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自从上一个同学因为承受不住跳楼后,我以为下一个会是我。

只是,当看到我最好的朋友,王啾啾被扒光了的时候。

起初是震惊,随后我的心情不知道用庆幸还是悲哀来形容比较合适。

我知道她看到了我,但我帮不了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审讯室的灯光冷峻又刺眼,和它压抑的气氛一样令人不适。

“我亲眼看见的,她肚子上张开了一张嘴,她们每天都堵着王啾啾,啃食她,我没办法,我如果不和她们一起的话,被啃食的就是我。”

“啾啾和我是好朋友,我从来没想过事情会是这个样子,我当时完全被吓傻了,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为什么不信我?”

我边说边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手铐碰到脸颊的时候让我冰的一激灵,哭声差点戛然而止。

对面的赵警官看不下去了,给我递来一张纸。

“张队,要不先让她回去?我看她应该是受刺激了,换谁谁也受不了。”

赵警官小声的附在张辰的耳边嘀咕了一下。

张辰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我,突然,他放出了一段视频,放到了桌子上。

看的我的心尖一颤。

我一抬头,正好和张辰如鹰般的目光相遇。

“让我们看看,你的肚子上是不是也有一张嘴?”

2

王啾啾死了。

在几十万人的直播间中。

她被人从长郡高中的崇明楼顶上推了一把,摔的血肉模糊。

长郡高中是这里最好的高中,里面的人除了用钱砸进去,就是靠几乎接近满分的分数考进去。

王啾啾、苏笙和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前者,只有我是后者。

苏笙是这些人中最有钱的,有钱到这座学校都是她们家资助的,她人也长的很漂亮,好多男生都喜欢她。

只是她很喜欢恶作剧。

把同学的饭扣在脸上;把人堵到厕所揍一顿,还会一件件扒光同学的衣服拍照。

每次她做这些的时候,她都兴奋的合不拢嘴,看得我后背发凉。

3

苏笙今天很开心,她的嘴咧的很大。

因为新的猎物出现了。

我眼睛盯着前方,死死的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自从上一个同学因为承受不住跳楼的时候,我以为下一个会是我。

只是,看到我最好的朋友,王啾啾被扒光了的时候。

起初是震惊,随后我的心情不知道用庆幸还是悲哀来形容比较合适。

我知道了她看到了我,但我帮不了她。

苏笙还是发现了我。

她身边的小跟班把我拖拽到跟前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嘴咧到了最大,嘴角开到了耳根。

“你们俩这么要好,那你帮帮啾啾吧。”

苏笙掏出一小截钢鞭和一部手机。

二选一,这是她惯用的伎俩。

王啾啾此时被扒的精光,她只能缩在地上,把自己团成一团,

“十五,求求你……呜呜呜……别拍我,别拍我。”

手机是用来拍照的,拍摄的照片会被免费放到学校的校园墙上供全校浏览,

我记得刚入学的一个女生,比苏笙还有漂亮的女生,就是因为这些照片而从楼上一跃而下。

我颤抖的接过那截钢鞭。

明明是盛夏,它却冰冷的让我险些握不住。

“咯咯咯,拿稳了哦。”

苏笙笑着提醒我,这是警告。

如果我今天抽不下这个鞭子,那明天鞭子就会千百倍的落在我的身上。

“臭婊子,让你出来卖。”

“和你妈一样,天生贱种。”

每一鞭子落下,我都要喊一句这样的话。

我的声音发着颤,夹杂着王啾啾痛苦的呻吟。

但苏笙说这样很好听。

临走的时候,苏笙拍了拍我的肩膀,这是认可。

也许我该谢谢苏笙,她给了我这个机会,加入她们的机会。

4

我将自己的外套扯下,盖在啾啾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遍又一遍的表达我的歉意,试图去抱住她,却被她一把推开。

我和王啾啾是最好的朋友,曾经是,现在不是了。

可我别无选择,让最好的朋友反目成仇,苏笙最爱看了。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说出去了!”

