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是王鸿远,用不一样的视角洞察真实教培生态!

最近长沙雨花区公布了查处了9-10月份校外违规培训案例,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两例,美术、少儿编程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因为涉及无证办学被查,与其他动辄非学科类培训开展学科类培训被罚不同的是,这也是第一次非学科类培训涉及无证被查,很可能会成为一个风向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今年对于非学科类培训来说,是过渡监管的一年。根据2022年12月29日,教育部等十三部门发布了《关于规范面向中小学生的非学科类校外培训的意见》规定:2023年,要完成非学科类培训重新审核登记,7月1日前所有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必须申请办学许可证。若未完成的,均不得开展相关业务。(广东的要求是11月30日前)。

一旦重新审核登记完成,意味着非学科类培训也进入了监管时代。同时根据去年4月份数据,全国已有10.99万家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纳入监管与服务平台监管,看来在整治学科类培训的同时,监管部门不让非学科类培训走学科类培训老路的决心已定,并且已经根据学科类整治的经验,理清了属于非学科类培训的一整套监管体系,所以接下的整治,除了限时限价外,很大可能性按着学科类培训的模式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1月9日,辽宁印发了《辽宁省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管理办法》,明确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将实行“一证一址”“一址一证”,预示着非学科类培训整治又朝学科类培训靠近了一步。

非学科类整治的脉络也逐渐清晰起来:重新审核登记——申请办学许可证——全部纳入全国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平台——预付费资金管理——列出规范相应的规则(规范使用合同、收费跨度不超过三个月等等)——检查——处罚

在舆论强大压力下的严查违规补课热闹之后,可以肯定非学科类培训也一样会被推到整治的“风口”,强监管时代其实在重新审核登记之后已经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