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好消息,我有系统了。

坏消息,我不搞事,系统就要搞我。

所以我只能在综艺发疯,在番剧发疯,在全网发疯。

全网最疯批的女艺人,当之无愧。

但是黑红也是红,何况我还有系统奖励的一座海岛和金库。

形象谁在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凌晨两点,我挑灯夜读,依旧兢兢业业地在研究剧本。

别误会,不是因为我努力勤奋,而是我绑定了一个巨星系统。

我叫洛小小,从电影学院毕业之后,到今天已经在娱乐圈辛辛苦苦地打了五年工。

终于,我成为了圈内一个名不见多传的十八线小演员。

某天我绑定了一个系统,系统要求我变成明星,微博粉丝达到一千万,如果完不成,我就会被系统销毁。

是的,字面意义上的销毁,报警不管用的那种。

我再一次意识到,我真的没有什么希望完成这个任务。

终于,在这个孤独的夜晚,我被剧本逼疯。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抱着剧本大声嘶吼,「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叫声姐姐,命都给你!」

我勾着剧本的下巴,发出桀桀的笑声,「小东西,你跑不掉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桀桀桀桀……」

「吵死了!」

正在我发疯的时候,我被系统一巴掌扇到了地上。

看见系统,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把系统抵在了墙上。

「女人,你是在对我欲擒故纵吗?」

「我承认你的小伎俩勾引到我了!女人,你在玩火!」

我对系统散发着我无处安放的魅力。

系统嫌弃地把我推开,「女人,你在找死。」

「叫声姐姐,命都给你!」

半晌,系统扶额。

「洛小小!别演了!真是怕了你了!」

「桀桀桀桀……」

我躺在床上,桀桀地大笑。

「洛小小,你能不能别笑了!大半夜的,真的很瘆人的!」

看着系统蜷缩着搓鸡皮疙瘩的样子,我下意识抽了抽嘴角。

你只是个系统,你不会起鸡皮疙瘩的!

「没意思,真的没意思。」

无所谓了,摊牌了,我摆烂了。

「系统,你走吧,其实我得了癌症,就要不久于人世了,可能不能完成你的任务了。」

我捂着心口,一脸痛彻心扉。

「辜负了你的期望,我实在羞愧难当!臣退下了,臣这一退,就是一辈子!」

「但是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我为你找到了一个好的宿主。」

我指着电脑上的照片。

「她叫宋婉茹,是近几年新晋的小花,你看清楚她的脸,你去找她吧!我愿意成全你们!」

系统:系统们,谁懂啊!就挺无语的,这是什么宿主啊!

「你说话啊,系统!」

我面目狰狞。

「好了好了,真是怕了你了!」

「知道你疯,但是没想到你这么疯!」

系统围着我绕了一圈,慢悠悠地说,「你也别有压力,我会帮你的。」

「作为系统,我还是有点金手指的。」

我两眼放光,「什么金手指!怎么还藏着掖着的,快给我!」

「呃,仅限于你面对生命危险的时候,我可以提前预知到。」

系统弱弱地说。

谢谢,但是现在你才是我最大的生命危险。

我的心死了,死在了这个寒冷的夜里。

我默默无言地爬上了床,盖好了被子,关了灯。

谁家好人系统金手指是这玩意儿啊!

2

第二天,我尚在睡梦中坐着走向人生巅峰的梦,就被一阵夺命连环call给吵醒了。

叫醒我的不是梦想,是经纪人的愤怒。

「洛小小!你到底还想不想混了!」

白酌的声音差点没把我的耳膜震破。

我艰难回答,「怎么了白姐?」

「你现在人在哪?今天上午的面试你为什么没来洛小小?」

「想卷铺盖走人就直说!」

我如遭雷击,阴暗地地跑行到日历前,看见我特意标红的日子——《澄澈》面试。

面试?今天面试?不是明天吗?我竟然记错时间了?

完了!!!

