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大学还没毕业,爸爸就给我定下个漂亮姑娘结婚。

扯证,洞房,一周内我就抱得了美人归。

直到一天,我听到客厅里爸爸和老婆的动静……

她居然是我爸的情妇!

他们还想抢走我妈给我的家产。

想得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小伟啊,你妈病的越来越重了,爸给你相看了个媳妇,你抽空回来吧。”

我大四还没毕业,就接到了爸爸的电话。

这年头父母给儿女相亲很正常。

可人都没见过就被安排了个媳妇,我也是头一回经历。

母胎单身的我居然天降了这种大好事。

同龄的兄弟们还没跨出校门,我就有了包办的妻子。

一想到这,我就有些激动。

我没忍住问道:“爸,人家怎么会同意的啊,不会是个二婚吧。”

“说什么呢!未婚二十岁的小姑娘,人水灵着呢!”

我一听,二话没说就回了家。

这个女孩叫赵莹莹,果然又瘦又高还漂亮。

第一次见面,我有些尴尬,她却不客气。

“伟哥,我家就剩我一个人了,听叔叔介绍我觉得你人很好,你会嫌弃我吗?我其实就想快点结婚生孩子,找个依靠。”

赵莹莹身材实在不错,挽住我的那一瞬间我已经心猿意马了。

这时妈妈的剧烈咳嗽声又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我心里担忧,妈妈身体越来越差了。

我走进屋,赵莹莹也挽着我胳膊跟了过来。

妈妈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双眼无神地看着我,脸颊凹陷,比起上次看起来更虚弱了。

就连一向对她冷漠的爸爸也不住的叹气:“你妈年纪大了,唯一的心愿就是看你成家。”

“真的吗?妈,你这么想的?”

妈妈看着我,她混浊的双眼突然流下泪来。

看来妈妈也盼着我成家啊。

赵莹莹也没忍住哽咽,“阿姨真是一片苦心。”

就这样,我和赵莹莹稀里糊涂扯了证,婚礼当天,一向冷漠的爸爸看起来特别开心,他揽着我和盈盈的肩膀,拍了张亲密的合照。

直到晚上洞房的时候,我人都还不是很清醒。

赵莹莹一副羞涩的样子坐在床边, 我满脸通红的跑进了浴室,迅速洗完了澡。

等我推房门,却吓了一跳!

爸爸居然进来了!

他满脸醉醺醺的,居然对着坐在床上的赵莹莹脱下了裤子!

“爸!你干什么呢!”

我怒吼一声,把莹莹吓了一跳。

爸爸也清醒过来。

他赶紧提起裤子,黑着脸解释了一句,“爸喝多了对不住啊莹莹,这就走,这就走。”

好在莹莹大方,原谅了他,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可我没想到,一个月后,莹莹居然宣布怀孕了。

“太好了!爸爸给你买点补品!别委屈着自己。”

爸爸很开心,自从莹莹怀上的这天开始,一向冷漠的他好像变了个人,天天花重金买许多补品来给她吃。

我有些不习惯这样的爸爸,莹莹还安慰我,“伟哥,也许爸就是年纪大了,想抱孙子了,”

温香软玉在怀,我也放下了成见。

也许爸爸真的变了。

现在我已经成家立业,还有了后。

当我开心地和妈妈分享这件事,她干瘪的脸庞忽然就流下了泪来。

2

我不明白为什么,想靠近她,忽然就闻到了一股酸味,看来妈妈很久没被爸爸梳洗过了。

我想替她擦擦胳膊,掀开被子的一瞬间,妈妈叫了一声。

是那种嘶哑的,痛苦的。

我被吓到了。

被子里藏着的妈妈居然浑身都是伤痕!

青的紫的,红的淤血都还在。

有的陈年旧伤长久闷在被子里好不了,还在肿胀着,

新的伤口肉都没长好,一点药也没擦。

没人给妈妈上药,我愣在了那里。

这些伤口不可能是她自己造成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是爸爸。

原来我不在家的日子,妈妈都在受这样非人的折磨。

我想去帮她找药,外面的门突然开了。

是爸爸和莹莹回来了。

莹莹娇滴滴的声音传来,“老公,那臭女人什么时候才死啊,整天看着真晦气。”,

爸爸:“宝贝儿,你再等等,有点耐心,我把你从养生馆接出来过好日子,这点耐心都没有?”

莹莹:“那老太婆真有这么多家产?”

爸爸:“当然了,我骗你干什么,就光这一栋房子就价值五百万,以后啊,都是你的。”

莹莹:“那你现在的儿子你不喜欢?干嘛还要和我重生一个。”

我听到这话,浑身一冷,很快爸爸又说道,“要不是看上了她的家产,我才不会娶这个无聊的女人,不过她现在也没办法管我了,马上就要死了。”

两人一同在外面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却满脑袋空白。

原来,原来爸爸给我娶的妻子竟然是他的小姘头!

