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章安俞内心雀跃,但她不敢承认当她听到婆婆生病需要人照顾时的幸灾乐祸。她回忆起自己刚生孩子时需要婆婆帮忙照顾,但婆婆不仅没有帮忙,还表现得很高傲。这是她永远不会忘记的一件事。尽管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但她决定不与丈夫分享这种心理上的雀跃。现在,夫妻之间都有一些小秘密,章安俞知道一旦她说出来,她和夏俊成的婚姻不会破裂,但必定会产生嫌隙。本来夏俊成为了让章安俞全职当妈妈而牺牲自己的事业,感到内疚。如果她善于把握这种内疚,她就可以在婚姻中处于主导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婚姻中,女人是否拥有主导权至关重要。所以章安俞一直是家里的主宰,尽管她没有任何收入。还有一件章安俞不敢承认的事情,那就是她当全职主妇的选择表面上看起来非常艰难,实际上是因为她所在的公司开始裁员,裁掉的只是那些在公司没有任何贡献且表现不好的人。章安俞所在的小组只有她被裁掉,这让她感到愤怒。但是,章安俞是一个善于算计且注重面子的人。尽管事业遭遇挫折,当她灰溜溜地从公司回到家时,她在夏俊成面前依然坚定自信,生怕自己失落。

其实,夏俊成是个好男人,他在工作中稳定并有上进心,他在家里爱护妻子和孩子。除了重大事项,夏俊成会与章安俞商量,其他生活琐事都由章安俞决定。章安俞虽然傲慢,但能力不及她的自信。谁没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梦想呢?章安俞也不例外,她心中充满对个人事业的无限规划。但是有一个说法是对的,努力不一定会有回报,一时的努力只会感动自己。章安俞也明白自己的能力,所以她格外珍视和夏俊成的婚姻。而且,人们经常说婆媳矛盾的根本原因就是中间的男人毫无作为。但夏俊成不是这样的人。当章安俞生下儿子后,谁来照顾孩子成了一个现实问题。月子即将结束时,章安俞为此感到困惑,但夏俊成并没有逃避责任,他说他会设法解决。

某一天,夏俊成还没有下班,家里来了婆婆和章安俞和孩子。婆婆还是来照顾章安俞的月子。婆婆年轻时是一个强势的女人,现在年老了依然如此。婆婆轻描淡写地告诉章安俞,月子坐完后她将回乡下。章安俞突然问道,孩子谁来照顾?我们都要上班,不可能把孩子带到公司。哪家公司会同意员工这样做呢?婆婆淡然回应,你可以辞职,毕竟你的薪水很低。章安俞有些不悦,工资低一直是她的痛处。但她还是回了一句,薪水低又怎样,总比不工作强。

婆婆不屑地冷哼了一句,妈老了,反正是帮不了你们的。章安俞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她说,你不帮我们,那你以后谁给你养老?婆婆阴沉着一张脸,我儿子不愿意给我养老,我也不会勉强。章安俞恨恨地说,你这是把自己的儿子拿捏得稳稳的,你儿子不是那种不会给你养老的人。婆婆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赡养婆婆是夏俊成的责任,他义无反顾。可是对于章安俞来说,不是。因为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可是等到婆婆需要人照顾的时候,章安俞真的会做到不去管婆婆吗?这都是任何人也保证不了的事,毕竟,人都有道德底线。所以,章安俞心里窝着一股火,说话也不客气。章安俞对婆婆说,像你这种这么强势的人,难怪你以前的朋友都离你远远的,你自己都不会反省自己吗?婆婆被戳穿了秘密,气得脸都红了,大骂让章安俞滚出家门。章安俞不客气地说,这是我们夫妻俩的家,房子写的是我们的名字,谁走谁留不是很明显的吗?

两个人争吵得很激烈,正好孩子哭了起来。章安俞赶紧去安抚孩子。虽然口角之快并不可取,但章安俞心里依然感到不安。她害怕婆婆会告诉夏俊成,也害怕夏俊成会再次与她争吵。然而,夏俊成并没有找她,并且家里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章安俞没有想到,在表面平静的背后,她将迎来人生的失败。虽然章安俞在家里休息,但她对公司的一些内幕消息还是有所了解,比如公司要裁员的传闻。章安俞给自己打气,相信自己不会被裁。章安俞回公司上班的第一个星期,公司依然平静。婆婆虽然暂时没有离开,但一直在催促两口子请个保姆来照顾孩子。某天周五上午,章安俞收到了被裁的通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整天以来,章安俞一直烦躁不安,不知道如何向夏俊成开口。回到家后,她却装得一如往常。晚饭过后,婆婆再次提出要回乡下,夏俊成表示暂时找不到好的保姆,要由自己的妈妈忍忍。婆婆瞬间摔碎了碗筷,章安俞抓住机会说出了自己的内心想法:“我想辞职,雇佣保姆太贵了,而且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用心。我自己来照顾孩子,这样大家都能放心。”夏俊成大吃一惊,但也很开心。以夏俊成的收入,章安俞可以当几年全职主妇没问题。夏俊成再次确认后松了口气,嘴角露出了笑容。婆婆的脸色也变好了,周末过后她就回乡下了。章安俞开始全职做主妇。为了表达对章安俞的亏欠,周一,夏俊成带回了一个价值两千多块钱的包包作为礼物。转眼几年过去了,刚送儿子进幼儿园的9月初,章安俞没有回家,而是去商场购物。她觉得自己的苦日子终于走向了好时光,但没几天夏俊成一脸愁容地告诉她,他妈妈生病了,希望将她接来我们这里治疗并住在家里,你觉得可以吗?看着夏俊成忐忑不安且讨好的表情,章安俞内心感到非常兴奋。她冷笑着想,她也有今天,活该!我要照顾她?交给我,让你也尝尝苦果。

