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新婚第一天,婆婆凌晨四点就叫我起床给全家人包饺子。

我找了个铁盆,敲了一个小时,连家里的狗都被我踹了起来。

而后一人给他们发了一个盆、十斤面。

我抗着钉耙蹲门口一边磕瓜子,一边监工,「包,都给我包,包不完不许走。」

事后小姑子报复我,叫了小姐妹把我堵茅坑,势必要给我一个教训。

那天,我拖把沾屎,宛若吕布在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坚信,婚姻幸不幸福,取决于自己。

婆婆和小姑子喜欢多事?

打一顿就乖了。

我拖把沾屎,满世界追着小姑子跑时,她的小姐妹早就吓得跑没影了。

婆婆宛若貂蝉再世,想拦住我这个发疯的吕布。

但我毫不犹豫的一拖把糊她脸上。

婆婆当场炸了。

小姑子看我的眼神如看疯子,又恨又怕腿还打哆嗦,我笑眯眯的,温柔又和善。

「妹妹啊,是你自己糊还是我帮你糊?」

她哭哭啼啼的,只好我帮她糊。

田野里干活的村民都快笑死了,而我恶婆娘的名声也不胫而走。

傍晚周新德回家,热乎饭菜还没吃上嘴,婆婆和小姑子就哭天抢地的跟他告状。

「你娶的新媳妇欺负人啊!」

「今天有她没我们,有我们没她,你自己选择!」

我安静吃饭,没吭声。

周新德听我拖把沾屎糊了他老娘和妹妹一脸,脸色顿时古怪起来,「郑柔,你也太不像话了!」

有吗?

上辈子他老娘和妹妹把我当牛做马的使唤时,他这个妈宝男怎么不说她俩过分?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呢。

「滚出我们家!」

小姑子周倩有了主心骨,胆子又大起来。

扑上来就要扇我耳光,但我一把将手边的菜碗扣她脸上了,笑着问,「你说什么?」

她哇哇哭起来,真没有礼貌。

问她话都不带回的。

张玉芳还想帮忙,但我笑眯眯的端起汤碗,「婆婆,尝个味呗?」

她嗖的下躲到了周新德背后。

周新德沉脸,要跟我拍桌子耍威风,但我毫不客气的掀翻桌子,泼了他满身的汤汤水水。

「想我离开啊?」

「晚了,请神容易送神难。」

我扔下哭叫无措的周家人,拿了把扇子慢悠悠的出门乘凉。

上辈子,被教育要温柔恭顺的我嫁进了周家,从此以后就成了周家保姆,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全归我管,钱却全被婆婆管着,我想吃个应季水果都被骂是嘴馋的懒妇。

更让人心寒的是周新德,他还帮着他妈和妹妹欺压我。

后来周倩嫁人,坐月子都是来娘家由我侍候的,最后连带她老公和孩子都理所当然的住在周家,由我照顾。

我活成了外人嘴里贤惠的儿媳妇。

最后,更夸张的是,因为他妈愚昧,为了想让我给周家生个孙子,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偏方。

硬是逼我喝下,最终,我腹痛难忍,七窍流血惨死家里。

一个月后,周新德另娶新妻,真叫人唏嘘。

凭什么呢?

仗着我性子柔软就可以肆意欺负,不把我当个人?

那这辈子,我就不当人好了。

跟他家干到底!

2

我在外面晃了半天,晃的累了,才悠哉悠哉的回到家里。

周新德看到我回来了,几个健步走过来拉我的手。

「跟我进房。」

他脸蛋胀红,握着我手腕的手激动的都在颤抖。

我用力甩开,把手环在胸前,「进房干吗?」

「干昨晚我没有干的事。」

周新德急的直搓手,「昨晚我喝醉了,没空弄你,今晚得好好弄。」

说着他嘿嘿的笑了起来。

「我妈说了,多弄你几次,好让你给我们家怀个大胖小子。」

「她早就想抱孙子了。」

说着,他上前一步,搂住我的腰,一用力把我扛了起来。

猴急的往房间里走去。

进了门,他把我甩到柔软的床上。

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很快,上身脱光了,裤子也撸到了下面。

只留了一条内裤。

周新德挺着自己的大肚子,搓了下手,嘿嘿一笑。

大叫一声,「老婆,我来了。」

他张开手,像条疯狗一样,冲着我就扑了过来。

我被他扑倒,他压住我的肩膀,撅嘴就冲着我的脸上亲了过来。

他满脸油光,牙齿泛黄,闻着就恶心的不行。

我曲腿,一下子用膝盖顶到了他的下体。

「啊。」

他痛呼一声,发出一声惨叫,不停的在床上打滚。

想碰我,找死吧。

我冲着他比划了下自己的拳头。

「再敢碰我,我就把你的命根子踢断了。」

「到时候,我看你拿什么生儿子。」

周新德欲求不满的瞪了我一眼。

「你是我花钱娶回来的婆娘,为什么不让我弄。」

他伸出手想扯我的衣服,被我用力拍开。

上辈子我就是被他折磨的下体出血,得了很严重的妇科疾病。

我想去医院看,婆婆张玉芳一个劲的阻止我,不让我去。

她讥讽的话我至今仍旧记忆犹新,「是个女人都会得妇科疾病,怎么就你金贵。」

后来我的下体一直在流血,加上她给我喝的那些偏方。

我才会丧命黄泉。

今生他还想害我得病,做梦吧,再敢碰我一下,我就踢死他。

我把周新德打了一顿,还把他轰了出去。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第二天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周新德晚上被我赶了出去。

