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楼下有家杂肝汤生意火爆,人们像着魔似的排队喝汤。

我一直想知道他家的杂肝汤有什么秘方。

直到今天下午,我从碗里找到了一块带纹身的皮肤。

那纹身我认识——是我男朋友手臂上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失踪一个月的男友,竟出现在了碗里!

尽管当时店里人很多,可我还是不敢声张,强忍着恶心跑出去,找了个角落开始呕吐。

吐完后我赶紧上楼躲回家里,掏出手机报警。

一个小时后,警察回了电话。

「我们查过了,他们家用的都是羊杂碎,至于你说的带纹身的皮肤,我们推断应该是肉制品免疫章。毕竟近半年来,本市内都没接到过人口失踪之类的报案。」

「不对!那图案绝不是免疫章!」我说。

警察稍微有些不耐烦,「女士,你真的多心了,我们彻底检查了他们的后厨,我的同事还取样化验了他们家的汤底,绝不是人肉!」

不是人肉?我又眼没瞎!

「我确定那是我男朋友的纹身!而且,我和他已经失联一个月了!」

「哦?」警察略显疑惑,「一个月为什么不报警?」

当时他是负气出走的。我们俩因琐事吵架,他摔门而去。

平时,他当天,最多第二天就会买些我喜欢吃的东西,死乞白赖回来。

可这次,他走了一个月。期间,我想到可能这次是我太过分了,打电话劝他回来。可打了无数次,都是关机。

想起他出门时我说要和他分手,所以我以为他一个月不和我联系,应该就是分手了吧。

可今天看到杂肝汤里的纹身,我想到事情可能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向警察解释完,又把我男友的信息报给警察。警察让我等电话。

电话刚挂,我就听到楼下一阵喧闹。开窗向下看去,是杂肝汤店的老板娘正在骂街。

「生意做不过我们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是谁?敢站出来吗?」

我心里疑惑起来。老板娘竟以为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报警诬陷?

如果她真的用人肉做杂肝汤,绝不会是这种反应!

难道是误会?

是我太想男友,导致眼花错把免疫章看成了他的纹身?

杂肝汤店的老板跟了出来,急忙把她老婆往回拽。

老板名叫老六,一直以来都是一副怯懦腼腆的样子,和人冲突总是他老婆出头。

正在我思索时,老六突然抬起头,向我看来。

我只觉得后背发凉,吓得赶紧缩回脑袋关上窗。

他的眼神竟然我感到了恐惧!

我想起了惊悚电影里的情节,那些变态杀人狂,平日里都是内向腼腆的样子,可要杀人时,眼神就会变得可怕!

难道是老六?他杀人做杂肝汤,而他老婆并不知情?

隔着窗,我看到杂肝汤店关门了。平时他们都是晚上十一点多才打烊,现在天才刚刚黑。

不久,外面敲门声响起。

「谁?」我问。

「那个……是我,我是楼下杂肝汤店的老板。」

是老六!他来干嘛?我顿时紧张起来。

「什么事?」

「今天是你报的警,对吗?」老六问。

我的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他怎么知道是我?

2

「不是我!」我赶紧说。

我真的怕他对我展开报复!如果真的是他杀了我男朋友并用尸体做杂肝汤,知道是我报警后,很有可能也杀了我!

退一万步讲,即便他没杀人,一切都是误会,可我报警也算影响了他家生意,他的老婆也很难缠的。

门外的老六听到我的话沉默了大概五秒,随后他轻笑一声,「肯定是你的,我看过监控,你吃了一口就捂着嘴往外跑,好像很恶心的样子。」

他的语气毫无情感。

「我……我那是孕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极力思索之下,只想到这一个合理的解释。

而且我在想,他既然这么说,那岂不是默认了他用人肉做杂肝汤?

我只觉得心跳到了嗓子眼,后退到窗边,以防他强行破门而入,我好跳窗逃生。这里是三楼,跳下去多半死不了。

没想到老六竟换上了关切的语气,「你怀孕了?哦,那你可得注意点饮食,最好能自己做点吃的,现在外面卖的饭都是科技与狠活。」

「啊?哦……谢谢。」我迟疑着说。

「你老公呢?」老六又突然问,「你怀孕了,他不照顾你吗?」

我刚想骗他说我老公工作忙,却意识到老六似乎是在套我的话!他想确认我是不是独居!

于是我说:「我老公快回来了,今天可能在加班。他是健身教练,可能有学员要求加练什么的。对了,白天都是我哥照顾我的,我哥是一个夜场的保镖,身强体壮的,晚上才工作,白天住我这儿……」

「好的好的。」门外的老六说,「平时有什么事要帮忙就来找我,我就住你对门儿。」

「什么?你住我对门儿?」

「是啊,今天刚租的。原先租的房离店太远了。」

「行,我知道了。」

然后门外没了声音。

过了最少五分钟,我才敢悄悄走到门口,想从猫眼里看一眼,确认老六有没有离开。

可老六还站在那里!

