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轮巴以冲突,不管加沙战况如何,但在全球舆论场上,以色列那真的是亏了个底朝天。其他地方就不说了,哪怕是西方世界内部,虽然控制传媒体系的犹太资本拼命钳制舆论,绞杀一切反以声音;各国政府也在明面上力挺以色列,但民间反以浪潮却此起彼伏,愈演愈烈,逐渐压过官方和犹太资本控制的媒体,成为主流声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甚至,随着形势的变化,连原先挺以的统治集团都逐渐转变调门——据《国会山报》报道,美国国防部发布的一份备忘录称:将不再允许其高级军事领导人前往以色列,也不再孤立国会议员在加沙冲突期间对以进行访问;CNN11月2日报道,拜登及其高级顾问警告以色列,以方在加上通过军事行动实现其既定目标奖变得越来越困难,而美方将很快改为公开呼吁停火。连安吉丽娜朱莉这个著名白左代言人,都开始谴责以色列在加沙的空袭行动是“蓄意轰炸被困民众”和“谋杀”。

美国尚且如此,欧洲就更不必说,反以挺巴别说在民间,甚至在官方层面,都逐渐开始成为主流。如此情势之下,甚至连以色列的最大后台——美国犹太金融资本,现在似乎都开始转变态度,谋求与以色列——至少是内塔利亚胡内阁进行切割。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状况。过去几十年,虽然以色列没少干这类伤天害理的破事,但国际形象一直是非常正面的。别说在西方,就是在非中东伊斯兰之外的新兴国家,它们对巴勒斯坦人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也被掩盖的很好。可这一次,算是彻底翻车,几十年口碑声誉毁于一旦——最无语的是,这一次还真是哈马斯先动的手,最开始倒霉的是以色列的那帮参加音乐节的平民;但最后反人类戮杀平民的帽子,却是扎扎实实扣在了以色列头上!

为什么会这样?很多人理解是犹太金融资本对舆论的控制出现了漏洞——这一次以色列舆论大翻车,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挺巴、以及真实加沙人民受以色列压迫生不如死的信息,在推特(现在也叫X)和tiktok上大肆传播——这些以前在犹太资本严密控制的舆论场上都是被严格禁止的。而推特是马斯克的,tiktok是中资背景,这俩主流社交平台不在犹太资本控制下,所以一下让以色列在舆论场上翻了车。

但事情真的就这么简单吗?肯定不是!确实,推特和tiktok不受犹太资本控制,但这并不代表它们敢为所欲为——不信你让归属字节跳动的TIKTOK在西方,尤其是美国,帮中国说说好话,抨击下美国反华政策试试?看美国政府不把它弄倒闭才怪!就是马斯克,他再厉害也就只是资本的其中一个而已。你让他单挑犹太金融资本集团?,就算它真是外星人,也照样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其实,推特和TikTok能传播反以信息,并不是因为它们本身多独立,而只是有人,或者说有利益集团希望他们传播——并在背后给他们保驾护航。没有强大的利益集团支持,光凭这俩媒体本身,是绝对没有胆量去摸犹太资本集团的老胡屁股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么,什么样的利益集团在背后支持推特和tiktok炒舆论?这个,就要从美国的国情说起了。

我们都知道,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资本权力在国家权力结构中占据最大份额。而过去几十年随着美国逐渐金融化,犹太金融资本又成为资本当中最主要的势力。

这也是我们外界调侃以色列是美国亲爹的由来。不是以色列真成为美国的爹,而是美国内部,犹太金融资本在灭国资本权力体系中占据了核心位置。

但这并不意味着犹太资本就是无可争议的领袖。首先,资本主义权力结构和我们不同,我们是政治权力凌驾于资本在内的其他权力之上,一切都必须听政治权力指挥;而资本主义制度下,政治权力和资本权力其实是互不统属,相对独立的——虽然资本权力的能量比政治权力更大,但这并不意味着政治权力是资本权力的下属,双方本质上是一种合作关系。哪怕在资本权力内部,其实也不是犹太资本集团一家说了算,传统的昂撒利益集团也依然底蕴深厚;而以类型来分的话,犹太利益集团主要是把控金融,但油气、科技、工商等领域,也有自己的资本和利益集团。

过去几十年美国经济快速金融化,金融帝国的运行模式,给美国带来的巨大的财富和利益,让它能够收割全世界的财富——其他资本要么被其压制,要么因为分享到了金融帝国带来的巨大利益,所以选择跟犹太资本合作。

这也是以金融立身的犹太资本占据了主角位置的原因。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金融帝国基础上的。如果有一天金融帝国底座不稳,不能再为美国,尤其是美国资本这个整体带来丰厚的利益,甚至金融帝国模式的副作用越来越大,给国家乃至整个统治集团带来巨大的威胁,那不光其他资本集团未必再愿意与犹太金融资本合作以及被其压制,就是本身就具备相对独立性的政治权力,也有摆脱犹太金融资本,

