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0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颁奖现场,有这样一个人:

她没有“体面的”工作,却有着高尚的品格。

她用自己的双手撑起了无数孩子梦想的天空,让他们能够有机会走出大山。

她就是来自草根家庭,被誉为“最美洗脚妹”的刘丽。

当年的刘丽,是来自厦门的一位普普通通的洗脚妹,却因为资助了近百名贫困儿童而感动了中国。

转眼间多年过去了,如今的她更是成为了人大代表,为农民工代言,还发起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慈善基金会。

这些年,在她身上都发生了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0年,刘丽出生在安徽颍上县的一个农村家庭。

父母都是农民,家中贫寒,家里有五个孩子,她是长女。

这意味着,刘丽一出生就拿了一手烂牌,未来生活充满了困难和挑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果不其然。

只读了五年书,她就退学了。

这是因为,家里孩子太多了。

以父母微薄的收入,无论如何也供养不起5个孩子一起上学。

退学那天,刘父刘母忍不住说:

“你学习那么好,不然还是让弟弟妹妹辍学吧!”

刘丽拒绝了。

在她看来,自己是家中长女,怎么能让弟弟妹妹辍学供她读书?

她必须外出打工来供弟弟妹妹上学。

那一年,她只有14岁。

离开老家前往城市打工那天,刘丽想到了自己以前的梦想。

从小在苦日子长大的她,做梦都要出人头地。

她深知,穷人家的孩子想要出人头地,只有好好读书这一条路。

梦想破碎后,她只有一个心愿:

无论如何,都要让自己的弟弟妹妹有书读、有学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离家的五六年间,刘丽在饭店当过服务员,也去应聘过保姆,干的都是苦活累活,工资也不多。

1999年经老乡介绍,19岁的刘丽来到厦门打短工。

可在干了两份短工后,就再找不到工作了。

身无分文的刘丽,只能和同乡大妈住在荒地上。

这一住,就是3个月。

为了生活,她不得不把头发卖了。

“从我记事起,头发就没有卖过,最后卖了30元。”

2000年,刘丽看到当地足浴城在招洗脚妹。

学徒期间,工资1800元。

这个工资放在当年,是绝对的高薪。

可在不少人的潜意识里,足浴和“色情”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但是,刘丽需要钱,家里的弟弟妹妹也等着交学费。

她在心里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去了。

“只要我不轻视自己的工作,就不惧任何人的看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进入足浴城后,刘丽一边熟悉服务流程,一边精进按摩手法。

以前读书的时候,她是班里读的最好那个;

现在培训的时候,她也是员工中最认真的那一个。

她说:“即便是一个洗脚妹,我也想要做最有前途的洗脚妹。”

为了练习手法,她的手指和手腕都肿了,医生不得不给她缠上绷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身边的同事见了,都嘲笑她:

“这么好学,来这里干嘛?”

对于这些冷言冷语,刘丽从未放在心上。

她更在意的是,自己苦苦熬了一个月后,师傅满意的眼神。

她也拿到了1800元的工资,对她来说,这无疑是人生中的第一笔巨款。

“我高兴的一夜都没有睡着。”

次日,天蒙蒙亮。

她一路小跑到邮局,给家里寄了1500元。

怕父母心中疑虑她哪来的钱,刘丽在信上骗父母,自己是在有钱人家当保姆

“父母老实勤恳了一辈子,观念陈旧。

虽然我凭自己的双手吃饭,但我也担心他们知道我的工作后,会不答应。”

事实证明,刘丽的直觉是对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技艺精湛,来找刘丽洗脚的客户越来越多。

工资自然也水涨船高。

在那个平均工资1000元的年代,刘丽每个月居然能够赚3000多块。

此后,除了生活费以外,她将其余的钱都寄回了家里。

2001年,因为刘丽的不断寄钱,家中经济有所好转,盖上了新房。

老乡得知刘丽这么赚钱,眼红病犯了,就把她当洗脚妹的事情说了出去。

这个消息瞬间传遍全村,村民们看热闹不嫌事大,见了刘丽父母就指指点点:

“你们的女儿在外面不学好啊,干什么不好,非要干那种不正经工作…”

刘丽成了村里“不正经”的女孩,她的父母也在村里抬不起头。

端午节,刘丽提着营养品,风尘仆仆回到家中。

谁知道,她连口水都没来及喝,就被父亲赶出了家门。

“为什么要骗我们,你的钱我们花不起,你的东西我们也吃不起,你那见不得人的职业,让我们全家抬不起头!

你如果不辞了那个工作,就永远不要再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父亲的话,让刘丽备受打击。

她忍得住穷,也受得住苦,唯独无法承受家人的不信任。

她知道,自己能够让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让弟弟妹妹有学可上,都是源于这份工作。

“我凭什么要为了别人的看法放弃自己的饭碗?”