他的脸,在猫眼里显得扭曲恐怖,而且他的眼神异常冰冷。

我吓得叫了一声。我知道我不该叫的,可我没控制住自己。

老六又说话了:「你撒什么谎?明明就是你报的警!你老公是健身教练,你哥是保镖?这也太假了吧?」

「你到底要干嘛?你赶紧离开,否则我要报警……」

「不不不,你误会了!」老六的语气有些慌乱。

看来他还没疯狂到连警察都不怕。这让我稍稍放松一些。

「误会?你在我家门口待那么久,你说是误会?」

「没有!我……我是……哎呀……你怎……」

老六开始语无伦次。他本就是这样,一着急就结巴。

我不由再次从猫眼往外看去。

此时的他脸涨得通红,急得原地转圈,完全没有杀人犯的样子。

我忍不住:「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抬起双手,我才看到他提着两袋东西。

「我没有任何恶意!」老六说,「我……我就不应该和别人说话,总……总是被误会!这是……是水果!」

我突然觉得老六特别真诚。

也许他真的没有在门口站那么久,只是回去给我拿水果去了?

3

再次回想,如果忽略他的语气和眼神,他的话似乎都没带恶意。

「可是你的语气……」

「我……我是结巴!我要……要是不用那种语气说话,我连一……一句话都说不完整。」老六继续解释,「所以……所以我总被人误会,我就……就不跟别人说话。」

「那你……」

我想问他的眼神为什么那么恐怖,这时突然想起来他是斜眼。

今天我认定他是杀人犯,所以总会觉得他的眼神很恐怖。

这时候,我有种想抽自己一巴掌的冲动。

结巴、斜眼这种天生缺陷,虽称不上是残疾,但也会让人生活不便。

误会这样一个人的好意,我怕是睡觉都会愧疚醒来。

不对!

我还没排除他是杀人犯呢!

我还想再问,可老六先开口了,他恢复了刚才毫无情感的语气,果然不再结巴。

「对不起,吓到你了。我没处理干净免疫章。那时看到你住我对门,就想着来问问你有没有事。听说你怀孕,所以我把从老家带来的水果拿给你。」

随后他把两袋水果放在地上,继续说:「你如果害怕,等我走了再出来拿。另外我要提醒你,说谎不能那么假,否则别人会知道你是独居的。」

老六说完就走了。

我现在真的开始怀疑自己当时吃杂肝汤时是不是看错了。

我在门口等了几分钟,终于开门迅速把两袋水果拿回来。

那确实是两袋水果。

难道老六真的是个热心肠的好人?当然,我还是不敢吃那水果。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我男友竟然给我打来电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真没死!我先是惊喜,随后一股怒气涌上心头!既然没死,敢一个月不联系我,怎么想的?

刚把手机放到耳边,男友急促的声音就传来了。

「小柔,快来救我!他要把我的皮肤一块块割下来,啊……别杀我……」

电话最后,是他的惨叫声,然后就挂断了。

我想都没想就回拨过去,但是被挂断了。再打过去就是关机。

我愣在原地,好久才接受了刚才发生的事。男友没死!而且他有危险!

他还说他被割了一块块皮肤,难道那杂肝汤里……

我不敢继续想,赶紧报警。

我把刚才电话里的事情全部告诉警察。不久后,两名警察来到我家,要接我去公安局协助调查。

看着这两个警察严肃认真的样子,并且是去公安局而不是派出所,我就知道他们把这件事当回事了。

可刚进公安局,一个中年警察就怒气冲冲向我走来,厉声喝问:「你就是报警人?你是不是想进去?」

送我来的两名警察赶紧过去拽他,「李队,这是怎么了?你先消消气……」

4

这中年警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对我生气?

我没多想,只说:「我男友有生命危险,请你们……」

「危险?」那中年警察更凶,「最近局里特别忙,你们两口子那点儿破事儿,别来占用警力!」

这又什么意思?

中年警察转身就走。过了几分钟,终于有人出来向我解释。

「你下午说你男友失踪一个月了,对吗?」警察问。

我点头,「没错。」

「赵鑫,二十四岁……」警察准确地说出了我男友赵鑫的信息。

我再次点头,「是的!」

「他根本没失踪!」警察说,「上个月他回了一趟老家,每周六还给老家父母打电话,而且刚才,我们也用电话联系到了他。」

「不可能!」我说,「他已经一个月没联系过我了!」

「我们询问了,他的意思是已经和你分手了。」

我只觉得全身发软,瘫坐在椅子上。

这是我之前就已经接受的事实。原来是他不愿意联系我。

这也是刚才那中年警察生气的原因。他肯定是以为我与赵鑫纠缠不清。

但赵鑫铁了心要和我分手,所以我报警谎称赵鑫有危险,想借助警察帮我找到赵鑫。

可是,赵鑫刚才明明打电话向我求救来着!