而这,恰恰就是美国犹太金融资本现在正遇到的情况。犹太金融资本通过全球化,为美国建立起了全球金融霸权,然后靠嗜血收割躺着赚钱。但这么做的代价,就是美国产业空心化,不仅传统工业资本大受其害,广大普通民众更是丧失了体面工作;而金融霸权赚来的丰厚钱,却主要流入到了以犹太金融资本为首的少数利益集团手中。

这么搞下去,美国内部贫富分化加剧,阶级矛盾也越来越大,10年前的占领华尔街,就是民众对此不满的反应。虽然占领华尔街没有成功,但美国经济金融化引发的问题也没有解决,所以才有了后来民粹的兴起与特朗普的横空出世——而特朗普能够混出头,本身就意味着民众基础出现了偏移,给了政治权力挟民意反抗金融资本的操作空间。

而金融资本收割全球的模式,也越来越无以为继。这个简单的说,就是人类之财富有限,资本之欲望无穷。资本以源源不断攫取财富为基本诉求,其胃口越来越大,也是不可避免的。但人类单位时间段内能创造的财富是有限的。

这就形成了矛盾。以前因为有第三次科技革命红利可吃,人类财富总量的天花板不断抬高,所以还能勉强满足资本的贪欲。现在第三次科技红利已经见顶,第四次科技革命遥遥无期,没有那么多财富可以供养金融资本了。但资本的嗜血停不下来,甚至还因各种原因愈演愈烈。

这就和其他势力构成的矛盾。体现在外部,就是美国与新兴国家的收割与反收割斗争愈发激烈;体现在内部,就是经济危机深化,金融资本与其他利益集团乃至于民众之间矛盾不断加深。

而尤为恼火的是,因为中国的崛起,全球被收割国家总算有了一位能扛能打的带头大哥。虽然现在的中国还不足以掀翻美国的金融霸权,但凭着它自己的实力,再拉着一票朋友,也在相当程度上,顶住了美国的收割图谋。而如果海外收割不顺利,不仅美国这个国家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承担维持霸权乃至国家运行的高昂成本;国家内部,其他被收买或者压制的利益集团,也不会再对犹太金融资本那么纵容,民众更是因为利益稀薄而更加愤怒——而民众的愤怒和不满,又会成为政治权力摆脱资本钳制,甚至对其发起反制的底气和支撑。

这就是犹太金融资本目前面临的局面。维持美国金融霸权,就是维持美国犹太资本权力的基础和前提。金融霸权削弱,利益越来越稀薄,这就导致犹太为首的美国金融资本,越来越镇不住场子,越来越无法应付不满、拆台和反抗的声音。

所以马斯克的推特才能这么跳反,所以TikTok才能任凭反以小视频大肆传播——反华那是美国朝野共识,TikTok即便有中资背景也不敢忤逆,甚至还可能加以纵容以求生存;但挺以甚至挺犹,随着美国内部矛盾的加剧,已经逐渐不再是朝野共识,不仅有操作空间,甚至是tiktok生存的理由——否则tiktok这种中资背景的媒体平台,你再怎么洗白,又怎么可能在极度反华的美国生存下来?某种意义上,它就是和某些犹太之外美国利益集团达成了合作,这些利益集团用这个非犹背景的平台(以及马斯克收购来的推特),来突破过去犹太金融资本对传媒体系的严密控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就是以色列在西方内部舆论场溃败的原因。而在西方之外,随着全球化的破碎,收割与反收割斗争的俄激化,当美系经济秩序不再为各国提供足够利益,反而要加剧对它们的收割,那这些本来就和美国不是一条路的新兴国家政府,现在也没必要再买犹太金融资本的面子——犹太资本控制下的西方主流舆论,过去对以色列的温情脉脉的包装,就被各国政府毫不留情的一把撕下;而以色列反人类的种种暴行,也就一览无遗的展露在这些国家的民众面前。

以上,就是以色列舆论大溃败的根本原因。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的那些坏事干了几十年了。之所以以前不为人所知,甚至被犹太资本颠倒黑白包装成正义文明,不过是因为犹太资本占领了美国权力结构的优势生态位,并通过构建全球化体系促进经济发展,给美国乃至各国都创造了足够的财富增量——大家看在利益的份上,为了不得罪犹太资本,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为了迎合犹太资本而为虎作伥。

但。当犹太资本精心构建的这套经济秩序逐渐衰落,当它能带来的财富创造,不足以应付内外各种群体的需求,甚至对它们造成的伤害越来越明显,那就不要怪大家翻脸不认人,琢磨着对它打土豪分田地——而对以色列的批倒批臭,不过是一道开胃菜;是对过去几十年肆虐全球的犹太资本,所敲响的一声警钟!如果它们再执迷不悟,贪得无厌,该放手的不放手,甚至想逆潮流而动,那别说区区一个以色列,甚至整个犹太群体,重新回到过去两千年里的那种颠沛流离饱受欺凌境地,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犹太资本的溃败,最多只是在美国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削弱;对以色列来说,它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不管以色列在加沙战事如何,事实上,这个国家,已经开始走入死胡同。不管它怎么做,在未来,以色列的国运,都将十分堪忧!

本文为云石海外风云系列2355章。喜欢的朋友,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云石,持续收看全部云石海外风云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