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住进来之前,上任租客就提醒我,这里闹鬼。

我不信邪住了进来。

午夜时分,电话响了。

我差点吓死,因为我根本没开机。

电话那头传来诡异的声音:“救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你是不是很缺钱啊?”

说话的,是上任租客。

我低头看看自己,穿着一身简单的T恤加牛仔裤,确实不算很有钱。

但也没到看上去缺钱的地步。

见我不说话,租客又道:“你别介意啊,我是好心提醒你……”

他凑近了些:“这里闹鬼。”

我心里的大石头可算是放下了,因为便宜,我还以为是房东有问题。

没想到,有问题的原来是房子。

我问租客:“怎么闹的?”

他手舞足蹈地说出了一系列事件。

我根本没当真。

因为历来闹鬼,大多都是假的。

说到最后,他见我不大感兴趣便不再说下去。

钥匙给了我,他转身就走。

临了进电梯前,租客一拍脑袋,像是刚刚想起。

“对了那个,晚上要是电话响了,千万不要接。”

  2

住进来一个多星期,我并未发现异常。

这天洗完澡,看了眼时间。

22:13,还早。

一坐到电脑前,编辑那边就发来了消息。

【快点写!!!】

催了好几天,明天就是最后截稿时间,今晚注定通宵。

房间里只剩下我敲打键盘的声音,噼里啪啦个不停。

不知过去多久,门外传来手机铃声,悠扬婉转,钻进我的耳朵。

催促我赶紧出去接电话。

起身的瞬间,我撇了眼电脑上的时间。

凌晨2:14。

这个点,编辑不会还没睡吧?

抱着怀疑接起电话,里头却传来完全陌生的声音。

“救我……”

我以为是恶作剧,直接按了挂断。

拿下来一看,发现手机屏幕怎么点都不亮。

我以为是接完电话没电关机了。

充上电,打开来电记录,刚才的通话记录并未显示。

我忙着赶稿,没多想,转头就回房间继续码字了。

3:45。

赶在死线交稿,我倒头就睡。

梦里,我看见家里多了个人。

一个头发拖到地上,穿着一身红白相间的长裙。

那人走过的地方都充满了腐臭,分不清究竟是男是女。

我实在是太困了,尽管这场景很渗人。

但我就是没力气动弹。

因为我很清楚,现实里不会有这种人。

即使有,至少也不会出现在我家。

醒来后,已是下午时分。

我睡得昏昏沉沉,睁眼第一件事,打开电脑。

编辑发来消息:“稿子没过终审,不建议大改,重开吧。”

我去,白通宵了。

打开文档,对着一片空白愣神。

编辑又发来消息:“最近灵异文很火啊,要不试试这个方向?”

你叫一个只会写总裁文的改写灵异,这不是为难人嘛。

但这总归是个机会。

我回想起昨晚的梦,一番构思后。

在键盘上敲下一行字。

电话响了,我差点吓死,因为我根本没开机。

  3

从接到那个恶搞电话开始,家里频繁出现怪事。

起初是东西换了位置,然后是门铃莫名其妙响了。

一开门,却又什么都没有。

我把这些都写在了新文里,编辑看了说不错。

提交终审的这段时间,我打算好好打扫一下家里。

搬进来快一个月,工作忙到根本没时间打扫。

今天才发现,地板上到处都是脚印。

厚厚的灰尘印在上面,我用帕子擦干净。

一路擦到房间的床底。

我慢慢弯下腰,掀开床单看去。

赫然睁大了眼睛。

一张狰狞的脸,吓得我往后一摔。

血液黏住头发,头发粘在脸上。

充满血丝的眼睛瞪着我,透过发间的缝隙。

他开口了,无比沙哑的声音传来:“你终于找到我了……”

话音刚落,我骤然想起了前些天接到的电话。

原来,那并非是恶搞电话,是真的。

跟我那篇开头写的一样。

深夜,一个满头长发的男人在屋里来回踱步。

女人睡在屋里,满头大汗。

随着男人不断加快的脚步,女人的汗水越发疯狂。

终于,汗流浃背的女人挣脱了噩梦。

醒来,正对上男人那张扭曲到极致的面孔。

  4

“听说一个月前就死了,只是现在才被人发现……”

我听着那人说话,逐渐收回视线,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说了,人不是我杀的。”

怎么会有人傻到杀了人放床底下。

这不是明摆着叫人来抓么?

