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假千金诬陷我偷钱,首富爸妈也站在她那一边。

我笑了。

既然如此,我大手一挥,直接把家里所有的钱,都变成冥币。

毕竟,阎王还得喊我一声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本来不想回首富家的。

毕竟,我的任务并不在此。

可偏偏,我正好和假千金顾纯在一个班级。

而顾父顾母来接顾纯的时候,正好撞见了我。

顾母看见我这张酷似她的脸,激动地将我拥入怀中。

「我的女儿!是你吗!」

我有些不喜欢这样的亲密接触,也真的懒得认亲。

我只想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多余的时间让我去完成任务。

可事与愿违,已经被顾家撞上,我躲不掉了。

顾父也有些激动,拉着我看了半天。

「孩子,我们的孩子!」

还没等我发话,顾父顾母一定要拉着我去做亲子鉴定。

顾纯在一旁紧张的不停掉眼泪。

「爸爸妈妈,这就是你们失踪的女儿吗......」

「那......我是不是,就没有爸爸妈妈了。」

顾纯哭得楚楚可怜,激起了顾母的母性。

「纯纯,不会的!」

「姐姐回来了,纯纯也会是我们的孩子的!」

我很无语。

有人问过我的意见吗?

我淡定的看着顾家三人,顾纯却恶狠狠地盯着我。

啧,小姑娘还有两幅面孔呢。

到了医院,顾父直接使用钞能力,几个小时就拿到了亲子鉴定。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顾母喜极而泣,拿着亲子鉴定报告给我看。

「囡囡,你看,你真的是我们的孩子的!」

「囡囡,你跟我们回家好不好?」

顾父也没忍住掉了眼泪,「孩子,和我们回家吧!」

我看向顾纯,好奇她的反应。

顾纯咬牙切齿,却在顾父顾母看向她时立即换了副面孔。

她可怜兮兮地看向我。

「凌溪,既然你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那你跟我们回家好不好?」

「咱们家可是本市的首富!你一定没享受过这么好的生活的!」

我瞧了瞧顾纯身上的煞气,笑了笑。

小小年纪,心思还真是不纯正呢。

果然,跟人类打交道就是比跟鬼打交道累。

但亲缘找到,这是因果,我没法再躲。

只好与他们一同回了首富家。

我确实不懂,他们为何如此执着带我回家。

毕竟,严格来说,我不是人。

2

我虽然认回了首富夫妇,但我和他们说过了,凌溪这名字我听习惯了。

就不改回来了。

他们同意了。

这点我还是比较欣慰的。

毕竟凌溪这个名字,已经伴随我万年了。

我曾看过许多真假千金的话本,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而偏偏,我这假千金妹妹顾纯,似乎也是这样的。

我回首富家后,她倒是安分了一段时间,倒是给了我安静地环境好好念书学习。

不过最近她已经有点按奈不住了。

这天晚饭,难得的所有人都在。

顾纯便开始了她的表演。

「姐姐是不是心里面怪爸爸妈妈啊?」

「怎么一天就知道学习呢?」

「不像我,每天都知道,哪怕学业在忙,也是要陪爸爸妈妈聊聊家常的~」

顾母有些尴尬,「纯纯不要瞎说。」

「姐姐毕竟才刚回家没多久,与我们生疏是正常的。」

顾纯不满地嘟了嘟嘴。

「这都多久了,姐姐还没习惯吗。」

「还是......」

顾纯埋怨地瞧了我一眼,低头掉出了几滴眼泪。

「还是姐姐,其实只是不喜欢我呢?」

顾母连忙抱着顾纯安抚着她,顾父也适当地在一旁口头安慰。

我冷漠地瞥了顾纯一样,真是有够无聊的。

「爸,妈,最近要期中考了,我就不下来吃了。」

「让张姨给我端上来就好。」

我放下碗筷,无视顾父对我的不满,直接起身离开。

顾纯见我不搭理她,更来了劲。

「姐姐真是好大的派头呢,刚回家没多久,就开始彰显自己是家里的主人了吗?」

这话显然是引起了顾父的不满。

顾父冷哼一声,直接摔了饭碗。

我站在楼梯上转身,冷冷地看着有些得意的顾纯。

几秒钟后,我转身上楼,听到身后顾纯抱着顾母哭诉。

「妈妈,姐姐刚才用特别凶狠地眼神看我!我好怕!」

「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

「我没有要抢姐姐的东西的意思,真的!」

顾母温柔地拍了拍顾纯的背。

「唉,你姐姐就是在外面呆久了,性格有些不好。」

「纯纯,你多和姐姐一起玩,带带她?但她如果真的让你委屈了,就算了,你永远是妈妈的心肝宝贝。」

顾纯乖巧地点了点头,与我冷淡地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我却感受到,顾纯身上散发的狠厉态度。

3

顾纯来我房间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忙着刷题。

顾纯嘲讽地看着我,将一堆破烂不堪地衣服递给了我。

「姐姐,我给你送了一些我不要的衣服给你。」

「你一定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吧?」

「不应谢我哦,这是我应该做的嘛~」

顾纯脸上挤满了虚假的笑容,我抬头稍微瞧了瞧她手中的衣服。

每件衣服都有着不同地方,同样痕迹的裂口。

我笑了。

她当我是傻子?

