“然后我就游过去了,你们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

我正要点展开评论,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头。

吓得我叫了一声,手机差点飞出去。

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的学生张明。

“老师……”

张明成绩一直不错,我很喜欢。

但看他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以为他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忙安慰道:“怎么啦?没事,你有什么就跟老师说,老师会帮你的。”

张明皱着眉,紧紧抿着嘴。

我印象中,张明这孩子似乎是从农村来的,刚才课上我又提到了要买一套新试卷。

于是瞬间反应过来,低声说:“老师那有多的试卷,分你一套就是。”

可他却说:“老师,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话音刚落,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2

正想问,墙角的广播传来了上课铃声。

张明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我,这让我心里隐隐冒出些不安。

终于熬到了晚自习结束,我故作淡定的让张明来一趟办公室。

由于最近刚忙完月考,办公室里的同事都在为考后讲题忙碌。

为了不让同事发现,我故意让张明坐在我旁边,假装让他帮我批改错题。

然后在手机里打下一行字,递了过去。

“不干净的东西,是什么?”

张明看了我一眼,然后打字。

“教室外面吊着一个女生。”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根本就不是我眼花?

“我以为只有我能看见,但刚才老师你也看见了吧?”

手臂上的寒毛又竖起来了!

我连忙接过手机,打下一行字。

“走,去教室看看。”

到了教室,张明便指着刚才我看到白影的窗户:“就在那。”

据他说,女生脖子上挂着藤蔓,穿着校服,没穿鞋。

脚踝处系了一条红丝带。

已经挂在这里一年多了,从来没有睁开过眼睛。

关于阴阳眼,他说是小时候发过一次高烧,痊愈后就能看见这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了。

他把这些统称为“不干净的东西”,因为他爷爷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我问他:“为什么我没发烧,也能看见?”

张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要回去问爷爷。

他爷爷在老家,不会使用电话,只有三天后等到周末回去当面问。

身边有个懂行的,跟手机里的网友分析到底还是不同的。

我也能稍微安心一点。

回到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我从屋里翻出小铲子,把墙边所谓的“阵法”全给铲了。

墙灰簌簌往下落,直到完全看不见那些奇怪图案了,我心里的大石头才算是放下了。

虽然我向来不信这些,但中国有句老话叫“信则有,不信则无”。

我既然会觉得担心,多少还是信了一点的吧。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噩梦。

梦里,有人叫我偿命。

一个穿着红衣的女人,跌跌撞撞走向我,转瞬到我面前。

我看清楚了。

那个红衣女人的脸。

跟我一模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

醒来时,我浑身汗涔涔的。

做了一晚上噩梦,流了一晚上冷汗。

以往睡觉都是一夜无梦,一觉睡到天亮。

这诡异的变化,让我忍不住把噩梦和墙上的奇怪图案联想到一起。

我把这事告诉了闺蜜林语。

林语最喜欢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一听说那些诡异图案被我毁了,直呼可惜。

我就去洗个脸的功夫,她那边长达五十九秒的语音就发过来了。

“你还别不信啊,有些古代留下的东西其实都是真的。

“只不过呢,因为这些那些的原因,比如语言不通啊,或者是保存传承中途出事了之类的。

“种种影响之下,原本真实存在的东西,最后留到现在就变成了封建迷信。”

我倒掉洗脸水,问:“所以……你能给我解释一下,我的眼睛,还有昨晚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语却说:“这事有点复杂,面对面说吧,午休时间我到你学校对面的小吃店等你。”

连林语都说复杂,我心里那块大石头忍不住又提了起来。

简单收拾了一番,我赶紧出门,再耽误就赶不上早自习了。

锁门时,我不自觉看了眼之前刻了图案的地方。

还好,那里被我铲得很干净,甚至连底下的水泥都快露出来了。

一整个上午,我都坐立不安。

原因还是早自习坐在讲台边上,张明对我示意窗边,结果我扭头就看见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

吓得我摔倒在地,引得学生们纷纷上来扶我。

“老师,没事吧?”

我摆摆手,站起来的时候又看了眼窗边。

那里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难不成是我出现幻觉了?

张明忽然在我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老师,你是不是做什么了?”

我一愣,想到了昨晚用铲子使劲铲除墙灰的事。

是因为这个吗?

我还来不及说,张明就随着一帮学生下去了。

大半的学生都在偷偷笑话我,脸上尽是憋不住的笑意。

刚才那下,我屁股摔得生疼,这才发觉椅子太硬,坐不住。

上午的课,我请了假,一直在办公室熬到了午休。

这时候,林语已经在店里等着我了。

林语是我最好的朋友,从高中一直玩到现在。

我们都说好了,将来等孩子出生了就互相当干妈。

我把这件事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林语听了沉吟许久。

良久,她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这几天,除了墙上的图案和窗边的鬼影,就只剩下噩梦对不对?”

我想了下,然后点头。

林语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被人借命了。

4

“借命?”

只听过续命,从没听过还有借命一说。

林语解释:“用大白话说就是用一些方法,借走原本属于你的寿命,这种方法带来的一系列后遗症呢,就是会看见一些以前没见过的东西。”

我赶紧追问解决办法。

林语犯愁了,因为她也就是个业余的。

理论知识倒是充沛,可实际操作的话,还是摸不到门道。

正当我垂头丧气时,突然想起了那篇帖子下,还没看完的评论。

对啊。

同样也是穿红衣……

我打开那条评论,接着上次看过的位置继续往下翻。

却没有后续。

评论下全是催更的,也有其他网友猜测,那河中央的红衣小孩其实是水鬼。

我有些失望,还以为能找到什么线索。

这时,一条评论吸引了我的注意。

“本来不想在这里说的,既然碰上了也算缘分,博主发的这张照片,其实我也见过。”

网友说:

“我是农村的,那时到城里上初中,班里有个女生成绩特差,但学习特别用功。

“大人们都说她脑子坏了,再努力也白搭。

“就连老师也这么说。

“一个月以后,月考成绩刚出来,那个女生就失踪了。

“从那之后,学校里就开始流传出各种灵异事件。

“很多人都曾看见那个女生,穿着一身红衣,站在窗边看着他们。

“第二年,走了不少老师。

“我毕业以后没有再回去过,也就是前几年大学毕业了。

“偶然经过那间学校,那时候才知道,学校早就废弃了。

“听说曾经有开发商想推了学校,重新规划开发,没几天工地死了很多人。

“没死的,也疯了,非说看见了一个穿红衣的女人。

“我还听说这些人老是在医院墙上乱涂乱画。

“而他们画的就是博主发出来的这张图。”看到这里,我后背一阵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