被自己亲爹戴了绿帽子,我还傻乎乎的准备当爸爸。

真是愚蠢啊。

我想冲出去揭穿他们,再愤怒地带着妈妈离开,可还没开门,门外居然就响起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他们以为我不在家,居然光天化日……这对狗男女!

我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冷静下来后,我觉得这样揭穿他们对于他们来说惩罚太轻了。

我会想个万全之策,送他们下地狱。

他们结束后,我听见开门声,是爸爸。

我迅速躲在妈妈的床下不出声。

“啪!”

是皮带抽到背上的声音。

“贱女人!你怎么还不死!妈的,要不是你签了文件非要把家产都留给你儿子,我至于让他戴绿帽?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这下你舒服了?”

妈妈痛苦地呜咽着,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爸爸就这样站在床边,狠狠的暴打了妈妈十几分钟,各种侮辱人的话都说完说尽才意犹未尽的离开。

原来我被他送出去在外读书这些年,爸爸就是这样对待她的。

爸爸离开后我从床下爬出来,看着妈妈满眼无助的样子我心如刀绞。

“妈,我会让他们两个贱人不得好死,你一定要坚持住。”

她想说些什么,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来拉我,我忍痛安慰了她两句后悄悄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我佯装从外面回来。

爸爸已经出门去了。

盈盈穿着睡裙,娇嗔地冲我撒娇,“伟哥,你昨晚去哪儿了,我和爸等了你好久呢。!”

我笑着,“昨天找工作去了,回来得晚今早又出去了,你睡着了不知道。”

“下次可不许不打招呼就出去了,白让我担心了。”

莹莹嘟着嘴,佯装生气扭头就走。

若是之前,我只会觉得她可爱,

现在看来,她无比的恶心。

莹莹还没显怀,我一想到那个孽种,就反胃。

看着莹莹走下楼梯的背影。

一个邪恶的念头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

去死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

我狠狠一推,她脚一滑,惨叫一声,护着肚子狼狈地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她整个人直接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

她刚睁眼,我就一脸心疼的看着她,“莹莹,你怎么也不小心点,你脚滑摔下去都怪我没拉住你,吓死我了,还好孩子没事。”

莹莹愣住了,半天才说了句对不起。

我细心地替她盖好被子。

这个孽种还真是命大,这次是我一时冲动了。

我掩盖了一切,又送她去了医院。

莹莹很快就回家了。

在我的陪伴下,莹莹渐渐地开始向我诉说。

我发现她很贪吃,她总和我说,自己以前家里穷,命苦,过得不好,所以很重口腹之欲。

我心疼的把她搂在怀里,“只要莹莹你开心,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我每天都变着法子的搜罗一大堆好吃的带回家给她,总是一脸担忧地生怕她没吃饱。

就连我爸也难得夸一句,“我儿子真是个好男人。”

我多爱莹莹啊,就连邻居也夸赞不已,我这样疼老婆的男人少有了。

莹莹过得很幸福,营养也越来越好,不过才怀了六个月,居然已经长到两百斤了。

这段时间,爸爸明显开始对她不耐烦。

每天都不愿意回家,频繁往外跑。

莹莹有些难过,开在我怀里问我,“伟哥,爸是不是嫌我胖啊。”

“怎么会呢,你不过就是吃的好了一点,怀孕嘛,不能委屈了莹莹自己,等你生完孩子,很快就瘦了,放心吧,我一直陪着你呢。”

我温柔的语气和这段时间的陪伴让莹莹沉醉。

此刻,她的心已经渐渐的放到我身上了。

毕竟我年轻帅气,哪里是糟老头子能比的。

莹莹越来越胖,逐渐连路也走得很吃力。

爸爸最近也总是很晚才回家,整天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每天都会去妈妈的卧室帮她清理,给她换衣服,喂饭。

莹莹有些不满,“妈都病了这么久了,折腾她干嘛。”

我又轻声安慰了她几句,莹莹碍于我,也没再多说什么。

她似乎变了想法,真的想赖上我了。

这段时间对我亲昵不少。

想必是她觉得爸爸年纪大了,

以后也靠不住,我多年轻啊,孩子也生了,等到家产也到手,我比起爸爸更好依靠。

看出她想法的我嗤笑一声。

这绿帽子,赵莹莹还真给我带上瘾了。

想到浑身是伤的妈妈,蓄谋已久的爸爸和赵莹莹,

我捏紧了拳头。

我耐心的等待了许久,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收到了一段期待已久的视频。

曝光了他,爸爸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我笑出了声。

4

视频里,是光着身子躺在按摩床上的爸爸,

他一边舒服的享受着按摩,一边大放厥词,“家里那个臭娘们我从娶回家就开始打。”

一旁的女人声音传来,“真的?那您儿子没发现?”

