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穿进了霸总文,男主顾时是个疯子。

我策划了很久,准备逃走。

离大门还有一步,头被重重敲了一棒子,我倒下去。

视线模糊不清,我却看到了熟悉的脸——我亲爱的妹妹。

再睁开眼,我躺在床上,顾时罕见地长出了胡茬,面目憔悴。

他深深吸了一口烟,轻描淡写说了一句。

「把她手筋挑了。」

管家正要替我说情,我一愣,看到他指着角落的好妹妹。

「我说的是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精心策划了三年的逃跑,眼看着马上就要成功了。

这三年,我忍气吞声,时不时忍受顾时的坏脾气。

就连别墅里的管家佣人都看不下去了。

司机说可以帮我,让我逃跑。

但是在离大门口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头被重重敲了一棒子,我倒下去。

视线模糊不清,我却看到了熟悉的脸——我亲爱的妹妹。

我闭上眼睛,声音却清晰传来。

「时间还没到,现在你不能离开,我的计划只剩下最后一小步了,你必须留下。」

这一棒子敲的还挺狠,我甚至看到我的太奶在向我招手,和我说话。

「囡囡,你真是倒霉啊,来这种地方受苦受难。」

我确实挺倒霉的。

我是个穿越女,穿越到一本书里。

但是我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甚至连这本都只看了简介。

简介也写的十分狗血。

「他,是这个暗夜当着无愧的王,她,是白天里优雅的天使,白与黑的交织,碰撞出最强烈的火花。顾时在一次次丢了心,又会如何应对?」

当初看到这个简介,我立马被劝退。

黑夜里的王,蝙蝠还是耗子?

要是知道有此一遭的话,我肯定马上点进去,熟读并背诵全文。

谁能想到,上天要这么玩我。

再次睁眼的时候,我看着华丽的天花板欲哭无泪。

设计了三年,居然失败了,还不知道以后会经历什么。

我勉强转动脑袋,终于对上坐在床边男人的视线。

是顾时。

只是和往日精明冷漠的形象不一样。

他罕见地长出了胡茬,面目憔悴,床头柜的烟灰缸上塞满了烟蒂。

「袁非晚,为什么要逃跑?」

废话,当然是为了活命。

顾时真的是一个我看不懂的男人。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一个雨天。

是我刚刚穿过来的第三个月。

我开始逐渐熟悉周围的事务,这天开车回家的路上,经过红绿灯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男人。

他可怜兮兮瘫倒在路边,雨水冲刷着他的身体,显得十分狼狈。

对上我的视线,我注意到他精致的半张脸,这是一个长得极其好看的男人。

而我是一个重度颜控。

于是下一秒……我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让我救他?开玩笑。

从小我妈妈就教育我,路边的垃圾不要捡。

长大后我更是时刻警告自己。

说不定就捡到傅慎行,李承鄞这种人。

玩弄你,虐待你,口口声声说爱,最后折磨你,还杀你全家。

我可没命玩。

只是第二天,我准备出门丢垃圾,一开门就看见门口站着的一群黑衣男。

一辆豪车停在我面前,车上下来个气质卓越的男人。

他摘下墨镜,琥珀色的眼睛打量着我。

「袁非晚,二十四岁,目前待业,是你吧?」

我咽了口口水立马摇头。

「我知道是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救我?」

2

我和顾时的孽缘正式开始。

我被软禁在别墅里,曾经我还想不明白,霸总文里的小娇妻为什么要逃跑为什么要逃跑。

直到置身事内的之后,我才明白,天天被人盯着,连拉个屎的时间都要报备的感觉,简直不要太难过。

尤其这个世界里,我还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上百亿的家产等着我去继承。

顾时不允许我离开,一直对我各种示好,我还以为我拿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娇妻剧本。

直到我的妹妹袁非琳出现,她作为袁家流落在外的小姐,在一个雨天和顾时遇见,被带回了别墅。

我终于明白,我拿的可能是个和女主作对的恶毒女配的剧本。

因为顾时开始看我不顺眼,时不时就要给我找点麻烦,对于袁非琳却是百般宠爱。

所以我计划想要逃跑,没想到居然失败了。

我看向不远处的袁非琳,她看着我露出挑衅的眼神。

却在顾时扭头看向她之后立马换了个表情。

「顾时哥哥,姐姐为什么要离开?我不明白,但是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顾时没有接话,只是冷冷吐出几个字。

「把她手筋挑了。」

玩这么大?