两个警察站在我面前,反复地问那些我已经回答过的问题。

尸体在我床下发现,警察怀疑我无可厚非。

一旁房东怒气冲冲地看着我,叫我把行李收拾好滚蛋。

我刚交了三个月房租,还有一个月押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走掉。

我同房东提到之前的租客,她却一口回绝我。

说那租客走之前,她里里外外检查过房子。

压根没看见过什么尸体。

而我当天搬进去,尸体一定跟我有关系。

警察见此,上前帮忙解释。

“行了,你就别逮着人不放了。”

“要是真把人赶走了,你不止要退租金押金,连下任租客都找不着。”

之前的租客提过这里闹鬼的事,当时我没放心上。

此时看房东忽然住了嘴,两只眼珠提溜一转。

那模样,分明是有事瞒着。

我也凑上去掺和:“算了算了,谢谢两位帮我说话了,既然她叫我走,那我走就是了。”

房东伸手拽我:“别别别,我说气话呢,你看你还当真了。”

发现尸体后,警方暂时封锁了出租房。

调查期间,我只能住酒店。

这样正合我意。

  5

买好了一系列夜探鬼屋的装备,调查无名尸第一天。

我出发了。

晚上23:15,夜风冷飕飕的。

气氛冷得很到位。

我不大相信什么神神鬼鬼的事,如果这世上真有那些东西。

那我也许就能见到她了。

外婆去世很多年,我都快三十了,一次都没梦见过她。

比起父母,我与她更亲近。

那个年代的人,多少都有点重男轻女的思想,特别是女人。

更重。

但我的外婆偏与她们不同,一辈的外孙里头,她就偏爱女孩。

我便是其中一个。

只可惜,她没能挺过难关,就此别过。

每每想到外婆的时候,我便有一点相信那些东西的存在了。

想到外婆也许正在天上庇佑我,即使那无名尸多恐怖。

我都不怕了。

拧开门锁,进门便是一股刺鼻的腐臭。

昨天法医已经把尸体都运走了,一番调查找线索过后。

也没人顾得上替我收拾收拾屋子,我打扫到一半。

白扫。

我在黑暗中摸索开关,转念一想,还是放下。

万一外面有人盯着,我一开灯不就很快被人发现。

事情还没调查出个结果,我须得小心行事。

我只好打开手电筒,一步步靠近那个房间。

发现尸体的房间,腐臭味更加严重。

电筒光一晃,眼前迅速晃过一道黑影。

我原本以为,那只是我的错觉。

没曾想,看清楚以后才发现。

那道黑影其实是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

昏过去之前,寒光一闪,脑袋一痛。

醒来就被人给绑上了。

看着眼前这个近乎疯狂的男人,我知道事情麻烦了。

“你是一个人来的?”那男人问我。

我看着他手里的刀,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实话实说。

“你别杀我,我给你钱。”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这种人应该给钱就能打发。

但是吧,总有一些意外。

比如现在。

男人说:“我不要钱。”

不要钱可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这种时候。

“你还是要钱吧。”

男人:“……”

我跟他静默了一会,便看见他起身走了出去。

我的手脚都被绑住了,根本动不了。

我只能挣扎着爬向门口,那里放着男人的刀。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把刀偏偏还是打开的。

我歪歪扭扭地爬过去,摸索了半天才拿到刀。

正要割绳子,却听见那男人的脚步声又转回来了。

我俩对视一眼,我先笑了。

“我就是活动活动。”

男人一副“你看我信吗”的表情,弯下腰捡起那把掉在我身后的刀。

男人掂了掂那把刀,忽地勾起唇角。

“你在这屋里杀人了?”