「那什么,白姐,我昨天晚上熬夜看剧本,不小心睡过了……」

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对面冷哼一声,「内部消息,听说秦静这个角色张导没选到满意的,下午还有一次机会。」

「你能不能给我争点气啊洛小小!那可是张导的片子!你要是面上了,说不定直接就飞黄腾达了!好好准备,听到没有?!」

说完白酌便挂断了电话。

我长叹一声,仰天长啸,躺尸一般躺回床上,在心里狠狠鞭笞自己。

「真是蠢女人,连面试的时间都能记错。」

系统出言嘲讽。

「我蠢?我蠢你去找别人啊,跟着我干什么?我不记得你不知道提醒我一下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

我一串连环炮堵得他没话说了。

「你,算你厉害!」

「哪凉快哪待着去,姐现在没心思跟你说话。」

「哼!好系统不跟女斗!」

「这个角色可是我特意为你挑的,你一定要还好表现啊!」

我要面试的角色是《澄澈》的女四号,名叫秦静,是女主的妹妹,长得很漂亮。

但性格嚣张跋扈,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

秦静的人生简直是大写的爽字,遇到问题直接就发疯,适当发疯,走进不一样的世界。

下午坐在等候室的时候,我还是有些紧张。

张导是圈内有名的严苛,近些年已经很少拍电视剧了,听说这部片子是为了回忆青春,而且是奔着获奖去的。

「紧张什么,待会你好好演,我相信你的实力。」

呦,真没想到,这年头系统都会鼓励人了。

「张导您好,我叫洛小小,我……」

张导没耐心地摆摆手,示意我直接开始。

张导要求试镜的这段戏是女主第一次带男主来到家里,秦静的反应。

剧本上只写了秦静大闹了一场,弄得一场好好的家宴不欢而散。

其他的东西,都需要演员自己发挥。

我深吸了一口气,瞬间进入发疯的状态。

我猛地把手里的剧本扔到了地上,开始无实物表演。

「姐,他是谁?你什么时候谈得恋爱?我怎么不知道?」

首先是震惊,然后是愤怒。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都不跟我说一声就把他带到家里来?」

我指着一旁的空气,愤怒地上前扇了空气十个巴掌。

最后是发脾气,我直接趴在地上,四肢着地,开始阴暗地爬行。

一旁的张导都看呆了,大概也是许久没见过像我这样拼的女演员了。

「行了行了,你先回去等通知吧。」

3

回到家之后,我翻看着本子,很是郁闷。

想一拳把地球打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系统大爷不乐意了,一路火花带闪电。

我半边手臂瞬间麻痹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简直不是人,你你你!」

我仰天长啸。

「我本来就不是人,我是系统。」

我扶着我的手,缓慢地揉动。

「你记得的吧?要是完不成任务,会有惩罚的。」

「任务成功的奖励很丰厚,但是完不成任务的话,你的人身安全……我就不敢保证了。」

什么鬼系统!

「我完不成,你去找别人吧,我就是娱乐圈的一个小透明。」

人生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随便吧,我摆烂了。

系统摇摇头,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

「要不是不能更换宿主,你以为我会愿意跟着你?」

「你的任务要是完不成,我会被拖累的!」

原来我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那你说我到底能不能拿到秦静这个角色?」

我很是担忧,不过现在是为我的生命安全而担忧。

能报警吗?

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我赶紧接了下来。

「喂,您好。」

「喂,是洛小小吗?恭喜你通过了面试,明天早上九点来拍摄现场,不要迟到。」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一定不负张导的期待!我一定好好演!」

挂断电话之后,我高兴得简直要蹦起来。

小命保住了,离女明星又近一步!

系统看着我,语气里满是嫌弃,「这么一个小角色,拿下才叫正常,有那么高兴吗?」

我表示你不懂我们人类,忙着去准备拍摄的东西。

第二天,白姐嘱咐我早点去。

于是我八点半就到了现场,没想到这个点剧组基本已经快到齐了。

那些老戏骨们在一起研讨剧本,看起来已经来了很久了。

就连这部剧的男主女主,当今一线的小生和小花,也已经在化妆间化妆了。

我的手心顿时出了一层汗,妈呀这就是大导演的剧组吗?

果然跟一般的剧组不一样,看来我得谨小慎微,好好演戏才是最重要的。

今天没有我的戏,我主要是认认人,为了降低存在感,我特意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好好学习老戏骨们演戏的技巧。

只是没想到,这么隐蔽的地方都能让陆子倾一眼看到。

陆子倾提着裙子跑过来的时候,我白眼简直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小小,真没想到会在这见到你!我好开心呀!」

「本来以为这个剧组都没有我认识的人,我会很寂寞呢,你来了就太好了!」

大姐,你是眼瞎吗看不到我白眼都要翻到外太空去了。

陆子倾大学和我一个宿舍,平常最喜欢装小白花,我俩平时架一点没少吵,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微信都删了。

这会在这装什么姐妹情深呢?