爸爸得意的笑骂了一句,“那个小蠢货知道什么?他以后还得帮老子养孩子呢。”

很快,他的调笑声出现,“春桃,要不你也给我生一个吧,家里有钱得很,不差你的。”

视频看不到的地方,女人笑骂了一句死鬼……

爸爸又开始讲述起了他的丰功伟绩。

我关掉视频,笑出了声。

终于找到了爸爸亲口承认的证据,爸爸,你的死期还会远吗?

我安静等待孽种生下来的期间,爸爸也出事了。

爸爸外面那个女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开始让爸爸沉迷赌博。

他没办法花妈妈留下的家产,能用的钱全是他自己的工资。

可赌博的人,哪里会有度。

很快,我就听见了他在家里朝莹莹要钱的声音。

“你之前出去卖,怎么可能一点存款都没有!就给我点吧宝贝,你放心,我以后肯定让你过会好日子。”

爸爸吃了一辈子软饭,朝女人要钱已经是手到擒来的事,

他很会画大饼,赵莹莹这样的女人也是吃的美滋滋的。

直到后来越来越过分。

爸爸完全陷进去了。

每天说是去上班,我却偷偷地打听过,他那份保安的工作早就辞了。

每天早出晚归的,其实是在外面赌钱。

身上无论有多少钱,他都会输个精光才肯回家。

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满眼通红的发脾气。

偶尔,他也会找我要钱,“儿啊,爸想买点补品吃,你给我拿五千。”

“我哪有钱啊爸,你也知道,我为了结婚,大四的实习都没做了,现在在家吃莹莹的,我够不好意思了。”

爸爸一愣, 他没想到我和他居然如出一辙,也吃起了软饭。

我看到他这反应就想笑。

谁的女人谁养,想让我当大怨种,怎么可能呢。

我这些天对莹莹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早就开始愿意给我花钱,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少存款,但我肯定,这些钱肯定来自无数个破碎的家庭。

有时候她睡着了,我还能看见她手机里不停地收到短信,

无一例外,全是她曾经的那些姘头。

爸爸利用她,这个女人也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两个人渣,我在中间坐享其成也没什么负罪感。

我花不了多少钱,爸爸可不一样。

很开,就东窗事发了。

一向哄着莹莹对她说话温香软玉的爸爸忽然暴怒,我买完菜回家的时候,爸爸居然对莹莹动手了!

“贱货!拿钱!”

爸爸怒吼着。

莹莹大着肚子满脸通红的坐在地上哭嚎。

“打啊!不怕儿子掉了你就打啊!”

爸爸毫不犹豫的就打了一巴掌,“贱女人!你怎么可能没钱!快拿出来!你真想看着老子死吗?要债的忍等着呢,拿不出钱要砍我手!”

莹莹哭的几乎晕过去,“我就是财神爷也禁不住你这么花啊,那些钱都是老娘心心苦苦赚来的,我还没享福呢你一夜之间就全输光了,跟了你真是老娘倒霉!”

我站在门外拎着菜听着, 爸爸还真不手软啊。

莹莹痛苦的嚎叫声从屋里传出来。

又过了好久,里面平静下来。

我才打开门。

爸爸已经恢复了正常, 换了身新衣服嘴里念叨着,“新风貌新手气,老子今天必赢。”

5

莹莹满眼通红的坐在客厅,

想必钱已经被爸爸都要走了。

我一回来,她就哭着贴上我委屈的说,“伟哥,我没钱了,钱都被爸拿走了。”

我多贴心啊,安慰她两句,“没事,我能赚,一定不让你睡大街。”

莹莹看我的眼神更加柔软了。

我暗笑着。

她一定从我爸身上骗了不少钱。

这些钱,又少不了是妈妈的财产。

如今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敢算计我妈,倾家荡产算什么,不过是开始罢了。

挨顿打只是家常便饭,想想我妈受过的那些苦,赵莹莹也该受受了。

爸爸成了赌徒,一定会无时无刻的向她要钱。

赵莹莹撒谎说没钱了,我根本不相信,我也不在意,毕竟她的钱,最后还是会在一次又一次的暴打下,吐出来成为爸爸的赌资。

几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

我一如既往地投喂着莹莹。

她全身心的依赖着我。

越吃越胖,爸爸也几乎都不回家了。

我终于找到了机会。

在一个晴朗的午后,我叫来一辆救护车,把妈妈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