我摇摇头:“当然没有。”

“那为什么外面拉了警戒线?”

这个……

眼看瞒不过去,我索性实话实说。

“这里确实有人死了,但不是我杀的。”

我还说:“凶手把死人藏在我床底下,我今天晚上就是专门过来调查的。”

“这么说,凶手不是你?”

我肩膀疼,脚腕也疼,听他问些废话,我也懒得答。

比起我是凶手,他半夜跑到别人家里来,把人绑了。

分明更像是凶手。

男人走到我身后,解开了我身上的绳索。

我还奇怪呢。

这人该不会是良心发现,打算放我走了?

实际上,不过是我想多了而已。

“你已经看到我的脸了,按理说我应该灭口,但我暂时不想杀人。”

“你想说什么?”

“之前的租客去哪儿了?”

之前的租客?

我怎么会知道啊?!

“这个你应该去问房东,我跟那人就只见了一面,他怎么可能会告诉我去向。”

这话说得没毛病。

但是……对方似乎没打算买账。

“行,不说是吧?”

说这话时,他又把刀亮出来了。

早这么干不就得了,非得装什么文化人跟我商量。

“你要是杀了我,这辈子都别想知道他的下落。”

男人刷的一甩,眨眼间刀就收了起来。

“算了,不跟你玩了。”

他站起身,背对着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不就是最好的机会么?

攒足力气正要扑上去,却听他轻飘飘说了一句:“袭警可是重罪。”

  7

这么个人竟然是警察?!

我是真没看出来。

不过人很快亮证件给我看了。

陈风,27岁,竟然比我还小两岁。

知道是警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我站起身,在屋里走了几圈,没发现什么异常。

那床底下曾经放着尸体的地方,还留有印记,只不过尸体早已被人清理走了。

我恍然觉得,那天我看到的尸体,或许只是幻觉。

尸体怎么会张嘴?

又怎么会说话?

还有房间外面四处转悠的警察又是怎么回事?

我以前看过一些刑侦文,知道警察办案都是两人一组。

这叫陈风的警察单枪匹马,大半夜把主人家给绑了。

那副熟练的样子,完全不像第一次干。

我毕竟是写文的,多少也为了写文看过一些资料。

有资料提到过,大部分凶手都会重回案发现场。

那叫什么来着,感受当时杀人的快感。

对,就是这个。

想到这,我正好走出房门,打算偷溜。

一眼就看见那警察闭了眼,张开双臂站在客厅中央。

做法呢这是?!

“别瞎想,这叫案情重演。”

啥意思?

他又说:“你当时发现尸体,是什么时间?”

“下午。”

“那发现尸体之前呢?有没有什么跟平时不一样的地方?”

我正想说没有,但脑子里突然就涌现出一个画面。

“地板很脏,有很多脚印。”

陈风:“?”

“等一下。”

我转头走到门边,检查门锁。

这一看,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些奇怪的痕迹。

结合那些脚印,我瞬间想到了一个可能。

“有人偷偷来过你家了。”

我转头看去,是那个警察。

“在你发现尸体之前。”

“你说什么?”

这个叫陈风的警察朝我走来,目光坚定。

“门锁是不是有撬过的痕迹?”

对。

“家里某个地方突然多了很多脚印?”

没错。

“你再去看看,你那间房间。”

几乎想也没想,直接三步并做一步冲进了房间。

迫切的想要找到,能证明之前有人来过的证据。

经过一番检查,我在床栏上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刻痕。

“你觉得这是什么?”

我问陈风。

他慢悠悠地走进来,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还没有看那些刻痕,视线定格在我脸上。

“那就是转移尸体用的方法。”

我心里咯噔一下,突然觉得神清气爽。

转移尸体的方法找到了。

那尸体究竟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被杀的那个人,又是谁?

为什么我明明不认识他,但又觉得他很熟悉。

抱着这些疑惑,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

我知道,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什么也不会说。

就在我想着要怎么措辞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了。

 8

一个陌生号码。

我按下了接听键,放到耳边。

听筒里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低沉又阴森。

“都是因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