看不出来那是她用剪刀故意剪碎的?

我懒得理她,继续埋头做着我的题。

顾纯见我毫无反应,十分气愤地将衣服全摔在了地上。

她跑过去将房门关上,转身恶狠狠地看向了我。

「喂,凌溪,别给你脸不要脸了啊!」

「你以为你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就了不起了吗?」

「有我在,你休想得到这一切!」

我笑了笑,将笔放下,冷冷地看向了顾纯。

「首先,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更何况,是他们求着我回来的,不是我死活要跟着回来的。」

「哦,要不要提醒你一下,当初你也求着让我回来的。」

顾纯:「你!」

她见说不过我,直接挥起手想打我脸。

我反手便抓住了顾纯的手腕,硬生生的将她的骨头掰断了。

「啊啊啊啊!」

顾纯连忙抽出了自己的手,一边忍着痛意,一边不可置信地看向我。

「凌溪,你居然打我!」

我挑挑眉。

「那又怎样?」

「你!」

顾纯死命地捂着自己的手腕,痛得龇牙咧嘴。

「你,你给我等着!我看你,我要去告诉爸妈!」

说罢,顾纯直接跑出了我的房间。

啧,一把年纪了,还只会告状。

那我就等等看,告状后我那亲生父母准备怎么做?

4

没一会儿,顾母便跟着顾纯来到了我的卧室。

顾母接近疯狂地指着我,质问着我。

「凌溪!」

「是不是你把纯纯的手给扭着了!」

我转身看向躲在顾母身后的顾纯,她正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怎么,她是想看我怎么狡辩吗?

哦,那我偏不如她意。

我朝顾母点了点头,「嗯,是我。」

「她伸手过来要打我,我还手而已。」

顾纯被我的骚操作惊到,一时慌了神。

很快顾纯就反应过来,左手拉着顾母哭得稀里哗啦。

「不是的,妈妈!」

「我明明是想帮姐姐整理她脸颊上的碎发的!」

「哪知道姐姐直接抓住我手腕,将我手腕给扭着了!」

我冷冷笑了一声,「我不是给你扭着了,我是直接给你扭碎了。」

「还有,顾纯。」

「你有这时间告状,不如赶紧送去医院接下骨头。」

「否则,这手可就得废了。」

我可真不是忽悠她,我对我的力量是有自知之明的。

顾纯震惊,转头又继续对顾母茶言茶语。

「妈妈!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呜呜......」

「就,就因为我霸占了她的人生吗......」

「可,可我不是故意的啊,妈妈。」

顾母果然被顾纯的话激起一腔怒意。

「凌溪!你赶紧给妹妹道歉!」

「你身为姐姐,怎么可以这么欺负妹妹!」

我冷漠地看向顾母。

「顾纯自己上来招惹我的,我不过是自保而已。」

「还有,她又不是我亲妹妹。」

我虽没有亲妹妹,但我倒是有个亲弟弟,他在地下当阎王呢。

顾母还想教育我,我好心提醒她,

「你要不要赶紧送她去医院?」

「等下她手废了,到时候高考可就参加不了考试了。」
「不过......」

我顿了顿,看向顾纯。

「要是现在开始练习左手,可能还是有机会的。」

「但就顾纯这慧根,恐怕给她十年都不太行。」

顾纯被我这神神叨叨地话给吓到,连忙喊着顾母赶紧带她去医院。

顾母无可奈何,只好带着顾纯准备离开。

拉开前,顾母还警告我。

「凌溪,你给我老实待家里!」

「等我带你妹妹回来了再慢慢教育你!」

我有些无语,说得像我多稀罕你这里一样。

5

我下楼接水的时候,顾母正好带着顾纯回家了。

顾纯右手打了石膏,用绑带缠着,正凶狠地看向我。

我实在无感,准备接了水就回房。

顾母却拦住了我。

「溪溪,对不起啊。」

「妈妈刚才实在是关心则乱了。」

「刚刚医生也说了,纯纯手腕这个伤,不是你一个十七岁的小女生可以捏碎的。」

「我也教育了纯纯了,她不该污蔑你。」

「我也知道,你刚才都是说的气话。怪妈妈偏袒妹妹。」

「我也有不对,是我没搞清楚事情经过。溪溪可以原谅妈妈和妹妹吗?」

我心中忍不住冷笑。

确实是我捏碎的,不过是因为我本就不是常人。

「如果我说,确实是我捏的呢?而且是因为她想上来打我呢?」

顾母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这,这怎么可能呢?你肯定是误会妹妹了。」

「好了此事就过去了吧。妹妹好好养伤。我去给你们做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