王啾啾匍匐在地上,她猩红着眼睛,朝我低吼。

“不,不是我。”

我跌坐在地,我一直替她守着秘密。

会不会是有人偷听了我们的对话,我心里咯噔一下。

那天,王啾啾崩溃的找到我,她爸爸死了。

准确的说是她继父。

她在初一的时候才随母亲跟了这个男人。

继父很喜欢她妈妈,所以每次都会给她们母女俩一大笔钱,作为补偿。

补偿没办法把她们正大光明接进门,因为她妈妈是继父包养在外的小三。

我们初中就认识了,所以我对她们家的事情了如指掌。

我知道,王啾啾哭,只是因为她的移动ATM没了。

她母亲这些年根本没攒下多少钱,而长郡高中每年的学费,动辄就是十几万。

没钱了,自然就没书读,所以,她必须转学。

只是不知道这段话,是怎么传到苏笙耳朵里的。

王啾啾已经成为了苏笙的猎物,

而猎物,是逃不出猎人的手心的。

5

说实话,我从没像如今这般畅快过。

所有人,除了苏笙,没有人敢再欺负我,甩脸色也不行。

因为我够狠,也够聪明。

她们只会将米饭混着菜从头上浇下来,

而我则会盛着一碗热汤,朝脸上泼过去,

烫伤最痛苦了,伤口几天不能沾水,还会起大大的水泡,多丑。

她们会把人堵在厕所隔间,拳打脚踢,揍肚子,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打别人多疼,自己就一样,所以我学电视剧的容嬷嬷,拿针,在课堂上悄悄的刺进去,让人疼的大叫起来,

每次老师都会皱起眉头,以扰乱课堂秩序为由,把人训一顿,甚至会动手。

王啾啾这段时间过的很惨,她的脸上结着烫伤留下的疤,身上虽然看不到乌青,却是碰一下都疼。

我倒是过的很不错,因为这些都是我的杰作。

苏笙对我很满意,每当我想出一些新的办法的时候,她总是笑得合不拢嘴,拍着手叫好。

“林十五,你这般有趣的人我怎么没有早点遇到。”

6

苏笙18周岁生日的时候,有人提议去崇明楼拍照。

因为那里的天台是学校最高的,阳光最好的地方。

但有人说那里死过很多人,太晦气。

所有人都沉默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因为死的每个人和在场的人都脱不了干系。

“少装神弄鬼,活着的时候都翻不起风浪,死了更没什么可怕的了。”

我眯着眼抬手挡住正午的阳光。

人心有时候,比鬼可怕的多了。

生活远比电影要残酷的多。

楼顶一片萧条,四周围着厚厚的铁丝网。

王啾啾就这样和我们一行人撞了个满怀。

现在已经不用我自己动手了,已经有想要邀功的小弟上前一顿殴打辱骂,

意外的是,王啾啾叫嚷着,列举着苏笙的种种罪行。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苏笙亲自动了手。

垂死的猎物突然反抗起来,可比乖乖待宰的有趣的多。

突兀的消息提示音响起,苏笙笑嘻嘻的一把夺过。

“又是哪个情郎找我们啾啾啊?”

王啾啾脸色惨白,一下子激动起来。

她没有忘记,那个帮助过她的男生就是从她现在的位置一跃而下。

变成了一滩肉泥,也成了她的梦魇。

苏笙扯着王啾啾的头发,强迫她用面部解了锁。

“咯咯咯,太有趣了,我念给你听。”

苏笙和周围的人已经笑的直不起腰,我斜靠在一边,看着这场闹剧。

只可惜当天的风太大了,把声音吹的稀碎,我什么都没听见。

“啊!”

一道刺破长空的尖叫,好像被宰杀的公鸡最后的长歌。

王啾啾突然挥舞着手抓在苏笙的脸上,一下又一下。

我发现,苏笙的脸比平时任何的浓妆都好看。

现场闹成了一片,王啾啾以一敌多。

很快,这场比赛分出了胜负。

王啾啾以一个极其难看的姿势死在了楼下的水泥地上。

这次不是自杀,这是他杀。

所以人的脸色煞白,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凶手是谁呢?

没有人知道。

苏笙强撑着站起来,她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我走过去扶着她。

我猜,她此刻的心里面正琢磨着让谁当替罪羊比较合适。

我们一行人浩荡的进来,又失魂落魄的出去,仿佛被榨干了阳气。

此时,只有天台角落里的一处红光诡异的闪亮着。

嘀嗒,嘀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7

“后来的你们都知道了,王啾啾全程直播了这个过程,几十万的人都看到了,然后,你们就找上了门,把我带到了这里。”

我一口气讲完,猛的灌了一大口水,那天的日子好像一场梦一样。

我们甚至没来的及回到教室,统一口径,校门口就传来了警笛声。

大批大批的警察涌入,把我们带了回来,分开审讯。

“你的意思是说,你并没有参加这场争斗。”

我点头示意,长舒一口气,我该庆幸,没膛这膛浑水。

“王啾啾和你是好朋友吗?”