我还拿着拖鞋追着他打了半里地。

还叉着腰警告他,敢碰我一下,我就拿鞋底抽死他。

周新德一个人在村头的那棵大榕树下面,坐到了天亮。

每个路过的村里都拿他打趣。

「老周啊,你这也不行啊,自己的婆娘都收拾不了。」

「哈哈哈,我看一定是他这小子不行,才会让自己婆娘嫌弃的。」

「老周真不行,就离婚吧,把你那漂亮的婆娘让出来。」

「老周,你是不是秒射啊,这样可不行啊,生不出儿子来,要不要我给你一个偏方啊,保准你生儿子。」

周新德的脸都丢尽了,他气的脸都白了。

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

大吼一声,「你们等着瞧,老子现在就回去弄她。」

「弄的她下不来床的。」

3

他刚进家门,看到我正坐在院子里磕瓜子。

他解开皮带,冲着我就扑了过来。

我冷笑了下,把瓜子皮丢到他的脸上,拿起旁边的拖布冲着周新德披头盖脸的抽了过去。

「啊,救命啊,救命啊。」

周新德吓的大叫,转身就跑。

他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

他插翅难飞。

张玉芳和周倩被我们的动静惊了出来。

她们看到我正在追着周新德打。

张玉芳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郑柔,你个杀千刀的,你疯了吗,连你自己的男人都敢打,你给我住手。」

周倩也在旁边帮腔。

「哥哥,你打她,这种女人就是欠收拾。」

「对,打她,就没有见过女人打男人的。」

张玉芳也跟着叫了起来。

呵,我冷笑了下,顿住脚步,拿着拖布转过头来。

「你们要不要也尝尝这拖布的滋味。」

我拿着拖布冲着婆婆和小姑子冲了过去。

吓的两个人尖叫起来。

以后我不爽,我就天天打。

我就不信打不服他们一家子。

周新德气急了,随手操起院子里的棍子,对着我比划了起来。

「郑柔,你再敢动我一下,动我妈和妹妹一下,我就一棍子打死你。」

张玉芳和周倩跑到了周新德的后面躲了起来。

把他当成挡箭牌,两个人还在他的后面比比划划的。

「儿子,打死她,打死她,妈再给你娶个老婆。」

周倩吓的扯了扯周新德的衣袖,装成一副害怕的模样,「哥,嫂子太凶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教训她一顿。」

呵,我这小姑子和婆婆,总是一个装白脸,一个装黑脸。

前世,她们两个把我收拾的不行。

我在张玉芳那吃了瘪,去找看起来心软的周倩哭泣。

周倩总是劝我,说张玉芳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她很喜欢我的,只是不会表达。

前世我真是信了她的鬼话了,掏心掏肺的对他们一家子好。

我那婆婆根本就是刀子嘴刀子心,天天都恨不得用刀子扎我的心。

根本就养不熟的。

重生后,我一定要让他们也尝尝滋味。

似乎是因为有了张玉芳和周倩的助力,周新德对着我叫的更凶了。

「郑柔,你把拖布放下,乖乖的给我回到屋里等我弄你,要不然,老子我就抽死你。」

「对,弄她。」

张玉芳跟着他在叫。

「呵。」我冷笑了下。

把拖布丢到了地上,那三人脸上一喜。

周新德更是一脸得意,「看到了吗,婆娘就得用棍子教训。」

张玉芳和周倩在后面连连点头。

我转身进了厨房,拿起菜刀在磨刀石上用力磨了几下。

把刀子磨的逞亮,能映出我的脸来。

我提着菜刀走了出去,拿着菜刀冲着周新德的方向就劈了过去。

吓的他哇哇大叫起来。

「今天不是你打死我,就是我砍死你。」

我握着菜刀,追着周新德砍。

张玉芳和周倩被我疯魔的状态吓的瘫软到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周倩只敢小声的哭,她生怕哭的太大声,引起我的注意。

周新德已经跑不动了,他脚下没有站稳,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他气喘嘘嘘的抬起头,惊恐的看着我。

「郑柔,杀人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

他大吼出声。

4

我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冲着他晃动了下手里的菜刀,阴森森的开口,「我根本不怕坐牢。」

因为我知道周新德就是一个怂货,他根本不敢还手。

所以我没有在怕的。

说着,我拎着菜刀冲着周新德的脑袋上面就砍了过去。

我闻到了一股骚气,低下头看到周新德的下体淌出来一股黄色的液体。

他被我给吓尿了。

我嫌弃的往后退了一大步,把菜刀收了回来。

周新德哭了,他趴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哭的整个村里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哭声。

周围的邻居都好奇的湊到我家门前。

透过缝隙往我家里看着。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他们嘲笑周新德的笑声。

很好,我出名了,赢得了一个恶婆娘的称号。

周新德在村里已经被笑的抬不起头了。

就连张玉芳和周倩也被别人笑的直不起腰来。

终于他们一家子忍不住了,张玉芳带头跑到我家里去闹。

闹的让我爸妈退回彩礼。

呵呵,她们根本不知道,我家也是重男轻女的家庭。

当初我爸妈急着让我出嫁,就是为了要收彩礼给我弟弟。

要不然,我也不能嫁给周新德这个草包。

我赶过去的时候,我那好婆婆正坐在地上哭闹,她高高举起双手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大腿。

「杀千刀的,你们一家子都欺负我们老实人。」

「看看你们生出来的好女儿,让我们一家子的脸都丢尽了。」

「我们要离婚,快点把彩礼钱还给我们。」

听到彩礼两个字,我妈也坐不住了。

扑通一声,她一屁股坐在张玉芳的对面。

开始对着她哭。

「我们郑柔可是黄花大姑娘,问你们要那点彩礼都算是便宜你们了。」

「你们想反悔,想的美。」

「人可以嫁回来,钱不行。」

周新德和周倩坐不住了,跳起来,加入到骂战中去。

一时之间,我们家乱成了一团。

呵,可真是热闹啊。