然而,章安俞突然灵光一闪,为什么她要照顾婆婆?婆婆当初不是很能干吗?她宁愿回乡下过清闲的日子,也不愿意帮忙照顾孩子。怎么现在生病了又想到了她?章安俞本能地冷笑一声,夏俊成赶紧拉住她的手,柔声说:“我知道你还记得她没帮你带孩子,让你当全职主妇。你放心,我会请个保姆专职照顾她,你只需要帮个忙就行了。”章安俞没有拒绝,爽快地答应:“好吧。”夏俊成高兴地抱住章安俞,真诚地说:“谢谢你,老婆。我很幸运能娶到你这个贤妻。”

章安俞为什么这么痛快答应呢?其实,这些年一个人带孩子虽然很辛苦,但是收获却是满满的。孩子和自己很亲,章安俞也明白年幼的孩子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再来,照顾孩子的辛苦让章安俞也想到以后自己也不想帮儿子带孙子。也许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再加上年岁越增,章安俞性子柔和了些。最重要的也是,她爱夏俊成,夏俊成是个好男人,她不想让他为难。夏俊成把老人接过来,章安俞看到后一脸的不敢相信。这才没几年的光景,婆婆就成这副样子了:半身不遂,眼睛半眯着,嘴里断断续续地不知道在说什么,只听得懂嘴里在说啊啊啊,然后口水顺着嘴角流到颈窝。夏俊成说,我妈在家里摔了一跤,没人知道。是邻居发现的。你说我们以后老了也会这样吗?

章安俞轻声叹了口气,转身进了浴室拿了毛巾给婆婆擦脸,她知道夏俊成请的保姆还有几天才到位。这几天家里老的小的都是要由她来照顾。照顾一个孩子,还要照顾一个生病的老人,章安俞觉得自己要虚脱了。才几天的时间,章安俞就瘦了一圈。夏俊成对章安俞说,谢谢你老婆,辛苦你了。章安俞说,一家人,本来就应该是要互相扶持的。谁有困难,能帮一把的自然要帮。章安俞没说的是,也就几天,我要是真的不照顾她,指不定你能跟我吵成什么样。章安俞知道自己没得选,但是她要让夏俊成知道她的立场。不是因为她有义务,毕竟当初婆婆也说自己没有义务照顾孙子,那么同理,媳妇也没有义务照顾婆婆。

她的奉献是出于对夏俊成和这个家的爱。因此,她愿意全心全意地付出。夏俊成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也不会辜负自己。夏俊成紧紧地拥抱着章安俞,说道:“我知道,你为了我,为了我们这个家选择了委屈自己。"章安俞靠在夏俊成的怀里,嘟囔了一句:“你知道就好。”章安俞觉得自己很聪明,但她没有注意到夏俊成脸上那一丝老谋深算的笑容。谁都会有一些小秘密,章安俞有,夏俊成也有。夏俊成知道章安俞被解雇的事情,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辞职后当天就不用去上班,工作也不需要移交给别人的。夏俊成心知肚明这种伎俩只能哄哄老人家而已。其实,夏俊成一开始就希望章安俞回家照顾孩子,但他不会开口提出来。一方面,他不想让自己的母亲来带孩子,毕竟婆媳之间天天相处一定会有矛盾。自己的母亲和妻子都是急脾气的人,到时候无论帮谁都不行,最吃亏的还是他自己。他在外面工作已经很辛苦了,回到家只想看到一个宁静的家,而不是两个女人等着他来评理。家是一个需要讲理的地方吗?显然不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一方面,他的母亲也年纪大了,他不想让老人再辛苦地带孩子。带一个孩子有多么辛苦,他不必想,身边的朋友的例子太多了。此外,章安俞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毕竟不是一个坏人,她的算计都在夏俊成的掌握之中。而且,章安俞的工资并不高,每个月几千块钱根本不够支付保姆的费用。为什么要浪费这笔钱,而且还要整天担心保姆对孩子不好呢?夏俊成知道女人也需要有自己的事业,但他也知道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努力并不一定会有回报。而且,章安俞的能力并不足够,虽然有志向,却更乐于依靠丈夫,把自己的小家庭打理好就足够了。因此,章安俞最终选择回归家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夏俊成需要的不是一个事业型的妻子,而是需要一个擅长家务的妻子。而章安俞正好是这样的人,夏俊成认为现在的安排是最合适的。夏俊成想起了一句话:“生活就像是一场大戏,每个人都是演员。你演你的角色,我演我的。夫妻之间也是如此,我们都在真诚地演绎着。”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