既然你要装,那我就陪你玩玩。

4

我扬起灿烂而又虚伪的笑容,死死握住了陆子倾的手。

陆子倾几次想抽回手都没能成功。

「子倾,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年轻漂亮!」

我们那一届女生谁不知道,陆子倾大学时候那会觉得自己长不够漂亮,早早地do了脸。

果然陆子倾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脸上的笑容都有点挂不住。

「哈哈是吗。」

装,接着装。

「小小,你这些年怎么样呀?听导演说你这次只演了一个女四号,啊对不起,我忘了你是我们班这些年混得最差的。」

陆子倾眼里有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长得漂亮又怎么样?还不是只能演一个小配角,当一个十八线的糊咖。

「那我可是比不上你呀子倾,也不是人人都有你这样的好运气,能遇到这么赏识你的伯乐啊!」

小样,还整不了你?

你那点破事,圈里谁不知道?

「洛小小!你别不识好歹!」

我甩开陆子倾的手,抱着手臂,仗着从上方审视着陆子倾,颇有些吊儿郎当的意思。

「我不识好歹?我的角色是自己争取来的,你的可就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了。」

「起开,挡着我的路了。」

我挤开陆子倾,搬起小板凳,索性直接走到导演附近的地方。

看陆子倾还怎么来找茬,影响我心情。

演个女二号,陆子倾那厮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顶流了。

「你为什么对她那么客气?」

系统问我。

「大哥,人类世界跟你们系统可不一样,我要是刚才发癫直接扇陆子倾嘴巴子,我明天。」

「啊不,我今天下午就可以不用来这个剧组了。」

「这样啊……」

我没接系统的话,我在仔细观摩着不远处正在走戏的几位老戏骨。

老戏骨走戏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的,像我这种小角色,很少能看到老戏骨演戏。

在我的印象中,圈内有一部分演员他们的演技可以说真的已经到了震撼的地步。

就比如现在,这场戏演的是男主和身患重症的父亲生死离别的一幕。

圈内有名的老戏骨李老爷子,躺在床上,只是通过脸部的神情和眼神的变化,就把一个绝望痛苦,担忧儿子的父亲演活了。

这场戏走完之后,张导练练夸赞,调侃说李老连脸上的皱纹都成精了。

相比之下,饰演男主的男演员,显然有些接不上李老的戏。

「啧啧啧,这老人家演得确实不错,不过我觉得你也有这个实力。」

「加油哦宿主!」

我明白了,咱家这个系统主打一个鼓励式教育。

5

第二天正式拍我的第一场戏,我早早地来到了剧组开始化妆。

这次倒没遇到陆子倾来挑事,只是我刚一推开化妆间的门,准备走出去的时候,碰见了一个比陆子倾更让我不想见的人。

我的青梅竹马——简称死对头萧世荆。

淦!这剧组里怎么哪哪都是熟人!这世界小得可怜!

我跟萧世荆从小一起长大,这厮是电影世家,家里从爷爷那辈就是搞电影的。

当初要不是他哄着我让我报电影学院,我也不至于在娱乐圈忙活这么久,还是个庸庸碌碌的小角色。

而他靠着家里的资源和人脉,再加上那张长得邪里邪气的脸,有不少小姑娘都吃他这风格。

他这两年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也算的是小有名气的小生。

思及此,我意识到一个深刻的问题,原来当初我们班真的只有我混得这么惨!

真的只有我!还绑定了一个什么破系统!

我在心里抽了地球八百个嘴巴子,我一脚把太阳系踹烂!

萧世荆个头高,一开始没看见我,正在我以为可以装陌生人混过去的时候,萧世荆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洛小小,真的是你!?」

「是啊,真的好巧哈哈,这个世界真小啊哈哈。」

我试着把手腕抽回来,但这厮力气实在太大了,我的手腕开始隐隐作痛。

「洛小小,我好想你啊!自从我去深山老林里拍戏,我们都好几个月没见了,你今天什么安排?下戏后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萧世荆蛮横地把我扯进了怀里,美其名曰拥抱,但我感觉我要被勒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