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双旗镇客栈 (我们在这个尘世上的时日不多,不值得浪费时间去取悦那些庸俗卑劣的流氓!)

我大河南标志性城市的标志性学校里(实验学校),一名23岁女教师的伤逝登上各大热搜。

相关消息是在这名教师家属哭求“让事情发酵起来”才广为人知的,那一天是周三,我们姑且称之为“第一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名23岁教师的家属(姐姐)沉浸在悲痛中,她一定能够体会年仅23岁的妹妹如何万念俱灰:在工作日的晚上,推开手头如山的工作,独自一人在激烈思想斗争后纵身一跃的毅然决然。

她说,自己的父亲早已仙逝,而母亲不但没有正式工作,也丧失了劳动能力。整个家庭“缺少背景和人脉”,家庭成员也没有过人的情商,因此,学校里高屋建瓴的“叉杆儿”就迅速和这个贫弱家庭完成了切割——不允许曾经的员工家属进入学校调取影像资料,也把希望从学校微信群内获取线索与帮助的他们踢出了学校微信群,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以为这名教师的纵身一跃应该有回声,我以为她离去的足音可以警醒一些人关注到拥有高级职称的教育专家和“叉杆儿”联手打造的畸形教育生态,并揭开这些人的画皮:他们(她们)不过是“罗刹海市”里的“马户”和“又鸟”,他们(她们)沐猴而冠,喜欢卖弄各种所谓的教育改良手段并对教师群体进行辱虐式管理——谁足够良善,谁就活该被欺负;谁足够良善,谁就活该被逆淘汰!

我以为这名教师的纵身一跃会是导火索,会让所有人意识到:教育生态里的“马户”和“又鸟”们只是为了攫取金光灿灿的顶戴花翎,只是为了其直系子孙后代的荣华富贵,他们有路易十五一样的心声——生前为所欲为,哪管死后洪水滔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我错了,那个“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23岁女教师流出了自己的血、丢掉了自己的命,但并没有唤醒多少在菜市口围观的人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说过,我要为这名教师同行连续码下几天文字,就像鲁迅先生那样,为了记住一个人,我要面对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我第一天码出的文字并不被电脑所喜欢——即便点赞、分享和转发的比率极高、尽管许多退休或者未退休的教师同行在相关文章下激情澎湃地留言评论,直言自己“泪流满面”(经常有千字左右的评论,很是让我感慨),然而,由电脑发起的展现量也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一反常态地少”!应该是某个无形的大手,刻意扼住了我文字的喉咙了吧?

到了第三日,凡是和“女教师离去”的消息已经被悄然踢出了热搜榜单;连带着,我那篇文字也被电脑判定为“您不具备评论资格,不能进行评论”。电脑说:不宜展示给所有人观看,只能供粉丝们参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我为这名23岁教师码出的第二篇相关文字,电脑推荐量更是直线下滑,甚至只有百次左!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刻意寻找,只有大约一百个人的手机页面上会出现我的这篇文字。

合理推测,拭目以待:到了第七日,恐怕就会极少有人再提起这名教师——群体往往健忘;而到了她的第二个本命年,这名二十三岁的女教师可能就会像《寻梦环游记》里设定那样,走到最可怕的结局:再也不会被人记起(她没有后代),永远消失在虚空里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们看到我这些文字,可能不是风轻云淡地划走,就是惊诧莫名:23岁的女教师怎么了?有什么来龙去脉?她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儿?她为什么不辞职?反正,人们就是想不起一个人,想不起那个留下“如果没死透,就别抢救了,把器官捐了吧”的女教师!

为什么我的文字被电脑嫌弃?

我在思考这个问题,并得出一个答案:当这名教师离去的时候,我没有跟随媒体和胡锡进老师,把这件事定义为“形式主义害了教师”,大概是一个重要的诱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是的,我不认为是“形式主义”害了这名教师!我不知道始作俑者为什么要把问题锚定在这个点上,我只觉得这个定性包藏祸心!

始作俑者的目的非常明显:只要是形式主义所造成的问题,那么,“叉杆儿”就没有直接责任——不但当事的“叉杆儿”没有责任,遍布各处的千万个“叉杆儿”也没有责任,他们(她们)的工作很出色!一切都是没有主观恶意的“形式主义”的问题、大而化之的“形式主义”的问题!究竟什么是“形式主义”,解释权不在教师手中,普通教师没有发言权!世上无形式,只要肯解释!

可我始终认为,让这名23岁教师崩溃的最根本动因是“人”的问题,是“肆无忌惮的谩骂、批评和威胁”(即便是自媒体大咖,也不敢加粗显示的原文摘录),是有主观恶意的问题!

我们的教育生态里正盛行“周扒皮”式的教育管理者,这些教育管理者把辱虐式管理奉为经典。他们(她们)并不把教师视为有独立人格的生命体,也不认为“教师们正在从事幸福的事业,就应该让教师们先幸福起来”,他们(她们)把私人工厂的一套管理方法拿过来,只为了自己的职业前途铺满鲜花和黄金,只为了自己收获名与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冤枉了这些人?您知道这件事发生之后,我们当地教育圈子里的应对措施吗?你不知道!

在我们当地的教育生态里,“叉杆儿”们得知这件事,在万家灯火的下班时间里,又开了一个冗长的教师会议。

他们(她们)说,目前教育圈子里的心理健康问题必须得到重视——不但教师的心理健康问题需要得到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也需要得到重视!

为此,教师们必须手写自己的心理健康状况——要善于发现自己的心理问题,并善于自己医治自己的心理问题。

除此之外,教师之间还要互相谈心,并详细记录谈心过程,争取在谈心里化解心理问题!

“叉杆儿们”说,这种文字性材料最能体现出工作认真程度——少了不行、不深刻也不行,一定要端正态度,认真对待心理健康问题!

当然了,我们的本职工作是教学,学生的心理问题也要重视起来!因此,最近两周之内,教师们一定要合理安排时间,在下班之后要深入每一个学生的家庭,做好家访工作——详细记录过程、拍出用心构图的照片,汇总成册之后,交由管理者们审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世界就是这般魔幻啊!一名教师的离去并没有让教师队伍的管理有什么改观,“马户和又鸟”们不在乎淋漓的鲜血!他们(她们)还在操弄,我们只能做沉默的大多数

我承认:二十五年教龄的一线教师,仅仅是初级职称的我,拿着每个月三四千元的薪俸,心理不太健康!心理不健康的我可以下一个结论:这名23岁的女教师不是第一个人纵身一跃的人,只是第一个引起较为广泛影响的一个人;因此,她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纵身一跃的人!

我不知道这种罗刹海市一样的教育生态,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您知道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