「不是这样的!」我赶紧说,「他真的给我打了求救电话!」

警察有些不耐烦了,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你这种行为是可以被拘留的!我现在只对你提出口头警告!」

他不信我!

「可是,我真的……」

警察抬手打断了我,同时掏出手机按了几下,拿到我面前问:「这是不是赵鑫的电话号码?」

「是!」

赵鑫的电话号码我记得很清楚。

然后警察当着我的面拨了出去,并按了免提。

「喂?」赵鑫的声音传来。

「麻烦你和你的女朋友解释清楚,让她不要再报假警了!」警察说。

「赵鑫?你没事了?」我问。

「我们已经分手了。」

「那你刚才打电话给我求救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啊!」赵鑫的语气有点懵。

我也有点懵。

警察在我愣神挂掉电话,随后又要安排警车送我回去。

我肯定不愿意,解释我确实听到了赵鑫求救。

警察突然换了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问:「最近有去过医院吗?」

我知道,他是怀疑我有精神问题了!

先是报警说从杂肝汤里吃到了男友的皮肤,然后又报警男友有生命危险,可他们的调查结果都是我在说谎。

换了我是警察,我也得怀疑我是不是有精神病。

我想了想,从公安局离开。

难道是赵鑫的离开对我打击太大,我真的患上了精神病?

我决定明天就去检查检查。

可刚回到家,赵鑫的电话又来了。

「刚才那个不是我!小柔,救我!救……」

电话突然挂断。

5

刚才那人不是他?

我看了看手机,通话记录确实存在,上次的也在。

幻听?不可能吧?

我后悔接电话时没开录音。

排除幻听的可能性,刚才和警察通话的,很可能不是赵鑫!

如果有人擅长模仿别人的声音,再加上电话传声失真,很容易骗过接电话的人!

如果赵鑫真被人控制,那这个人一定是老六!

因为上一通电话里,赵鑫说过有人割他的皮,而带有他纹身的皮肤,就出现在了老六家的杂肝汤里!

还有,老六突然来我家门口说那么多话,就是在试探我!

也就是说,老六知道了是我报的警,很有可能要杀我灭口!

我也有危险!

报警!被警察误会,也比被老六杀了强!

考虑到警察会不当回事出警慢,于是我报警之后,准备去小区外面的酒店里先躲躲。

可刚一出门,意外就发生了。

对面的门也开了,老六走了出来。

现在都两点多了,他还没睡?他明杂肝汤店干不干了?

而且这大半夜的,他出门干嘛?

最可疑的是,他为什么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我开门要出去时突然出来?

「你这么晚出门,不怕危险吗?」老六问。

我吓得心脏突突直跳,却还是强行装出镇定的样子,反问:「你呢?你干嘛?」

「我……我上厕所,家里卫生间还没收拾好。」

「好啊,你去吧。」说完,我又钻回房里,从猫眼里观察。

楼道的声控灯还亮着,我看到老六愣在原地。

他说谎!卫生间有什么可收拾的?就算需要收拾,只要没停水,就绝不会影响上厕所的功能!

最少过了五秒,老六才动了。

他往楼道里走去。

他必须假戏真做去上厕所。

我不敢再出门,把门锁好。

现在我确定老六有问题了!

我一直在门口听着动静,并从猫眼往外看着。

不久,老六回来了。他在对门门口停了一会儿,却突然转身向我这里走来。

然后他轻轻敲门。

我咽了口唾沫,没出声也没敢动,内心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却止不住发抖。

「你在里面的,小姑娘。」老六说,「他叫赵鑫对吗?以前你俩经常在我店里吃饭。」

我再也忍不住,说:「果然是你!你杀了他!」

老六听到我的声音突然笑了起来,「原来你真在里面。年轻人就是不够沉稳,诈一下就说话了。」

「你到底要干嘛?」我问。

看来,现在去酒店是不行了。不过这门是铁质的,在门里,我还是有一定安全感的。

「干嘛?你明明自己知道,还问什么?」

对!我知道的,他要杀了我!

然后老六转身回去了。我还在想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吓了我一顿就回去睡觉,等着警察来抓他?

可下一秒,他就拎着一个工具箱过来,蹲了下去。猫眼里看不到他。

然后,我听到他在开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