“是。起码曾经是。”

“王啾啾为什么会开直播?你觉得她的动机是什么?”

“不清楚。”

“苏笙到底和王啾啾说了什么?”

“不知道,我离的挺远的,风很大。”

“那你觉得谁是凶手?”

坐我对面的老成的张辰突然发问。

“苏笙。”我沉吟了一下,给出了我心里一直以来的答案。

“这么确定?你看清楚了?”

两个警察同时抬起了头,死死的盯着我。

很可惜,当时的镜头在大风中被吹歪了,最后的角度只拍到了王啾啾坠落的画面。

“不确定。”我努力回想了一下当时的画面,“太混乱了,我离得比较远,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是她。”

“人的直觉很有可能是错的,除非……你想要那个结果。”

张辰看我的眼神一直有种熟悉的感觉,此时我想起来了,是苏笙看猎物的感觉。

我成了张辰的猎物。

“或许吧,我只是觉得,苏笙说完那句话后,王啾啾就激动起来了,她应该挺恨苏笙的。”

“那你呢?你恨苏笙吗?”

我自嘲般的笑了笑,怎么能不恨呢?

张辰还想再追问下去,但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蹙着眉头不悦的起身开门。

“好,我马上过去。小赵,你看一下。”

张辰交代完,急匆匆的走了。

我抬起头,看着左上方黑洞洞的监控,心里莫名跳的很快。

8

门再一次打开的时候,我从梦中惊醒,

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虽然处处透露着疲惫又炯炯有神。

“张队长,早。”

我笑着打招呼,约莫着已经过了一夜。

张辰并不理会,而是拿出一张纸,

“苏笙对王啾啾最后说的那句话是,‘根据省人民医院的通知,李瑾女士于13点19分离世,请家属做好遗体火化工作。’”

我脸上的笑容一僵,“什么,李阿姨去世了?怪不得啾啾会那么激动。”

张辰死死盯着我的脸,正当我以为他要盘问我什么的时候,他突然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24h够了,你先回去吧,以后有问题还会找你的,感谢配合调查。”

“可是,张队……”赵警官还要再说点什么,被生生堵了回去。

9

我走出交警队的大门,地面上都是积水,看样子昨夜刚刚下过一场大雨,

昨天的事情闹的太大了,学校被迫停学,我没有地方去,只好回家。

只是和我回家的还有赵警官和张队。

刚一打开家门,一股呛鼻的烟味袭来,我熟练的向左一闪身,烟灰缸擦着我的额头过去。

“他妈的,小杂种,不上学回家干什么?”

正躺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的男人是我爸,本来满嘴的脏话,在看到我身后的警察时,硬生生憋了回去,立马起身,点头哈腰。

“警察同志,我没有犯事的嘞,我最近都有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

我爸坐过牢,前不久刚被放出来。

“没事,我们就是了解一下林十五的情况。”

赵警官皱着眉头。

“是不是她这个砸碎在学校乱闯祸了。”

我妈听到这话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脸上笑盈盈的,暗地里却用两根手指头狠狠的掐着我的腰。

用只有我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警告,“有什么事别牵扯到你哥哥!”

我嘲弄的勾起嘴角,怪不得苏笙她们捉弄人的手段不如我高明,原来这是所谓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访查做的很快,除了林成龙没有回来,其他的基本信息警察差不多都了解了。

临走时,张辰警告我爸妈,不得随意殴打辱骂子女,还给我留了他的电话和附近片警的电话。

这个威慑力果然管用,接下来的几天,他们果然收敛了许多。

这几天我闭门不出,直到三天后,我的窗户前出现了一枝红色的玫瑰。

我知道,有人想见我了。

10

我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用了足足半个小时才甩掉身后的人。

堕落街。

城市的贫民窟,犯罪的集结地,也是我和刘松约会的场所。

我走进西北角的一家黑网吧,这里的店铺虽然都没有名字,但是附近的人都知道它叫做十五网吧。

网吧和以前一样,黑压压的坐满了人,嘈杂的很,驻店的小胖此时一脸巴结的迎上来。

“刘松呢?”我压低了声音,

“松哥不是出去找你了吗?”

我的脸色微不可察的变了下,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