我下意识捂住手,想找手机报警。

「少爷,非晚小姐也许是一时糊涂。」

管家站在门口为我求情,把我感动的眼泪哗哗。

果然世界上还是有好心人,像顾时这样的变态只是个别。

「管家爷爷,你没有听到顾时哥哥的话吗?」

袁非琳眼中的喜悦藏都藏不住,只是下一秒,顾时突然指向她。

「我说的是她。」

我揉了揉眼睛,再三确定顾时指的是袁非琳。

今天早上,他还对咳嗽的袁非琳嘘寒问暖,现在就要挑她手筋。

「顾时哥哥,你在说什么啊,我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你。」

顾时一把扭住她的下巴,力气大到指尖都在泛白,袁非琳更是害怕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既然你说不会离开我,那就一直待在别墅里,别墅里有佣人,衣食住行都会照顾你,你要手也没什么用。」

袁非琳被一把推倒在地,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

「刚才你是不是打她了?」

顾时看着地上的人,眼神中再也没有从前的爱意。

作为受害者,我下意识摸摸后脑勺,原来已经包扎好了。

「你把她打伤,我挑你手筋不过分吧?」

说着,就有几个黑衣人保镖冲出来,将袁非琳带出去,惨叫声响彻整个走廊。

「你真的要挑她手筋?这可是法治社会啊。」

顾时微微一愣,冰凉的手指在我脸上摩挲。

「晚晚,是在为我着想吗?」

要不是躺在床上,估计这会我已经因为害怕腿抖瘫在地上了。

这小子不会有什么精神分裂吧?

3

顾时好像真的变了个人,温柔的都不像话,亲自给我端茶倒水。

只是这些年我被折磨的太惨,被他有时候突如其来的神经质搞得PTSD了。

直到傍晚顾时接到公司的电话,对着电话那头嘱咐了两句才离开。

我迫切想要逃走,但是机会已经错过。

我只能重新寻找方法。

一天都没吃多少东西,我早就饥肠辘辘。

刚下楼,管家就问我想吃什么。

「袁非琳不在吗?」

往常这个时候,她都喜欢一边看电视,一边享用自己的晚餐。

她很挑剔,就连牛排的纹路不对都会生气,喝水都必须喝专门的牌子。

其实她的舌头没这么挑剔,但是她喜欢这种使唤别人的快感。

虽然穿越来之前,我没看过这本书,但是这些年也多少猜到了点剧情。

比如我和袁非琳是亲姐妹,但是早些年她被拐,流落在外。

从她和顾时的对话中,我大概猜到,顾时应该是在一个雨夜遇到了流浪的袁非琳,而后就将人带回来。

现在的霸道总裁都喜欢在下雨天出门?

不是自己被人捡,就是等着捡别人,下雨不用回家?

大概我成为不了总裁,就是因为我不理解这种思维方式。

顾时很明显心疼袁非琳之前流落在外的经历,因此一直很宠爱她。

对于她在别墅里面作威作福的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莫名其妙被顾时带回家,困在别墅里不能离开,后来也变成了袁非琳的佣人。

「琳琳在外受苦这么多年,你在袁家享受着千金小姐的待遇,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现在照顾她不是应该的吗?」

又不是我派人绑架了她,她受苦跟我有什么关系?

偏偏袁家父母早就去世,我被困了这么久,也没个人来救我,这该死的世界!

「小姐想吃什么?我马上让人准备。」

「袁非琳怎么不在?」

我实在不想和她碰面,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她已经被少爷关进了杂物间。」

说起袁非琳的时候,管家的嘴角露出一丝鄙夷。

「杂物间,后花园那个?」

他怎么舍得把他的心肝小宝贝放关在那种不见天日的地方?

今天所有人都很奇怪,我带着好奇的心来到了后花园。

杂物间其实就是后花园附近的工具间。

花架平时的东西都堆放在那里。

我还没走近就听见了花匠的声音。

只是和往日带着口音的男声不同,花匠说话明显僵硬了不少,带着机械音和轻微的电流声。

「目前系统正在检修当中,暂时不能排查出原因。」

「你怎么这么没用啊,别人家的系统都是存在在脑海里无声无息的,就你非得弄成人的样子,平时不能时刻跟在我身边不说,现在设备还这么老旧动不动就要更新。」

4

我蹲在草丛边,不可思议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人。

袁非琳已经被花匠放出来,两个人聚在一起说话。

「我向宿主提议过,先用积分升级系统,但是你非要用积分来强制更改剧情,现在系统老化卡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更改剧情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务啊,要让顾时爱上我,哪有这么容易,还不都是你传送的太慢,我穿越过来的时候,顾时都已经爱上袁非晚了!」

顾时爱上我?系统?完成任务?

一堆疑问压抑在我心头,像小猫似得勾的我心痒痒。

袁非琳和花匠已经吵的不可开交。

「是你非说任务是打压袁非晚,让我成功上位的,结果穿越过来的时候这么晚了,幸好我用积分更改剧情,让顾时强制爱,他们两个说不定早就在一起了!」

「不管怎么说,你也应该升级系统,任务困难才会获得更多积分,这是完成任务,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我躲在草丛里静静看待这出好戏,心中的疑惑逐渐揭开。

袁非琳已经气的开始深呼吸了。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顾时今天好像清醒过来了,差点就要挑我手筋,现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