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前的事件中,美国重新调整了半导体运输法规,限制了本国芯片制造商为中国领域提供服务。日本和荷兰相继出台了半导体设备出口限制法令。日本的禁运涉及6类23种半导体器件,将程序限制在45纳米。与此同时,荷兰对2000i系列及后续的DUV光刻设备施加限制,将工艺限制在38纳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美国的战略是通过一项三方协议,试图扼杀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优势地位,但显而易见的是,日本和荷兰的芯片巨头都没有倾向于与美国的立场保持一致。因此,美国出人意料地公布了对芯片监管授权的修订。

最近,美国再次彻底改变了半导体指南,封装了对人工智能半导体、数据中心微芯片和14nm以下微芯片的限制。与此同时,美国重新限制了先锋派光刻机的派遣。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些修改的同时,韩国的三星和SK海力士等公司也被纳入了最终审查分类账,从而获得了永久豁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后,在手机设备和游戏机等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商品中部署的微芯片将逃避出口禁运。这表明美国的战略是限制精密微芯片的流通,同时用劣质芯片淹没中国市场,从而阻碍中国制造商的成熟。

这项针对美国微芯片的修订禁令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在半导体设备和人工智能微芯片领域。在历史上,由于三方的协议,美国、日本和荷兰的机器在中国领土上受到禁止。这就要求中国芯片制造商有一个本土的解决方案。尽管在这条道路上取得了切实的进展,许多设备实现了28nm工艺,但与中国的尖端半导体工艺并置时,仍然存在明显的差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由此可见,中国对高端光刻机械和半导体设备的依赖需求依然有增无减。荷兰的ASML公司意识到了这一空白,急忙向中国派遣了精密的光刻设备,希望在许可证到期前最大限度地派遣设备。由于中国地区为阿斯麦的财政收入做出了巨大贡献,该公司的努力与中国半导体巨头的愿望无缝对接。

不出所料,美国对阿斯麦的加速发货保持警惕,因此,半导体法令不仅阻碍了设备发货,还限制了组件和售后服务。这样的规定意味着在ASML派遣的先进光刻机的售后维护方面存在潜在的障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细读美国在微芯片的销售轨迹中,可以看出特定微芯片的限制有所缓解,主要是那些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商品所必需的芯片。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这种放松描绘了一种范式转变,从严格的出口监管到某些半导体领域潜在的大量泛滥。

考虑到美国在半导体熟练度方面的领先优势,当与中国制造商并列时,前者在技术和财政审慎方面保持优势。因此,当美国用大量微芯片吞没市场时,中国制造商的市场占有率就会下降,从而减少了他们的研发投资,限制了中国半导体的扩散。

日本和韩国半导体的未来会不会暗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的战略转变,放开特定消费芯片出口并给予韩国企业豁免,源于日本和韩国半导体企业的脆弱。三星、SK海力士、尼康和佳能等公司的财务报告显示,它们的活力正在减弱。由于利润率直线下降,发货量萎缩,它们表现出不可否认的脆弱性。

考虑到这些披露,日本和韩国半导体实体的可怕困境是不容置疑的。随着全球芯片需求停滞不前,任何复苏似乎都难以捉摸,缓解某些限制似乎势在必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美国半导体巨头来说,该行业的全球化本质是无可争议的。失去了日本和韩国的锚地苹果在半导体领域的地位将会转瞬即逝。因此日本和韩国半导体产业的生存对美国来说是没有商量余地的。

然而,对于日本和韩国的半导体巨头来说,即使放宽限制,也可能无法使它们成为与中国半导体实力抗衡的有力竞争者。考虑到从美国、日本和韩国购买微芯片的不可靠性,预计中国制造商将越来越倾向于采用本土解决方案。

美国的芯片禁运仍然至关重要,但它无法抵消中国半导体实力的迅速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