“靠自己的双手吃饭,不丢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后,刘丽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家里联系,她想让自己和家人都冷静下。

过了一段时间后,父母终于接受了刘丽的说服,跨过了心中的坎。

此时,刘丽内心又产生了一个不平凡的想法。

这些年,她见过太多孩子像当年的她一样,因为家里贫困,迫不得已辍学打工。

只要一想到这些站在“雨中”的人,即便努力奔跑,在未来的某个日子也会像现在的她一样,被误解、被质疑,刘丽的心中就很不是滋味。

如今的她,有了一定的能力。

她想为他们撑把伞。

之后,刘丽精打细算,把每个月的工资分成3份。

1份寄给父母,1份自己开销,剩下的全都资助给贫困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起初,她只有能力资助四五个学生,慢慢地,增加到三十多个。

身边同事为此感到不解:

“你挣得也不多,这样做又能改变多少呢。”

她说,学习能够改变命运,能改变一个就改变一个。

不过,同事说得也有道理。

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可如果是千千万万个人呢?

于是,她以个人名义建立了3个爱心群,邀请有意向有能力的人抱团,以帮助到更多贫困学生。

在她的带头坚持下,有400多位爱心人士加入到公益事业中,资助的学生也从厦门拓展到更多的地方,受助学生人数超过100人。

有一对夫妻,是洗脚店的常客。

当他们看到条件远不如自己对方刘丽,都能够做到这种份上的时候,深受触动。

他们也加入了她的爱心群,一次性资助了30名失学儿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一次,刘丽偶遇一位叫黎艳的女孩。

黎艳9岁了,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可14万元左右的手术费愁坏了打工的父母。

刘丽马上行动,除了自己捐款外,她向网友发文呼吁捐款,很快就筹集了5万多元。

她说:“只要我看到,我能帮,我就帮。”

后面几年,刘丽资助贫困生的钱,足够在厦门买下一套房子。

但她不后悔。

后来,刘丽事迹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无数人称她为“最美洗脚妹”。

直到这个时候,刘丽父母才意识到太低估了女儿的格局。

拿村里茶前饭后的谈资来束缚女儿,就是个笑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9年,刘丽被评为“感动厦门十大人物”;

2011年,被评为“2010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

颁奖词上这样写道:

“为什么是她,一个瘦弱的姑娘,一副疲惫的肩膀。

是内心的善良,让她身上有圣洁的光芒。

她剪去长发,在风雨里长成南国高大的木棉,红硕的花朵,不是叹息,是不灭的火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木棉的花语是英雄永在,珍惜当下,刘丽就如同木棉一般,坚韧不拔,美丽动人。

刘丽在采访中露出了羞愧的表情:

“其实我捐的不多。我只是帮大家进行信息中转,出钱出力比我多的人是那些网友,真正应该站在央视领奖台上的是他们。”

2013年2月,刘丽正式成为安徽省首位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

除了儿童慈善外,以后她的关注点也落在了农民工身上:

农民工权益保障问题、子女就读问题、留守儿童以及老人问题。

因为出身农村,刘丽深知一件事:

农民工在城市里都是干着最累的活,领着最低的工资,相当于这个城市里的边缘人,处于很尴尬的境地。

她说: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通过全国人大代表的平台,能让社会、政府更多地关注到这个特殊的群体。

2014年12月20日,刘丽发起了以自己名字为命名的“厦门市丽行公益慈善会”,将慈善事业发展到了全新的高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公益发展得如日中天,颇有头脑的她事业也没有停下。

她创建了丽行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还开了多家足浴连锁店,事业越做越大。

2019年,一篇关于刘丽的采访报道中称,刘丽膝下的两个孩子,的女儿已上高三,儿子也已经上小学。

她名下的足浴店,员工就有200多名,一个月仅工资开支就有100多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最初的洗脚妹到足浴大王,唯独没有改变的就是那颗慈善的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今年3月份,刘丽接受了因《我是演说家》走红的励志演讲家崔万志的采访。

谈话中,刘丽再次讲述了自己多年来的经历。

据她所述,多年间她捐助的人已经达到了快700多名,捐赠金额也早已超百万。

采访中,多年未做过洗脚工作的刘丽还亲自为崔万志洗脚修指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生活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么顺利。

经历了三年的疫情,刘丽的生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在相关网站上查询到,丽行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于上个月已经注销。

想必是经济下行,运营困难所致。

不过我相信,只要拥有善良和勇敢,再难的坎都能跨过。

这就是刘丽的故事。

曾经是深渊中的一员,原生家庭的贫穷和长姐的身份是压得她直不起身的重担,辍学打工前途迷茫。

但她选择的不是堕落也不是单纯地自己向上爬,而是拼尽全力带着和她童年遭遇相同的孩子们一起冲向光明。

她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

善良的人,世界会以各式各样的方式回报给你以善良。

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

最后,我想把刘丽的一句话送给大家:

“美好的明天才刚刚开始,若是想要美梦成真,还得靠实干,靠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