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鸿鹄

朋友,12+游戏了解一下吗?
在“死”这个字都会被和谐来和谐去的情况下,我们迎来了原神4.2版本的PV。开场就是“水神,死刑”这样振奋人心的文案。就是不避讳地,直接告诉你,“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从枫丹这个国家充满法兰西风情的设计中就不难看出这个国家是要死人的,而且是相当高位的人。仔细去看欧比克来大剧院的外形,中间长方的设计,其实是断头台的造型。水神的死刑,其实是是在衔接之前那维莱特镇压梅洛彼得堡的原始胎海之水后的简述。
在第一王座法涅斯登临提瓦特大陆之前,这里是被蛮荒的元素力组成的元素七龙王统治的。法涅斯战胜七龙王之后,从七龙王身上取出了它们的一部分权柄给予了尘世七执政(也就是我们说的“七神”)。
为了应对枫丹的危急,水神是一定会死的。
只要水神一死,那维莱特就能凑齐所有权柄,恢复到能完全镇压原始胎海之水的状态。我们就可以完全解决枫丹预言里的危机了。(也是收束了之前,仆人置疑“连孩子都在应对枫丹的危急,但芙宁娜却悠闲得不可思议”的置疑,让芙宁娜作为“爱人”的魔神再度被各位玩家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水神之死这次写得太“明显”了,然而让我觉得会不会事情还有转机。
芙宁娜是个双形态的角色,通过重击是能切换自身莽荒属性的,这两种不同形态的芙宁娜很有可能只是死了其中一个代表着尘世七执政的形态,而保持着芙宁娜本性的形态仍然能存活下来,和历来的主线结束时一样,回答主角关于“我的血亲去哪儿了”、“下一个国家的概况”之类的问题。
因为之前米哈游在描述“死亡”这个状态的时候都是非常含蓄的。什么“我名浮舍,浮生一刹,万般皆舍”,什么“总有地上的生灵敢于直面雷霆的威光”,什么“须弥的子民,再见了,愿你们今晚,得享美梦”。就是死亡作为一种生命的终结,我们是可以通过悼念它出现的价值,来赋予它能加诗意的悲喜的。
但是,枫丹是真的开始死人了,这里我要提名一位罪人——瓦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近几年,似乎各种作品都为了能够“丰富角色的深度”所以非常喜欢让有罪之人洗白。什么“我曾今被背叛三次”这种并不高妙的手法米哈游自己也是用过的。引用一下《非自然死亡》里的话,就是“我对罪犯的过往并不感兴趣”,我只想看他如何被惩罚。
一旦这个角色最后遭受到的惩罚并不足以抚平他对他人造成的创伤,那么这个角色的反派魅力反而会因为强行洗白而被玷污。
个人意见,倾落伽蓝剧情后半段的失败在于沿用了“失忆”这个过分不负责任的洗白方式。罪行被遗忘是很恐怖的,被害者之所以要一次次呐喊自己的痛楚,不仅是要让施暴者看清他自己的残忍,也是要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这份新鲜的仇恨。
我为什么会受到伤害?是我落后了所以挨打了,还是我已经努力了,但是对方的恶意仍然无差别地伤害着我?我该改善我自己,还是远离潜在的危险?
而现在“施暴者”失去了记忆,并且妄图用“删除自己的存在”来抹平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太傲慢了吧,未曾赎罪之人,如何获得原谅。
与其删除自己的存在,还不如进入世界树之后,看清了就算自己的存在被删除了,对他人的伤害也是不可逆转的了。最后对着一群失忆的受害者假装坦然地说“你大可以去告诉他们是我做了这些孽”,太不坦荡,太伪善了。
不如,直接说“我知道错了!我知道自己犯了大罪!你告诉我怎么赎罪吧,反正我的寿命很长,我能做的事情很多,就算是每天帮你家搬搬砖头劈劈柴,我世世代代地给你家赎罪,我也要做到让你家出了这口恶气为止”。而不是和某些乱倒废水的国家一样,事后再来一边道歉一边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做错了,但我没有办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瓦谢这段让人痛快的地方在于,他“死”了。
死在了被他伤害的少女手中。说俗一点,他“偿命”了。
我们没有被他伪善包装的“我是为了挽救我的爱人而不断做实验,看看能不能复活我的爱人”而打动。试想,难道这些被他害死的少女就不会是别人的爱人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及时最后瓦谢的爱人复活了,她要怎么去面对杀人如麻的瓦谢?她的生命高洁的辉冕也会因为一个个死去的少女而被污涂。所以,最后一句“去死吧”,不再是纯水精灵的发言,而是来自于瓦谢愿意牺牲性命去见的——薇涅尔。
我们对他的不幸过往,不感兴趣,
我们想看的,只是他的“报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在这时,断头台上的长刀落下,镜头切了个掉落的芙宁娜的礼帽。
在这个“正义”的国度,我们并没有清楚地得知芙宁娜的“罪”是什么,我们也就不会为了她的死而释怀,所以,我认为芙宁娜并不会死,只是为了能挽救更多的人做出了某种牺牲。(比如,预言中说,所有人都被溶解,只有水神在哭泣。那如果在所有人溶解之前,水神先死了,没有水神在哭泣了。这个预言就出现了漏洞,这些人会不会就不用死了)
结合芙宁娜PV中所说的命运虽然会和你开玩笑,但命运从来不会欺骗你,除非,是你先欺骗了命运。这里可以理解出芙宁娜肯定是找到了某种逃过预言中枫丹被淹没的“命运”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要让芙宁娜演一场戏骗过许多人。当被骗的人来到了预设好的位置,虽然最后枫丹被淹没的命运还是到来,但也争取到了被淹没的情况下,最好的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原始胎海之水压制不住的镜头里,我们可以看到旁边就是谕示裁定枢机,所以这次原始胎海之水的爆发是在欧比克来大剧院,所以之前林尼在潜入大剧院下方的小房间里听到的声音,可能不仅是这个机器的声音,还有即将压制不住的原始胎海之水传来的动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巨大的吞星之鲸搅乱了原始胎海之水,它的独角形象刚好对上了达达利亚的命座。在之前的剧情中,达达利亚虽然无罪,但也被宣判了有罪,是否就是因为他的到来会唤醒这头巨鲸,导致原始胎海之水出现暴动。(也就是无恶意的罪,我呼吸了一下,结果因为蝴蝶效应,八百里开外,突然闹龙卷风了,那我确实导致了这个灾祸,但是理性上来说,我是无罪的。)
从PV后半段来看,达达利亚使用了魔王武装后,那维莱特仍在出手。也就是说这个灾祸已经严重到了完全力量的水龙王都没法儿完全平息。这时,达达利亚的师傅,在深渊之中见到的神秘人——丝柯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里我提出一个假设,之前的文案中就已经写到“光能分裂成无数种颜色,但为了方便区分,大致被分成了七种,元素大概也是如此”。当水龙王这种级别的人物都没有办法完全镇压的海水到来时,是不是就需要使用全新的第八种元素,或者,需要同时使用两种以上的元素才能解决这样的危机了?
例如,北风狼王能使用冰和风,若陀龙王能混合多种元素,公子的魔王武装明显是雷元素,但他的神之眼却是水元素。作为公子的师傅,丝柯克是不是通过某种手段让多种元素能够混合使用,从而在威力上战胜单一元素,从而镇压能淹没整个枫丹的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后,PV之中出现了“树”。每个国家都会出现“树”,雷之印是给神樱,草之印是给梦幻大石榴,毕竟水之印已经给了喷泉了,那这颗树是不是类似忍冬之树一样,需要供奉什么特殊道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